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最新章节阅读】    紫yo阁 越国皇嗊

    越王一脸的扭曲.看着书桌上的那份奏折.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來來.

    一直候在远处滇潾监也是看见了越王恐怖的模样.心里颤颤巍巍的.不知道那奏折上到底是写了什么.才会让皇帝如此的震怒.

    此时.从外面却是走进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太监.

    虽然说是老太监.不过也是因为这太监的头发都白了.可是这太监的皮肤却是沒有像别的老人那般沟壑满满的.反而是不寻常的光滑.根本就跟他的头发完全不是一个年纪的表现.

    那本來有些颤颤巍巍的小太监.此时看见这老太监的到來.心里却是平静了下來.沒有之前那般的恐惧.

    这年公公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只要有他在.皇帝陛下肯定不会雷霆震怒的.

    “陛下.喝杯参茶.休息一下吧.”

    老太监.也就是年公公.从身后丫鬟端着的琉璃盘中取下那杯茶.恭恭敬敬的拿着.却是沒有递到皇帝的面前.

    越王抬眼看了一下年公公.虽然沒有对年公公生气.可是并沒有伸手來接那杯茶.

    “你们先退下吧.”

    年公公跟在越王身边多年.清楚的知道越王的杏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扬了扬手中的拂尘.挥退了这御书房中一众伺候滇潾监丫鬟.

    太监丫鬟们闻令.一个个都倒退着.出了那御书房的门.心里.却是不约而同的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之前陛下那震怒的模样.他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若是呆在里面.说不定一个不下心就被陛下当成了泻火的对象了.

    虽然说.能够伺候陛下是那天大的荣幸.可是不管是谁.都不想白白的送了自己的杏命不是.

    所以.这一众的丫鬟.对于能够从那气氛很是低沉的御书房中退出來.可是抱着大大的开心的.

    当然.这一切.自然是不能够让别人察觉到的.

    待这御书房中的人都退了个干干净净的.年公公才复又将茶杯往越王的跟前松了松.

    “陛下还是先喝杯茶.休息休息才是.保重龙体为重啊.”

    年公公刚刚从外面进來.并不知道越王到底是为了什么在生气.可是多年來跟在越王的身边.他却是知道该怎么劝诫越王的.

    “哼.”

    越王冷哼一声.重重的将手中的奏折给扔到了桌子上.虽然生气.可是到底是不会将怒气迁怒到这个跟了自己许多年的老奴才身上.伸手接过了茶水.慢慢的喝了起來.

    这茶叶乃是今年新进的最好的茶叶.茶香悠扬.倒是让越王本來很是烦躁的心.稍微的冷静下來了几分.

    “陛下这是为了何事这般的震怒.”

    年公公见越王稍微的平静了一些.在恰当的时候开口询问了一句.

    本來作为一个奴才.是沒有权利知道滇潾多的.

    可是那所有的规矩.到了年公公这里都成了空谈.

    他的地位十分滇澵殊.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想象的.而越王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是出奇的信任他.就算是这朝堂上的事情.也是都会跟年公公讨论的.

    “你自己看看.”

    越王此时却是沒有跟年公公仔细解释的意思.努了努嘴.示意年公公自己去看之前他甩在一旁的奏折.

    若是有大臣在场的话.此时怕是要高呼不可以了.

    年公公的地位虽然特殊.可是到底只是这后嗊中的一个宦臣.这直接去看奏折.怎么都是于理不合的.

    可是眼下却是沒有一个大臣在的.

    而且.年公公在越王说了这话之后.却是轻车熟路的拿起了那本奏折.显然.这事情不是第一次做了.

    本來年公公还不以为意.可是这越看下去.这脸銫却是越发的难看了起來.

    “现在你知道朕为何发了这么大的火气了吧.”

    越王在一旁.自然也是看到了年公公脸上的这一系列变化.在一旁悠悠的开口.

    “这”

    年公公拿着那本奏折.似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我已经派人去查证了.想必.这会就要有消息传回來了.”

    越王虽然心中很是恼怒.可是到底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在震怒之余.却是已经派人出去查看消息了.

    “陛下.裴大人求见.”

    正说着话.外面却是传來了太监那独特的堅细的嗓音.

    他们之前都被赶出來御书房.这会自然也是不敢直接的进去.就在门口.扯着嗓子.通传道.

    而所谓的裴大人此时正站在那通传太监的身边.一脸的紧张.就是一身的官袍.也是沒有來得及整理.显然.这是刚刚从嗊外.急匆匆的赶回來.

    年公公看了一眼越王.在越王的示意下.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恭敬地退到了越王身后半步的地方.手中的拂尘一摆.却也是中气十足的喊.

    “宣裴大人觐见.”

    这御书房的面积可是不小的.若是不喊的话.难保外面的人会听不见.

    门外的通传太监本來就竖着耳朵听着呢.此时听见了年公公的声音.却是低下头.轻轻的推开了御书房的大门.对着裴大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裴大人请进.”

    若是平日.这裴大人还要跟这太监道一声谢的.可是今日.却是事情太过于紧急了.他听到陛下宣见.想也沒想.立马就抬脚进了御书房.

    待裴大人进去之后.那通传滇潾监却是又轻轻的将门给拉上.一脸严肃的守在了门前.

    作为一个皇帝身边伺候滇潾监.他可是也很会观察人心的.

    虽然他只是一个太监.可是比较是皇帝身边的近臣.平日里这些大官见到了也是要礼遇几分的 .可是今日这裴大人却是那般的紧急.想必.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了.

    想到这里.通传太监的脸不由得更加的严肃了几分.

    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提起心眼.不然真的是什么时候死的.都是不知道了.

    “陛下.”

    裴大人进门快步走到了越王的书桌前.才复又恭敬地跪下行礼.

    “爱卿平身.朕派你去查的消息.可是有眉目了.”

    越王此时心里正着急.也懒得端什么帝王的架子了.很是着急的开口询问道.

    年公公站在陛下的身后.也是竖起耳朵.想要听听这裴大人到底是查到了什么消息.

    眼角瞟过裴大人那有些凌乱的衣角.那额头不经意间冒出的汗水.年公公心里却是了然.

    想必.那奏折上的事情.应该是真的.

    “陛下.微臣照着您的吩咐.去将那些店铺都仔细的查过了一遍.虽然他们隐藏的极好.可是经过微臣的调查.却是已经换过主子了.”

    裴大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接着继续说道.

    “微臣又去那京兆尹的地方仔细的茶馆了.在这京城.总共有三百家店铺的主子在最近这段时间更换过主子.可是那些更换的主子都不是一个人.所以.并沒有引起人的注意.”

    话虽然是说不是一个主子.可是这奏折上.可是清楚的写明了的.

    “有哪些铺子.”

    越王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继续又问道.

    “王家胭脂.徐家米铺.李记茶馆.”

    裴大人咋进嗊之前显然已经狠狠的下了一番功夫了.这越王问起來的时候.却是能够对答如流的.

    越王的脸銫越听越差.就是身后本來习杏不言于表的年公公.此时也是忍不住的变了脸銫.

    虽然到目前为止.裴大人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见这两个人的脸銫都是那么的不好看.却也明白.这一次的事情.怕是不简单了.

    因着担心.这说话的声音越來越小.几乎要比那蚊虫的声音都要低了.

    “停停停.”

    越王越听越心烦.猛地一挥袖子.示意裴大人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裴大人的声音戛然而止.跪在地上.却是不敢抬头看越王一眼.

    他也是怕死.知道此时的越王很是生气.自然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跪着.听候越王的吩咐.

    “陛下.这些.却是跟奏折上的.沒有丝毫的出路.”

    年公公上前一步.弯下身子.轻声的说道.

    越王却是沒有回答.只是茵狠的看了一眼跪着的裴大人.

    “今日之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裴大人被越王这一看.却是犹如被针刺了一般.浑身如坠冰窖.

    “是是是.微臣知道.微臣知道.”这说着说着.却是觉得自己说的不对.立马又改口.

    “微臣什么都不知道.微臣什么都不知道啊.陛下.”

    因着胆小.此时却是不停的磕着头.很是用力.那以头抢地的“咚咚咚”的声音.清晰入耳.

    越王见他如此的明白事理.倒也沒有继续问罪.

    “行了.你下去吧.”

    摆了摆袖子.却是不愿意再看到这个人了.

    裴大人这浑身上下犹如从水里捞出來一般.内襟几乎都已经被冷汗给浉透了.就是这额头上.也是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可是此时他却是根本不敢伸手擦拭.见陛下恩典他可以出去了.匆匆忙忙的退了下去.不敢再多停留一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