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弹窗】    zi幽阁所谓关心则乱.其实这到底也是怪不得纳兰月痕的.

    所以季柯倒也是根本就沒有跟纳兰月痕计较他此次的慌乱了.

    复又回到了桌边坐下.“画.将东西拿进來.”

    轻轻的喊了一句.外面一直候着的画端着一个木质的盒子.恭恭敬敬的走了进來.

    画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随后便退了出去.并沒有多留半分.

    纳兰月痕好奇的看着眼前桌子上的盒子.这盒子看上去很是普通.就是那雕刻的花纹也是随处可见的.着实是看不出哪里有什么特殊的.

    可是看画丫鬟之前捧着这盒子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纳兰月痕就知道.这盒子.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既然这外表看不出什么不同.那就是说.这盒子里面.装着什么重要的东西了.

    “这里面是什么.”

    纳兰月痕可是想不通这个时候季柯忽然的拿出一个盒子來干什么.索杏直接开口询问.免得还要多加的猜测.

    “你打开看看.”

    季柯并沒有直接告诉纳兰月痕盒子中到底放的是什么东西.而是笑的一脸的神秘的让纳兰月痕自己打开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纳兰月痕有些不解的抓过了那木质的盒子.盒子并沒有上锁.只是简单的一个暗扣.轻轻的一掰.那盒子便打了开來.

    盒子里面乍一看.是满满当当的纸张.

    只是当纳兰月痕将那纸张都拿起來看之后.双眼.却是吃惊的瞪大了.

    “这这”

    一时激动.竟然说话都是有些不能成句了.

    “这是送给你出征的礼物.”

    季柯显然知道.纳兰月痕杏子.在看到这个的时候.会激动的.所以很是淡定.

    “我沒有看错吧”

    那盒子中装的不是别的.就是一些地契.商铺.还有马场的契子.

    但若仅仅是普通的契子的话.纳兰月痕可是不会这么吃惊的.

    “当然不会看错.这些可都是真真切切的.”

    季柯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回答.

    “可是这些.基本就是越国大半个国家的财力了吧.”

    纳兰月痕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显然.眼前这个事实.让杏子如他.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毕竟.谁能够想到.这越国大半个国家的财力.竟然掌握在季柯一个女子的手中

    “确实.若不是时间紧急的话.本來还能够更多的.不过.眼下.这些.应该也是够了.”

    季柯的眼眸还是波澜无惊.放佛此时说的并不是越国的大半个国家的财力.而仅仅是几张破纸罢了.

    “柯儿”

    纳兰月痕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若是掌握了越国这么多的财力的话.那越国若是想要出兵的话.可是得仔细的思量了.

    那就是说.这以后.要考虑的.只是沐国一个国家的力量罢了.

    那样子获胜的几率.可是多了不止一点点啊.

    他内心.此时就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可是在看到季柯那淡定的眼眸之时.一蟼愑又冷静了下來.

    这小小的一个盒子.看上去那般的普通.可是要弄到这些东西.肯定是耗费了巨大的心力的.

    他一直都知道.季柯对于这赤炎国是沒有多少的归属的.若是只有季柯一人的话.就算是看着这赤炎国国破她也是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可是现在.为了他.季柯竟然主动的进入了这是非中间.

    他欠季柯的.怕是这一辈子都是还不清了.

    他.若是不能够好好的待季柯的话.根本不用季柯动手.他就会先自裁谢罪了.

    “柯儿谢谢你.”

    千言万语.都化成了这一句感谢.

    季柯知道.她懂.她什么 都懂.

    所以根本不需要纳兰月痕多余的话语.只是这简单的谢谢两个字.就够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纳兰月痕.她心甘情愿.

    “切莫告诉纳兰澈.”

    季柯想了想.还是提醒了纳兰月痕一句.

    纳兰月痕向來都是将这赤炎国看的很重的.可是偏偏.那纳兰澈自从坐上了那个位子.就对他们两人多生嫌隙.此时若是知道.这越国的大半个国家的财力都握在他们的手中的话.怕是会想法设法的夺过去的.

    若是这东西到了纳兰澈的手中.怕是他根本就会按捺不住挑起战争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而显然.纳兰澈的ywang.是沒有止尽的.

    若不是沐国一直都是顽固不化的话.季柯其实根本就不希望看到战争的爆发.

    因为.战争一旦爆发.她季柯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赤炎国赢得胜利.到时候.这沐国.可就是赤炎国的囊中之物了.

    到时候.拥有了两个国家力量的纳兰澈.想必.根本就不会满足的.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乱的可就不是几个国家.而是整个大陆了.

    这可不是季柯想到的.

    所以.这一次的战争.季柯也定然是不会让它太过于顺利的.

    只要给了沐国一点威慑就够了.若是纳兰澈想要借助他们两个的能力直接将沐国收入囊中.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了.

    而眼下.这越国也是一样的.

    若是这力量.到了纳兰澈的手中.季柯宁愿毁了.

    她本就不是大义之人.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生活的稳定罢了.

    所以.这木盒中的东西.是断然不能够让纳兰澈知道的.

    “为”纳兰月痕才想问为什么.就明白过來了季柯的意思.

    他也是一个聪明的人.而且跟季柯唯一的差别.就是看重这赤炎国的安危.而这.并不代表.他想要让赤炎国统一这个大陆.

    纳兰月痕清楚的知道.为了那一天.会有多少的士兵丧命.会有多少的家庭破散.会有多少的百姓流离失所.

    而这些.都不是他纳兰月痕想到的.

    想通了这些.纳兰月痕倒是完全的冷静了下來.

    这木盒.虽然是好东西.但是同时.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一个处理的不好.便会让这整个大陆都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

    他想了想.又慎重的将所有的契子都装回了木盒中.仔细的盖上了盖子.轻轻的将那木盒.推到了季柯的面前.

    季柯抬眼看了一眼纳兰月痕.“不要吗.”

    虽然是这么问的.可是季總愳角那笑容.却显然是明白纳兰月痕不是这个意思的.

    “这事情.还是得麻烦柯儿你帮我去办了.”

    纳兰月痕也知道.聪明如季柯肯定是明白他的意思的.可是为了慎重起见.他还是仔细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

    跟越国暗中沟通的事情.还是只能够靠季柯的帮忙的.

    若是他自己出手的话.难免不被纳兰澈知道些什么.到时候.可就不是那么好解释的了.

    而这么巨大的财力.可是代表了无上的权利的.若是交给别人去办.纳兰月痕又是根本就不能够放心的.

    所以.能够去办这件事情.而且能够成功的将这件事情办好的人.就只有季柯一个了.

    “报酬呢.”

    季柯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伸手.想要讨要一些好处.

    “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你还要什么好处.”

    纳兰月痕一把就抓住了季柯那伸过來的手.握着季柯的手.却是觉得握住了整个世界.

    他的整个世界.只要有了季柯.就已经完美了.

    “你.怕是不够吧.”

    季柯今日的心情不错.继续调戏纳兰月痕.

    “哦.那柯儿要什么.”

    纳兰月痕也是耐着杏子.跟季柯时不时的答一句话.

    两人之间的氛围.很是平淡.却是有一种淡淡的温馨弥漫开來.

    这么一方小小滇濎地.似乎都已经被幸福给填满了

    皇嗊

    相较于季府纳兰月痕与季柯两人之间那亲密的氛围.此时的御书房.气氛却是有些紧张的.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恭敬的跪在纳兰澈的下首.低着头.根本不敢抬头看纳兰澈.

    纳兰澈的脸紧紧的绷着.沒有丝毫的表情.可是那双眼睛.却是明显的透着震怒的.

    他派去越国和沐国探查消息的人.折损了不少.可是有用的消息.却是根本沒有什么.

    这让他.怎么能够不生气.

    花了那么多的心血.培养的人.却是一点用处都沒有起到.那.养着他们的意义何在

    好半天.纳兰澈才勉强的平静了心情.可是心情平静了.可不是代表他不生气了.

    “陛下.有一件事.奴才不知道.当不当禀告.”

    那黑衣人也是一个会审时度势的.见纳兰澈此时比之前明显冷静了一些.才复又颤颤巍巍的开口了.

    “哦.什么事情.”

    纳兰澈斜眼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若是这人说的消息.不让他满意的话

    “在越国的时候.我们的人马.查到.那越国大半的店铺.在最近的日子.似乎主子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那黑衣人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将自己查到的消息.说了出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