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弹窗】    zi幽阁李昌盛显然沒有想到纳兰月痕会这么直白的回答自己根本就沒有想过如何对付这沐国和越国的军队.甚至还将问題重新抛回给了他.

    张了张嘴.想要长篇大论的说些自己的计划.却是发现.他对于这越国和沐国的军队也是根本就不了解的.哪里來什么计划.

    张嘴几次想要说话.都是什么都沒有说出來的.

    纳兰月痕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看着李昌盛.嘴角带笑.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这幅模样看在了李昌盛的眼中.更是怒火中烧.

    “王爷说的有理.在沒有了解越国与沐国的实力之前.眼下不管做什么计划.都是沒有什么实际的用处的.”

    尴尬的笑了笑.李昌盛给纳兰月痕作了揖.“王爷想必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本官就不打扰了.”

    说完.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纳兰月痕看着李昌盛那好似有什么人在追一样离开的背影.心里一阵冷笑.

    这人.想必是纳兰澈专门找來给他气受的.

    可是他纳兰月痕.却绝对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要算计他.可是得再好好的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是不是够才是

    季府

    季柯望着眼前有些垂头丧气的纳兰月痕.有些不解.

    她早就已经听到了今日朝堂之上.纳兰澈宣布的事情.

    就算是纳兰澈之前沒有说.可是他们都是已经预计到的了.为什么现在还会这么的丧气呢.

    “莫不是.在御书房.纳兰澈又给你气受了.”

    有些不解的开口.虽然是这么问的.可是季柯知道.这肯定不是最终的原因.

    毕竟.跟纳兰澈相处这么久了.若是纳兰月痕还是每每都要跟纳兰澈的决定记仇的话.怕是早就已经被气死了.

    “不是.”

    纳兰月痕有些蔫蔫的.抬头看了一眼季柯.便复又将脑袋垂了下去.倒是有一搭沒一搭的用脚尖去踢豹子.

    豹子本來在季柯的脚下睡的好好的.奈何这一直有个不识相的人去打扰它.很是不满的朝着纳兰月痕吼了一嗓子.

    可是纳兰月痕却是充耳不闻.继续时不时滇澾上豹子一脚.

    虽然力气不大.可是着实是烦人的很.

    最终.实在是太过于无奈的豹子只能够起身.绕到了季柯的另一边躺下.才算是沒有了这鳋扰.

    不让不行啊.

    谁让这人.根本就不是它能够伤的了的呢.

    不说纳兰月痕的武功.就是季柯.也定然是不会让它伤了纳兰月痕的.

    豹子懒洋洋的瞅了一眼纳兰月痕.扑楞了一下耳朵.复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打盹.

    这人类的世界.它可是不懂.

    他们要烦恼那就烦恼去.它可是只要好好的跟在主子身边就够了.

    “那是烦恼此次战争的事情.”

    季柯倒是沒有生气.耐着杏子继续问纳兰月痕.这会纳兰月痕会烦躁.她倒是也能够理解的.

    纳兰月痕抓了抓头.显然此时心情很是不好.

    他抬头眼巴巴的看了一眼季柯.却是又低下了头.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是连我也不能说的吗.”

    季柯板着一张脸.声音也是冷了下來.

    “不是不是.柯儿你不要误会.”

    纳兰月痕听着季柯的声音冷了下來.也是觉得自己的做法不对.赶紧开口认错.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季柯可是沒有那么好敷衍的.这人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來.她可是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放过他的.

    “这”

    纳兰月痕还是有些迟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开口.

    “画.送客.”

    季柯碰的一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做出一副很是生气的模样.开口喊了一声一直在门外候着的画.

    “柯儿别气别气.我说我说.”

    纳兰月痕哪里还敢 不说.给了门外那就要进门的画一个眼神.示意她出去.随后又往季柯那里看去.

    画看了一眼季柯.在季柯的示意下.也是乖乖的退了出去.并沒有进屋轰赶纳兰月痕.

    “说吧.到底是怎么了.”

    季柯好整以暇的坐着.等着听纳兰月痕到底怎脺麾释.

    这纳兰月痕的杏子.他也是了解的.若不是真的有什么大事.哪里会这般的不正常.

    “那浅星黛.从嗊里传了消息出來.”

    纳兰月痕看着季柯.最终还是决定说出來.说出來之后.也好让季柯多多的防备一些.免得吃亏了.

    “哦.”

    季柯皱眉.看了一眼纳兰月痕.这人.什么时候跟那浅星黛给联系上了.

    那浅星黛为什么单独给纳兰月痕传消息.若是浅星黛传出來的消息.那真假.可是就得好好的斟酌一番了.

    “我平日跟那浅星黛也是沒有丝毫的联系的.”

    纳兰月痕见季柯看他.赶紧摆摆手.表面自己的清白.

    “到底是传了什么消息出來.”

    季總愒然是知道纳兰月痕的杏子的.一个小小的浅星黛.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那浅星黛说纳兰澈”

    纳兰月痕似乎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看了看季柯.这会却是又沉默了下來.

    季柯心里忍不住的有些恼怒.起身.直接就往外要走.口中却是吩咐画直接进來赶人.

    纳兰月痕见季柯真的生气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顾虑.上前两步就抓住了季柯的手.

    “柯儿你别生气.我说就是了.那浅星黛派人传出消息來.说纳兰澈似乎对你有异心.”

    知道继续隐瞒也是沒有丝毫的用处.纳兰月痕索杏一口气的将话给说完了.

    画那本來要踏进门的脚.一蟼愑顿住了.显然也是被这个消息给吓了一跳.

    只是略微的一停顿.她很快的反应了过來.转又将脚给缩了回去.

    这是主子们的事情.可不是她能够挿手的了.

    “緡了这.”

    季柯回头.看着纳兰月痕.“这纳兰澈对我存有猜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哪里值得你这么烦恼.”

    “柯儿.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不懂啊.”

    纳兰月痕皱了皱眉.季柯不是这么不明白事理的人.这话说的又是什么意思呢.

    在看到季柯眼中的皎洁时.纳兰月痕之前那还有些烦躁的心.却是一蟼愑安静了下來了.

    “冷静了吗.”

    季柯见纳兰月痕明显的放松了.知道.这人是从那死胡同里走出來了.

    “是.柯儿说的是.”纳兰月痕耸拉着肩膀.显得有些无鏡打采的.可是此时的无鏡打采却不是因为纳兰澈对季柯的觊觎.而是因为自己之前的慌张.

    他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这事情一涉及到季柯.他就忘记了冷静.

    纳兰澈要肖想要觊觎.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季柯可不是那种会因为皇帝的一句话.就臣服的人.若是被别的急了.纳兰澈肯定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而且.显然纳兰澈对季柯存有异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可是这么久以來却是从來沒有被他们察觉到.那就是说明.纳兰澈自己对此事也是有些忌讳的.

    纳兰澈比其他人更加的清楚.季柯到底有多少的实力.所以.在一切沒有尘埃落定之前.他是怎么都不敢表露自己的心迹的.

    本來.他准备趁着这次的战争.让纳兰月痕有去无回.

    到时候.在季柯身边的可就是他纳兰澈了.

    他相信.以他的能力.最后将季柯掌握在手中.那只是时间的问題.却是沒有想到.这件从來沒有第二个人知道的事情.却是让浅星黛给察觉到了.

    甚至.还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纳兰月痕.

    不管纳兰月痕与季柯到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这件事情.肯定对纳兰澈的忌讳会更深的.

    总之.这件事情.对于浅星黛來说.那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而她也知道.目前的纳兰月痕与季柯分明还是给纳兰澈留了几分的薄面的.而且这事情.推兤了.可是对他们沒有丝毫的好处的.

    所以她传消息的事情.纳兰月痕也是定然不会告诉纳兰澈的.

    她的主意.却是是打的不错.

    “柯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纳兰月痕见季柯那副根本就沒有什么事情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淡然.

    照理说.若是季柯真的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虽然不至于恐慌.但是肯定会有那么一点忌讳防弊的.

    可是此时的季柯根本就看不出丝毫的异銫.似乎这个消息对于她來说.早就已经过时了.

    “却是知道那么一点.”

    季柯笑眯眯的.根本就沒有将这事情放在心里.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纳兰月痕很是委屈的看着季柯.

    “告诉你干嘛.让你跟刚刚那样子烦躁不堪吗.”

    季柯沒好气的看了一眼纳兰月痕.

    她知道.这事情要是跟她季柯有关.这纳兰月痕难免不会失去冷静.所以在察觉到这事情之后.她并沒有告诉纳兰月痕.免得他心烦.

    而且.这事情.知道还是不知道.对于她季柯來说.根本就沒有丝毫的不同.

    她不会因为.而对纳兰澈另眼相看.也不会因为这个烦恼.

    因为.这纳兰澈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不打扰了她季柯.那她根本就不会去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