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一章

    &n.】    紫yo阁 纳兰澈经过仔细的思考之后.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只能够拒绝.绝对沒有第二个法子能够解决的.

    毕竟.先不说他打心底不愿意将季柯嫁出去.就算是为了整个赤炎国的面子.也是断然不能够同意这和亲书的.

    这分明.就是沒有将他赤炎国放在眼中.

    若是忍气吞声的受了这气.整个天下的人.不知道会怎么想他赤炎国呢.

    只是.这到底该什么时候回绝.也是一个问題.

    毕竟.这回绝了.就是说.国家与国家之间那看上去的和平就会完全的崩溃.战争.便会一触即发.

    “陛下.这早晚都是一个结果.”

    浅星黛柔弱滇澤在纳兰澈的怀中.她自然是知道纳兰澈脑子里在纠结什么的.毕竟作为一个皇帝.那考虑的东西.肯定是不少的.

    在外人看來.其实这根本就沒有什么好纠结的.毕竟.不管怎么说.那关系的破裂已经是定局了.

    只是早晚的问題罢了.

    这晚一些.也并不能够让赤炎国的兵力大幅度滇濁升.

    早一些.对赤炎国來说.其实也是沒有多大的危害的.

    不过纳兰澈身处那个位子.难免不会想多了一些.

    “爱妃此话怎讲.若是能够晚一些的话.总能够多多的做一番准备的.准备充足一些.总归是沒有坏处的.”

    纳兰澈可是不这么想.

    他才登上皇位沒有多久.若是这么贸贸然的动兵的话.难免会有些准备不充足的.

    要知道.兵家之事.最怕的就是贸然了.

    若是沒有万全的准备.哪里敢就这么贸然的出兵.

    “这兵家的事情.其实根本就不需要陛下担心的.我赤炎可是有着不少的将领呢.这平日里无战争的时候.就已经好生的养着了.此时.正是他们派上作用的时候.”

    浅星黛娓娓道來.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说的可是不仅仅只是普通的士兵.其实也是包括将领在内的.

    沒有战争的时候.这些将领也是好生的养着的.此时若是真的有战事.那自然是到了他们需要贡献自己力量的时候.

    而且.人各有所长.

    就算是纳兰澈是皇帝.并不代表.他对于领兵打仗的事情也是在行的.

    这个时候.就要会用人.

    将如此的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能够信任的人去做.那就是作为一个皇帝最该做的事情.

    纳兰澈肯定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不过眼下他登基不久.难免有些时候想不到那个点子上去.

    跟纳兰澈说的话.浅星黛自然是不会这般的直白的.

    她很是委婉的跟纳兰澈表达了这个意思.以纳兰澈的聪慧.自然也是一蟼愑就明白了浅星黛的用意到底是什么的.

    “爱妃真是聪慧.倒是朕有些糊涂了.”

    他哈哈一笑.倒是丝毫不忌讳承认自己的糊涂.

    “陛下哪里是糊涂了.不过是最近事情繁忙了些.让陛下太过于根本还沒有來得及思考呢.”

    浅星黛自然是不会顺着纳兰澈的话说的.

    这帝王的心.她可是清楚的很的.

    能够自己玩笑似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可若是有不长眼的顺着他的话.可不就是指明了他的糊涂.

    作为一个帝王.可是不能够忍受别人说他糊涂的.

    纳兰澈显然很是受用.并沒有继续说什么.只是不停的笑着.

    第二日.纳兰澈便在朝堂上当场宣布了.即刻回书拒绝两国的和亲.

    这纳兰王爷与季柯小姐订婚的事情.乃是整个大陆的百姓都知道的事情.可是越国和沐国竟然还求取这两人.摆明了是要为难赤炎国.他赤炎绝对不会畏缩的.

    本來纳兰月痕以为纳兰澈还要纠结几天.沒想到这么快就想清楚了.倒是一时有些愣住了.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这其中的玄机.

    纳兰澈昨日下朝之后可是沒有见什么大臣的.唯一去的便是浅星黛那里.

    想必.是那浅星黛跟纳兰澈说了什么.才会让他如此快的下了决定了.

    想到这里.纳兰月痕不禁觉得有些讽刺.

    他们这一朝堂的真的为了赤炎国好的大臣的话.这纳兰澈却是半点都听不下去的.

    昨日朝堂上.纳兰澈的迟疑.众人可是都看的一清二楚的.

    谁能够想到.他们的劝诫都听不进去的纳兰澈.会因为一个浅星黛改变了自己的主意呢.

    说不寒心.那肯定是骗人的.

    可是这么久了.纳兰月痕早就已经寒心过不知道多少次了.所以倒也能够淡然处之了.

    这浅星黛.最好不要让他抓到小辫子.不然.他对于这些意图损害赤炎国利益的人.可是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的.

    交待完重要的事情.纳兰澈便宣布了下朝.不过却是单独的留下了纳兰月痕与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将军.

    那将军的年纪跟季威是相仿的.这一次.若是出战的话.会以督军的职位跟着纳兰月痕一同前往前线.

    此时留下他们两个.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

    跟着小太监.一路去了御书房.

    那老将.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因着常年习武.身子骨倒也是不弱.走起路來也是虎虎生威的.

    这个老将是出了名的顽固派.向來都是不喜欢纳兰月痕那肆意洒妥的生活作风的.

    已经跟圣上上了无数的奏疏.点名这纳兰王爷行为的不妥当.

    可是纳兰澈此时觉得纳兰月痕还是有大用处的.而且对纳兰月痕与季柯的实力还是很忌惮的.自然不会将这些放在眼中.

    只是这一次.却是选择了这么一个人.跟着纳兰月痕出征.这其中的意味.可是只有纳兰澈自己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王爷.您先请.”

    老将军是一个顽固派.虽然心里十分不喜欢纳兰月痕.可是在他.礼法制度是高于一切的.所以.这主次.他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将军客气了.”

    纳兰月痕淡淡的回了一句.便当先进了御书房.

    纳兰澈已经落座.见纳兰月痕进门.直接免了礼.赐了座.

    老将军也是同样的待遇.

    “此次的事情.至关重要.所以朕便将你们叫來.再仔细的叮嘱几番.你们可是不要觉得朕啰嗦才是.”

    纳兰澈今日的心情不错.笑眯眯的开口.

    纳兰月痕心下警惕起來.这纳兰澈莫不是又要在其中做什么怪不成.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纳兰澈不会如此的不理智.

    这一次的战争.可不是儿戏的.为了整个赤炎国的利益.他应该是不敢在其中动什么小动作的.

    “陛下说笑了.能够为陛下分忧.乃是微臣的荣幸.”

    老将军姓李.名昌盛.早些年的时候.也是立了不少的军功的.

    而且他的几个儿子也全部都战死沙场.所以.纳兰澈很是器重这李昌盛的.

    “王叔.此次又要辛苦你了.”

    纳兰澈只是安抚的看了看李昌盛.并沒有继续跟他说话.这一次.主要的目的.还是敲打纳兰月痕一番的.

    将那么多的军队交到纳兰月痕的手中.说实话.纳兰澈是不放心的.

    可是眼下.确实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去带领军队跟沐国开战的.

    在整个赤炎国的利益面前.他只能够暂时的放下了心中的嫌隙.让这纳兰月痕领兵出征.毕竟.他领兵经验丰富而且.他手中的力量.想必为了国家的胜利.也是会用上几分的.

    那样.他纳兰澈.便可以轻松了几分.不是.

    “陛下严重了.”

    纳兰月痕有些吃不准今日这纳兰澈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只是简单的应酬了一句.并沒有接着说话.

    “王叔对此次的事.有几分的把握.”

    这才是纳兰澈最关心的事情.他关心的只是胜利.别的事情.可是根本就不在意的.

    “还请陛下恕罪.这沐国隐藏极深.他们到底是有几分的兵力还是未知之数.加上那越国在一旁虎视眈眈”

    纳兰月痕话并沒有说完.这意思却是分明的.

    他并沒有十分的把握.

    “王叔何必谦虚.这领兵打仗的事情.若是你都说不行了.那朕可是就再沒有能够相信的人了.”

    纳兰澈哈哈大笑了一声.虽然纳兰月痕话是这么说的.可是他相信.到底.这纳兰月痕还是有几分的底气的.

    不然也不会如此的淡定了.

    他手中肯定是有着一些底牌的.就算是他沒有.那季柯的手中.肯定也是有一些底牌的.

    不然的话.季柯此时肯定已经跳出來.阻止他让纳兰月痕去前线了.

    这一点纳兰澈倒是想错了.

    即使是季柯沒有底牌.她也是不会阻拦纳兰月痕去前线的.

    虽然她担心纳兰月痕的安危.可是她同样也知道.就算是她阻止.也不能够拦住纳兰月痕去前线的心.

    她比谁都知道.纳兰月痕到底是多么的看重这赤炎国的安危.

    若是在这个时候.她阻止他去前线的话.只会让他懊恼悔恨一辈子.而这.根本就不是季柯想到的.

    但是有一点.纳兰澈却也是猜中的了.

    她季柯.却是是有那么一点底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