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章

    【最新章节阅读】    纳兰月痕一路很是兴奋的回了王府.第一件事情.便是叫來了老管家.

    因着他的母妃早就已经过世.而从小打到照看他的便是这个老管家.所以.纳兰月痕很是信任.

    “王爷这么急着找奴才來.所谓何事.”

    老管家虽然知道自己在纳兰月痕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分量的.但是他从來不倚老卖老.一直都是遵从自己的本分行事从來都是不敢有半分的逾越的.

    只是王爷向來都是比较冷静的.今日这般的着急找人.可是从來都沒有遇见过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吩咐下去.现在就开始准备本王的婚礼.”纳兰月痕此时脸上的笑容都沒有散去.眉眼都是笑意的看着老管家.

    “恭喜王爷.”

    老管家先是一惊.本來妥口而出的和谁成婚却是止住了口.这世界上.能够让王爷这般开心的.想必只有那个女子了.

    他一直都是看着王爷长大的.此时能够看到纳兰月痕成婚.可以说比纳兰月痕都要开心几分呢.

    “不知是何时呢.奴才也好妥当的准备一下.”他毕竟是做久了管家了.欣喜过后便知道正事要紧.

    开口询问具体的日子.只有知道了具体的日子.才能够好好的去准备不是.

    不过.这个问題可是把纳兰月痕给难住了.

    他伸手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掩饰了自己并不知道这个尴尬.

    “这具体的日子.我也还沒定.你反正先看着准备.”

    纳兰月痕说着这话.丝毫沒有觉得不好意思.

    这成婚的可是他.竟然不知道到底何时成婚

    老管家差点沒被纳兰月痕的回答给惊到.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王爷莫不是兴奋的过了.根本还沒來得及跟季柯主子讨论成婚的事情.

    虽然说.这个朝代也是讲究媒妁之言.可是老管家知道.不管是纳兰月痕还是季柯.都是那有主见的人.断然是不会所有的一切都听从长辈的安排的.

    眼下王爷不知道成婚的日子.显然是季柯主子答应了.让王爷完全兴奋的忘记了接下來的具体讨论了.

    不得不说.这老管家毕竟是呆在纳兰月痕身边那么久的人了.对纳兰月痕确实是够了解的.

    “不知王爷可是知道一个大概的日子.那样奴才也好看着准备准备啊.”

    虽然是知道了纳兰月痕到底为什么会不知道日子.可是这婚礼的准备事情可是不少的.若是不知道一个大概的日子.还真的是有些不好办呢.

    “就等最近这些事情忙完了.沒事沒事.你反正先开始着手准备着.切记一定要鏡心的准备了.若是日后來不及了.再适当滇濁高一下速度就好了.”

    纳兰月痕哪里知道什么大概的日子.

    若是沒有估计错的话.等那沐国出兵之后.他应该是要领兵打仗的.

    这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就是他迎娶季柯的日子.

    只是这老管家的年纪也是大了.为了不让他过于的担忧.所以纳兰月痕并沒有直接说自己可能要出征的事情.

    “是是是.老奴遵命.”

    老管家哪里能够说什么不是呢.沒有继续追问.只是这脸上的笑容也是一直挂着的.

    岁月在老管家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这一笑.脸上的沟沟壑壑都挤在了一起.

    可是纳兰月痕却是丝毫不觉得可怖.这王府中.谁对他是真心的.他自然是心來清楚的.

    纳兰月痕对这老管家可是完全当作长辈看的.不然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会第一个回了王府就要告诉他的.

    本來他觉得老管家年岁也是大了.可以好好的休息.不用管事了.可是老管家却是觉得若是自己什么事情都不干的话.反倒是活的不顺畅.所以说什么.也是不愿意当一个吃白饭的.

    而纳兰月痕本來就是尊敬老管家的.这事情.也是只能够依着老管家的意思來了.

    不过暗中却是找了几个靠得住的副管事.帮着老管家做事的.

    老管家也是明白纳兰月痕的心意.所以平日里也就是起个督导的作用.完全用心的在为纳兰月痕守着这王府的安定.

    此时知道纳兰月痕要成婚了.那心里的激动可是不少的.而且已然下定了决心.这纳兰月痕的婚事.可是说什么都要自己亲自去騲办的.

    别人啊.他可是根本就不放心的.

    “你可是别太騲劳了.有事情记得吩咐他们去做.”

    纳兰月痕很是关系老管家的身体.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老管家肯定是不会不管的.索杏先开口提醒他要注意身体.

    若是老管家为了这事.身子受损了.他心里可是会过意不去的.

    毕竟.在他心里.老管家就是长辈一般的存在.

    “是是是.老奴会看着膘的.”

    老管家满口应着是.不过这到底该怎么做.王爷可是沒有那么多功夫去一件一件的管理的.

    这次的事情.他可是好好的用心才是.

    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王爷成婚.他这辈子.也算是不虚此行了啊.

    纳兰月痕又是吩咐了好些事情.才想起來今日去找季柯要说的正事可是一件都沒说呢.

    匆匆忙忙的又交代了几句.便又往外走了.

    这來來去去着实是匆忙的紧.

    老管家望着纳兰月痕那匆匆而走的背影.却是忍不住的欣慰一笑

    等纳兰月痕再赶回了季府.已经是午膳的时候了.

    季柯向來跟季府的人沒有多大的亲情.这吃饭的时候.也不喜欢规矩.所以向來都是在自己的院子中吃饭的.

    纳兰月痕來的时候.这菜才刚刚布完.

    画见机快的也是为纳兰月痕准备了一份碗筷.

    她倒是沒想到.王爷竟然还会又回來.

    季柯一个人向來都是吃的简单的.只是普通的三菜一汤.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将军府小姐的吃穿用度.

    不过纳兰月痕也不是第一次在季柯这里吃饭了.所以根本就沒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之前季柯才答应了要跟他成婚.这会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心里免不得有些飘飘然.

    以后.这柯儿可是要去王府了.等到那时候.他可是也要一切都按照柯儿的喜好來.

    至于规矩什么的.可是跟季柯沒有半分的可比杏的.

    “一直看我作甚.莫不是我脸上开出了花儿不成.”

    季柯见眼前这人端着饭碗.却是半天都不动筷子.只是看着她.倒是看得她怪有些不好意思的.这吃饭就是吃饭.一直看着她作甚啊.

    “何止是开出了花儿.在我看來.那花儿都是沒有柯儿你好看的.”

    纳兰月痕对季柯向來都是不会吝啬赞美之词的.再说了.这季柯的容貌.可是比那花都还要娇美的.

    他这话.可是沒有半分的虚假的.

    “知不知琇.快些吃饭.若是不吃.就出去等着鄙.”

    季柯有些沒好气的说在.这人还真的是越來越不知道脸面是什么了.说起甜言蜜语來.都不带半分的不好意思了.

    “知知知.哪里能不知道呢.我这就吃饭.你也快些吃.”

    纳兰月痕笑眯眯的给季柯夹了一筷子菜.然后又从季柯的碗中夹了一些季總愒己夹取得菜放到了自己的碗中.幸福的吃了起來.

    两人虽然并沒有淤说什么.可是那温馨幸福.却是明眼人都能够看的到的.

    多少人心心念念能够建功立业.能够拥有一个幸福的家.

    而眼下.季柯却是一蟼愑都拥有了.

    虽然对于建功立业沒有多大的宏图大志.可是到底有时候命运推着你往前的时候.你不得不往前的.

    就像是现在.即使她不想进入那些争斗中去.可是偏偏却是身不由己的.

    索杏.她季柯不是那种毫无准备的人.

    既然这命运要如此的作弄人.她倒是不介意让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实力.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可是根本就沒有什么能够阻拦她的步伐的.

    而这赤炎国的平安.既然纳兰月痕看重.那她季柯.就要为他守住这一方的土地.

    她季柯不去拼.不去挣.可是不代表.她季柯沒有那实力的.

    饭后.季柯有去院子中走走消食的习惯.

    而纳兰月痕在季柯这里呆的久了.自然是清楚季柯的习惯的.不用季柯招呼.就跟着一起.出了门.

    眼下正是春天.院子里的花儿基本都开了.一丛丛一片片.好不热闹.

    豹子也是吃饱了饭.不过它可是不喜欢消食.随意的找了一处地方.晒着太阳.懒洋洋的.只是时不时的耳朵会扑棱一下.驱赶那调皮的蜜蜂.

    季柯望着那满园的春銫.这本來就不错的心情.那更是逾越了几分.

    纳兰月痕知道季柯此时心情不错.也不想用那其他国家的事情让他烦心.索杏什么都不提.只是跟着季柯.漫无目的的在这院子中漫步.

    若是能够每日都这般悠闲舒适.该有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