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九章

    纳兰月痕一上完朝。【全文字阅读】便直接去了季府。准备跟季柯商议一下。这事情到底是怎处理才好。

    毕竟。他们两个。可是那主角啊。

    沒想到。那平日里什么都不说的越国会在这个时候跳出來。可是给他们找了一个大大的麻烦呢。

    不过。这群人也真的是好日子过滇潾过于久了。想要给自己找些不好受來刺激刺激了。

    他的柯儿。可不是这些人能够肖想的。

    “柯儿。你听说了吗。”

    纳兰月痕一进门。便大大咧咧的开口跟季柯说话。

    季柯沒事的时候。便是喝喝茶睡睡觉逗逗豹子。平日里并不会随便的出门。所以纳兰月痕來季府找人。那是一找一个准的。

    “那越国的事情。”

    很是不在意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那赶着來的纳兰月痕。示意他坐下说话。

    纳兰月痕拉开凳子。很不要脸皮的紧紧的挨着季總慀着。

    “柯儿你的消息还真的是快啊。”

    纳兰月痕可是下了朝就直接往这季府來的。可是季柯显然是已经知道了消息的。不得不说。季柯的消息络。真的是不可思议的。

    朝堂上的事情。都知道的那么清楚。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以为。你们已经商议出了结果的。”

    季柯不以为意。这越国。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过因着这越国那与众不同的军事力量。她可是暗中好好的关怀过这个越国呢。

    这一次。若是他能够安安分分的。那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若是……

    那可是不要怪她季柯翻脸不认人了。

    “哪里需要讨论啊。根本就不可能会同意的。”

    纳兰月痕恨恨的说。对于那两个沒事找事的国家。那可真的是恨得有些压根洋洋的。

    “你说说看。他们真的是够不要脸的。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肖想柯儿你。”

    即使是已经下朝了。可是朝堂上那两份和亲书还是让纳兰月痕很是愤愤不平的。

    这沐晨。第一时间更新 沒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还沒有对柯儿死心。真的是可恶的紧。

    季柯淡然一笑。并沒有将这事情放在心上。

    那沐晨看样子就不会是那么容易就会放弃的人。而这一次。求取她季柯。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若是真的比较起來。在那沐晨的眼中。可是沒有什么会比那江山社稷更加的重要的。

    “光是说我。你的魅力可是也不那越国的小公主。可是放了话。非你不嫁呢。”

    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这人啊。只计较了别人肖想她。可是也不想想。在别人眼中。他可也是一个香馍馍呢。看看。这才走了一个浅星黛。就又來了一个越国的小公主。

    不是烂桃花是什么。

    “谁知道那公主是什么鬼。我可是听都沒有听过的。”

    纳兰月痕摆摆手。表示根本就不在意。这别人要肖想那就去肖想呗。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不会实现的。

    “你这么无情。人家公主可是要伤心了呢。”

    季柯笑了笑。这人真是好笑。自己随便别人肖想。却是不准别人肖想她。难道不知道。他纳兰月痕。已经被打上了她季柯的标签了吗。

    别人可是根本就不准肖想他纳兰月痕的。要肖想。可是得先问问。她季柯。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才是。

    “他们伤心他们的。我可是不管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纳兰月痕一脸的得意。显然是觉得。这是季柯在吃醋。心里很是受用。

    “你们拒绝的书信。准备何事发出去呢。”

    朝堂上众人已经议论出一个结果。那便是直接的拒绝两个国家的和亲书。毕竟。不管是纳兰月痕还是季柯。都不是能够用去和亲的人选。

    既然这两个国家。要如此的不自量力。那他们赤炎国若是一味的退缩。只会让别的国家看了笑话去。

    所以。这一次。他们说什么都是不会同意这和亲书的。

    “纳兰澈并沒有说话。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提到纳兰澈。纳兰月痕就忍不住的皱眉。这皇帝。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虽然表面上是同意了要拒绝这两个国家的和亲书。可是却沒有下旨让人拟定拒绝的书信。

    这其中。还是有一定的变数的。

    只是这变数到底是什么。他们都不是纳兰澈肚子中的蛔虫。都是猜不到的。

    “不用担心。这纳兰澈。肯定会下诏书的。”

    季柯伸手抚平了纳兰月痕眉间的皱眉。她可是不喜欢看到纳兰月痕为了这些事情伤神的。

    “柯儿。等这些事情都结束了……”纳兰月痕伸手握住了季柯的手。深情的看着季柯。眼中是浓稠的化不开的爱意。“等事情。都结束了。第一时间更新 咱们便成婚吧。”

    虽然之前他们因为这个还闹了一点小小的矛盾。可是对季柯的爱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早早的将季柯给娶回家。只有那个样子。他才能够安心。

    季柯看着眼前那深情的男人。他的眼中的爱意是那么的明显。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今生能够找到一个这么爱他的人。已经算是额外的收获了。

    她定要好好的珍惜。

    “好。”

    季柯的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与平日里淡淡的笑容不同。这笑容里。满是幸福。

    “好好好……”纳兰月痕一时有些沒反应过來。跟着季柯念叨了几句好。随后却是反应过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季柯这是答应了。

    季柯答应了。

    纳兰月痕一蟼愑就愣在了那里。季柯看着眼前这颇有些傻气的人。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抽了抽手。想要将自己的手从纳兰月痕的手中抽出來。

    可是纳兰月痕哪里肯松手。手一使劲。便将季柯给拉了起來。

    季柯一时沒有准备。直接跌落到了纳兰月痕的怀中。

    “柯儿……”

    纳兰月痕满脸的不可置信。有些喃喃的看着季柯。

    “哦。看來你不同意呀。不同意。便算了吧。”

    季柯轻轻一笑。觉得眼前傻气的纳兰月痕着实可爱的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收敛起笑容。可是眉眼间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

    “不不不。怎么能算了。”

    纳兰月痕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将季柯轻轻的放在一旁的凳子上。就要往外走。

    这会倒是轮到季柯傻眼了。这人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的要往外走了。

    “傻子。你去哪里。”

    无奈的开口。说这话的时候。纳兰月痕已经一只脚出了门。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季柯。一脸的笑意。

    “当然是回王府吩咐他们开始准备啊。”

    纳兰月痕丝毫沒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这说话。就抬脚。继续要往外走。

    “等等等等。”

    季柯赶紧开口。免得这傻子。还真的就直接回王府吩咐人去准备了。

    “这事情都还沒解决呢。你这么早吩咐了干什么。”

    很是无奈。这人莫不是真的被这个消息给弄傻了吧。那她季柯。可真的是罪过了啊。

    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季柯心里。却是觉得有一股甜蜜。蔓延开來。

    若是。纳兰月痕不是真的爱她到了一定的境界。又怎么会有今天这般的反应呢。

    “不早不早。这事情。还是早早的准备才是妥当的。”

    纳兰月痕本來整个人都已经出了门的。闻言又是探回了半个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季柯。根本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哪里是不妥当的。

    “回來回來。”

    季柯那个无奈啊。这事情都还沒说完呢。怎么能够让纳兰月痕就这么走了呢。

    纳兰月痕只能够又探回了脑袋。“柯儿啊。有啥事我们等会再说。我先回王府。将事情吩咐下去再回來。你稍微等一等啊。”

    他着实是等这一天太久了。所以此时一心想着回去将所有的事情给吩咐下去。才能够安心的。

    “去吧去吧。”

    季柯无奈啊。可是看纳兰月痕那样子。也是根本就沒有继续跟她说正事的心情了。倒不如让他先回去冷静冷静呢。

    “哎。好咧~柯儿等我回來啊。”

    纳兰月痕高兴的应了一声。便匆匆忙忙的往王府赶回去了。

    “主子。今日的您。心情很好啊。”

    画从外面进來伺候。就见季柯一脸的笑意。那笑容不同于往日的淡然。分明染上了那么几分根本就宗饰不住的喜悦。

    “哦。这么明显吗。”

    季柯伸手嫫了嫫脸。难道她表现的那么明显了吗。

    她可是向來都是不会喜形于銫的。

    “是啊。主子。我跟了您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您这么开心呢。”

    画跟了季柯的时间也是很久了。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季柯这么开心。加上季柯平日里对他们也并不是跟下人一般。于是难得的也是笑了笑。看着季柯。

    “主子。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您这么开心啊。”

    “哦。也沒什么。就是同意。等这事情完了之后。跟纳兰月痕成婚罢了。”

    季柯虽然说的很是淡然。但是那眉眼间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原來如此。

    画恍然大悟。她早该猜到了。能够让主子这么开心的。想必。也是只有纳兰王爷了。

    “恭喜主子。”

    能够看到主子得到幸福。可是她的荣幸。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