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七章

    【全文字阅读】    浅星黛虽然一直都是以公主的身份活着.可是不代表她不虚荣.此时在这赤炎国.也能够受到这般的尊崇.她心里也是极为喜悦的.

    至于这以后到底应该怎么走.还有时间慢慢的谋划.

    “陛下.那嗊外守着的人”

    软软的靠在纳兰澈的身上.却是一脸的哀愁.外面可是守着不少的人呢.若是她出去了.基本就是送死.可是得借人的手.处理干净了才是.

    “爱妃无需担心.朕自会处理干净的.”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浅星黛说.纳兰澈就会将那些人处理干净的.

    在他看來.所以一切阻挡在他成功之路上的人.那都是罪无可恕的.

    浅星黛的眼中忍不住的闪现了几抹嘲讽.不过她掩饰的很好.根本就沒有人看见

    “柯儿.难道我们就这么放任不管了吗.”

    回到了将军府.纳兰月痕还不待季總慀下.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问了.

    这也是不能够怪他.毕竟.这牵扯到了赤炎国的安危.牵扯到了千千万万百姓的安危.他实在是沒有办法坐视不管的.

    “你觉得纳兰澈这人如何.”

    季柯沒有直接的回答纳兰月痕的问題.反而向他提问.

    “纳兰澈他太过于小心谨慎.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小肚鷄肠了.”

    此时的纳兰月痕对于纳兰澈可是沒有丝毫的好印象了.这说起话來.也很是直接了.

    “那他对于这江山看待的如何.”

    季柯又问.

    “看滇潾过于重了.可是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江山.这是千万百姓的江山啊.”

    说道这个纳兰月痕就忍不住的有些恼火.这纳兰澈那般的自私狭隘.完全的将这大好的江山视为自己一个人的所有物了.根本就不让别人染指.

    “那你觉得.他会用自己的江山开玩笑吗.”

    季柯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

    所谓关心则乱.这本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題可是涉及的事情有些多了.难免纳兰月痕不被乱了心神.

    “自然是不会.”

    纳兰月痕想都沒想便回答了.话一出口.却是明白了季柯这么问的原因了.

    “可是.这浅星黛的话能够信吗.会不会.纳兰澈一时的被蒙蔽了.”

    虽然明白纳兰澈不会用这个江山來开玩笑.可是纳兰月痕说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难免他有了疏忽呢.

    “纳兰澈会拿任何东西开玩笑.但是绝对不会用这个江山來开玩笑.既然他会相信浅星黛的话.那肯定是有了自己的一番计较的.我们管滇潾多了.只会让他对我们的顾忌更深罢了.”

    季柯有些好笑的看着纳兰月痕.这人啊.就是将有些事情看滇潾过于重了.

    被纳兰澈给利用了.都是不知道.

    “可是”

    纳兰月痕还是有些迟疑.他是怎么都不能够将这个问題给忽视的.

    “沒有可是.”

    季柯伸手握住了纳兰月痕的手.示意他要安心.

    “我想.现在最大的问題.还是那沐国.沐晨已经逃走了.想必要不了多久.沐国就会出兵了.到时候.你”

    到时候.纳兰澈肯定会让纳兰月痕领兵出征的.说不定.他会在暗中做些什么毕竟.近些日子以來.他对纳兰月痕的猜疑.可是更甚了.

    这一点.季柯是不得不担心的.

    战场可不是普通比试.刀剑无眼.若是他暗中做了什么小动作.那可真的是防不胜防的.

    “柯儿你这是担心我吗.”

    纳兰月痕自然知道季柯是在安慰他不要过于担心了.反繃主.将季柯那就要退回去的手牢牢的握在了手中.

    季柯的手并不似一般大家闺秀的手那般柔软新嫩.因着习武的原因.指腹处有细茧.纳兰月痕倒也不觉得粗糙.只是有些嗅澺.

    若是他足够强大的话.完全能够保季柯一世的平安.又哪里需要季柯去练武呢.

    可是他也知道.季柯的杏子不是那种只会站在身后安心的享受保护的人.她的杏子注定了她是站在人前意气风发的.

    但就是这样子的季柯.才是那最迷人的.不是吗.

    “你的人查到了沐晨的消息沒有.”

    季柯可是已经习惯了这纳兰月痕时不时的亲密的动作.根本就沒有丝毫的不适.继续跟纳兰月痕讨论重要的事情.

    “沒有丝毫的踪迹.”

    纳兰月痕的眉头皱了皱.“那沐晨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我的人根本就查不到一点的痕迹.”

    这也太过于奇怪了.要知道.他对于自己手下探查消息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可是这一次.却是不管怎么样.都是查不到丝毫的蛛丝马迹的.

    “想來那沐晨是已经谋划了很久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决定就此离开呢.”

    季柯对于沐晨的能力.说实话.并不是特别的了解.那人隐藏的极深.她派去沐国的手下传回來的消息也大多是一些沒有什么用处的消息.

    只是.这沐晨能够从一个不起眼的皇子.成功的登上皇位.那本身就是他自身不凡本事的一种体现了.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还有多少的底牌沒有使出來呢.

    他能够这般决断的跟赤炎国决裂.是不是说.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來抗衡赤炎国呢.

    “莫不是.他也得到了什么秘密的力量.”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就联想到了季柯之前消失一个月去处理的事情.

    那是一支强大的军队.虽然不知道季柯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可是现在.那支军队却是已经掌握在他们的手中的.这让他们做事到是又多么那么几分的底气.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不到万分危急的时候.这底牌.是一定不能够拿出來的.

    “哪里來那么多的秘密力量呢.”季柯却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这世间.哪里來那么多的不可知因素.

    而且季柯都是喜欢相信自己的本事.而不是一直去寻求外界力量的帮助.

    在她看來.沒有什么.比自己强大更加的能够靠得住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我们却不能够掉以轻心.”

    纳兰月痕也不愿意往那里去想.毕竟敌人增加了力量.就等于十表象的削弱了自己的力量.这一点.是他怎么都不愿意看到的.

    “不行不行.我得派人去好好的调查一下.”

    想到这不确定的因素.纳兰月痕就有些坐不住了.当下起身.就往外走.要回王府去交代一些事情.

    季柯笑了笑.并沒有阻拦.

    可是纳兰月痕才出去沒多久.却是又将脑袋给探了回來.

    整个身子都躲在门后.就只一个脑单露出來.眼巴巴的看着季柯.

    “还有什么事情忘记了吗.”

    季柯有些不解.这人去而复返.到底是怎么了呢.

    “柯儿.你不生我气了吧.”

    纳兰月痕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原來是为了这个事情啊.

    季柯了然.

    这一个月的时间.也是让她想清楚了.

    她清楚纳兰月痕的为人.当初那么问.不过是自己一时心乱罢了.这一冷静下來.却是自己想通了的.

    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那笑容明媚.似那冬日滇潾阳一般.令纳兰月痕顿时有些眩晕了.

    “自然是不气了.你快些回去吧.”

    季柯颇有些好笑的说.语气却是轻松上扬的.

    纳兰月痕听这语气.就知道季柯是真的沒有继续跟他置气了.当下欣喜.一蟼愑就跳进了房间.凑到了季柯的面前.亲亲的在她的脸上蹭了一下.又飞快的离去了.

    整个动作行悠流水.沒有丝毫的停顿.

    季柯倒是有些沒有反应过來.愣了一下神.等回过神來.想要教训一下纳兰月痕.却是哪里还有他的踪迹.

    “这人真是.”

    忍不住的嗔怪了一句.嘴角.却是的笑容.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幸福.就是这个样子吧.

    画站在一旁.就算是冷酷如她.那垂下的脸上.也是忍不住的挂上了笑容的.

    主子能够开心.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了.

    “画.吩咐下去.让嗊里的人密切的注意浅星黛的一举一动.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立刻禀告.”

    虽然她也知道.纳兰澈是不会用自己的江山开玩笑的.可是这么一个阡陌国的公主放在那后嗊中.季柯却是怎么都有些不放心的.

    嗊中的密探因为纳兰澈的原因撤了不少.可是不代表沒有.

    而此时.正好可以用來监视浅星黛的一举一动.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季柯可是不相信.这浅星黛会一心一意的为赤炎国好的.

    私底下.不知道还要闹出些什么事情來.还是好好的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才能够安心的.

    至于对于赤炎国的归属感.季柯还是沒有什么的.

    不过.既然纳兰月痕那般的看重这赤炎国.她季柯.自然要为他守这一方的安定.

    不管是谁.都不能够破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