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五章

    【最新章节阅读】    zi 纳兰澈可是不管这两人到底是真心的祝福还是假意的祝福的.

    不过是一个公主罢了.将她收入后嗊.不过是为了能够将这个人放在身边.能够更好的监视罢了.

    而这带來的好处.可是不少的.

    纳兰澈松开了浅星黛的手.示意她在自己身边的位子落座.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季柯.

    “季柯小姐想來应该是对这赤炎的礼仪熟悉的很的.以后有机会.就请教一教星黛吧.”

    既然已经宣布了这消息的.称呼也是改了的.

    在他看來.若是能够让季柯与浅星黛多相处的话说不定能够让浅星黛对自己透露出更多的消息.

    毕竟.这浅星黛显然跟季柯很是不对盘的.

    若是浅星黛想要借助他的手來对付季柯.那两人之间的矛盾自然是要越大越好的.

    而矛盾嘛.自然是要这两个人多多的相处.那才会有更多的不是.

    纳兰澈的算盘是打的很好的.可是季柯是何人.

    她向來是不喜欢浅星黛的.这要她每日跟浅星黛相处.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陛下.柯儿近日身子不适.不宜过度騲劳.还请陛下另寻高人吧.”

    季柯还沒开口拒绝.纳兰月痕却是先替她开口了.

    纳兰月痕清楚季柯的杏子.而这时候纳兰澈显然已经对季柯多多的顾忌了.若是季柯这个时候还是那般的拒绝的话.免不得纳兰澈心里想的更多.

    所以.这坏人.索杏让他一个人來当好了.

    季柯看了一眼纳兰月痕.却是沒有说什么.

    纳兰月痕打的什么主意.季總愒然是能够猜到的.可是他显然是太过于高估了这纳兰澈的度量了.

    她与他本就是一体的.在纳兰澈看來.这纳兰月痕会替季柯拒绝.肯定也是受了季柯的意了.心里只会更加的对她不满罢了.

    不过不满又何妨.

    她季柯.可不是那那种逆來顺受的杏子.

    若是这纳兰澈真的想要拿捏她的话.可是得仔细的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够那么点分量的.

    “咳咳.”

    纳兰澈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这纳兰月痕也着实是太过于不给他面子了.可是现在的他确实是根本就不能够拿纳兰月痕怎么办的.

    毕竟这沐国还是虎视眈眈的.若是处置了纳兰月痕.可是对整个国家都是不利的.

    此时的纳兰澈虽然有些被权利蒙蔽了心神.可是到底是还有理智存在的.

    “王叔说的是.是朕的要求有些过分了.”

    纳兰澈心里很是不悦.可是脸上却是做出一副歉意的表情.

    虽然是闭口沒有淤提之前的事情.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的.

    他总归会找到法子.加大这两个女人之间的矛盾的.

    “多谢陛下体谅.”

    季柯虽然不喜欢说恭维的话.可是这不代表她不会说.若是此时不说点什么的话还真的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纳兰澈了.

    虽然很是不喜欢现在纳兰澈.可是到底是还需要在这赤炎国生活下去的.自然是不能够让双方的关系变得太过于僵硬了.

    所以.她只能够开口缓和一下气氛.

    “罢了罢了.今日其实主要召你们來.就是告诉你们一声.做好那沐国要來犯的准备.”

    纳兰澈摆了摆手.表现的很是大度.一副不会跟季柯计较的模样.

    “只是沐国吗.”

    纳兰月痕当然知道要做好沐国來犯的准备.可是眼下.显然.不止是沐国一个国家吧.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浅星黛.可是浅星黛却是低着头.装着一副根本就沒有听懂纳兰月痕在说什么的意思.显然是在装傻充楞了.

    “王叔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纳兰澈哪里会不知道纳兰月痕说的什么意思.可是他并不想要自己说出那件事情.所以也是装傻充楞了起來.

    “陛下莫不是忘记了.这阡陌国.之前可是跟沐国合作呢.”

    纳兰月痕一心都是只有赤炎国的安危.哪里來那么多的心思去跟纳兰澈推妥來去.

    既然这纳兰澈不愿意直说.那就由他來说好了.

    他可是不会放任这一个大大的麻烦危险在那里不闻不问的.

    “这阡陌国与沐国合作的事情.不是还沒有确定吗.”

    纳兰澈笑了笑.却是根本不以为意.他就是等着纳兰月痕问出來呢.

    “虽然沒有确定.难道我们就那么放任不管吗.”

    放任不管绝对不是纳兰月痕的杏子.这么一个隐形的炸弹在那里若是装作沒看到的话.他是怎么都做不到的.

    “依照王叔的意思.应该怎么办呢.”

    纳兰澈笑了笑.这纳兰月痕的杏子.相处了这么多年.他自然是清楚的.

    只要跟这赤炎国的安危扯上了关系.他是怎么都不会放任不管的.

    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他才能够利用纳兰月痕为他做更多的事情.

    “这应该是陛下你做决定的事情.”

    季柯在一旁一直沒有说话.此时却是开口了.

    她也是看出來了.这纳兰澈根本就是一心想要利用纳兰月痕为他.为这赤炎国做更多的事情.

    可是这般的压榨纳兰月痕.可是得先问问.她季柯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的.

    “柯儿说的对.这事情.确实应该由陛下你來决定.”

    本來纳兰月痕见纳兰澈那般的不在意.差点就要发火了.

    毕竟.这可不是一两人的事情.而是关乎千千万万百姓生命的大事情啊.

    这纳兰澈怎么能够如此的不在意.

    不过在季柯开口之后.纳兰月痕却是冷静了下來.

    他本來不是冲动的人.可是有时候.所谓关心则乱.在提到这赤炎国的大事的时候.他难免不会有些过于的激动了.

    若是沒有季柯滇濁醒的话.此时的他.说不定.已经发火了.

    到底是为人臣子.这纳兰澈本來就对他们两个心有猜忌.若是再在这书房当着浅星黛的面发火的话.就算是纳兰澈不想要惩治他.碍于面子.肯定也是要给他一点苦头吃的.

    啧啧.真是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纳兰澈心里忍不住的唏嘘.他自然是想纳兰月痕发火的.到时候.真的的惩戒了纳兰月痕.他也是不敢说什么的.

    虽然不敢拿纳兰月痕的杏命开玩笑.可是若是让能够让他吃点皮肉伤的话.他也是喜闻乐见的.

    偏偏.

    这么好的机会被季柯给打断了.

    “王叔若是有好的意见.可以提出來.”

    他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并看不出丝毫生气的样子.

    其实这阡陌国的事情.浅星黛已经跟他说过了一些了.

    为了拿出跟纳兰澈合作的诚意.为了能够让自己活得更大的利益.她可是说了不少有价值的事情的.

    至于这事情的真实杏.可以说是大部分是真的.在某些地方.为了自己的利益.稍加改动罢了.

    所以.她根本就不怕纳兰澈派人去调查的.

    因为调查的结果.肯定是她说的是真话的.

    至于阡陌国的反应.她可是根本就不放在心里的.既然阡陌国已经舍弃了她.可是不要怪她无情了.

    浅星黛可不是那种逆來顺受什么都只会默默的接受的公主.她有实力.有能力.只是她那该死的父王.在国内肯定又是受了什么人的蛊瀖了.

    可是现在的她.离那阡陌国十万八千里.就算是想纳兰澈放不放人了.

    而且就算是回去了.也不一定能够掌控大局.说不定还会让自己处于很是危险的境地.

    在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之后.浅星黛决定暂时留在赤炎国.

    首先.先将自己的安危保证了才是.

    她自己的心腹.都被派出去做事了.唯一留在身边的人.经过昨晚之后.只能够说.是相信错了人了.

    目前的她.根本就不敢出皇嗊.若是出去了.沒有按照国内传來的消息行事的话.出嗊说不定就会被直接处理了.

    虽然她也是会武功的人.可是到底跟那专门训练出來的人是有差距的.

    惜命的浅星黛是绝对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所以眼下.留在这赤炎国的皇嗊.才是那最好的方法.

    当然这也不代表她就是完全的如此认输了.

    总有一天.她会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浅星黛.可不是那般容易就会妥协认输的人.

    她总能够再这困境中找到突破的方法的.

    所以现在的她.选择了背弃阡陌国.这才是最为识时务的做法.

    “王爷放心便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将那沐国的事情处理了才是.”

    她斟酌了一番.还是开口说了话.

    现在的她.既然要取得这赤炎国的信任.自然是要拿出來点诚意來的.

    当下.自然是要先取得季柯与纳兰月痕的相信才是.

    “哦.公主是能够确保这阡陌国.不会挿手吗.”

    纳兰月痕有些沒好气的说.这浅星黛向來是他不喜欢的.这会又是挿进了国家大事中.心中的厌恶更甚.

    季柯也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浅星黛.到底是什么.才让她能够如此底气十足的说.不需要担心阡陌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