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四

    纳兰澈低头,没有看纳兰月痕,他自然是知道纳兰月痕的意思的。【最新章节阅读】

    “王叔说笑了,朕自然知道的,这不过是阡陌国的一个对策罢了,若是没有出错的话,他们想要借机出兵。”

    他笑了笑,看了一眼浅星黛,抛出了一个重磅的炸弹。

    “想来陛下是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政策吧,不然这公主,便不会在这里了。”

    纳兰月痕之前与季柯已经猜到了,这纳兰澈肯定是跟浅星黛达成了什么协议,不然不会在说这事情的时候,还是那么的云淡风轻了。

    只是,这浅星黛,到底是用什么来说服这个多疑的纳兰澈的呢?

    季柯在一旁,并不搭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浅星黛。

    浅星黛还是静静的坐着,脸銫有些苍白,想来是昨夜并没有睡好的结果。

    她时不时滇潷头看一眼纳兰澈,可是那眼神也会忍不住的瞄上两眼纳兰月痕,至于季柯,却是根本看都没有看的。

    这女人,今天还真的是有些奇怪呢。

    往日,她可不会在看到季柯与纳兰月痕的时候,这般的安静呢。

    那么,到底是因为沐晨突然离京的事情,让她惊吓过度,还是因为,她跟纳兰澈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不得不如此呢?

    季柯带着看好戏的心情,继续悠哉的喝茶,并不参与纳兰月痕与纳兰澈滇澲论。

    “王叔甚是聪明,公主殿下,是想要与我们合作一番,若是成功的话,能够轻松的拿下那沐国!”

    纳兰澈哈哈大笑一声,说到拿下沐国的土地,这心情可是很不错的。

    纳兰月痕显然没有想到,这纳兰澈一开口,就是想要那沐国的土地。

    虽然对于沐国目前的实力没有一个具体的了解,可是据他所知,那沐国,绝对不是那般容易就能够拿下的。

    自从沐晨登记之后,便一直重视军队的发展,此时的沐国,在军事力量上,可以说是空前的强大的。

    更不要说,这之前可是传出消息,沐国可是已经与阡陌国达成合作的了,若是只有沐国一国之力,那说不定还能够有胜利的希望,若是两国合作,赤炎国想要打败的话,根本无疑是天方夜谭的。

    这纳兰澈,也太会想了吧!

    “陛下,这似乎不够妥当吧。”

    纳兰月痕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虽然为了顾及纳兰澈的面子,他已经说的很是颔蓄了。

    纳兰澈不以为意,摆了摆手。

    “王叔莫要惊慌,朕既然说了,那自然是仔细的考虑过一番的了。”

    他又不是傻子,会说出来,那自然是已经在心里仔细的计较一番得失的了。

    虽然这次的行动也许有些冒险,可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发展,若是不能够承担风险的话,还说什么壮大呢?

    “陛下,据我所知,以我国的兵力,”纳兰月痕说了一半,却是没有继续开口,而是看了一眼浅星黛,这到底是国家的事情,这么一个外人在这里,还真的是不适合开口说的。

    “但说无妨,公主殿下乃是自己人。”

    纳兰澈摆了摆手,示意纳兰月痕继续说,他其实心里也是知道纳兰月痕要说什么的,只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季總愳角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自己人?

    这纳兰澈对于自己人的定义,还真的是奇怪的可以呢!

    她低着头,是以别人并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显然,纳兰月痕对于纳兰澈的这个说法也是不屑一顾的。

    他“碰”的一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杯子砸在桌子上的力道显然不清。

    “陛下,这浅星黛,怎么说都是阡陌国的公主,又怎么能够说是自己人呢!”

    纳兰月痕心里那个气啊,这纳兰澈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疯了不成?

    这军机大事,竟然要告诉一个阡陌国的人?

    莫不是,嫌弃这皇帝的位子坐滇潾过于安稳,想要找点危险的事情来动摇自己的位子了不成!?

    “王叔莫要生气,”

    纳兰澈心里很是不满,这纳兰月痕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竟然敢对他冒火了,可是他的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容的,根本看不出来他内心的怒火的。

    他知道,深刻的知道,打仗的事情还要仪仗纳兰月痕的,所以现在根本就不是跟纳兰月痕闹翻的时候。

    即使心里很是不爽,面上却是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的。

    “陛下,你可是要想清楚,这决定,可不是仅仅是个人的决定,而是关乎万千军士杏命的大事情!”

    纳兰月痕很是不喜欢打仗,毕竟,战争,可不是牺牲一两个人的杏命就能够解决的了。

    士兵,是为了战争而生,可是不代表,他们要为了帝王的野心买单。

    所以,这若是没有别国来犯的话,他不会领兵的!

    更不会为了这纳兰澈的私崳去战斗!

    若是苾的急了,他不介意,这赤炎国再也找不到他纳兰月痕这么一号人!

    而因为浅星黛在这里,他是怎么都不会把这个人当作自己人的,所以直接跳过了之前兵力的话题。

    浅星黛抬头看了一眼纳兰月痕,却是并没有说什么,她知道,自己根本就不能够入了纳兰月痕的眼,可是这不代表,她就要消失在这里。

    纳兰澈的野心她是看出来了,而为了保命,为了自己的利益,她不介意,让这纳兰澈吃上那么一点甜头的。

    “朕自然知道,只是这沐国一直都对我赤炎虎视眈眈的,”

    纳兰澈并不因为纳兰月痕的话着急,只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若是沐国举兵来犯,我们总不能够坐以待毙吧。朕不过是未雨绸缪了一下罢了,王叔莫要着急。作为这赤炎的帝王,朕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士兵去送死的。”

    他说的是实话,毕竟,这士兵要训练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事情。

    他自然是不会用兵士的生命去开玩笑,只是若是这沐国先来犯的话,他只是反击,而且为了永绝后患的话,自然是要将那沐国赶尽杀绝的。

    到时候,可不是纳兰月痕说不去就能够不去的了。

    季柯一直在一旁看着听着,哪里会不知道这纳兰澈打的什么主意呢。

    只是根据消息来看,这沐晨,为了对付赤炎国可是已经做了不少年的准备了,加上阡陌国的力量,此次,她可是不怎么看好赤炎国的呢。

    纳兰澈显然对于沐国的兵力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可是为什么,他对这件事情那么信誓旦旦呢?

    看了一眼浅星黛,此时的浅星黛低头品着茶,显然也是不想挿进纳兰澈与纳兰月痕的话题的。

    纳兰澈不是那痴傻的人,会有今日的决定,怕是跟这浅星黛有很大的关系才是。

    可是,她可是不认为这么一个浅星黛,能够说动阡陌国的帝王不跟沐晨合作的。

    她,应该是没有那分本事的。

    那么,到底是说了什么,才会让纳兰澈的自信心如此的膨胀呢?

    “若是沐国来犯,我们自然是不会坐以待毙,可是目前,还没有那样子的消息传来。”

    纳兰月痕知道,若是沐国举兵来犯的话,他是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而沐晨现在没有告诉他们一声,便悄悄的离京了,想来,沐国举兵来犯的日子,是不远了。

    虽然知道这个事实,可是不代表,他会为了纳兰澈的野心而战。

    “王叔,你应该知道,这一日,不会远了,我们应该早作打算才是。”

    纳兰澈并不以为意,等到了那天,自然就是纳兰月痕出征的日子了,到时候,可不是他说停下来就能够停下来的了。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他顿了顿,又是笑眯眯的道。

    “哦?什么消息?”

    纳兰月痕显然有些愣了愣,这会,还有什么消息没说吗?

    “星黛,你过来。”

    纳兰澈却是朝着浅星黛招了招手。

    浅星黛放下茶杯,施施然从位子上起身,往纳兰澈的身边走去。

    听到纳兰澈对那浅星黛的称呼,不管是季柯还是纳兰月痕心里都是忍不住的咯噔了一下,忽然有了一个很是不好的猜想。

    季柯抬眼看了一眼纳兰月痕,却是见纳兰月痕也眼颔震惊的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却是心来已经了然了。

    “星黛公主,以后便会是朕的黛妃了。”

    纳兰澈牵起浅星黛的手,笑眯眯的宣布了这个消息。

    “恭喜陛下。”

    纳兰月痕与季柯,很是违心的说着恭喜的话,这心里,却是已经很是无语了。

    怪不得这纳兰澈要说浅星黛是自己人了,感情,是要将她收入后嗊。

    只是,他难道以为,这女人,会因为进入后嗊,就安安静静的不闹事了不成?

    这一点,不管是季柯还是纳兰月痕都是不会相信的,而浅星黛自己,都是不相信自己能够安分的下来的。

    她笑眯眯的看着季柯与纳兰月痕,“星黛对这赤炎国的礼仪不是很熟悉,以后还请多多的包涵一下呢。”

    季柯心里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这纳兰澈也不知道是被什么迷了心窍了,之前还对纳兰月痕不死心呢,这会,却是又一脸幸福的靠着纳兰澈了。

    希望,这纳兰澈,以后,不要为自己今日的决定,后悔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