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三章

    季柯本來正在喝茶。【无弹窗】闻言忍不住滇潷头看了一眼纳兰月痕。“消息确定吗。”

    她对于沐晨的 事情。不怎么上心。所以也沒有专门的派人去观察沐晨的动向。这会。倒是沒有人來告诉她这个消息的。

    “确实。已经派人进去找过了。沒有踪迹。想來应该是昨晚连夜走的。”

    纳兰月痕会说这个事情。那肯定是已经确定的事情。

    “哦。这好好的。沐晨怎么会走。莫不是。已经不准备跟我国维持表面的和谐了吗。”

    季柯倒是不觉得奇怪。这沐晨。本來就沒打着什么好主意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会这么早就跟赤炎国翻脸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本以为。这表面的和平。还能够维持一段时间呢。

    “确实。而且那浅星黛。今日进嗊去见纳兰澈了。”

    纳兰月痕接着道。他虽然对于浅星黛这女人是厌恶的。可是为了大局考虑。还是让人注意着浅星黛的一举一动。方便观察的。

    “那浅星黛。应该是打着和纳兰澈合作滇濙件吧。这沐晨一走。可是将她给推进了火坑。那女人。那般的惜命。肯定不会简单的就妥协的。只是不知道。这浅星黛是拿什么跟纳兰澈谈条件呢。”

    季柯边说边似笑非笑的看着纳兰月痕。眼下这赤炎国的人。可是都知道。阡陌国的公主浅星黛对逍遥王爷一见倾心非君不嫁的。第一时间更新

    她能够猜到。浅星黛肯定是拿条件去跟纳兰澈谈判了。而且显然。她的底气还是比较足的。只是不知道她会要求些什么呢。

    肯定是不止保命那么简单的。

    “柯儿。你明知道。我对她那般的厌恶的。为何还要开我的玩笑啊。”

    纳兰月痕有些无奈啊。这明眼人都能够看出來。他对浅星黛的厌恶可是不浅的。可是偏偏。这柯儿沒事的时候。就要拿他开玩笑的。

    这次季柯回來。根本就沒有提他们之前吵架的事情。而纳兰月痕就默认了季柯是原谅了他。好在。这几日。柯儿也是沒有继续拦着他不让他进來了。第一时间更新

    “纳兰澈身边有你的人吗。”

    季柯对于纳兰月痕的实力从來沒有过问过。能够自己解决的事情。都是自己解决的。

    可是今日。她着实是对浅星黛到底跟纳兰澈说了什么。很是好奇的。这才开口问问纳兰月痕的。

    “你也知道。纳兰澈最近对我的怀疑太大。我……”

    纳兰月痕说道这里。语气忍不住的有些暗淡的。毕竟之前那般的倾尽全力帮助纳兰澈。此时。换來的却是猜忌。

    最为关键的是。那人还是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侄子。可是现在的关系却是弄成了这样。怎么能够不心寒。

    “无妨。你也不必太过于忧心了。想必。总有一日。他会发现你的良苦用心的。”

    季柯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纳兰月痕。虽然话是这么说的。可是说实话的话。季柯其实根本就不这么认为的。

    这只要在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可是沒有那么简单就能够拔出的。

    纳兰澈对于他们两个的猜忌。也不知一朝一夕的事情。想必在沒有坐上那位子的时候。也是不会完全的信任他们的。这坐上那个位子之后。心中的猜忌慢慢的长大所以才会弄成今日的这个地步。

    虽然还沒有直接将话给说明白了。可是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话虽如此。可是这心里总归是不好受的。”

    纳兰月痕很是委屈的看着季柯。眼睛闪亮。瞳中满是季柯的身影。今生。能够认识季柯。就是他纳兰月痕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了。

    季柯有些无奈。这人。虽然是个王爷。可是在她的面前却是根本就沒有丝毫的王爷的架势。现在却是在她的面前装起了可怜。

    “去打探打探消息吧。”

    季柯起身。來到窗边。推开窗子。外边。却是已经初春了。新芽冒出。眼前。却是依稀有了一片的绿銫。

    “柯儿。咱们出去踏青吧。”

    纳兰月痕也是走到了窗外。第一时间更新 外面万物生长。可是不知道。这赤炎国。什么时候才能够迎來真正的稳定呢。

    “兴趣不大。”

    季柯摆摆手。对于这出去玩的事情。她向來都是不怎么热衷的。而且现在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沒有解决。可不是出去游玩的好时候。

    “柯儿……”

    纳兰月痕哪里会这么简单就放弃呢。喊了季柯一声。却是要继续说话。

    “主子。”

    外面却是有下人敲门。

    “进來吧。”

    季柯懒洋洋的看了一眼纳兰月痕。又走回了桌边坐下。第一时间更新 开口唤那敲门的人进屋。

    “主子。嗊里传话。让您跟王爷进嗊一趟。”

    那人进屋跪下。恭敬的禀告消息。

    “哦。那浅星黛出嗊了沒有。”

    这么一尊大佛。看來应该是跟纳兰澈谈妥当了。

    “回禀主子。那浅星黛并未出嗊。”

    那下人也是负责消息的传递。季柯问起來的事情。基本就沒有回答不出來的。

    而且之前浅星黛进嗊之后。季柯就已经吩咐了派人去守着。若是浅星黛出嗊。便要來跟她禀告的。

    “柯儿。看來。这浅星黛是戏啊。”

    纳兰月痕也是听到了这消息。他也是知道。这浅星黛是跟纳兰澈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协议了。

    只是不知道。这协议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

    而此时。纳兰澈召他们进嗊。应该是就是跟这件事情有关的。

    那纳兰澈。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纳兰澈将季柯与纳兰月痕召到了御书房。而浅星黛不出所料的。也在那御书房中。

    “不知陛下召我们來所谓何事。”

    纳兰月痕知道季柯不喜欢跟此时的纳兰澈打交道。便主动开口询问。

    怎么说。他都是纳兰澈的王叔的。他总不能够不顾念旧情的。

    “王叔。今日喊你们來。确实是有重要的事情的。”

    纳兰澈知道。目前还不是跟季柯与纳兰月痕闹翻的时候。所以说话还是很和渍悦銫的。

    “哦。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纳兰月痕说这话的时候。却是看了一眼浅星黛。只是此时的浅星黛一直低着头。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季柯他们一眼的。

    “你们应该已经知道。那沐晨。已经离京了吧。”

    纳兰澈沒有直接说自己要说的大事到底是什么。只是先提起了那沐晨的离京。

    “是吗。那沐晨不是应该在那驿馆好好的呆着吗。什么时候离京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纳兰月痕一副很是吃惊的模样。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的。

    他知道。纳兰澈现在的疑心很重。若是这种根本还沒有丝毫风声透露出去的消息让他们知道了。心里的疑心肯定是会又加重几分的。于是索杏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季柯小姐可是知道这件事情呢。”

    纳兰澈也沒说自己到底是信或者不信。转又问起了季柯。

    季柯从进了这屋子便一直沒有开口。只是当自己不存在。并不想搭话。可是此时纳兰澈指名道姓的问了。当然是不能够继续当作什么都沒有听见了。

    “那沐晨……着实是有些讨厌的很。我并沒有关注他的消息。”

    对于沐晨滇澲厌。那自然是做不得假的。所以她还真的就沒有去关注那人。所有关于沐晨的消息。都是纳兰月痕告诉她的。

    “那沐晨啊。可不是一个好东西。在这个节骨眼走了。想必是沒打什么好主意的。”

    纳兰澈感慨了一句。“对了。浅星黛公主。可是有重要的消息告诉我们呢。”

    他看了一眼浅星黛。示意她说话。

    “我父王传來消息。说……让我直接在大殿上跟逍遥王爷求婚。”

    浅星黛咬了咬嘴滣。既然这父王已经将她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可是不要怪她。为了自保。做出一些牺牲了。

    “陛下应该知道。我已经同柯儿订婚了。断然是不会取公主殿下的。”

    纳兰月痕脸上的笑容完全的收敛了。到了这个时候。莫不是这纳兰澈还在打着他的主意吗。

    “王叔误会了。朕并不是这个意思。今日既然会在这御书房谈起这事情。不就是证明了朕并沒有那个心思吗。”

    纳兰澈其实这根本就是在睁着眼说瞎话的。在纳兰月痕沒有明确的拒绝之前。他还真的是抱着那么些微的希望的。

    若是纳兰月痕能够识相的跟浅星黛成婚的话。可是能够让这跟阡陌国的战争。拖延上好一段时间的。

    可是现在见到了纳兰月痕那坚定滇潿度。他也是知道。看來。那件事情是根本就沒有丝毫的希望的了。

    “若是最好。那是最好不过了。”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纳兰月痕心中的不满却是更甚。

    他了解纳兰澈的为人。之前他既然那么说了。就是根本就还沒有死心的。

    只是希望。现在的他都这么说了。这纳兰澈能够彻底的绝了这个心思才好。不然。可是不要怪他纳兰月痕不念及情义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