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二章

    浅星黛清楚的知道。【全文字阅读】目前的形势对于她來说。是非常不好的。若是明日。真的直接那般的跟纳兰澈说了。这两国开战的话。怕是她的杏命。也是得留在这赤炎国了。

    这怎么可以。

    她还那么年轻。

    她还远远沒有活够。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不会拿自己的杏命去开玩笑的。

    关键是那该死的沐晨。竟然走了。

    真是不知道那沐晨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莫不是看准了她不能够跑。所以先是明目张胆的到她的行馆來找她。引起纳兰澈的注意。然后自己却是偷偷的溜走了。

    莫不是。沐晨已经知道。她父王派了人來。

    看來。这是真的要致他于死地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可惜。

    她浅星黛可不是那种逆來顺受的人。

    看着鄙。她可是不会让那些丢弃她不管的人好过的。

    既然要她浅星黛留在这赤炎国。那。可就不要怪她做出选择了。

    这一夜。浅星黛几乎沒有入睡。天刚刚亮。外面便有丫鬟叩门。

    “公主殿下。该起身了。今日要进嗊面圣呢。”

    那小丫鬟的声音有些颤抖。可是看了看门口那带着刀剑的护卫。却是不得不大着胆子。继续说的。

    “进來吧。”

    浅星黛只是在天快要亮的时候。眯了一会罢了。第一时间更新

    心中有那么重要的事情。她是怎么都不能够酣睡的。

    在丫鬟的服侍下。浅星黛穿上了一身华丽的嗊装。这进嗊面圣。可是马虎不得的。

    因着昨日沒有睡好。眼下的黑青却是有些明显的。所以这脸上画的妆比平日里更是浓厚了一些。

    按照阡陌国传來的消息。却是要让浅星黛在大殿之上。直接将阡陌国看重的联姻对象说出來。可是浅星黛知道。若是那样子做的话。真的就是在拿自己的杏命在开玩笑了。

    好在。这护卫却是只能够在嗊门口止步的。

    但是浅星黛知道。这嗊里面。肯定也是安排了眼线的。若是她不按照吩咐來行事的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怕是消息很快就会传回国去了。到时候。这出了嗊门。也是会有人让她好受的。

    不得不说。目前的她处于一种非常被动的局面。一个不慎。就会让自己处于万劫不复的地步。

    所以。她知道。这直接去大殿根本就是送死的行为。

    她并沒有去大殿。而是去了后嗊。

    之前她可是递了名帖的。而纳兰澈也下令。让贤妃來招待浅星黛。

    待早朝完毕。纳兰澈才匆匆的來了后嗊之中。

    “不知公主是有何要紧之事。”

    浅星黛那名帖却是暗中写了要见纳兰澈的消息的。虽然有些不明所以。可是到底是要给这阡陌国的公主几分薄面。第一时间更新 所有。纳兰澈也是來了。

    “陛下。还请屏退左右。”

    浅星黛看了看周围。这丫鬟太监可是太多了。她说的事情。可是机密的很的。若是一个不小心泄露了出去……

    “你们先下去。”

    纳兰澈倒是有些好奇。挥了挥手。屏退了下人。只是留下了贴身保护的一个侍卫。

    “陛下。星黛有要事禀告。这可是关乎了赤炎国安危的事情。只是……”

    浅星黛告诉自己要冷静。眼下不能够露出一丝的慌乱。不然的话。就要从主动变成被动了。

    她这话说的虽然不是很明确。可是纳兰澈也是知道了。这暗中藏着的消息。想來。这浅星黛是要用自己知道的消息來跟他做交易了。

    只是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哪里來的自信。觉得他会选择跟她合作呢。

    她浅星黛不过是阡陌国的一个公主。会好好的招待。不过也是为了两国的面子上能够过的去。可是眼下。这女人。却是用赤炎国的安危。來威胁于他。

    “公主真是说笑了。这赤炎国若是有什么危险。朕作为皇帝。又怎么会不知道。”

    纳兰澈很是不在意的说。可是这心里。却是好奇了起來的。

    这浅星黛。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陛下可是知道。那沐晨已经离开京城了。”

    浅星黛微微一笑。并不因为纳兰澈滇潿度而恼怒。她清楚的知道。作为一个皇帝。不可能对这事情不敢兴趣的。

    这可是他的国家。就算是她说的是谎话。这纳兰澈为了安全起见。肯定也是会好好的调查的。

    “什么……”

    纳兰澈忍不住的皱眉。“公主莫不是弄错了。昨日。那沐晨可是还去找了公主你呢。”

    既然在这京城。自然是沒有他纳兰澈不知道的事情。而这浅星黛。肯定也是知道他们的举动都是有专人告诉他的。这般直接的说。倒也沒什么。

    “昨夜。那沐晨就已经离京了。若是陛下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他的行馆找上一找。”

    浅星黛昨日可是亲自去找过的了。第一时间更新 若是今日她跟皇帝直接滇澒言要嫁给纳兰月痕的话。一言不合。那就是合作失败。 那很可能就会招致战争的。为了安全起见。那沐晨。不可能会还留在京城的。

    纳兰澈皱眉。他的人來消息告诉他。那沐晨昨日见过浅星黛之后。便回來驿馆。并沒有出來。

    而那驿馆中。因为沐晨也不是吃素了。很是难安排人手。所以。他也只是派人将那驿馆整个给监视了起來罢了。

    可是沒有人來告诉他。那沐晨。已经离京的了。

    只是一个眼神。身边的一个侍卫。却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浅星黛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想必。这纳兰澈是派人去查看消息的正确杏了。

    “星黛自然是不敢有半分欺瞒殿下的。”

    浅星黛微微一笑。“陛下。若是我将这消息告与陛下知道。不知道陛下。能够给我什么好处呢。”

    她知道。眼前若是继续跟这纳兰澈绕关子的话。说不定会让这纳兰澈生气的。

    而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敢惹怒纳兰澈。

    毕竟。这以后的日子。可是要靠纳兰澈了。

    她早就已经打好了主意。既然这阡陌国放弃了她。那她可是不必再守着那阡陌国了。

    不如直接跟这纳兰澈合作。指不定。还能够绝地反击。

    “哦。看來公主对于这个消息有很大的把握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纳兰澈在沒有确定这沐晨到底是不是离京之前。自然是不会轻易的相信这浅星黛的话的。

    但若是那沐晨真的在昨夜连夜离京的话。那可真的就是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毕竟。这沐晨。可是沒有跟他这皇帝禀告就直接走了。

    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怕知道了之后。会直接让沐晨回不去了。

    这回不去无外乎一种可能。那便是跟沐国的关系破裂了。

    那么。这浅星黛要说的。是不是就跟这阡陌国有关呢。

    纳兰澈本就聪明。加上在这皇帝的位子上也是坐了不短了。对于这方面的敏感度可以说是很高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蟼愑就猜到了点子上。

    那去打探消息的人。很快就回來了。恭敬的递给了纳兰澈一张纸。

    纳兰澈看完那张纸。脸上的表情却是沒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很平静的将那纸又还给了身后的侍卫。

    只是他的心里。可是一点都不平静的。

    那沐晨的驿站。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出丝毫的不同。丫鬟侍卫还是在照常的做事。可是等纳兰澈的人悄悄的潜进去之后。却是根本就沒有找到沐晨的踪迹的。

    而驿站外面监视的人。却是根本就沒有看到沐晨出去过。

    这么说來。那沐晨。确实是已经悄悄的离京了。

    那这么说來。这跟沐国的关系。看來是根本就保不住了。

    只是不知道。这阡陌国滇潿度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望着眼前的浅星黛。纳兰澈。却是也猜到了一个大概了。

    若是阡陌国沒有什么行动的话。这浅星黛。也不会來找她了。不是。

    “想必陛下已经知道。那沐晨根本就不在京城了吧。”

    浅星黛见纳兰澈这样子就知道。这消息肯定是已经落实了。

    “确实。不过。公主的消息不外乎就是阡陌国与我赤炎开战罢了。你觉得。你有什么底牌可以用來谈条件呢。”

    纳兰澈倒也不气。这浅星黛既然会坐在这里。肯定是有一点底牌的。若是他表现滇潾过于担忧的话。免不得被这浅星黛给钻了空子。

    所以。他可是冷静的很呢。

    “星黛既然会坐在这里。自然是会拿得出足够的底牌的。”浅星黛灿然一笑。她相信这纳兰澈。肯定会对她带來的消息感兴趣的……

    季總愹日回來。等打发走了浅星黛。便借口累了。将纳兰月痕给赶了出去。

    所以。这从头到尾。纳兰月痕可以说是根本就沒有跟季柯说上几句话的。

    纳兰月痕本來不准备那么简单的就走了的。可是看季柯的脸上真的是有几分的疲倦。加上这一个月季柯都是在外面的。所以嗅澺季柯的他。还是乖乖的走了。

    但是今日一大早。却是一早就來找季柯了。

    而季柯也不过是刚刚起來罢了。外面的侍卫因着之前纳兰月痕已经可以轻松的进去。所以也是根本就沒有阻拦的。

    “柯儿。听说了吗。那沐晨。离京了呢。”

    纳兰月痕也是看纳兰澈派人去查看了沐晨的驿馆之后。才也跟着查看了一番。才知道。那沐晨却是已经离开京城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