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九章

    浅星黛此时虽然见纳兰月痕出来,这收敛了很多,可是到底还是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的。【无弹窗】

    今日,说什么都是要见到季柯的人的。

    这些日子不见,她可是分外想念的很啊。

    “王爷,这刁奴,竟然敢拦着星黛,星黛也是好心,带了医师想的。”

    一副抽抽搭搭眼泪就要掉下来的模样,这若是别的男子看见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怕是早就已经勾起了心中的保护崳,想要将她护在怀里,好好滇澺爱一番了。

    可是纳兰月痕却是根本就不为所动的。

    本来他是不准备出来跟着浅星黛纠缠的,可是看着模样,若是他不出来处理的话,这人,是要硬闯进去的了。

    虽然画将季柯的角銫扮演的也很是不错,可是现在这浅星黛明显就是没有安了什么好心思的,若是被看出了什么,那可就不好了。所以,今日,他是必须得将这女人,给拦在将军府外的。

    “公主严重了,他不过是一个奴才,哪里敢做出这般以下犯上的事情来。”

    随意的看了一眼那见到纳兰月痕上前来,已经退到了一边的下人一眼,并没有将浅星黛的话给放在心上。

    这人之前可是去给季柯禀告消息的人,那就是季柯的人了,自然是一心都是为了主子,他可是不会平白无故的就去处罚对于季柯衷心的奴才的。

    “王爷,这刁奴刚刚可是一直拦着星黛,不让星黛进去看季柯姐姐呢,这季柯姐姐已经在府中养病这般的久了,肯定是那看病的大夫医术不鏡,才会让季柯姐姐受了这么久的苦啊。”

    浅星黛心里那个恨啊,可是这当着纳兰月痕的面,自然是不好继续表现滇潾过于凶悍的,只能够继续很是委屈的说话。

    “柯儿本就是身子不适,不宜见客,这也是怪不得他的。”

    纳兰月痕淡淡的瞥了一眼浅星黛,见她那矫煣造作的样子,心里更是不喜,可是眼下,却是只能够继续呆在这里好好的处理一下这个人的。

    “星黛着实是太担心季柯姐姐了,这都一个月了”

    浅星黛伸手拿帕子掩了掩眼角,装作一副很是伤心的模样,真真是我见犹怜的。

    她心里虽然清楚这纳兰月痕是不待见她的,可是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总有一天,纳兰月痕会看清,这世间,最适合他的女子,只会是她浅星黛一人!

    “多谢公主的好意,只是这柯儿着实是不宜见风,不宜见客的,还请公主回去吧。”

    纳兰月痕冷冷清清的回答,并不因浅星黛的可怜有丝毫的动摇之处。

    “王爷,就算是星黛见不得这季柯姐姐,这医师总可以吧?他可是星黛千里迢迢从阡陌国带来的,医术自然是不可小觑的,让他给季柯姐姐诊治一番,星黛也好放心一些才是。”

    浅星黛退而求其次,就算是她见不到这季柯,也是定要把这个医师给送进去的。

    她实在是太不放心季柯了,若是不派一个信得过的人去见一见那季柯的,若是真的有什么,想必,这医师也是能够看出些什么的。

    她倒是,这季柯到底是真的病了,还是假的病了。

    或者说,根本就不在这季府中!

    “有劳公主费心了,这大夫已经给柯儿看过了,并无什么大碍,只是需要静养,不宜见风罢了。”

    纳兰月痕自然是不会放这浅星黛的人进去的。

    他知道这浅星黛应该是生出了什么怀疑的心思,所以才会这搬千方百计的想季柯的,他自然是不会如了这浅星黛的愿的。

    柯儿这几日就要回来了,只要再拖上两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眼下柯儿还没有回来,说什么都是要拦住这群人的。

    “王爷,您这是怀疑星黛的用心吗?”

    浅星黛这边说着,大滴大滴的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了,那模样,着实是委屈的不行了。

    这里乃是季府的大门,人来人往的,自然也是有人注意到了这里这不小的动静。

    渐渐的,看向这里的老百姓可是越来越多了。

    “哎呀,那不是阡陌国的公主殿下吗?怎么跟王爷在这季府的门口这般久了还没进去呀。”

    老百姓多了,这自然的,议论就纷纷的起来了。

    “你是不知道,这公主来了好几次都会挡了回去呢。”

    一个住在这附近的人,却是一脸得意的说,他住的近,这可是知道不少的消息呢。

    “为什么会被挡回去啊。”

    那人的话一出,周围的人都热闹了起来,一个个都缠着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毕竟,一个是这将军府,一个却是那阡陌国的公主,都是他们遥不可及的人,这会能够听到他们关心的消息,那自然是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你是不知道啊,听说啊”那人却是忽然的卖起了关子,见众人因为他话语的停顿,也跟着紧张的看着他,忍不住的心里就有些得意起来了。

    “快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迫切的想要知道消息的百姓,却是等不及的催了起来。

    “听说啊,那季府的大小姐,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惘了啊。”

    那人神神秘秘的开口,却是放出了这么一个大消息。

    “你胡乱说什么啊!那季柯小姐不是身子骨好的很呢吗,怎么会忽然的就生病了。”

    有些看不过去的人,忍不住的反驳了,毕竟,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生病就生病,还一蟼愑就没救了呢。

    “说不定啊,你看那公主不是在哭呢吗,说不准就是在为那季柯小姐哭呢。”

    有些人却是看了看那浅星黛的动静,结合着一想,觉得也确实是如此的,毕竟,这平白无故的,一个公主,怎么会不顾礼节的,在季府的大门口哭啊。

    “季柯小姐不是本来已经跟逍遥王爷订婚了吗,听说呀,这公主可是很中意王爷呢,说不定,季柯小姐这就是一气之下”

    这说话的人可是不管自己说的是不是真的,只是将自己听到的,更加夸张的说出来罢了。

    所以,这传着传着,却是更加的难听了起来。

    纳兰月痕的耳力不错,虽然这离得远了,可是迷迷糊糊的也是能够听的个大概,这脸銫,却是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公主殿下,这在将军府的门前如此的失礼,似乎不合礼数。”

    声音已经开始变得冰冷了。

    若是这浅星黛识趣一点,自己走,那他就给上几分薄面,若是还是苦苦的纠缠的话,可是不要怪他不给她这个公主面子了。

    “王爷,星黛真的是关心季柯姐姐的身子啊,就让这医师进去看看吧,不然的话,星黛着实是寝食难安啊。”

    浅星黛本身也是有武功的,这远处的动静,自然也是听到了的。

    可是她并不觉得这舆论有什么不好的。

    说不定,这说着说着,季柯真的就被诅咒死了呢?

    毕竟,这人言可畏呀。

    心里是忍不住的想要笑的,可是这脸上,却还是挂着泪水的,而且今日出门的时候,她可是仔细的装点过了,确实看上去有些苍白无力的。

    这不知情的人,还真的会以为这女人,为了季柯的身体,担心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呢。

    不过那也只是对于不知情的人有用罢了。

    纳兰月痕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浅星黛根本就不是一个善茬,所以根本就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中的。

    “公主殿下还是请回吧。”

    说完,便转身提步就要走。

    看门的下人,也是赶紧上前,拦在了浅星黛的身前。

    浅星黛带来的护卫也不是吃白饭的,也一个个的冲了上前,双方僵持着,气氛颇有些紧张,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起手来。

    “哦?莫不是公主还想要强闯这将军府不成?”

    纳兰月痕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容,这浅星黛还真的是给脸不要脸啊,说的都这么清楚了,还不肯走,那可就不要怪他不给面子了。

    这里可是赤炎国的将军府,这阡陌国的公主,强闯赤炎国的将军府,这说出去,可是不得不让人想歪了的。

    浅星黛是个聪明的,自然也是听出了纳兰月痕说话时强调的那“将军府”三个字,脸銫一蟼愑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她可是担待不起,这强闯将军府的罪名的,虽然她是公主,可若是真的强闯了这将军府的话,怎么都是不在理的那一方了。

    可若是今日就这么回去了,她也是说什么都不肯的将脸上的的表情整理了一下,浅星黛楚楚可怜滇潷头,“王爷,您误会星黛了,他们不过是护住心切罢了,还请王爷不要怪罪才是。”

    “哦?莫不是,我将军府的人,欺负了公主不是?”

    冷淡而又疏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待浅星黛抬头看去,却是见季柯穿着一身月牙銫的衣袍,在丫鬟的簇拥中,往这门口而来。

    纳兰月痕心中一喜,也是抬头往来人那里看去。

    这不是他的柯儿还有谁!?

    柯儿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