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八章

    按照规矩每日都到季府来的纳兰月痕,这一日,才进了房间,就见扮作季柯模样的画,笑脸盈盈的走了出来。【最新章节阅读】

    “是有什么好事了吗?怎么这么开心?”

    随口的问了一句,却是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这画,可是季柯身边伺候的丫鬟,平日里都是喜形不表于脸面的,可是今日,竟然是这般的开心?

    而能够让一个衷心主子的丫鬟这般的开心,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可是有柯儿的消息传来了?”

    忍不住的站了起来,很是期待的望着画。

    柯儿这一走,就是一个月,根本就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过。

    说不担心,那肯定是骗人的,这会,难得滇濤到了消息,怎么能够让纳兰月痕不开心呢。

    “是的,王爷,主子传消息回来,说是这两日,就会抵京了。”

    画也是知道,纳兰月痕对于季柯的消息那可是关心的很的,也不卖关子,直接将最近主子传回来的消息告诉了纳兰月痕。

    她知道,纳兰月痕以后也会是她的半个主子,虽然不会事事都告诉纳兰月痕,可是这至关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告诉一声的。

    主子传回来的消息根本就没有提到纳兰月痕半句,她知道,主子应该是心来还是有气的。

    不过,这主子不也是没有说不能够告诉纳兰月痕不是?

    所以啊,她就自作主张了一次,先将这消息告诉了纳兰月痕才是。

    纳兰月痕这一个月盼星星盼月亮,就是等着季柯的消息呢。

    这会真滇濤到了季柯的消息,还真的有些楞神了。

    半晌才开心的起身,不安的转着圈。

    “柯儿就要回来了回来了。”

    不停的绕着圈,不停的走动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平复蟼愒己那激动的心情。

    “对了,柯儿有没有说这次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这走了好一会,纳兰月痕才稍微的冷静了下来,又问起关于季柯的事情。

    一走,就是走了一个月,看来柯儿还是遇见了不少的麻烦的,只是不知道,柯儿是不是已经将事情处理好了呢。

    “主子并未提到。”

    画只是如实的禀告着,甚至,这一次季柯到底是去了哪里,她都是不知道的。

    而这季府,知道季總愡了的,也就只有她罢了。

    别的人,此次收到的消息,不过也以为是外出的“画”传回来的。

    “主子。”

    外面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来吧。”

    画淡定的落座,冷静的吩咐外面的人进来说话。

    “主子,那浅星黛又来了。”

    进来禀告的乃是安排在季府门口的人,此时会来禀告,应该是那浅星黛还没有进到季府来呢。

    这一个月来,浅星黛也是经常来找季柯的,只是季柯都是用身体不适,不宜见客给推了去。

    可是浅星黛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经常隔三差五的就会来。

    本来已经安定了三两日了,却是不想,这会又来了。

    “你们知道该怎么说吧。”

    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饮了一口,画将季柯的角銫扮演的很好。

    “是的,主子。”

    那人领命,退了下去。

    季府大门。

    浅星黛望着眼前的书写了“季府”两个大字的牌匾,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

    这季柯,躲得时间可是真的够久了呢。

    她跟沐晨都是闻出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

    就算是季柯再怎么任杏,也断然不可能连续一个月都不出来见人了。

    这一个月,可以说,除了纳兰月痕,还没有别人能够见到季柯的面的。

    为什么季柯会突然这个样子?

    莫非是在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个想法,让沐晨与浅星黛两人有些坐立不安的。

    毕竟季柯的实力在那里摆着,若是暗中谋划了什么,而他们又完全的没有防备的话,怕是会吃一个不小的亏的。

    而且,隐约的,浅星黛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她觉得,这季柯,莫不是,根本就不在这府中!

    不然的话,断然不可能谢绝见客这么久的。

    她也是跟沐晨将自己的这个想法给说了,沐晨仔细一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若是季柯真的不在京城的话,那肯定就是去办什么大事情了。

    这让他们两个很是不安。

    所以,沐晨就交给了浅星黛一个任务。

    今日,说什么,都是要见上季柯一面的。

    见面之后,也是要仔细的观察,这季柯是不是有什么异样的,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可是得尽早的做准备才是。

    浅星黛今日穿了一身淡黄銫的嗊装,加之本就年纪小,更是显得朝气的很。

    “公主殿下,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小姐今日这身子还是没有好呢,着实是不方便见客的。”

    已经领了季柯授意的下人,自然是不会放浅星黛进去的。

    虽然眼前这人是公主,可是那不过是别国的公主罢了。

    他们可是不会违抗自家主子的命令,去讨好一个说不定尼濎就成了敌对国家的公主的。

    “季柯姐姐这病了都快一个月了,星黛心里着实是担心的很,这不,”浅星黛一脸的担心,这说着便指了指身后一个背着医箱的老者,“这乃是跟着我从阡陌国来的医师,对于这疑难杂症的诊治,那可是颇有本事的,既然这京城的医师看不好季柯姐姐的病,不放让星黛带来的医师瞧上一瞧。”

    今日说什么都是要进入这季府,去看看季柯到底是在搞什么鬼的,所以,浅星黛可以说是准备的妥当了,才出门的。

    “有劳公主费心,只是我家小姐向来不喜欢见生人,我家小姐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大夫交代了,不能够见风,所以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在院子中静养的。”

    说话的也是一个七窍玲珑的人,知道季柯主子根本就不想见这些人,而且已经见多了这场面,应付起来,倒是有理有据的,没有丝毫的慌乱。

    “哎呀,那可是更要让星黛带来的医师好好的瞧上一瞧了,这是哪个庸医诊治的呀,星黛可是从来未曾听闻,有什么病,需要静养这一个月之久呢~你快些让开,可是别耽误了季柯姐姐的病情。”

    浅星黛今日是打定主意要见到季柯的,哪里会因为一个下人简单的说几句就放弃呢?

    “哎呀,莫不是,这耽搁了季柯姐姐的病情,你负责?”

    边说着,边给那下人安排了一个大大的帽子。

    “公主真是说笑了,小的哪里敢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那人却是没有丝毫让开,让浅星黛进去的意思。

    “快些让开!”

    浅星黛的好脾气有些用尽了,脸上的笑容也是收敛了起来,很是严肃的看着眼前那拦住去路的下人。

    毕竟是一国的公主,这严肃起来,周身的气势可是不容小觑的。

    “公主殿下还请不要为难小的才是。”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到底谁才是他的主子,哪里会因为浅星黛的几句话,就忘本了呢。

    “你们这般的百般阻拦,莫不是,季柯姐姐根本就不在府中?”

    浅星黛也是怒了,直接将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反正,不管干什么,今日肯定是上一看的!

    “公主真是说笑了,我家小姐好好的在院子中养病呢,哪里来不在府中这一说呢。”

    他可是才看到主子不久的,根本就没有将这浅星黛的话给放在的心里。

    再说了,他家主子,就算是不在这京城,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他家主子爱在哪里,那就在哪里,可是怎么都轮不到一个别国的公主来管的。

    “你这大胆的奴才,这耽误了主子的救治,你就算是赔上你的杏命,也是万般不够的!还不给我让开!莫不是要我禀告圣上,将你这刁奴的恶行,让这天下的人都知道不成!”

    浅星黛完全的火了,这吃了一个月的闭门羹,要说这季柯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她还真的就不信了!

    不管了!

    今日,怎么都要进去!

    这说完,浅星黛便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这意思,是要直接硬闯了。

    浅星黛带来的手下接到了浅星黛的示意,也是上前了几步,分别拦在了那看门的几个下人身前。

    “啧啧,公主殿下这莫不是要强闯民宅?”

    一道戏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不用看,浅星黛就知道,来人是纳兰月痕的。

    赶紧收敛了脸上的怒气,她可是不能够让纳兰月痕看见她失礼的模样的。

    “王爷,原来您也在啊,您快些来给星黛做做主,这刁奴,竟然胆敢耽搁季柯姐姐的病情!”

    一改之前那蛮横的样子,很是柔弱的样子,一副要纳兰月痕帮她做主的样子。

    纳兰月痕心里冷笑,这女人,也真的是太会装的。

    不过,她以为现在装柔弱还来得及吗?

    她的真面目,他可是早就已经清楚的了。

    再说了,莫不是,这女人,以为装装柔弱,他就会站出去,帮她说话了吗?

    还真是不好意思,他纳兰月痕,还真的就是不吃那一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