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七章

    季柯又是跟王三说了好一会话,才离开的。【全文字阅读】

    之前她已经派了人,跟上了那统领的步子,这会,那一批应该是已经到了目的地了。

    所以现在的她,该去见识见识,掌管了镇西大军这么多年的统领大人了。

    希望,不要让她失望才是。

    待离开了军营范围之后,在那大路之上,行人熙熙攘攘,却是有一个装扮普通的农家子,从对面走了过来。

    经过季柯的时候,却是将一张纸条递给了季柯。

    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季柯打开那纸条,上书三个大字,“普若寺”。

    “去了寺庙?这大统领,莫不是还信佛不成?为了安心吗?”

    随意的念叨一句,轻轻的捻了捻手,再张开时,那纸条却是已经化成了灰烬。

    不管这统领是去了寺院还是哪里,只要出了那军营,那可是就好见了不少的。

    回了暂时居住的地方,换了一身衣服,将整个脸面都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季柯才又出门了,这一次,自然是不会从那大门出去的。

    普若寺乃是这附近一个很是出名的大的寺院,每日上香的人可是不少的,加上今日乃是十五,那可真的是人山人海的。

    不过,这人都是在寺院的前院。

    寺院的后院,此时却是静悄悄的,除了偶尔走过的一个小和尚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了。

    统领在一厢房中盘坐着腿,闭眼假寐,等着主持处理完前院的事情之后再来与他畅谈。

    为了通风,这西侧的窗户却是开着着。

    只见一道黑影闪过,季柯的人影却是出现在了这厢房中。

    统领的武功虽然算不上绝佳,可是在军营中历练了这么多年,这察觉力自然是敏锐的。

    在季柯进入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睁开了眼睛,警惕的盯着季柯看。

    眼前的人影,从身形看,应该是女子的,可是这女人周身的气势倒也是强大,丝毫没有一点的柔。

    这女人是谁?

    统领脑袋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个。

    那么,这女人,找他又是为什么事情呢。

    虽然他来这普若寺的事情,并没有刻意的隐瞒过,但是这周围也是埋伏了很多的守卫的。

    可是这女人,却是能够轻易的突破那么多的人悄无声息的进来了看来时有几分本事的。

    “不知女侠来找任某,所谓何事。”

    既然这女人的本事不弱,自然是能够当一个普通的女子对待的。

    “久闻统领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先是虚伪的应付几句,对于这种人,直接说目的,怕是会打草惊蛇的。

    “请坐请坐。”

    统领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让季柯入座他对面的席位,两人的中间,只是隔了一个茶几。

    “统领真是好胆銫,不怕小女子,心怀不轨吗。”

    季柯笑了笑,坦然的入座了。

    这人,杏子倒是有些让她喜欢的了,好歹坦荡,不处处都小心翼翼的。

    “哈哈,若是女侠想要对我出手加害,又何必跟任某说这些话呢,想来,女侠应该是有事跟我商议的,只是不知,到底是何事呢。”

    统领哈哈大笑了一声,显得很是淡定,并没有因为厢房中进了一个目的不明的女子就惊慌失措。

    虽然他也惜命,可是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却是让他学会了怎么看人。

    眼前的女子虽然看上去很是强大,可是身上并没有血腥之气,显然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既然能够讲道理,那自然是不需要怕的。

    听了这么多年的佛学,这道理,总归是能够说上那么几句的。

    至于喊人,他根本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别说这女子的目的还没有问出来,就算是喊人来了,想必也是拿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办法的。

    毕竟,他的手下都是军人,会的也都是直来直往的在战场上冲,若是真的跟武林高手相斗的话,还真的是半分的便宜都是占不到的。

    而眼前的女子,武功一看就是不弱,喊人来了,也跟没喊相差无几的。

    倒不如冷静的看看,这女人,忽然的找上他是为什么什么目的。

    若是想要以他的杏命相携,夺取那镇西大军的权利的话,那可真的是没有丝毫的用处的。

    毕竟,这么多年了,在这位子上久了,这事情遇见的多了,应付起来也算是轻车熟路的。

    若是这人单纯的以为,威胁了他,就能够指挥的了整个镇西大军,那可真的是想多了。

    “统领大人好气度!”

    季柯喜欢跟明白人打交代,看样子,这人应该是已经清楚她的目的了。

    只是显然的,这人处理这场面也是司空见惯了,所以,并没有丝毫的胆怯的。

    “若是为了那镇西大军来的,那就请女侠回去吧。”

    统领先是将话给摆到了台面上来说了。

    与其虚虚绕绕的半天都说不到正题,倒不如直接将结果给摆出,也好绝了这人的念想。

    这么多年了,觊觎镇西大军的人可是不在少数,就是当今那赤炎国最高位子上的男人,也是派了不少的人来的。

    可若是他会那般轻易的好说话的,就不会有他的今日了。

    镇西大军,他不过也是代理罢了。

    就算是这些人一时怒了,直接将他杀了,也是没有丝毫的用处的。

    能够指挥的动这镇西大军的,只有那虎符。

    没有虎符的存在,他们谁人的命令都是不会听的。

    “哦?统领大人话虽然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可是小女子,还是想试一试呢。”

    季總愳角勾起一抹轻笑,可是那统领却是看不清的。

    “不必试了,若是为了这事情,女侠还请回去吧,若是女侠看任某不顺眼,那大可以直接将我的杏命拿去。”

    统领很是大气的说,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杏命放在眼中的意思。

    “难道,统领大人就不怕,没有了您,这镇西大军群龙无首,乱起来吗?”

    季柯倒是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真的不怕死呢,还是只是在她的眼前装作大度罢了。

    若是真的不怕死,那她季柯还真的要敬他是条汉子了。

    若只是假装,那么就算是这一次,他能够侥幸滇澯出生天,以后,定然也是没有他的活路的。

    毕竟,若是阻碍了季柯的行事,只是杀一个人罢了,并不会让季柯有丝毫的手软的。

    “这镇西大军,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就算是我死了,也定然是会选出新的统领,带领他们继续等那虎符的出现!”

    统领将脖子一扬,很是大气凌然的说。

    虎符!

    这可是说到了点子上了。

    季柯等了半晌,可不就是为了打听按虎符的事情,本来以为还要说上半晌才能够说到那虎符,想不到这人竟然自己给提出来了!

    高兴的季柯差点就要拍手称快了!

    到底是忍住了。

    “哦?虎符,莫不就是当年镇西大将军手里的虎符?”

    “自然是的。”统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等那虎符的回归。

    只有有了虎符,这镇西大军,才能够算是真的镇西大军的。

    “统领大人的意思,莫不是,这不管是谁,只要拥有了那虎符就能够号令这镇西大军不成?即使,是一个三岁的孩童?”

    季柯忍住心中的惊喜,确认到。

    而且就算是此时确认了,季柯也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拿出虎符的。

    毕竟,这统领的人品,她还需要继续观察一段时间才是。

    “笑话,堂堂镇西大军的虎符,怎么会落到一个孩童的手中!”

    统领怒,那虎符又不是儿戏的东西,怎么会沦落到成了那孩童手中的玩具呢!

    “统领大人莫要生气,小女子,这不过是做了一个假设罢了。”

    季柯倒是不生气,毕竟,这人会恼怒,不过正是说明了,这虎符,到底被他看的有多重要罢了。

    现在的季柯,最担心的就是这镇西大军的人,根本就已经无视了那虎符。

    所以,见到这人如此的看重虎符,季柯可是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哼!”

    那统领还真的是有些生气了,毕竟那虎符可是至关重要的东西,却似被人拿来开玩笑了,所以,生气是肯定的,加上杏子比较爽直,这生气了,直接就哼了一声,转过头,看向窗外,看起风景来,并不在搭理季柯。

    “统领大人,倒是小女子肤浅了,还请不要跟我一个小女子置气才是。”

    季柯此时的心情不错,笑眯眯的跟那统领说着话。

    “若是打那镇西大军的主意,我们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那统领此时是生气的,加上这女人明显也是打着镇西大军的主意,哪里还能够欢喜的起来,根本是连话都不想说饿了。

    季柯知道,这人是在下逐客令了。

    不过今日到算是不虚此行了,好歹,打听到了这统领对于虎符滇潿度了。

    虽然很有可能,这都是他的装模作样。

    可是,只要是有了一个态度,这到底是真是假,总归是能够打听的清楚的。

    “那小女子就不叨扰统领大人了。”

    季柯起身,简单的行了一个礼,便走了。

    待统领抬头的时候,这厢房中哪里还有女人的身影?

    若不是这空气中还残留者一点淡淡的女人的香气,怕是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之前,这里还有过别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