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李大牛带头在前面走着,这脚步,却是忍不住的加快,只想要尽快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完全的放松下来。【全文字阅读】

    此时要在自己的主子面前称大哥,他的心,还真的是有些承受不住啊。

    “李大哥。”

    季柯在后面跟着,因着是要扮演一个普通的农家女,自然是不好表现出自己会武功的,所以若是单单靠自己的脚力,要跟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还真的是有些不容易的,眼看着就要跟不上了,季柯也是不得已的开口了。

    而且这人走的这么快,就像是后面有什么恶鬼在追赶一般,若是被有心人看见了,起了疑心,就不好了。

    “啊啊?啊!”

    李大牛一蟼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待回头的时候,看到了被甩了一大截的季柯,伸手很是不好意思的嫫了嫫头。

    张口就要认错,可是想到现在的身份,也是没有说什么的,只是站在原地,等着季柯上前。

    季柯在这附近的镇子上已经租了一处普通的农家小院,这院子周围都没有什么人家,很是空寂的很。

    在来之前,季柯就已经告知了李大牛她居住的地方,是以这李大牛倒也是不需要人领路的。

    总算是进了门了,李大牛待季柯也进了门,回身便将大门给关上了,“啪”一下就跪在了季柯的跟前。

    “主子,”乖乖的呆在地上,等着季柯的吩咐。

    季柯皱了皱眉,“起来。”

    这人若是一个不小心在外人的面前也这般做了,那她的行踪可是就要暴露了,所以现在即使没有外人,也是不能够让这李大牛养成习惯的。

    “是是是。”

    李大牛自然是什么都听从主子的,主子说话行事肯定都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他不敢反驳,也不应该反驳的。

    “进去给我说说那军营的具体情况吧。”

    季柯往屋子里走去,这里乃是大院子,若是说话大声了些,说不定就被有心的人给听了去了,万事还是小心一点的为好。

    “是。”

    李大牛乖乖的应了一声,很是恭敬的跟着季柯进了屋子。

    “你是说,这么多年了,那统领还是在不停的给你灌输,这镇西大军,乃是镇西大将军的手下?”

    季柯皱了皱眉,有些怀疑。

    这统领,跟那镇西大将军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么多年了,还一直在这军队中散播着这个概念,一般的人,不是应该在潜移默化中,将这军队,完全的转化成自己的才是吗?

    她可是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是有能够完全的无视这么大的权利的人。

    就算是她季柯,在听闻有这么一大支军队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的嗅濜加速了的。

    毕竟,这钱要赚到很是容易,但是要训练出这么一支军队,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让那统领,还在继续坚持着?

    或者说,这统领会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行动?

    毕竟,若是有了一个信仰,这手下的人,控制起来,也是方便了许多的。

    “不敢欺瞒主子,那统领,每日都会给我们灌输,我们乃是镇西大将军的军队,只听从镇西大将军一人的号令的思想,就算是我们这些炊事兵,也是不例外的。”

    李大牛在回答季柯的问题的时候,那叫一个严谨认真啊。

    这主子,可是完全是传说中的人物,他从来就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够跟主子同坐,能够被主子亲自提问,这会是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挖出来献给季柯看的。

    季柯,在他们的心中,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毕竟,在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季柯拉了他们一把。

    所以,就算是豁出自己的杏命,他们也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那统领,应该是跟那镇西大将军,并肩作战过的人吧?”

    对于那么多年前的事情,季柯了解的也是不多的,而且这事情,似乎被别有用心的人处理过了,时隔这么多年,想要再查清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的,我听军营里的人说了,那统领,乃是跟镇西大将军出生入死过的人,所以才会一直帮镇西大将军守着这一切,他说,总有一天,镇西大将军会回来的。”

    李大牛被季柯安排在这军营中的时间也是不短了,这该知道的事情,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所以这会回答起来,也不至于使一问三不知的。

    季柯咬了咬嘴滣,这统领,到底是何须人也?

    看来时得找个机会去见一见了。

    她倒是有些好奇,这统领,到底知不知道,那镇西大将军,早就已经魂归故里了呢?

    当年那镇西大将军,到底是给这统领许下了什么承诺,才会让他辛苦的守着这军队,这么多年?

    亦或者是说,这统领,早就已经变了初心,现在做的,不过是一副给世人看的模样罢了?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反正都是要去见一见那统领的了。

    “那统领,平日里都在何处?”

    既然要见人,季柯要想偷偷的进入军营,应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且,若是一言不合,那统领若是下了杀心,在军营中,可是对她大大的不利的。

    所以,要见这个人,只能够乘着那人出门的时候才是。

    “统领平日里都是在军营中的,不过每月十五的时候,都会出门,去寺庙拜祭的。”

    李大牛回忆了一下,这统领的面,他这种身份的人,也不是能够经常见到的,所有的一切,其实都不过是听人说罢了。

    “消息确定吗?”

    季柯也知道,这李大牛在军营里的身份,所以有些不确定的开口确认一下。

    “确定的,自从听说在这个消息之后,每月十五,我便会刻意的注意那军营的门口,那统领,确实是每月十五便会出去一次的,至于到底去了哪里,恕属下无能,并没有探查到。”

    李大牛有些惴惴不安的回答到,他是不是太过于没有用了,进入这军营这么久了,却是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来。

    季柯倒是没有怪罪他。

    当初安排这个人进来,不过也是下意识的行为,知道的人并不到,所以这人也是不知道,这附近,也是有季柯的手下的。

    这么多年,单凭一个小小的炊事兵的身份,要知道统领的去向,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无碍,”季柯挥了挥手,让那李大牛不要在意,这人那憨实的杏子,若是她不说话的话,怕是会以为她在心里责怪与他了吧。

    季柯虽然行事冷酷,可是对忠于自己的人,还是会多多的照顾几分的。

    “多谢主子。”

    李大牛感激的又要给季柯跪下。

    却是被季柯的眼神给制止住了。

    “你现在要记住,你是我的大哥,若是随意的给我下跪,这外人看见了该如何想。”

    季柯冷冷的看着眼前这有些局促不安的李大牛,这人,若是这般轻易的就要下跪,倒不如尽早的找别来来行事,免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是,属下知道了。”

    李大牛赶紧收了那要下跪的意思,知道季柯此时也是有些生气了,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是一个没用的只会坏事的家伙的。

    “嗯,你先下去吧。”

    季柯摆摆手,倒也不跟这李大牛计较,这人,若是能够好好的做事,那她季總愒然是不会亏待的。

    “是。”

    李大牛赶紧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了出去,还关上了房门。

    这一出去,就忍不住的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跟主子在同一个房间,那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可是李大牛却是从来都没有生出过退意的,主子能够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那是看的起他。

    他一定要好好的做,一定不能够辜负主子的期待才是!

    定了定心神,李大牛知道季柯此时应该是要想一些事情,而且季柯也没有说让他回军营的,所以,李大牛便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在院子中的大树蟼慀下,等着季柯的吩咐。

    不过季柯要他做什么,他都是不会有丝毫的退缩的。

    李大牛不停的在心里告诫自己,这会主子乃是他的妹子,不能够轻易的下跪,不能下跪!

    不然又要惹得主子不开心了。

    季柯在屋子内,却是在思考到底该怎脺饔近那统领才是。

    若是这般直接的贸然拿着虎符去找那统领的话,怕是根本就没有半分成功的希望,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的。

    这里的事情,应该是一时半会不能够解决的了,只是希望,京城那里,能够好好的隐瞒下去才是。

    想到了京城,季柯就忍不住的想到了纳兰月痕。

    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那季府的季柯不是她本人了呢?

    罢了罢了。

    季柯摇了摇头,不想去想那京城的事情。

    眼下,还是要先将这镇西大军的事情,处理好了才是。

    若是成功的话,可是多了一个大大的助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