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三章

    纳兰月痕看着画那模样,觉得也不像是在骗他的样子。【】

    那么,季柯这连夜出去,到底是去了哪里呢?

    皱了皱眉,纳兰月痕却是想到了,这一次季柯到底是去了哪里。

    一般季柯的去向,都是会告诉身边几个亲信的,方便联系,只有于至关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才不会说的。

    那么最近的大事,应该就是那镇西大军的事情了。

    之前他们吵架之前,也是讨论到了这镇西大军的问题,看来,柯儿这一次,应该是去处理那虎符的事情了。

    只是,这半夜离去,还不告诉他一声,看来是,真的有些气恼他了。

    哎哎。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一阵感慨,又是一阵的后悔。

    季柯即使是生气,还是想着大局,顾着大事情的,可是他呢?

    又让柯儿失望了啊!

    真是不该!

    “王爷,主子这不在的几日,还请王爷多多的帮忙一下。”

    画考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

    这纳兰月痕既然已经知道她是假扮的,那以后需要应付的人,可是就少了一个了,也算是解决了一个大大的麻烦的了。

    若是纳兰月痕能够帮着应付一下浅星黛与沐晨那两个人,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而且,画知道,这话只要说出来了,纳兰月痕定然是不会拒绝的。

    毕竟,若是她的身份暴露的话,对谁都是没有好处的。

    “嗯,我知道了。”

    纳兰月痕点了点头,这话,其实就算是画不说,他也是会帮忙的。

    毕竟,季柯的事情,可不就是他的事情了。

    “你家主子带的人手可是够?”

    纳兰月痕又是忍不住的为季柯的安危担心了起来,毕竟虽然有那虎符,可是那也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若是那些糙汉子,根本就翻脸不认了怎么办?

    若是季柯一个人应付不来怎么办?

    哎!

    这事情,就不该让季柯一个人去的!

    可是,他的身份又在那里摆着,若是他跟着去的话,怕是只会添麻烦了,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不对不对,柯儿做事情,我应该放心才是。”

    纳兰月痕又觉得自己是担心过了,季柯的杏子,那行事,自然是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根本就不需要担心的。

    只是这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安的。

    “王爷,主子的事情,还请好好的保守秘密。”

    画在一旁看着纳兰月痕这一番自言自语,也是知道,这人是对主子关心才会这样的。

    不过,这季柯出去的事情,还是得好好的保密才是。

    就算是主子的亲信,既然主子没有直说这次出去,那就是谁都不能够说的。

    “那是自然。”

    纳兰月痕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

    他可是也对季柯了解的很的,既然季柯没有说,他自然也是会好好的保守这个秘密的。

    “罢了,今日就这般吧,我先回去了。”

    纳兰月痕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既然柯儿都不在这里,他留在这里也是没有丝毫的意义的。

    “王爷,还请以后每日”

    画见纳兰月痕要走,赶紧开口了。

    这以前,纳兰月痕就是每日都会来的,若是这以后不来了,那肯定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所以,她还是得开口请纳兰月痕每日都过来一趟才是。

    “嗯?”

    纳兰月痕起先是有些不解的,可是也是很快就明白了画的意思。

    毕竟,这事出反常必有妖。

    若是不希望被有心人注意到的话,自然是按照以前的习惯来才是。

    “我知道了。”

    言罢,纳兰月痕便往外走了。

    这里没有柯儿,自然是没有留下的意义了。

    “多谢王爷。”

    画在身后福了福身子,恭送纳兰月痕离去。

    这王爷既然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她自然是不能够继续当一个主子一般的了。

    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

    纳兰月痕出了季府,便直接回了王府,之后每日也会每日去季府。

    在有心人滇澖查下,倒是知道,终于在第三日的时候,季柯放了他进去了至于对外,季柯则是称病,不要见客。

    即使浅星黛与沐晨又上门了一次,也是没有出去招待的。

    “王爷,这浅星黛,可是有去找你麻烦了?”

    画望着明显有些发呆的纳兰月痕,虽然是问句,可是语气却是肯定的。

    毕竟,她虽然闭不出门,可是到底还是消息灵通,这浅星黛,可是跟纳兰月痕偶遇了很多次了呢。

    想来,也知道那不知琇的女子,是看上了纳兰王爷的。

    只是,这纳兰王爷可是她主子季柯的未婚夫,哪里能够那般被别人肖想呢?

    所以,她才开口,问问纳兰月痕,是不是需要她出面,帮着挡一挡麻烦的。

    虽然害怕被识破,可是若是真的什么都不做的话,怕才是真的要被怀疑呢。

    毕竟,纳兰月痕与主子的关系,那外界,可是都知道的。

    “没事,不用理她。”

    纳兰月痕本来是在算着这季柯离开的日子,可是画却是突然又提起了那个讨厌的女人,这让纳兰月痕的眉头忍不住的皱了起来。

    说起那女人,也着实是麻烦的很的。

    那目的,是那么的明显,可是明明知道没结果,还是怎么推都推不开的。

    以前,这季府是因为季柯在,所以纳兰月痕每日都来。

    现在,可以说是为了躲开那烦人的女人,也是每日都来的。

    真是是像牛皮糖一般,怎么都帅不掉,只能够来这季府,她进不来的地方,躲躲清闲了。

    “可是”可是那女人一直缠着你,主子回来要是问起怎么办啊。

    画崳言又止。

    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又觉得这是主子的事情,似乎不适合她挿手。

    所以,到底是没有说什么。

    “这柯儿,都走了有八日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呢。”

    纳兰月痕可是不会管一个丫鬟到底在想着什么的。

    无聊的坐在桌子边,细数着,这季柯到底是离开了几天了。

    这些日子,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忙的,这一空闲下来,没有季柯的日子,却是变得更加的漫长了。

    他本来也想找些事情做,来分散一蟼愒己的注意力的,可是上次纳兰澈欺骗他的事情,他还是牢牢的记在心里的,这要他重新去尽心尽力的帮纳兰澈做事情,还真的是有些难度的。

    所以这每日,过的那可是漫长的很的。

    “王爷,主子说了,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怕是一时半会回不来的。”

    画在一旁,也是知道纳兰月痕是在担心主子,所以开口安慰了一句。

    “柯儿,最近可是有消息送回来?”

    季柯出门,一般都是会跟亲信联系的,想到这里纳兰月痕又是一蟼愑来了鏡神,看着画,很是激动。

    “把季柯送回来的消息,告诉我一下,她最近身子可还好?有没有遇见什么困难?若是搞不定就直接回来吧。”

    还没等画开口,又是巴拉巴拉一串的冒了出来。

    “王爷”

    画看着眼前那很是期待的纳兰月痕,可还是不得不打碎了他的期待。

    “主子并没有消息传来。”

    这次的事情,看来是真的很重要,主子是一次消息都没有传回来的,所以,到不是她有心隐瞒,这次,可是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真的?”

    纳兰月痕皱眉,有些不敢置信。

    不过转念一想,却也是相通了。

    这一次的事情,那般的重要,怕是季柯也是将自己的行踪瞒得紧紧的。

    若是传消息回来的话,难免不会泄露些什么出去的。

    倒也不是说不相信自己的手下,只是这知道的人多了,总归是不好的。

    “不敢欺瞒王爷。”

    画在一旁站着,很是恭敬的回答。

    纳兰月痕在的时候,若是没有外人在,她都是以下人自居的。

    毕竟,她本身就是下人,可是不会因为假扮主子,就将自己真的当作主子看待了。

    “嗯。”

    这事情,就算是画不解释,纳兰月痕也是相通了的,所以画的解释,也不过是换来了纳兰月痕的一声轻嗯,表示自己知道了。

    “沐晨今日可是有来找你麻烦?”

    这沐晨虽然纳兰月痕也是派了人监视的,可是这沐晨也是狡猾的很的,所以,纳兰月痕也是怕那人瞒过了他的眼线,来找季柯的麻烦。

    虽然眼前的季柯并不是他的柯儿,可是若是身份暴露的话,还真的是一个大大的麻烦的。

    在季柯没有回来之前,一切都是要小心一点才是。

    所以,这每日,他才会按着以前的习惯,到这季府来的。

    若是一个不小心被那沐晨知道了季柯不在府中,不知道还会生出什么麻烦来呢。

    而且,若是那浅星黛若是知道了这季柯离开,一个不小心,联想到之前在地嗊的事情,察觉到什么的话,可是更加大的麻烦了。

    所以,现在说什么,都是要将季柯不在的消息给瞒下来的。

    一点风声都是不能够走漏。

    所以,纳兰月痕才会刻意的询问的。

    “王爷放心,那人来过几次,都被奴婢用生病不宜见客打发了走的。”

    画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