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二章

    浅星黛见季柯这般看上去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回答,这心里,却是忍不住的乐开了花。【全文字阅读】

    要知道,这季柯向来都是对她没有什么好脸銫的,一直都是她在往季柯的身边凑趣罢了。

    此时季柯却是因着跟纳兰月痕的矛盾,倒也是开始伪装了起来。

    这恰恰就是说明了,两个人的矛盾,还真的是不小的。

    “季柯姐姐,你可是要多多的注意身体才是,毕竟,星黛可是还得仰仗着姐姐多多的待我出去领略这赤炎国的大好风光呢。”

    浅星黛一脸的关心,可是这心里,却是巴不得季柯这病能够严重下去,若是能够病入膏肓,药石无救才是那最好的。

    即使心里蟼惻对季總愵恶毒的诅咒,这脸上,却是看不出分毫的。

    “有劳公主费心。”

    季柯端起桌上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却是不继续跟浅星黛说话。

    虽然主子见浅星黛的时候,画并没有随时在身旁,可是到底也是清楚季柯主子的杏子的,这女人,怕是根本就不会的季柯主子的喜欢。

    而且,她还在肖想纳兰王爷,季柯主子,心里怕是对这女人厌烦的很,根本就不会愿意多说话的。

    “公主说的对,季柯小姐可是得多多的注意身子才是,我从那沐国,倒也是带了几个医术不错滇潾医随侍在身边,等会我让他们过来给季柯小姐瞧上一瞧吧。”

    沐晨在一旁也是关怀到,甚至要将自己带来的那几个医师送来与季柯看病。

    他倒是真的关心季柯的身子的,不过,这关心是一回事,希望季柯与纳兰月痕矛盾闹大,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劳殿下关心了,我赤炎国,这拿得出手的医师还是有那么几个的,不用劳烦殿下的人。”

    纳兰月痕在一旁没好气的说,这赤炎国地大物博,难不成连几个看病的医师都没有,还要专门用这沐晨从沐国带来的不成?

    这沐晨也真是,那目的那般的明显,敢不敢不要那么直白?

    他,季柯正牌未婚夫,可是还在这里坐着呢!

    “我本是好意,王爷还请不要误会的好。”

    沐晨本来就不想写蟼愒己的伪装,可是这纳兰月痕说话也着实是太冲,导致他的语气,也是忍不住的有了那么一点怒火。

    这蟼愑,两人倒是争锋相对了起来。

    互相有些愤恨的看着,却是怎么都不愿意移开眼睛,似乎谁先移开了,谁就是认输的那一方了。

    浅星黛在一旁心里忍不住的想要呵呵一笑,这两个男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做到如此不顾颜面的地步。

    真真是丢脸啊!

    可是这浅星黛也是不想想自己。

    她不也是为了一个男人,完全的而不顾自己的脸面,死皮赖脸的凑上去了吗。

    不过这人嘛,总归是只能够看到别人的不足的,对于自己的不足,是怎么都看不清的。

    “季柯姐姐,不妨我们去院子走走吧,这走走,对身体可是有好处的呢。”

    浅星黛着实是不想继续呆在这里,看两个男人为了季柯争风吃醋了。

    而且,这将军府,若是能够去转上一转,发现一些什么,可是一个极为不错的主意啊。

    毕竟,这里可是这赤炎国的将军府。

    “还请公主见谅,我身子不适,不宜吹风。”

    画哪里会带着浅星黛出去走走?

    她也是知道,这将军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游玩的,毕竟,若是被这非本国的人,从那细微的布置中看出些什么就不好了。

    “哎呀,倒是星黛考虑不周了。”

    浅星黛见季柯不同意,倒也是不继续纠缠,毕竟,若是目滇潾过于明显的话,说出去,怎么都是不好的。

    画心里冷笑,这女人,可真是会装的很呢。

    望着眼前这三个明显各有目的的人,画的心里忍不住的有一阵无奈。

    主子啊,你可是要早些回来才是。

    若是这些人,每日都这么来的话难免不被发现破绽,到时候,可是就不好说了。

    “将军回来了。”

    外面来了一个小厮,却是将一个大好的消息传递了过来。

    “既然父亲回来了,那我便先回去了,这身子不适,有些困犯的很,还请殿下与公主不要介意才是。”

    画可是得这一刻,等了好久了,那小厮才下去,就立马起身,就要告辞了。

    “柯儿,你可还好?”

    纳兰月痕见季柯还是身子不适,紧张的一蟼愑就站了起来,伸手就搂住了季柯的妖,生怕她一时不支,摔倒了。

    可是这手,才放上去,却是忍不住的僵硬了一下!

    不对,这人不是季柯!

    这感觉不对!

    纳兰月痕皱了皱眉,又是看了一眼季柯,却是见她的表情也是有那么一丝不正常的紧张,当下,就知道了,这人,确实不是季柯的。

    可是当着这浅星黛与沐晨的面,他自然是不会拆穿的。

    “无碍。”

    画也是一阵紧张,她也是清楚的感觉到了纳兰月痕手的僵硬了。

    知道,这一次,怕是瞒不过纳兰月痕了。

    有些紧张的看着纳兰月痕,希望他不要说出来。

    “既然柯儿身子不舒服,那还是早些回去休息才是。”

    纳兰月痕从容的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对着浅星黛与沐晨道。

    “哈哈,不知公主与殿下今日会来摆放,季威倒是有失远迎了!”

    季威爽朗的笑声从外面传来。

    “父亲,”

    这外人的面前,就算是真的季柯,也是会给季威几分薄面的。

    “柯儿也在啊,”季威也是看到了季柯的,他对季柯,也是有那么几分敬畏的,可是在这外人面前,自然是不敢表露出来的。

    “父亲,柯儿身子有些不适,此番就先告辞了,还请父亲代我生的招待殿下与公主。”

    画见季威来了,那可是真的松了一口气了。

    总算是有人能够代替她来好好的应付这两个人了。

    “我先送柯儿回去。”

    纳兰月痕在一旁搭腔道,这季柯乃是他的未婚妻,这送回院子,倒也是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再说了,这纳兰月痕对于季府来说,那可是常客的,而且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又跟季柯是那般的关系,季威自然是不敢有丝毫的阻拦的。

    “既然柯儿身子不适,那可是快些回去才是,这路上可是得遮得严实一些,免得又吹了风了。”

    对于女人,在这外人的面前,自然是要表现的关心才是的。

    浅星黛与沐晨见季柯要走,也是不好阻拦的。

    毕竟,这里可是将军府,人家身子不舒服,难道还强留下,不准走吗?

    “季柯姐姐千万要好好的休息才是。”

    浅星黛拉着季柯的手,百般的担心。

    画轻轻的一扭,就将手从浅星黛的手中抽了出来,“好。”

    简单的回答,不多余,不闲扯。

    说完,就转身往外面走了。

    纳兰月痕也是紧紧的跟上。

    留下浅星黛与沐晨,与季威相处。

    纳兰月痕一直跟着季柯回到了季柯的屋子。

    这一次,路上倒是再也没有侍卫阻拦了。

    毕竟,在他们的眼里,纳兰月痕可是跟着季柯主子亲自进去的,他们自然不敢阻拦的。

    这心里,却是以为两人已经和好了,这以后,可是就不用他们难做了。

    纳兰月痕跟着季柯回到了屋子,径直找了个位子坐下。

    “说吧,你主子去哪里了。”

    却是直接开口质问,到底季柯去了哪里。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画自然不会因为纳兰月痕的一声质问就直接承认的,要是这纳兰月痕根本就没有确定,只是在诈她怎么办。

    “你是画?”

    纳兰月痕可是不管这人承认还是不承认的,直接说了他的猜想。

    “我是季柯,王爷莫不是魔障了。”

    画可是不会因为一句猜测质问,就直接什么都说出来了。

    所以到了现在,虽然已经猜到,这纳兰月痕应该是猜出了什么了,可也是不敢承认的。

    “还有伪装的必要吗?你以为我是外面的那浅星黛与沐晨吗?我是纳兰月痕,若是我还看不出来你不是本人的话,我有什么脸面当柯儿的未婚夫。”

    纳兰月痕也是不恼,这人不肯承认,也肯定是因为季柯的嘱咐。

    可是这突然的,季柯就那么走了。

    肯定是因为跟他置气了,才会告诉都没有告诉他一声,就那般直接的走了。

    虽然明知道,以季柯的本事,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可是到底还是担心不是?

    而且季柯这一走,就不知道要走多久,怎么都是有些不放心的。

    画沉默了一下,却是没有说话了。

    她也是知道,这纳兰月痕应该是瞒不住的。

    毕竟,他跟主子相处了那么久,要想瞒住的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本来她以为,还是能够瞒一段时间的,却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直接被拆穿了。

    “主子的去向,奴婢并不知晓。”

    沉默了半晌,画还是承认了。

    毕竟,这纳兰月痕,怎么说起来,也不算是个外人的。

    只是他问季柯主子的去向,这她作为一个下人,她还真的是不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