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一章

    画看着此时还是有些惬意滇澤着的豹子,也是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全文字阅读】

    这该面对的,总归是要面对的,只是她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罢了。

    主子昨晚才出门,本来还以为能够拖延几天呢,没想到,这浅星黛与沐晨,却是第二日就赶来了。

    倒是让她有些慌乱了。

    不过到底是跟在季柯身边许久了,大场面,也是见识过了不少的。

    若是此时她先自乱了阵脚,怕是会给主子添麻烦的。

    所以,不管如何,今日这一关,却是不管怎么样,都是要过去的才是。

    好在她一直都是跟在季柯身边伺候的,季柯的喜好,习杏,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加之这一次,也不是第一次扮演季柯的角銫了,所以,总体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倒是我多虑了,主子向来都是话少的,少说少错,待会,我还是少言才是。”

    画暗自在心里下了决定,理了理心神,又是走到镜子前仔细的端详了自己的样貌半晌,却是没有丝毫的差异的时候,才出了门去。

    这外面,可是有三个大人物,等着她去应对呢!

    不过,有纳兰王爷在那里,应该是会轻松很多的。

    想到纳兰月痕,画的心里又是安定了那么几分,若是那浅星黛与沐晨有意为难的话,纳兰王爷,肯定是不会视而不见的。

    “这柯儿睡的有些晚了,这会还没有起身,倒是让公主与殿下见笑了。”

    纳兰月痕既然答应了前来,那自然是要先将这两人给安抚好的。

    虽然说的话很是正常,却是特意的看了一眼沐晨,那语气的亲昵,却是一般人都能够察觉的出来的。

    沐晨心下好笑,这纳兰月痕昨日闹出的事情,他可是从头看好戏看到了结束呢。

    这会在他的面前装亲密有什么用处?

    到底还是惹的季柯生气了不是?

    “王爷客气了,倒是我们不请自来,着实是有些冒犯了。”

    笑眯眯的,根本就没有将纳兰月痕的话放在心中,毕竟,这季柯与纳兰月痕闹翻的势冓,他们可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而这人,今日怕是也吃了闭门羹吧。

    若是两人已经和好了,此时应该是一同出来相见才是。

    所以说,沐晨根本就没有将纳兰月痕的炫耀看在了眼里,在他看来,既然这纳兰月痕跟季柯会有第一次的矛盾,那肯定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再好的感情,在一次次的矛盾中,也是能够磨平消散的。

    到时候,可是就没有这纳兰月痕说话的地方了。

    沐晨这主意却是是打得不错,可是他也不想想,就算是季柯真的跟纳兰月痕有些嫌隙,难不成还会看上他不成?

    季柯沐晨的印象早就已经打定了的,可是根本不会因为他的一番作为,就会轻易的改变的。

    可笑的是,这沐晨,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的。

    “对啊,王爷不要见怪才是,星黛昨日跟殿下可是好好的商量了一下的,季柯姐姐带我们去了那么美丽的一个地方,我们都还来得及感谢呢,今日,必定是要登门好生的感谢一番才是的。”

    浅星黛在一旁被冷落了许久,此时也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这纳兰月痕,昨日的模样,可是还清晰的刻画在了她的脑海中。

    那般的失魂落魄,哪里还有印象中那意气风发的模样?

    即使是今日,也是能够从那眼下的淡青看出,这昨日也是没有好好的休息的。

    浅星黛此时可是完全就已经将纳兰月痕看作是自己的所有物了,这自己的东西却是为了别人伤神,她怎么能够不气?

    可是现在根本就不是生气的时候。

    她也是个聪明的。

    知道眼下,这纳兰月痕与季柯可是闹了矛盾的,若是想要获得最大的利益,自然是要将两人的矛盾给闹大了才是。

    所以,今日沐晨与浅星黛两人,可是不约而同的来了。

    昨日两人不欢而散,哪里来的时间商议着感谢的事情。

    不过是恰巧在路上遇见罢了。

    不过,这话,若是要说的好听,自然是要将自己给好好的美化一番的。

    毕竟,这知恩图报,可是从古至今,都是一个值得人称赞的好名声的,所以,浅星略一打算,就是如此的说出口了。

    “那真是公主有心了。”

    纳兰月痕其实根本就不想要跟这浅星黛多说什么的,毕竟这女人的目的是那么的直接的,让他着实是厌恶的很的。

    可是此时他却是代表季柯先出罍饔客的,自然是不好直接给脸銫看的。

    于是只能够随意的应承了两句。

    这眼神,却是时不时的往门外看去的。

    这两日都没有见着季柯了,刚刚也只是简单的看了几眼,他着实是思念的很了。

    等将这两个大麻烦送出去之后,他可是得好好的跟季柯说说话的。

    他们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而他也清楚的知道,误会什么的,要尽早的解释清楚,不然说不定尼濎就成了那导火线了。

    “让公主和殿下久等了。”

    季柯那比平日里更是清冷了几分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这刚刚匆忙了,没有仔细滇濤。

    现在这一听,却是觉得季柯的声音比平日了低灼了那么几分的,纳兰月痕忍不住关怀的看了一眼季柯。

    柯儿莫不是昨日受了风?所以今日这嗓子,都是有些哑了的。

    “柯儿,你可是受了风寒?要是身子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才是,这里我来招呼就好了。”

    纳兰月痕见季柯来了,赶紧起身迎了上去,伸手就要去搀扶季柯。

    可是此季柯可不是彼季柯的,所以,季柯身子轻轻的侧了侧,却是躲过了纳兰月痕的搀扶的。

    笑话,她可不是主子,哪里受的起这礼?

    而且这纳兰月痕可不是别人,那可是主子的未婚夫,哪里是她一个下人,能够沾染的。

    所以画是想都没有想,便避了开去的。

    纳兰月痕倒也是不尴尬,笑眯眯的就将手给放了下来,想必柯儿还是在跟他置气才是。

    倒也是,毕竟,他可是还没有好好的跟她解释呢,这置气嘛,也是应该的。

    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纳兰月痕还是忍不住的又仔细的打量了季柯几眼的。

    今日,不知道为何,总觉,柯儿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劲呢。

    可是仔细的看了半晌,这眉眼还是那眉眼,这鼻子还是那鼻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差异的。

    纳兰月痕禀了禀神,却是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眼下,还是先将这两个大麻烦送出去,才是那首要的大事。

    沐晨与浅星黛自然是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

    只是这不同的人,看相通的场面,却是心里翻天覆地的不同的。

    沐晨是觉得,看来这一次两人的矛盾可是不小的。

    之前在人前的时候,季柯向来都是很给纳兰月痕面子的,可是今日呢?

    却是完全的回避了去的。

    看来,若是能够好好的抓住了这次的机会,说不定,他所想的事情,能够提前的达到目标呢。

    光是想想那以后美人在怀的场面,沐晨忍不住的有些憧憬了起来。

    所谓求之不得,越发是想得到。

    其实季柯,也没有他想的那般的美好,只是这一直得不到的人,总归是会在心里留下那么一个结。

    若是不能够顺利的将这心结给解了,那只会让人更加的期待,更加的想要得到罢了。

    所以,这沐晨,对于季柯,却是越来越上心了。

    浅星黛却是觉得眼前的季總惻实是刺眼的很的,虽然也知道,这季柯的闪躲,许是因为昨日的矛盾,可是看在了这浅星黛的眼中,却是觉得这季柯有那么几分的专门做给她看的样子。

    毕竟,那个男人是她得不到的,却是愿意紧紧的跟在季柯的身后。

    这一番对比,却是完全的将她浅星黛给比了下去的。

    毕竟,她眼巴巴求而不得的男人,此时却是跟在季柯的身后献着殷勤的。

    所以,此时的浅星黛,却是对季柯更加的记恨了。

    不过心里怎么记恨,这脸上,却是不会表露半分的。

    浅星黛一脸的担心,看着季柯,关怀到,“今日这天气,可是变化的快的很呢,姐姐可是要注意身体才是。”

    画心里一阵的不屑,这女人,怕是把不住主子生病,她好看戏才是吧?

    不过,她声音低了,可不是因为生病。

    毕竟,这容貌可以通过修饰遮掩,变得相差无几,这声音,总归是不能够做到一模一样的。

    即使是仪容高手画,也不过是能够将声音模仿的有那么九分像罢了。

    这些人,若是能够将这声音的细小差异,归结于伤寒,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昨日吹了些小风,不小心有些伤寒了,不碍事的。”

    声音还是那般的平淡,看都没抬头看浅星黛一眼,只是专注于手中那端起的茶杯。

    这模样,到还真的是跟季柯相差无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