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章

    季柯是主子,季柯吩咐的事情,若是没有交代的话,他们都是不会随意的说出去的。【无弹窗】

    所以,此时就算是纳兰月痕问了,他们也是会守口如瓶的。

    再说了,昨日晚上画走的很是匆忙,他们也是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

    “那柯儿身边现在伺候的是谁?”

    纳兰月痕知道季柯身边有四大丫鬟,一般都是轮流伺候的,所以,现在画走了,照理,应该是会有新的丫鬟伺候才是。

    他要的不过是一个传话的丫头罢了,所以,就算是换了人,那也是没有问题的。

    让这几个大老爷们去传话的话,他可是怕有些话,说不清楚,还给他添麻烦了。

    所以,还是找一个细心一点的丫鬟才是。

    “主子身边,目前没有丫鬟伺候。”

    侍卫虽然也是觉得有些奇怪,可是这是主子的事情,不是他们能够管的,只是简单的回答纳兰月痕的问题罢了。

    虽然季柯下令不让纳兰月痕进去,可是他们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罢了。

    毕竟,这两人的关系,可是在那里摆着的。

    能够不得罪纳兰月痕,那自然是不会得罪了。

    这没有人会跟自己过不去,不是?

    “怎么会这样呢?”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皱眉,这可是跟季柯之前的作风不是很一样啊。

    难道,是因为这一次,他着实是吧柯儿给气的过火了?

    连自己的身边的丫鬟,都懒得换了?

    想到这里,纳兰月痕就忍不住的想要抽自己一个耳光,毕竟,若不是他的话,也就不会有这一系列的事情了。

    “王爷还是请回吧,主子没说让你进去,我们是断然不会放你进去的。”

    那侍卫见纳兰月痕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也是直白的开口劝诫了。

    这里可是主子的地方,主子说了不见就是不见,根本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呆下去。

    毕竟,纳兰月痕在这里的话,他们可是得打起十二分的鏡神,生怕他闯进去的,那可是很耗费心力的事情,所以若是能够将纳兰月痕给劝回去的话,可是省了他们不少的功夫的。

    不过,纳兰月痕若是那般容易就被劝回去的人,也就不会有今日的地位了。

    他永远都能够早早的看清楚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并且能够坚持的住。

    当年季柯也是对他不屑一顾的,可是后来,不也是慢慢的改观了吗。

    而昨日的事情,不过是最近琐事过多,让他愣了一下罢了。

    他一直都想要找机会跟季柯解释清楚。

    他纳兰月痕不是那种会用自己的女人去换取江山安稳的人。

    若是真的到了那一天,他会穿上戎装,为这国家而战,为她的女人而战。

    断然不会牺牲季柯的。

    而且,季柯定然也不是那种他们做出决定,她就会去做的人。

    所以,昨日的季柯,应该是失望罢了。

    失望他的迟疑。

    所以,他必须要跟季柯解释清楚。

    可是现在却是连季柯的面也见不到,更别说什脺麾释了。

    当前最主要的事情,还是先见到季柯,好好的解释才是。

    别的什么都是不重要的。

    可惜的是,纳兰月痕现在都还不知道,这季柯早就已经不在这京城了。

    “主子在里面吗?”

    就在这里僵持的时候,却是从外院,一溜烟的跑进来了一个小厮,看见众人在这里,却是开口询问了一下。

    这内院,本来是他不应该进来的,可是这事情紧急,也是等不得一个个的通报了,所以他才会冒犯的直接进来。

    “在,何事?”

    这季柯居住的院子,自然不是这一个小厮能够进去的,所以又出现了一个黑衣的侍卫,拦住了那小厮,询问道。

    “这阡陌国的公主,和沐国的国王就在这门外,要进来拜访,可是今日将军不在府内,对方那尊贵的身份,我们也是不敢轻待,将人迎了进来,还请季柯小姐出去主持一下大局。”

    那小厮因着事情紧急,所以跑的有些气喘吁吁了,可是好歹,是将事情给将清楚了。

    纳兰月痕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却是觉得自己见到季柯的机会来了。

    以前他是说不出滇澲厌那两个人,可是今日,却是感激的。

    毕竟,他可是得借着这两个人才能够见到季柯的啊。

    那新冒出来的侍卫也是知道事情的紧急,待听明白了事情前后的真相之后,就赶紧进了院子。

    纳兰月痕见机,就要跟着进去。

    可是还是被拦住了。

    “你让我进去,没看见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嘛。”

    纳兰月痕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侍卫,这人怎么就这么看不清事情的真相呢。

    现在的他,应该要进去跟季柯商讨一下对策才是。

    可是这人却是死守着季柯的命令,怎么都不让他进去,这可如何是好。

    之前进去的侍卫很快的就出来了。

    “你们派人去请将军回来了嘛?”

    “一早就已经派人去请了。”

    那小厮也是个聪明的,在远远的看到浅星黛和沐晨的车架的时候,就已经让人出去请将军回来了,可是今日将军是进了嗊去的,也不知道,这一时半会,是不是能够请回来。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会是肯定回不来的,所以才会着急的闯进了这季柯的院子。

    毕竟,这将军不在府中的话,还是只有季柯能够去主持大局的。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小姐梳洗一番,就去。”

    那侍卫先是打发了这小厮出去,然后又转身跟纳兰月痕说话。

    “王爷,小姐请您进去。”

    “我这就进去!”

    纳兰月痕激动的差点跳起来,生怕季柯又反悔,直接就冲进了院子。

    这进了季柯的屋子,却是见季柯的内厅与外厅的帘子是拉上的,所以纳兰月痕还是没有看见季柯的人。

    纳兰月痕可是不管什么帘子不帘子的,往前就要拉帘子。

    可是这时候,帘子却是被人从里面掀开了。

    穿的整齐的季柯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明显很是懒散的豹子。

    “柯儿”

    “烦请王爷先出去招待公主与殿下一番,我还需要准备一下。”

    “季柯”很是冷的看着纳兰月痕,声音没有半分的起伏。

    若是之前,纳兰月痕肯定是能够察觉到不对的。

    可是今日,虽然纳兰月痕也是觉得季柯的声音有那么一点奇怪,不过下意识的将一切的原因都归结到了季柯还在生气,所以刻意的压抑了自己的声音。

    “柯儿”

    纳兰月痕张了张嘴,想要跟季柯先说说话。

    季柯让他出去招待,他自然是会去的,只是现在想要抓着好不容易能够看到季柯的机会,说上几句话罢了。

    “既然王爷答应了,就先请出去吧。”

    季柯的声音,还是冰冷的没有丝毫的欺起伏。

    “柯儿,你先听我解释。”

    纳兰月痕还是想着趁机将事情给解释清楚才是。

    “王爷,还是先将外面的事情处理好了,在说我们的私事吧。”

    要知道,现在的季柯可不是真的季柯,所以,这有些话,她可是不敢听的。

    只能够转移话题,先将这纳兰月痕打发出去,处理外面的浅星黛与沐晨才是。

    “那等会柯儿,你会见我吗?”

    纳兰月痕这两天被困在外面,着实是有些被困得怕了,所以才会有些不确定的先问了一句。

    “自然会的。”

    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让纳兰月痕先出去才是,至于这以后的事情,那以后再说。

    她到底不是主子,很多事情,可是不那么简单的。

    有些事情,只能够拖到季柯主子回来才能够处理。

    纳兰月痕定定的看了一会季柯,虽然心里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这一时半会又是说不上来。

    “好,那我就先出去了,柯儿,我在外面等你。”

    见季柯此时丝毫没有听他解释的意思,纳兰月痕也是知道,若是此时硬是拖延在这里的话,怕只是会让季柯更加的反感才是。

    所以,也是只能够先答应了季柯才是。

    “有劳王爷了。”

    季柯的声音还是很冷静而又疏远的。

    毕竟这纳兰月痕的身份不简单的,所以,她也是不敢太过于这说完,纳兰月痕又是看了季柯好一会,才转又出去了。

    今天,总觉得柯儿有些怪怪的。

    纳兰月痕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豹子,又将自己的怀疑给否定了。

    毕竟,这豹子肯定是不会错的。

    可能,只是季柯还是生气,所以太久没有受过季柯的冷淡,所以一时半会,有些不适应吧。

    有些迷迷糊糊的纳兰月痕,还是没有多想,就那么直接的出去了。

    待纳兰月痕出去之后,画却是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纳兰月痕可是跟主子相处那么久了,若是察觉出了什么,对于主子此次出去要办的事情,说不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呢。

    蹲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豹子的脑袋。

    “真是谢谢你了,豹子。”

    若是么有这豹子在一旁的话,说不定,纳兰月痕还真的会察觉出什么来的。

    毕竟,这豹子可是只认季柯一人的。

    “吼”

    豹子很是不在意的轻轻的吼了一声,算作是回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