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九章

    纳兰月痕虽然心里很是不甘。【全文字阅读】可是看着眼前这阵势。今天想來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了。

    毕竟。就算是他是这赤炎国的王爷。柯儿也是从來沒有放在眼里的。

    而且她训练出來的手下。也是个个都是好手。

    之前因为有了季柯的默许。所以他才能够随意的进出季府。

    现在。季柯既然下了禁令。那他想要在闯进去。还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且纳兰月痕也是不确定。若是直接闯进去了。是不是会让季柯更加的生气呢。

    这些不确定因素。也是让纳兰月痕不敢硬來的。所以只能够退而求其次。想。明日。是不是有机会。

    若是不给个说法的话。今日就算是进不去。见不到季柯。他也是不走了。

    打不了。就是在这院墙之外过夜呗。反正 他又不是沒有尝试过。

    “还请王爷明日再來吧。”

    之前季柯也是吩咐过了。若是纳兰月痕硬是不肯走的话。就让他明日再來。

    不过。这明日再來。能不能够看的到人。可是沒有明确的说的。

    但是总归能够先把人给打发回去不是。

    “柯儿明天会见我吗。”

    纳兰月痕有些不确定的问。

    “今日王爷若是就这般回去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明日说不定能够见到主子。可若是王爷一直在这里无理取闹。那可是说不定了。”

    画哪里会直接将话给说满了。只是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反正就是一切都是以劝说纳兰月痕离开为目的的。

    “那好吧。”纳兰月痕虽然也是觉得若是这么回去了。有些不妥当。可是更加害怕的却是季柯更为生气。所以此时也是沒有了丝毫的办法。只好松口。“那今日我就先回去了。明日再來。”

    “王爷请慢走。”

    画见总算是将这个大麻烦给送走了。即使是杏格沉稳的她。此时心里也是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

    她跟在季柯的身边那么长的时间。自然是知道眼前这人在季柯心中的地位的。

    若是他要硬闯的话。他们势必是不敢拿出全部的本事的。不敢伤人。那行动自然是畏手畏脚的。说不定。还真的让这个人给闯了进去。那到时候。吃苦头的。可就是他们了。

    所以此时见纳兰月痕终于肯松口走人了。在场人的人。无一不是轻松的。

    这句恭送的话。那可是完全的发自肺腑的。

    等纳兰月痕出了这季府的范围了。画才反身回院子里去跟季柯禀告……

    “他已经走了。”

    季柯此时正坐在床沿。第一时间更新 心不在焉的梳理着豹子的麻烦。显得很是无聊。

    “已经回去了。”

    画当然知道季柯所说的“他”到底是谁了。

    今日的事情。她在门外候着的时候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的。

    她也是为她家的主子感到不值得。毕竟。主子为了纳兰月痕做出的退让。在他们这些下人看來。那可是清楚的很的。

    以前的主子。别说是放下身份去招待那浅星黛了。就算是要她出席宴会。她肯定都是不会去的。

    可是现在呢。

    宴会也去。那浅星黛也招待。可是换來的是什么。

    所以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画其实心里。是巴不得能够将那个纳兰月痕给赶出去的。

    见到季柯真的将纳兰月痕给干赶了出去。画的心里。还是一阵的痛快的。

    “你准备一下。我要出门几天。”

    季柯可是沒去理会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最近在琢磨一些别的事情。从现在的形势來看。那虎符的事情。可是不能够继续拖下去了。

    交给别人去办。季柯怎么都是不能够放心的。

    所以。这事情。是只能够她自己亲自去跑一趟的。

    但是眼下这么一个打烂摊子。她季柯。自然是不能够就这么消失的。

    必要的时候。还是得用以前的法子了。第一时间更新

    画一看季柯的模样。就知道季柯所说的准备。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擅长易容。而且杏子比较冷。所以。当季柯有事要外出。而这季府。又不能够少了季柯这个人的时候。就需要她出场了。

    这事情。她也是做了不少次了。自然是轻车熟路的。

    可是。这一次却是有点不一样了。

    毕竟。纳兰月痕那个大大的麻烦还沒有解决呢。

    若是明日纳兰月痕再寻來的话。该怎么应对啊。

    “这……纳兰王爷要不要告知他事实呢。”

    画有些迟疑的问道。这就算是两个人闹了矛盾。可是到底。第一时间更新 纳兰月痕在主子的心里还是占据了很大的地方的。所以也难怪画会这么问了。

    毕竟。纳兰月痕以后。怎么也算是半个主子的。她也是不敢轻易的去决定这事情了。

    “他……”

    季柯提到纳兰月痕就忍不住的有点烦躁。会在这个节骨眼这脺黥急的要出去。也有些想要躲麻烦的意思。毕竟。纳兰月痕惹了她生气他是想直接眼不见为净的。

    正好借着这事情。还能够出去散散心。

    “不用告诉他。明日若是他來。继续拦着。若是实在是拦不住了。放他进來就是。”

    季柯想了想。觉得就是应该这样子做。“不要告诉他我出门了。等我走了。你就是那季柯。别让人看出破绽了。若是浅星黛或者沐晨相邀。便称病。若是他们來探望。你也随机应变就是。”

    将药交代的事情又交代了一番。季柯也不用多多的准备什么。毕竟。这一路上。她的接应点也是非常的多的。

    画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自然是能够办的妥妥当当的。

    不过。这乃是季柯与纳兰月痕关系明确之后。季柯第一次出门沒有直接的告诉纳兰月痕。

    所以画对于纳兰月痕是不是能够察觉。也是有些不敢肯定的。

    所以打定了主意。明天是说什么都不会让纳兰月痕进來的。

    至于浅星黛与沐晨。那自然就是可以用生病不见客的理由來推妥的。

    见事情都交代的差不多了。季柯也是不耽搁。准备连夜就走。

    豹子见季柯要往外走。也是起身。跟着往外走。那意思。是要跟着季柯出门。

    “豹子乖。你呆在府里。这次的事情。你不适合去。”

    豹子着实是太过于现眼了。若是豹子不在季府。那么聪明一点的人。也是能够猜到季柯不在季府了。

    而且季柯此行是要去做正事的。需要隐秘一些。带着豹子这般明显的。怕是才出现。就已经直接的被人给猜到了身份吧。

    毕竟。这世人。可是都知道。季将军府的季柯小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养了一只威猛的白毛豹子的。

    所以。这一次。说什么豹子都是不能够跟着出去的。

    豹子有些不舍得蹭了蹭季柯的脚。它也是聪明的。季柯都这般说了。自然是不会继续跟着去给季柯添麻烦了。

    “乖。”

    季柯安抚的嫫了嫫豹子的脑袋。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了。

    这虎符的事情。还是尽早的出发去解决才是。不知道还要拖多久呢。

    自然是尽早去。尽早回才是……

    第二日一早。纳兰月痕估嫫着季柯要起床了。便早早的到了季府。

    当然。还是从那后院的。

    昨日季總愡的急了。也是沒有将那阵法给改了。所以。这进入季府的围墙。纳兰月痕还是很轻松的。

    不过这进了院子简单。可是不代表。要见到季柯。是同样的简单了。

    昨日的事情。今日又在这里上演了。

    拦住纳兰月痕的还是昨日那个人。

    那人也是心里一阵的苦涩啊。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都丢给了他了。可是沒办法啊。谁让他打赌打输了呢。

    咽下心里的苦涩。侍卫很是严肃的看着纳兰月痕。

    “王爷还是请回吧。主子沒有说。要见你。”

    主子都还沒发话。所以。他是怎么都不会放他进去的。

    不然。吃亏的只会是他自己。

    “那我要见画丫鬟。”

    纳兰月痕见这人还是那般的说不通。也是不直接强求了。直接开口要见季柯身边的丫鬟。

    毕竟。那丫鬟可是说了。让他今日再來的。

    就算是见不到季柯。也要通过那丫头。传一下话才是。说不定就让季柯同意见他了呢。

    本來很是风度翩翩的纳兰月痕。因着这事情。昨日根本就沒有睡好。

    虽然为了见季柯。也是好生的梳洗了一番的。但是那眼里的疲惫。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下去的。

    此时的纳兰月痕。若是走在外面。怕还真的会让人有些认不出來呢。

    “画姐姐有事外出了。并不在府中。”

    季柯身边的丫鬟。可是比他们跟着季柯的时间都要久很多的。所以不管她们的年纪多大。他们都是要尊敬的称呼一声姐姐的。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纳兰月痕大吃一惊。这好好的。一个丫鬟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属下并不知晓。”

    笑话。不说不知道。就算是真的知道。也断然不会这么简单的就告诉纳兰月痕的。

    毕竟。画可是季柯身边的丫鬟。这出门。肯定是受了季柯的吩咐。出去办正事才是。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