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八章

    浅星黛疑瀖的低下头,刚刚那被人盯着的感觉可是明显的很的,可又是找不到那视线的来源。【无弹窗】

    这让她很是不安。

    现在她是在赤炎国的地方上,对于安全的问题,她可是在意的很的。

    虽然知道,在这赤炎国的土地上,纳兰澈肯定是不会让她出事的,可是保不准就有别的国家的人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将事情给搅乱,然后把屎盆子扣在赤炎国的头上,那时候,她可是就成了那个冤大头了,白白的受了罪。

    所以说,浅星黛对于自己的安全问题,可是很看重的。

    平白的有那种被监视的感觉,让她整个心都提了起来。

    也是不敢在这么多闲佑的人的地方过多的停留,也顾不得生纳兰月痕的气,着急的跟着也回了驿站。

    沐晨在楼上,看着浅星黛与纳兰月痕的一系列行动,嘴角的不屑,却是更大了。

    “继续派人盯着这两个人。”

    随口的吩咐了一句,便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纳兰月痕狂奔回来王府,还没有坐下,就又是一闪身子,离开了去。

    王府的老管家本来听闻纳兰月痕回来了,准备禀告一些事情,却是扑了个空。

    “王爷人呢?”

    老管家有些疑瀖的问那守在门口小斯。

    “咦?王爷不在吗?刚刚明明进去了呀。”

    那小厮一直都是守在门口的,看着纳兰月痕进了门,见老管家这么问,很是疑瀖的往屋子里探了探脑袋。

    可是这屋子里哪里有纳兰月痕的人影?

    “哪里有王爷的踪影啊!”

    老管家看着眼前有些迷糊的小斯,也是无奈。

    不过也知道,这根本就怪不得这小厮的,毕竟,王爷的武功,若是有些躲得话,根本就不是这个小斯能够看的住的。

    “管家饶命啊,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那小厮大大的吃了一惊,见管家有些恼怒,赶紧跪下,承认错误。

    这下人当的久了自然是明白,这有些时候,就算是不管你的事情,你也是得乖乖的认错的,不然的话,吃亏的可是自己的。

    “算了算了。”

    老管家挥了挥手,表示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

    他猜测,这王爷应该又是去找季柯小姐了。

    之前路上的事情,也是传到了老管家的耳中了。

    他一直都是看着纳兰月痕长大的,对纳兰月痕可是了解的很的,自然知道,能够让纳兰月痕那般的失魂落魄的,也只有季柯小姐一个人了。

    “哎,希望这两人不要闹什么矛盾才是。”

    老管家自然是见不得纳兰月痕伤心的,所以打心底的希望,这次纳兰月痕去,能够将两人的矛盾解决了才是,不要留有遗憾。

    纳兰月痕对于季柯后院布置的阵法,可以说,在多次的实践之后,已经轻车熟路了,根本就是困不住他的了。

    而季柯,也是还没来的及将那后院的阵法改了,所以,纳兰月痕很是轻易的,就又闯进了季府。

    不过,这进入季府的围墙是容易的,若是想要继续往前,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纳兰月痕刚刚从阵法中走出来,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王爷还是请回吧,主子说,今日不见客。”

    那人乃是负责这一块地方的人,季柯已经传下话来,不准放纳兰月痕进来,他自然是不敢让纳兰月痕从他这里跑进去的。

    “你跟柯儿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相告。”

    纳兰月痕知道这人肯定是受了季柯的吩咐,才会拦住她的。

    跟季柯相处久了,自然也是清楚,这看守院子的人的本事的,若是只有这一个人拦住的话,他也是有希望突破的,可是这暗中,还有好多人埋藏着呢,硬闯的话,根本就是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杏的。

    “这”

    那人有些迟疑,他自然知道纳兰月痕与主子的关系的,可是主子说了,这纳兰月痕是肯定不能够放进去的。

    “你派人进去说一声。”

    纳兰月痕也知道,若是季柯不松口的话,这些人是断然不敢违抗季柯的命令的。

    “还请王爷稍等。”

    侍卫往旁边的草丛中看了一眼,那草丛一阵抖动,接着一个黑影快速的掠了出去,往季柯的住处去了。

    没一会儿,之前那黑影便回来了。

    “王爷还是请回吧,主子说了,今日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是不见客的。”

    那人刚刚从季柯那里回来,季柯严肃的声名了,今日,是怎么都不可以将纳兰月痕给放进去的,不然的话,他们也不用继续跟着她季柯了。

    毕竟,这些人,可都是她费劲了心思培养出来的,若只是因为她跟纳兰月痕定亲了,就也听纳兰月痕的命令了的话,那她为何还要继续养着他们。

    他们,必须得分清楚,到底,谁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子。

    “这可是关乎国家存亡的大事情,你再去跟柯儿说说。”

    纳兰月痕有些着急,他这是来道歉的,若是连季柯的面都见不到的话,还怎么道歉啊。

    “王爷还是请回吧。”

    那黑影说完话,却是又闪了开去。

    之前拦住纳兰月痕去路的人,却是开口,继续清纳兰月痕离开。

    “你就让我进去吧,若是柯儿怪罪,你们只管将过错往我身上推就是。”

    纳兰月痕有些着急,伸手拨开了那拦着自己的手,就要往前走。

    “王爷还请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了。”

    若是这般轻易的就让纳兰月痕给冲了过去,那他们这么久以来的饭也是白吃了,那侍卫反应很快的,就又拦在了纳兰月痕的身前,不再让他靠近季柯的院子半步。

    纳兰月痕看着那不远处季柯院子的院门,咬了咬牙,今日,他是必须要见到柯儿的。

    这种事情,若是拖延的久了,误会只会更加的深,他今日,必须得解释清楚,就算是硬闯也是得进去见到柯儿的。

    “让我进去。”

    纳兰月痕冷冽的看着眼前那还是拦着路的人,若是还不让的话,他就只能够硬闯了。

    “王爷还是请回吧。”

    那侍卫自己是不会因为纳兰月痕的一个威胁就直接退下的,他可是清楚的知道,他的主子,从头到尾,都是只有季柯一人的。

    纳兰月痕见眼前的这人还是油孜不进,不让他进去,也是不管了,直接运气与手,伸手就朝那侍卫攻击而去。

    侍卫没有想到,这纳兰月痕说动手就动手,不过本身的反应也是够迅速,很快的就招架而去。

    可是纳兰月痕的攻击不过是虚晃一招罢了,见那侍卫招架,整个人却是猛地往旁边测了过去,就要往那里面冲进去。

    不过,这可是季柯居住的地方,安全问题,那是没有丝毫的问题的。

    纳兰月痕才冲过了之前那侍卫的身子,前方却是突然出现了四个侍卫,密密实实的挡住了纳兰月痕的去路。

    “王爷还是请回吧。”

    四个人整齐一致的说,完全不给纳兰月痕丝毫前进的空隙。

    “让我进去。”

    纳兰月痕抿了抿嘴,今日,也算是见识了一下季柯院子的安全程度,可是这不能够成为他退缩的借口。

    他必须得进去。

    “王爷请回吧。”

    还是一样的,整齐的回答,并没有因为纳兰月痕是王爷是季柯的定亲对象,就有丝毫的变化。

    纳兰月痕也不肯如此直接的就退让,双方就此僵持在了当场。

    “你们让一让。”

    那四个人的身后,却是突然的传来了一个女声,打破了众人的僵持。

    众人的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了那个突然出现的女子身上。

    纳兰月痕定睛一看,却是认出了这是最近季柯身边伺候的丫鬟。

    之前负责照顾季柯起居的大丫鬟琴,被季柯派出去了,所以,现在换了一个纳兰月痕不是很熟悉的丫鬟。

    这丫鬟跟琴有很大的差距,话少,很是沉稳,可以安静的呆着,一言不发,让人完全的察觉不到她的存在。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丫鬟,应该是叫做“画”。

    “画,告诉柯儿,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她。”

    纳兰月痕见到画出来,知道,肯定是季柯知道了这里的事情,若是能够让这丫鬟去传话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王爷今日还是请回吧,主子说了,今日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是不会见客的。”

    画自然是在季柯的授意下才会出来的,季柯今日说了,不想见人,自然是不会见的。

    不管纳兰月痕说什么,不见就是不见。

    再说了,季柯本来会挿手这几个国家的纷争,不过也是因着纳兰月痕的原因罢了。

    今日纳兰月痕惹恼了季柯,所以,就算是今日,纳兰月痕告诉她,这战争要爆发了,她季柯,说了不见,就是不见的。

    “那那明日呢?”

    纳兰月痕知道,这丫鬟肯定是受了季柯的命令才出来的,既然季柯都这么直接的说了,看来,今日,见到季柯,是没有丝毫的希望了。

    毕竟,这么多人拦着,就算是他,也根本就不能够突破进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