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七章

    此时还有些没有想过来的纳兰月痕,就像是那失了魂魄的人一样,漫无目的的走在回王府的路上。【】

    他向来都是风度翩翩的,老百姓哪里曾见过这样的逍遥王爷呢?

    一个个都像是看戏一般,将纳兰月痕给围在了中间,却是自发的让出了纳兰月痕的去向。

    “这还是不是逍遥王爷?我怎么觉得,这只是长得跟逍遥王爷有些相像罢了?”

    有些人根本就不敢将眼前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跟那逍遥王爷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下意识的将这人,跟纳兰月痕给区分开来。

    “世界上哪里来这么像的两个人啊!这分明就是纳兰王爷!”

    可是这里看到的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整个集市啊,随着消息的扩散,这围观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

    而且,这纳兰月痕的样子,他们可是都认识的,就算是有些人不想承认,但是这更多的人,却是认出了,这就是他们的纳兰王爷啊。

    “可是王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这副模样?”

    有人将自己心中的疑瀖问了出来,不过却是没有人能够回答的,毕竟,这可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刚刚可是亲眼看到王爷是被季府的下人给抬出来的呢!”

    这一路上走来,纳兰月痕可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的,自然也会是有人看到他是从季府中走出来的。

    “哎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纳兰月痕向来都是很得老百姓的喜爱的,毕竟,这赤炎国能够有今日的安定,可是少不了这纳兰月痕的功劳的。

    不得不说,这也是纳兰澈会如此忌惮纳兰月痕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毕竟,若是想要在那个位子上做的稳当,这民心可是至关重要的。

    而民心,在纳兰月痕的身上,所以,纳兰澈很是忌惮纳兰月痕。

    “这是不是又跟季柯小姐闹矛盾了啊?”

    赤炎国的百姓,对于纳兰月痕与季柯的关系,那可是在清楚不过的,这一联想纳兰月痕是从季府中出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不难猜到,这应该是跟季柯有了矛盾,才会如此这般的模样。

    这不远处的酒楼二楼,沐晨却是闲散的倚靠在窗边,看着下面那还是双眼无神往前走着的纳兰月痕。

    虽然这里是赤炎国,可是他的眼线还是很多的,更不用说是他最关心的几个人之一的纳兰月痕了。

    所以纳兰月痕一出现,那探子察觉不对,也是第一时间就禀告给了沐晨。

    收到消息的沐晨,第一时间就赶过来“看戏”了。

    他可是迫不及待的想到纳兰月痕落魄的样子了呢。

    而且据手下禀告,这人,是从季柯那里出来之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而且,季柯的丫鬟出来传的那句话,也是一丝不差的传到了沐晨的耳中了。

    他倒是有些好奇的,这纳兰月痕到底是怎么惹恼了季柯,才会让季柯直接闭门不见客呢?

    当初,他也是听说了纳兰月痕在季府是多么特殊,多么的进出自如的,可是今日,这人,说的好听点是被请出来的,实际上,却是被赶出来的。

    那么,到底在他们两个相携离去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个转折?

    毕竟,之前纳兰月痕去接季柯的时候,两人的关系还是那么的要好呢。

    莫不是沐晨不由得想到了这些日子浅星黛的行为,莫不是,她的行动,还是对两个人的关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的?

    不过很快的,沐晨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季柯与纳兰月痕是什么人,哪里会因为一个根本就不重要的女人,生出什么嫌隙来?

    这两人,本身就是心思细腻谨慎的人,会弄到如此这般,肯定是因为这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矛盾!

    若是他能够找出这个矛盾,那说不定,就能够直接完全的毁了这两人的关系!

    沐晨想到这里,却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因着这里根本就没有外人,所以沐晨此时的笑,根本不带半点的伪装。

    那笑容十分的渗人,就算是跟在沐晨身边多年的那个贴身伺候的小斯,此时也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根本不敢再这个时候多说什么,只是低下头,看都不敢看沐晨一眼,半分响动都不敢弄出来。

    “王爷,你这是怎么了?”

    沐晨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眉头就忍不住的皱了起来,若是没有听错的话,这应该是那女人的声音。

    往下看去,果不其然,在纳兰月痕的身前,找到了浅星黛的身影。

    浅星黛跟沐晨商量了一下两人之后的对策,最后却是有些不欢而散了。

    回到驿站的浅星黛还没有坐稳凳子,下人就回报了纳兰月痕的异常。

    这机会,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当下也顾不得休息,又马不停蹄的往纳兰月痕这里来了。

    远远的,就看到了纳兰月痕那失魂落魄的样子。

    她自然知道,会让纳兰月痕变得如此这般的只有季柯一个,这心里,也是忍不住的膈应了一下。

    可是到底为了自己长远的计划着想,她还是没有继续深思下去的。

    一脸紧张的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就要去搀扶住纳兰月痕。

    可是纳兰月痕即使现在有些失魂了,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近身的,身子下意识的微微一侧,就躲过了浅星黛那伸出来的手。

    这手既然伸出来了,浅星黛自然是不会再缩回去,有些尴尬,但是到底浅星黛的见识也不算是短了。

    既然纳兰月痕不让接触,那她就虚扶着呗。

    “王爷,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可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了?”

    浅星黛站在纳兰月痕的面前,一脸的焦急,显得有些不知所错,很是关心的问道。

    可是此时的纳兰月痕哪里会回答他的问题,往她旁边侧了侧,就要绕过去,继续往前走。

    “王爷,看您这样子,似乎是不舒服,还是星黛送你回去吧。”

    浅星黛在纳兰月痕面前受的气也是不少了,又哪里会在意这么一点呢?

    而且,她也是收到了消息,纳兰月痕是从季府出来之后,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那就说明,他跟季柯有了矛盾,若是能够抓住机会,让两人之间的矛盾无限的放大,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这外界的一切,可以说,都已经完全的被纳兰月痕给屏蔽在外了。

    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是没有丝毫的留意的。

    他的脑中,一直都在纠结季柯问的那个问题。

    他清楚的知道,他不会愿意用季柯去换取这赤炎国的安定。

    可是这赤炎国又是他根本就放不下的。

    他有些恨自己的优柔寡断。

    他相信,季柯肯定也是清楚的知道,他不会用季柯去换取和平的,季柯气恼的是他的迟疑。

    是的,就是现在的他,其实也是在气恼自己的迟疑。

    他深刻的觉得,也许他根本就配不上季柯。

    季柯为了他做出了多少的退让,他在一旁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可是他呢?

    却是让季柯失望了。

    此时的季柯,一定很伤心吧。

    毕竟,退让付出了那么多,换来的,却是他的迟疑。

    他此时是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的。

    若是扇自己巴掌能够挽回对季柯的失望的话,就算是要他丝毫不顾面子的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自己扇自己巴掌,他都是不会有丝毫的反抗的。

    可是偏偏,现在季柯连见都不见他一面了。

    不对!

    纳兰月痕的脚步猛地一顿,然后伸手用力的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像是恍然大悟一般,顿时就丢下了之前颓废的气息。

    抬头一看,却是看见周围一圈人都在好奇的看着他的。

    他也算是走了一个死胡同了。

    当年季柯还没看上他的时候,他哪里要过面子了?

    那季府也不知道闯过几次了。

    怎么这一次,就钻了牛角尖了呢?

    季柯不见他,他可以去见季柯啊!

    只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再折回季府,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当下就加快了脚步,往王府赶回去了。

    全程,根本就是连看都没有看浅星黛一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浅星黛的存在。

    浅星黛站在纳兰月痕的身后,看着那男人根本就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走了。

    心里那个恨啊,而这恨,又不是恨纳兰月痕的,而是将恨意全部都转移到了季柯的身上。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心思,还真的是没有人能够猜的准的啊。

    沐晨在上面看戏一般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看着那浅星黛,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女人,还真的是半点用处都没有呢。

    若不是看在她背后的阡陌国的份上,沐晨,可是根本看都不会看她一眼的。

    浅星黛却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她,而且有些不怀好意,下意识就往四周看了看,却是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什么的。

    等抬头看的时候,沐晨却是已经见机快的将脑袋给缩了回去。

    所以,浅星黛还是什么都没看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