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六章

    季柯闻言。【无弹窗】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事情却是是太过于重要。不适合找别人去的。看來。最近她是得抽出一点时间。先将那事情搞定了才是。

    若是真的能够将那镇西大军收为己用。那可是一个大大的筹码了。

    就算是那镇西大军已经叛变。那对于季柯他们來说。虽然遗憾。但是也不至于有过大的损失。

    而且若是那支军队完全的不听号令的话。是时候强制的解散了。

    免得日后还对他们造成威胁。

    不能够成为助力。也定然不能让它发展成威胁。

    “柯儿。咱们成婚吧。”

    季柯还在思考。这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第一时间更新 才能够最好。却是不想。纳兰月痕突然抛出了这么一个重磅炸弹。

    有些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纳兰月痕。

    不是不肯。毕竟。纳兰月痕已经是她季柯认定的人。早晚。都是会嫁给纳兰月痕的。

    只是。现在的时机。根本就不适合成婚。

    阡陌国与沐国此时正在虎视眈眈的。若是在这个时机成婚的话。定然会让他们两个人分神。若是在这这个时候。那两个国家乘机出兵的话。他们会有些措手不及的。

    “柯儿……你。不愿意吗。”

    纳兰月痕见季柯半晌都沒有回答。心里有些难过。强撑着笑容。问道。

    “不是不愿意。只是现在的时机不对。”

    季柯抿了抿嘴。纳兰月痕定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只是浅星黛与沐晨的出现。却是让他有些乱了阵脚了。

    毕竟。那两个人背后代表的国家队赤炎国虎视眈眈。而那两个人又是对他们两个人有着不好的目的的。

    若是只有浅星黛一人。纳兰月痕定然是不会怕的。

    可是现在多了一个沐晨。

    沐晨的手段。纳兰月痕也是清楚的。

    其实现在说起來。纳兰月痕也不是怕了。只是这心里的不安定。着实是有些高了。

    所以这会。才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意见來。

    “我知道。时机是不对。可是……”

    纳兰月痕也是一个聪明的人。自然是知道季柯说的时机不对是什么。可是现在。他就是想要任杏一回。

    沐晨的手脚可是不干净的。他怕。怕那沐晨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

    而纳兰澈此时也是迷糊的。若是纳兰澈帮着沐晨的话。这可是防不胜防的。就像是今日一般。

    若是能够将季柯迎娶进府了。那不管是沐晨还是浅星黛应该都是会断了这念想的。

    纳兰澈也应该能够通过这件事看清楚。他纳兰月痕可不是他说什么。就会做什么的人。

    “是因为纳兰澈。”

    季柯看了一眼此时显得有些不对劲的纳兰月痕。若是只有浅星黛和沐晨的话。纳兰月痕应该不至于如此的自乱阵脚。

    会让纳兰月痕慌乱的。便是这赤炎国的安危。

    而目前赤炎国乃是在纳兰澈的掌控中。莫不是。这纳兰澈今日早上。还跟纳兰月痕说了什么。

    为了让纳兰澈安心。季柯可是将皇嗊中的人手撤走了那么一些的。所以。今日纳兰澈到底是跟纳兰月痕说了什么。季柯也是不知晓的。

    “是不是纳兰澈跟你说了什么。”

    季柯见纳兰月痕沉默。也是猜到了一些。又开口问道。

    “他……毕竟是我侄子。毕竟。是这赤炎国的国主。”

    纳兰月痕沒有直接告诉季柯。第一时间更新 今日。纳兰澈到底是跟他说了什么。却是冒出了这么一句。

    季柯有那么一瞬间的沉默。也有些心寒。

    在这纳兰月痕的心里。到底是这江山最重要吗。

    那她季柯算什么。

    倒不是季柯一定要去跟这江山去争宠。只是。这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那么一些痛的。

    毕竟。她将纳兰月痕放到了那么重要的一个位子。可是纳兰月痕。却是……

    “柯儿。你别生气。”

    纳兰月痕见季柯不说话。也知道季柯此时是生气了。伸手抓住了季柯的手。却是被季柯挣妥了出去。

    “纳兰月痕。第一时间更新 本來我不想问的。可是时至今日。我只问你一句。若是要用我季柯。去换这赤炎国的安稳。你肯是不肯。”

    季柯向來都是一个果决的人。而且对于信任的人。也是不知道拐弯抹角这事情的。既然想到了。那就直白的问了。

    纳兰月痕一愣。却是一蟼愑迟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他清楚的知道季柯对于他來说。是有多么的重要。

    可是季柯重要。这赤炎国的江山却是也重要的。

    他从來都沒有将这两个做过比较。所以。季柯这一提问。他却是愣住了。

    这江山。乃是他的家。若是江山都不安稳了。他又哪里來的家。第一时间更新

    所以即使纳兰澈如此这般的对他。他也是沒有想过甩手不干的。

    毕竟。这是他的家啊。

    可是季柯。季柯也是那么的重要。

    他从來沒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被问这个问題。

    所以。他着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季柯看着眼前沉默的纳兰月痕。这心里却是越來越寒了。

    她向來都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可是到底。她还是一个女人不是。

    即使。今日这问題。问的着实是有些小家子气了。却也是出自一个女人的本能罢了。

    本來她是不准备问的。可是这有时候。第一时间更新 话说出口了。才后悔的。

    但是纳兰月痕的沉默。也着实让她不好受的。

    她季柯是什么人。

    就算是到时候纳兰月痕真的选择了将她推出去换取和平。莫不是她季柯就是那逆來顺受的人了不成。

    所以这个问題。其实根本就不存在的。

    可是偏偏。纳兰月痕沉默了。

    “你走吧。”

    季柯声音冷静。可是却是冰冷的。

    今日的纳兰月痕着实是让她伤心透顶了。

    她本來可以置身事外的。可是为了纳兰月痕。她放下了自己的面子。主动的去招揽了活计。却是沒想到。换來的是纳兰月痕的这般对待。

    这让她。怎么都是有些难过的。

    即使。她在坚强。可是到底也是一个女人不是。

    还是一个对人心动的女人。

    怕是沒有一个女人能够忍受这个时候的沉默了吧。

    “柯儿……”

    纳兰月痕难过的看着季柯。可是季柯早就已经回头。根本就不肯再看纳兰月痕一眼。

    “來人。送客。”

    季柯朝外面喊了一声。门外进來了几个守卫。却是恭敬的走到了纳兰月痕的身边。

    “王爷。请吧。”

    在他们眼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只有季柯一个主子的。既然季柯说要送客。那自然是不会让纳兰月痕久留的。

    只是他们都有些好奇。这纳兰月痕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才会让季柯主子生气的赶人。

    毕竟这么久以來。季柯对于纳兰月痕的忍耐力可不是一般的。

    纳兰月痕本來今日就有些心乱。情急之下提出要跟季柯完婚的请求。却是不想最后将事情弄成了这个样子。

    他现在很是后悔。可是他也是对于自己的沉默有些怨恨的。

    季柯对于他做出的退让。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在那个时候沉默了呢。

    莫不是。在他的心中……

    不不不。

    不可能。

    纳兰月痕忽然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去。

    看了看季柯那挺得笔直的背影。纳兰月痕。却是突然一蟼愑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季柯解释了。

    “王爷。请吧。”

    下人见纳兰月痕沒有丝毫的动作。又是开口喊了一句。而且已经决定。若是纳兰月痕还是沒有反应的话。他们就要动手了。

    纳兰月痕猛地从座位上坐了起來。往季柯那里走了两步。却是被人给拦了下來。

    “送客吧。”

    季柯头也沒回。往里间去了。顺手还将那帘子给放了下來。完全的挡住了纳兰月痕的视线。

    纳兰月痕的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张嘴想要再说什么。却是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來了。

    “王爷得罪了。”

    那下人说了一句抱歉。却是直接几个人一起。将纳兰月痕给架起來了。

    原來。他也是看出此时的季柯根本就不愿意听纳兰月痕多说什么。见机快的直接乘着纳兰月痕不注意。点住了他的袕道。

    所以。此时纳兰月痕别说是说话了。整个人都是动弹不得的。

    下人直接将纳兰月痕给架到了将军府的门外。

    “王爷。主子吩咐了。近些日子身子不适。不见客了。”

    前脚刚刚将纳兰月痕给架到了门外。后脚就跟了一个丫鬟出來。却是受了季柯的吩咐。出來传话的。

    “王爷。还请回吧。”

    解了纳兰月痕的袕道。却是几个人将大门守的妥妥当当的。

    若是纳兰月痕还要往里面冲的话。可是要先问过他们才是。

    纳兰月痕的武功虽然不弱。可是若是想要从季總惃门训练的人手中闯进去。还真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为了安全起见。季柯还传授了这些看家护院的人不少现代的困人之术的。

    之前纳兰月痕进府。根本就沒有人敢阻拦的。可是今日既然季柯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这以后。纳兰月痕想要踏进这府邸。可根本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