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沐晨脸上的笑容虽然是灿烂的,可是浅星黛却是看的忍不住的一寒。【最新章节阅读】

    在日子,本应该是不会冷的,可是浅星黛分明觉得,周围有寒气飘过,让她也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寒颤一打,却是从刚刚的愤怒中,冷静了下来了。

    看着眼前的沐晨,浅星黛却是第一次正视起了这个人。

    这人虽然笑的灿烂,可是让浅星黛却是感觉那么的危险。

    “殿下,刚刚是星黛冒失了,还请殿下不要怪罪的好。”

    冷静下来的浅星黛,知道目前最该做的事情就是道歉。

    目前的她还没有能力独自一人完成自己的目的,所以,现在还不是跟沐晨撕破脸的时候。

    等时机到了,她可是不会让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继续呆在她的身边的。

    “公主严重了。”

    沐晨心里对浅星黛是很不屑的,可是到底还要合作,所以,这关系,自然是不能够直接的弄僵的。

    “殿下,既然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不妨找个能够说话的地方,好好的聊一聊吧。”

    浅星黛也是知道,今日虽然没能够成功的跟着季柯,但倒也是给他们两个创造了一个交流的好时机。

    他们两个的合作,若是想要继续下去的话,迫切的需要好好的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做才是。

    不然两人一直互相拉后腿,那别说是合作成功了,怕是会直接被赤炎国占据一个大大的有利的位置。

    “不放就去刚刚的那个亭子。”

    沐晨看了看周围,却是发现,只有之前那个小亭子比较合适了。

    那亭子离周围的树木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而且视角非常的好,若是真的有什么人偷听的话,倒是能够尽早的发现的。

    而且就算是有人留在了周围偷听,那距离,只要他们两个说话小声一点,也是能够避免被人听了去的。

    “一切都听殿下的安排。”

    浅星黛现在是冷静了下来,也是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是多么的不妥当。

    可是刚刚真的就是那么一瞬间,所有的火气都上来了,根本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就已经爆发了。

    沐晨也不多说,当先就提步往之前的方向去了。

    带到亭子中坐定,望向了院子的门口。

    浅星黛正慢慢的往这走着。

    忽然,沐晨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惘,似乎,是看到了季柯,又回来了。

    从纳兰月痕的身边离开,来到了他的怀哀。

    “殿下?”

    浅星黛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沐晨眼中的迷惘的,有些迟疑的开口,不知道这沐晨又是看到了什么,才会这般的样子。

    沐晨向来都是理智的,到底是想到了什么,才会失神呢?

    “咳咳。”

    沐晨回过神来,却是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公主请坐吧。”

    他也是糊涂了,怎么会想到那里去呢?

    这浅星黛跟季柯根本就不能够相提并论的,他对季柯的着实是太过于这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得到啊。

    沐晨深深的觉得,自己目前的状态着实是算不得好的。

    若是不能够及时的调整过来的话,怕是会对自己的计划有所损害的。

    看来,是时候先让季柯淡出他的视线了,不然,他真的怕有朝一日,会不过后果的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浅星黛只是简单的一联想,却也是想到了沐晨之前为什么会失神了。

    这人,怕是又响起了季柯吧。

    毕竟之前季柯从院子门口进来的那一瞬间,就算是她,作为一个女人,也是忍不住的惊艳的。

    当时的沐晨,表现的可也没有多么的淡定。

    刚刚,怕是又想到了季柯吧。

    可是,这季柯却不是他的女人,而且,现在说不定正在纳兰月痕的怀中,巧笑倩兮呢。

    “殿下,星黛觉得,咱们除了合作,似乎也是多了那么一点相同的目的呢。”

    优雅坐下的浅星黛,见沐晨似乎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倒是先开口了。

    今日,可是得好好的计划一下才是,若是他们在这般的互相扯后腿,对他们两个,可是都没有丝毫的好处的。

    沐晨向来是不喜欢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别人的眼前的,浅星黛虽然这般说了,可是沐晨却是不会承认的。

    “公主说笑了,咱们的目的,从始至终,都是只有一个的。”

    笑了笑,却是不准备继续跟浅星黛讨论她说的另一个共同的目的,是什么。

    那可能会让浅星黛抓住了他的弱点,让出更多的利益。

    虽然喜欢季柯,可是在真正的利益面前,沐晨,可是不会放松丝毫的。

    “殿下何必装傻呢?咱们都是明白人,这说话,何必拐弯抹角的。”

    浅星黛却是不打算放过这次的机会,这一次,她可是得好好的跟沐晨沟通一下才是。

    “公主说什么,我可真是有些听不懂呢。”

    沐晨自己一个人能够嫫爬打滚到今日的地位,自然是不是因为浅星黛的几句话,就直接将自己的目的直接的说出来的。

    “殿下既然要这样,那我可就直说了,咱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殿下似乎对季柯小姐,有些非分之想呢。”

    不要怪浅星黛用非分之想这个词,毕竟,季柯怎么说都已经是纳兰月痕的未来王妃的,而这沐晨对季柯的肖想,就跟肖想有夫之妇是一样的。

    这不是非分之想,还有什么是?

    “公主说的是什么,我似乎有些不明白呢,这季柯乃是王爷的未来王妃,我哪里敢肖想什么呢?”

    即使他对季柯的想法已经那般的明白了,可是不代表他会直接在这个所谓的“合作”对象面前承认的。

    毕竟,那就是相当于自己跳下了浅星黛准备的陷阱罢了。

    对于季柯的喜欢,那是能够放在大事之后再去行动的。

    他可不是那种会为了感情,就放弃一切的小年轻了。

    在他看来,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到时候这天下都是他的,难道还搞不定季柯这么一个女人吗。

    “殿下就不怕,等您功成名就的时候,季柯已经完全的对纳兰月痕死心塌地了吗?”

    浅星黛哪里会不知道沐晨打的什么主意,这人对季柯的目的,那可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出来的。

    此时却是在她的面前装起了傻来,这说出去,根本就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沐晨沉默,不想继续跟浅星黛讨论这个问题。

    这一切,他都是有计划的,断然不会因为浅星黛的几句话,就直接的改变自己的目的。

    “殿下您也不必对星黛如此的防备,毕竟这事情,是对我们两个人都有利的。”

    浅星黛见沐晨沉默,知道,这事情还没有到了完全不能够商量的地步,继续开口说着,却也是将自己给扯了进去。

    毕竟,这若是能够破坏了季柯与纳兰月痕的感情,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双赢的。

    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就算是今日不能够说服沐晨在这件事情上跟她站在统一的战线上面,至少也要让沐晨在这件事情上不要给她添麻烦,完全的跟她对着干才是。

    沐晨还是没有说话,他自然也是知道浅星黛的目的是纳兰月痕的,可是浅星黛最近这无脑的行为,可是对于让他跟她合作,是没有丝毫的说服力的。

    毕竟,他可是不喜欢跟脑残合作的。

    那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罢了。

    他可是不想,本来还有几率成功的事情,亲手被自己的愚蠢给毁了。

    所以对于浅星黛滇濁议,他是不会做出丝毫的回应的。

    毕竟,浅星黛最近的行为,可是让他差点都要连之前两国的合作,都给直接的给毁了的。

    “殿下?”

    浅星黛见沐晨半天没有反应又是喊了一声。

    “公主,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合作的事情吧,不要再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了。”

    沐晨有些不耐烦的开口,提醒浅星黛不要继续浪费时间了。

    今日可是难得的机会,自然是要将事情好好的说说的,若是继续这般浪费下去,那就算是有淤多的时间,也是不能够将事情讲清楚的。

    “是了,那还请,以后殿下不要每次行事都与星黛对着干才是。”

    浅星黛见这沐晨始终不肯松口,也是有些不耐烦了,这说话的语气,没有之前的诱导,变得有些冷硬了起来。

    既然这人不肯帮忙的话,那只求能够不要继续跟她对着干,给她添麻烦才是。

    “公主,莫不是觉得你最近的行为是对的?”

    沐晨也是心中恼火的,若不是这浅星黛做的事情太过于无脑,她以为他闲的很,会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去跟她对着干么?

    他不过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浅星黛毁了他们的计划,才会如此做的。

    可是浅星黛,似乎丝毫都没有意识到,她的行为是多大的一个错误。

    “星黛着实不知道,哪里有错,还请殿下指点一番。”

    浅星黛脸上的笑容完全的消失了,很是冷硬的质问沐晨。

    她最近的行为,可都是为了接近季柯而做的。

    为了这些,她可是完全的放下了自己的面子,可是现在,这沐晨,竟然说她的行为完全都是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