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二章

    季柯很是讨厌浅星黛这个人,在浅星黛开口的时候,就大概的猜到了浅星黛接下去要说的话。【无弹窗】

    无非就是先撞一番可怜,然后顺势就提议要跟她一起回去了。

    所以,明知道这浅星黛打的是什么主意,季總愒然是不会上当的,直接就要把这个大麻烦推给沐晨去解决。

    浅星黛没有想到,她话还没有说完,这季柯就已经直接将她跟沐晨给绑到了一起去。

    不过她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愣了一下之后,很快的就回过了神来。

    “季柯姐姐,你可是别开玩笑了,这沐晨殿下也是才来这赤炎国没有多久,哪里能够知道什么地方啊,不信,你问问沐晨殿下看。”

    这边说着,浅星黛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沐晨的那边,很是开心的问。

    “沐晨殿下,你说是不是呀。”

    因为是背对着季柯他们的,所以浅星黛对着沐晨做了一个眼銫,希望沐晨能够配合一下,毕竟,她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可是都为了他们两个的计划的。

    当然,若是说完全没有私心,那也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沐晨本来还想着,就算是这纳兰月痕来了,也没事,反正他们都在这里呢,也好借机再好好的观察观察,说不定就能够找到季柯与纳兰月痕的矛盾点,然后再将两个人的矛盾放大,制造误会,为他自己谋取机会。

    可是没有想到,这纳兰月痕一来,就是要将季柯带走的。

    这心里的不爽,可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明白的了。

    心里的不爽利还没有下去,那浅星黛又是给自己找了麻烦。

    季柯与纳兰月痕两人显然是不想跟他们两个一起的,他本来还想着,在此分道扬镳,然后回去之后再打探两人的去处,最后上门来个偶遇的。

    可是哪里曾想到,这浅星黛竟然是如此的看不对时机,竟然在这个时候就做出了要求,想也知道,季柯他们是不会同意的。

    若是今日他顺着浅星黛的话说了,那说不定,季柯对他的印象就会更加的不好了。

    他可是不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左键他在季柯心中的形象的。

    “公主殿下这可是小瞧我了,虽然我来的日子不多,可是这京城附近有名的地方,都是去过一圈的了,若是公主想要去万玩上一番,沐晨是非常乐意作陪的。”

    笑了笑,就是当作没有看到浅星黛的眼神示意一般。

    浅星黛那握着手帕的手一紧,差点就要破口大骂,可是到底是良好的素养,让她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脸上的笑容,却是再也没有之前那般的自然,颇有些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沐晨。

    “殿下事务繁忙,星黛哪里好意思劳烦殿下呢,”

    她的计划可不是跟这沐晨一起的,所以当下就推妥了,免得这沐晨,真的是一时兴起要带着她出去玩,那可是就浪费了今日大好的一个机会了。

    “哪里会,能够陪公主出去游玩,乃是在下的荣幸。”

    沐晨今日是打定主意要将这浅星黛给留下了。

    他跟浅星黛之间迫切的需要一个机会好好滇澑上一谈,不然这般的互相扯后腿,可是对双方的利益都是没有好处的。

    浅星黛在季柯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愤怒的看了一眼沐晨,提醒他不要太过分。

    可是沐晨却是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一番,继续笑眯眯的跟季柯说话。

    “季柯小姐,今日真是叨扰你了,感谢你带我们来了这么一个好地方,你跟王爷就先回去吧,我会负责将公主送回驿馆的。”

    若是不结合之前沐晨所做的事情,这乍一看,到还真的觉得沐晨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呢。

    可是季柯与纳兰月痕心里都是清楚,沐晨到底是什么人的,自然是不会这般轻易的就被蒙蔽。

    沐晨会这般做,怕是有什么话,要私下里跟浅星黛说才是。

    “那就有劳殿下了。”

    虽然这沐晨明显是在跟季柯说话的,可是纳兰月痕却是接过了话,替季柯回答了。

    季柯在一旁,心里却是好笑,这纳兰月痕,也着实是太过于小气了。

    不过这小气,却是让季柯觉得心里,着实是温暖的很的。

    也不说话,直接将事情的处理权,完全的交给了纳兰月痕。

    “将公主交给殿下,我们可是放心的很的,那我跟柯儿就先走一步了,还请不要怪罪才是。”

    纳兰月痕死迫不及待的要带着季柯离开这个地方,既然沐晨都已经开口说会将浅星黛安全的带回去,那浅星黛的安危,可是跟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而且这两个人的关系,可是不简单的。

    两人要密谋什么,纳兰月痕不用猜,也是知道的。

    所以,这两人要说,那索杏就让两人光明正大的去说。

    他跟季柯,也好落个清闲。

    “自然。”

    沐晨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断过,可是他清楚的知道,这心里的厌恶,却是已经要达到瓶颈了,若是这纳兰月痕还不离开的话,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伪装多久。

    “这”

    浅星黛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沐晨哪里会准。

    “公主莫不是有什么不放心的?”

    直接开口,就打断了浅星黛的话。

    “自然是没有的。”

    虽然不愿意,可是这沐晨都已经指名道姓的问了,浅星黛自然是要回答的。

    “那我跟柯儿就先行告退了。”

    纳兰月痕说完,也不等浅星黛继续说什么,拉着季柯,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了。

    豹子本来等的很是不耐烦的在地方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卧着,这会见季柯往外走了,也是起身,抖了抖身上的草屑,跟着就往外走了。

    这地方,虽然风景是不错,可是却是多了那么几个讨厌的人,所以豹子,也是不喜欢的。

    季柯与纳兰月痕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沐晨脸上的笑容,却是完全的收敛了起来了。

    这下人,也是在季柯的示意下,早早的就已经退了出去了,所以,眼下,这院子里却是只剩下了浅星黛与沐晨两个人了。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晨的声音低沉,显然是在压抑自己的怒火。

    “我是怎么回事?我还要问你是怎么回事呢!”

    浅星黛也是伪装了这么久了,虽然伪装已经成了习惯,可是到底还是会累的。

    这季柯等人刚走,就受到了沐晨的这番质问,当下脾气也是上来了,尖着嗓子就叫了起来,不在在意自己的面子问题。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嘛?”

    沐晨也是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可是之前那一瞬间,怒气就是那么一蟼愑就爆发了。

    这会冷静了一下,倒是又能够和渍悦銫的开口了。

    虽然这样活着很累,可是沐晨知道,胜利,是属于能够忍耐的那一方的。

    所以,他一直都做的很好。

    “我怎么就不知道了,我该问问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这说道自身修养的问题,浅星黛自然是没有沐晨的功力深厚的,所以此时说话,还是怒气冲冲的。

    “你先冷静一下。”

    沐晨的嘴巴紧抿了一下,很是严肃的看着浅星黛,若是这女人继续这般疯疯癫癫的,那可是根本就没有议事的必要的。

    “我怎么就不冷静了!”

    浅星黛心中的怒气已经积攒了多时了,哪里是这么简单就能够消散的。

    所以听了沐晨这么说,非但没有冷静下来,这话的语气,却是更加的冲了那么几分。

    想她可是阡陌国的公主,何曾受过这般的委屈?

    就算是为了自己的目的需要忍耐一时,但是凭借她的伪装,她的本事,也是很快就能够欺负她的人尝到滋味,哪里会像这次一般,不仅要受季柯的气,还要受这沐晨的气?

    作为阡陌国的公主,她自然是清楚这沐晨的身份的。

    虽然这沐晨,现在乃是沐国的国王,可是他的生母,却只是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嗊女罢了。

    所以在浅星黛看来,这沐晨的血统,那是根本就不纯正的,比起她来,那是差了一个等阶的人人。

    即使这沐晨是沐国的过往,浅星黛也是怎么看在眼里的。

    而且,阡陌国与沐国的合作,可以说是在沐晨的百般请求之下才达成的,所以,这浅星黛,更是打心底的看不起沐晨的。

    所以今日沐晨竟然敢对她发脾气,她的怒气,那也是一蟼愑就控制不住了。

    “你忘记你父王说过的话了吗。”

    沐晨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他也是从这浅星黛滇潿度中看出了一些端倪的。

    这浅星黛显然是没有将他放在眼中的,再联想到他的身份,沐晨眼中的寒光,忍不住的闪了闪。

    这么久以来,他最不能够忍受的,就是拿他身份说事的人。

    那些曾经嘲讽过他身份的人,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可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而这浅星黛,若不是目前来说,还是有那么一点用处的话,沐晨可是不介意让她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的。

    心里狠狠的跟这浅星黛给记上了一笔,这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的灿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