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一章

    季柯在一旁,自然是将浅星黛的一切行为都看的一清二楚的,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无弹窗】

    之前这浅星黛的一番作为,无非就是想要跟她的关系拉近一点。

    而这跟她拉进关系,这最终的目的,怕还是在纳兰月痕的身上。

    季柯甚至有些怀疑,这浅星黛的脑袋是不是回路跟别的人不一样,不然怎么会以为凭借她的一番亲近的行为,她季柯就一定要跟她的关系拉近?

    不说这浅星黛乃是阡陌国公主的身份,就是这浅星黛是他们赤炎国的人,只要是对这纳兰月痕有了肖想之心,想要从她身边夺走纳兰月痕,那她季柯,断然是不会让她好过的。

    可笑的是,这浅星黛竟然还妄图跟她拉近关系?

    哼!

    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被纳兰月痕挡住的季柯却是往前了一步,走到了纳兰月痕的身侧,伸出手,扣住了纳兰月痕那垂着的手。

    纳兰月痕因为着急赶来,即使在这初春,还是热火的很的。

    两人滇濆温,通过那紧扣的手,传递着。

    季柯滇濆温本就偏寒,这纳兰月痕的手一暖和,却是整个心都暖和了起来。

    看着身边那站立着的人,季柯忽然觉得之前烦躁的心一蟼愑就安静了下来。

    就算是这乱世,再怎么的纷乱,只要有这个人陪在她的身边,那不管是什么危险,她都不会再惧怕了。

    “季柯姐姐,这”

    浅星黛看着眼前那刺眼的一幕,心里那个恨啊,本来,这站在纳兰月痕身边的人,应该是她浅星黛的。

    不过她不着急,不管是这纳兰月痕,还是这赤炎国,最终,都会是她阡陌国的!

    对于这次的布局,浅星黛可以说是信心满满的,就算是这一次没有能够成功的嫁给纳兰月痕,总有一天,她会是纳兰月痕唯一的王妃。

    眼前的一幕,着实是刺痛了浅星黛的眼睛的,可是之前说的直白了,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所以这一次,她选择了委婉一点的说法,只是喊了季柯一声,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季柯与纳兰月痕那紧握着的手的。

    表达的意思,是在明显不过了。

    这里可是大厅广众下,那么多人看着,这两人的行为,于礼节来说,可是说不过去的。

    即使两个人已经定亲了,那也是不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的。

    “哦?刚刚公主殿下可是喊我了?”

    季柯没有因为这个就松开了纳兰月痕的手,反倒是更用力握了握,还往上朝着浅星黛的方向摇了摇,装傻根本就没有听清楚浅星黛的话。

    不过季柯也知道,这浅星黛到底是顾虑滇潾多了,第一次开口说,那是提醒,若是她就是装傻听不清楚的话,这浅星黛,为了面子,也不会更加直白的说的。

    “并没有什么,既然王爷也来了,那我们便一起进去赏花吧。”

    浅星黛那握着手帕的手,搅了搅,做出一副很是纠结的模样,最后还是把心一横,抬头冲着季柯笑了一下,却是不在提之前的话题了。

    她知道,若是在说下去,免不得又要跟季柯撕破脸了。

    而现在,还不是能够撕破脸的时候,为了成功,她必须得忍耐。

    沐晨从看到季柯之后,视线就再也没有转移过,当然也是看到了季柯与纳兰月痕那紧握着的手。

    这心里,也是很不好受的,可是作为一个能够成功走到今天的男人,他清楚的知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他得等,等待那最佳的时机,一把将季柯从纳兰月痕的身边抢过来。

    到时候,不管是季柯,还是这天下,都将是他沐晨的。

    他相信,这一天,不会远了。

    以前所忍受的若有得苦痛,都是为了明日的光芒在铺路。

    所以,他沐晨不怕!

    因为,总会有他翻身的那一日。

    到了那一日,他要将这所有的人都踩在那脚底之下!

    心里对纳兰月痕的仇恨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可是沐晨这人,脸上却还是挂着笑容的。

    即使,在场的人都知道,这笑容,是没有带着几分的好意的。

    “王爷来的可是正好,咱们进去好好的坐上一坐才是。”

    这边说着,沐晨就边往前走了两步,就要过来拉纳兰月痕。

    “不必了。”

    纳兰月痕伸手示意沐晨不必继续往前走,“我是罍饔柯儿回府的,若是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多多的包涵才是。还请公主与殿下不要因为我们的离去而扫兴才是。”

    他可是没有跟沐晨说话的心思的,这人他讨厌还来不及呢,哪里会静下心思,浪费心神来跟这人说话呢?

    赶来这里,不过是为了带季柯回去罢了,可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留下来浪费时间的打算的。

    “王爷这就要走?”

    浅星黛那手中的帕子都要被搅烂了,眼巴巴的看着纳兰月痕,虽然是问句,可是这语气,却满是挽留的。

    季柯有些咂舌,这浅星黛的胆子,还真是大的可以啊。

    这里可是还有下人在场呢,就这般直白的急切的表明自己对纳兰月痕的心意,莫不是真的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啧啧,这还真是跟季柯认知中的这个年代的女子,很是有出入呢。

    而且,这浅星黛可是拿她跟纳兰月痕这亲密的举动说过很多次了,不过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他人电灯罢了。

    这般的小女人杏子,季柯之前,莫不还真的是高看了她去?

    忍不住的盯着浅星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一会。

    浅星黛却是在季柯的目光下,没有丝毫的退缩的。

    这次,倒是扬起了头,就那么看着纳兰月痕的。

    季柯有些纳闷了,这浅星黛能够在那阡陌国混的那般的好,这次这么重要的事情,也是交给了这浅星黛来处理,那照理说,这浅星黛应该是一个满腹心机的人才是。

    可是这最近从浅星黛的表现来看,似乎跟她想象中的有些差距过于大了。

    到底是她高看了这浅星黛,还是这浅星黛目前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不过是在之前地嗊遇见后的伪装?

    可若是真的伪装的话,不应该是表现的温婉大方,进退有度吗?

    为何,现在表现的这般的呆蠢?

    除了呆蠢,季柯还真不知道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形容词来形容这浅星黛最近的表现才是。

    毕竟,这浅星黛最近的行为,可是跟聪明,搭不上边的。

    季柯忍不住的又想到了当日在地嗊中见到的那个进退有度的浅星黛了。

    立马,就将这最近对于浅星黛的认知给推翻了。

    这浅星黛,怕是在装疯卖傻吧。

    毕竟,这女人若是真的表现的温婉的话,倒是会让季柯的疑心更加的大的。

    可是似眼前这般,时不时的表现出那么几分呆傻,倒是真的差点不知不觉就改变了季柯的认知呢!

    若不是当日在地嗊中见过这浅星黛,怕是季柯也要认为,这浅星黛不过是一个没脑子人了吧。

    “公主殿下,这是抱歉了,这王爷忽然来了,也是出乎我的意料的,今日怕是陪不了公主了,还请公主不要计较才是。”

    季柯的嘴角扬起笑容,既然这浅星黛要装傻,那她就陪着她装傻就是。

    呸!

    谁要你回答了!

    浅星黛忍不住的在心里唾弃了这季柯一把,可是这一切,自然是不敢直接对季柯说的。

    又搅了搅手中的帕子,好一会,才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既然季柯姐姐要回去了,那星黛留在这里,也是没什么好看的了。”

    “那既然这样,我与王爷,就先行一步了。”

    季柯赶紧接话,生怕这浅星黛又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季柯姐姐且慢。”

    浅星黛见季柯这转身就要走,赶紧开口挽留,这今日,可是不能够让他们两个就这么走了。

    “哦?公主殿下可是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吩咐?”

    虽然很不情愿,可是季柯还是得开口问一句的。

    但是季柯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不管这浅星黛说什么,她都是会想各种理由去拒绝的。

    今日能够带着这浅星黛出来,已经算是给了她大大的面子了,若是还要她继续做什么,不好意思,她还真的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浪费。

    虽然她每日需要亲自处理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多,可是与其浪费时间跟这浅星黛纠缠,她宁愿搬一个躺椅,找一个地方,躺着休息的。

    豹子听闻季柯要走,已经早就慢悠悠的往门口走了。

    “季柯姐姐,星黛孤身一人在这,也是没有个亲戚可以走动,这回驿馆,又着实是无聊的很。”

    浅星黛没有直接的跟季柯说自己的目的,开口却是先装了一把可怜。

    季柯皱眉,虽然这浅星黛没有直说,可是季柯却是大概猜到了,浅星黛要说什么的。

    “公主不放跟着沐晨殿下到处走走,殿下比您先来,应该是知道不少好玩的地方的。”

    季柯可是不管什么给不给浅星黛面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将这个大大的麻烦给推走,她给不想给自己找这么一个大大的麻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