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二章

    沐晨可是丝毫沒有觉得不好意思的,在他看來,这能够跟季柯多多的相处,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面子,

    不好意思,这东西又不能够当饭吃,脸P该厚的时候,就是要厚一点才是呢,

    浅星黛在一旁观望着,只要这纳兰月痕有什么举动,那就立马跟过去才是,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纳兰月痕很是看重季柯却是一个不会改变的事实,

    而眼下,这沐晨可是在勾搭季柯呢,她可是不相信,作为一个男人,纳兰月痕能够忍的下去,

    纳兰月痕这个气啊,他人都还坐在这里呢,那沐晨竟然就敢如此直白的要约季柯出去,

    他也不想想,这季柯可是他纳兰月痕的媳F,哪里是他能够肖想的,

    而且这般直接的要约季柯出去,也不想想,这对季柯的名声会有多大的损害,

    虽然知道季柯根本就不会在意外人怎么说,可是纳兰月痕他在意啊,

    季柯可是他的nv人,理应由他來保护的,这被外人说道,那可是根本就不能够忍受的事情,

    “殿下,你不觉得,你这话实在是说的不应当了吗,”

    纳兰月痕最好勾起一抹冷笑,很是不客气的回了沐晨一句,

    虽然还是喊得殿下,可是丝毫沒有一点的尊敬的意思,那嘲讽不耐烦的意味很是深重,

    不是纳兰月痕不顾全大局,只是这有些事情能够忍,有些事情,却是一点都不能够忍的,

    “哦,我可是不觉得呢,这佳人就在眼前,我自然是有相约的权利的,”

    沐晨哪里会因为纳兰月痕的一句话就退缩,

    再说了,这两人可只是订婚而已,还沒有成亲呢,在沒有成亲之前,一切的事情都有变数,季總悽定会是他沐晨的nv人,这跟自己的nv人出去走走散散心,有什么问題,

    沐晨完全已经将季柯当成了是自己的nv人,可是他也不想想,这事情,哪里是他能够决定的,

    季柯的事情,向來都是由自己决定的,到了现在,也不过是纳兰月痕能够稍微的动摇一下她的决定的,别的人,可是一个都沒有的,

    会因为纳兰月痕动摇,那也是因为纳兰月痕肯定都是从她的利益角度出发的,

    而沐晨算什么,

    比陌生人熟悉一点,却是根本算不得朋友,

    在季柯的眼里,这沐晨的定位,不过是一个有些本事,有些讨人厌的普通人罢了,根本就沒有丝毫滇澵殊的,

    话都说到这里,季柯若是还不明白这沐晨的用意,那也就不是季柯了,

    之前虽然也是遇见过那沐晨J次,可是沐晨也沒有将自己的目的直接的讲出來,所以季柯一直都是有些防备沐晨,却是不想,这沐晨的目的,竟然在她的身上,

    季柯心里忍不住的一阵嘲讽,这沐晨,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这脑袋里到底是想的什么,

    难不成把她季柯当成那些普通的nv子一样,看见他的身份就会自己扑过去不成,

    不说这沐晨只是一个沐国的国王,就算是他沐晨是这整个大陆的霸主,季柯看不上眼,那就是看不上,

    而且,季柯明显的觉得,这沐晨的目的,肯定不会这么的简单,

    也许,这背后还藏着什么别的目的才是,

    虽然对沐晨不是很了解,但是季柯还是专门的调查过这个人的,总结就是,这个沐晨,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也许,这只是沐晨在为自己真实的目的,找一个伪装的假象罢了,

    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如此的肖想她季柯,那就是最不应该的事情,

    “殿下真是说笑了,季柯乃是王爷的未婚Q,断然不敢与外人有丝毫的牵扯的,还请王爷不要为难我的好,”

    季柯心里嗤笑,面带尴尬的毫无回转余地的拒绝沐晨,

    这种人,就是要拒绝的直白一点,不然指不定得有多死P赖脸的跟上來呢,

    季柯的声音不小,刚好能够让在一旁看戏的浅星黛的耳中,那话中的意味,也是明显的,

    这纳兰月痕,已经是她的未來夫婿了,有些人,还是不要做梦的好,

    “季柯小姐说的对,”

    浅星黛哪里能够听不出季柯的意思,也是跟着附和了一句,显得自己的知书达理,但是话是这么说,事情到底该怎么办,却是全部都看她自己來决定的,

    就算是那沐晨,也是不能够左右的,

    但是那沐晨却是有意无意的威胁过了她J回,所以现在,浅星黛也是沒有帮着沐晨说话,而是顺着季柯的话说了一句,

    “倒是我孟L了,还请柯儿不要怪罪的好,”

    沐晨笑眯眯的回了一句,却是丝毫沒有将季柯的话听进去,

    该怎么做,那就是该怎么做,

    有些事情,已经注定的了,

    她季柯,总有一天,会是他沐晨的nv人,

    “殿下还请称呼我为季柯,我们两人,似乎不适合那般亲昵的称呼,”

    这柯儿的称呼,从那沐晨的嘴中出來,季柯听的那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的,所以直接的开口,毫不留情的说了一句,

    之前也是提醒过沐晨注意称呼的问題,可是显然,这人要装傻充愣,她也是沒有办法的,

    只能够继续提醒,

    “柯儿说的不错,殿下还请多多的注意一些才是,不然这不小心传了出去,可是对殿下的名声不好的,”

    纳兰月痕在一旁,却是将之前浅星黛的话给借鉴了过來,

    这事情,怎么说都是沐晨的不对,所以呀,纳兰月痕也是毫不客气的反击,

    沐晨看了看下面,却是见众位大臣都在窃窃S语,对着这里虽然不敢指指点点,但是那目光也是有意无意的都看向这里的,显然,这个时候不是继续说这个的时候了,

    “季柯小姐说的是,确实是是我的不对,还请不要怪罪的好,”

    会看局势的沐晨知道,现在不适合继续了,所以也是乖乖了认了一句错,然后便坐在位子上不再继续跟季柯搭话,开始兴趣盎然的看起來戏曲,

    浅星黛心里对着沐晨却是多了一份不屑的,这人,到底还是有些无脑了,

    可是这浅星黛也是不想想自己之前是什么德行,现在哪里有立场说别人,

    但是这人呐,往往都是一个样子的,只能够看到别人的不足,却是不会联想到自己的不足的,

    就算是有心机如浅星黛,也是有些看不透这个道理的,

    经过这件事情,四个人之间倒是沉默了下來,

    可是他们沉默,不代表着下面的人会继续沉默,

    众位大臣早就在之前沐晨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指指点点的小声议论了,此时也是止不住了,

    要是说起來,这男人的八卦程度,跟nv人相比,也是不会逊Se多少的,只是有时候,为了自己的面子,努力的遮掩了起來罢了,

    此时这么一个大大的八卦摆在了面前,他们怎么能够不激动呢,

    再加上,在场的,可是不止是大臣,有些身份地位高的,可是允许带家眷的,这里也是有不少的nv子的,

    nv子都是被分配到了一起,这可好,众nv子虽然都是有教养的,可是在这么一个爆炸X的消息面前,也是放下了心里的矜持,一个个都小心滇澲论了起來,

    这妩絮公主显然是对逍遥王爷有意,而逍遥王爷一心都在季柯的身上,偏偏那沐晨又是看上了季柯,

    啧啧啧,这说出去,怕是都沒有人会相信薄,

    “皇上驾到,”

    在这诡异的环境中,纳兰澈,却是又來了,

    他自然也是听到了手下的禀告,知道了这里的一切,他知道,又是他该出场的时候了,

    若是继续不在的话,这事情,怕是有点不好收尾了,

    “公主与殿下,可是还玩的开心,”

    纳兰澈一來,就是先跟浅星黛与沐晨打招,表示对他国的人的礼貌,“众人ai卿,可是还玩的尽兴,”

    这问候完浅星黛与沐晨,又转而回头问起了一G的大臣,

    “多谢陛下,宴会说不出的完美的,”

    下面的大臣自然是一个个都恭维起纳兰澈來,这个夸夸,那个夸夸,反正就是将这个宴会夸的那是上天入地绝无仅有的,

    “众位ai卿喜欢就好,”

    纳兰澈笑的很开心,显然这宴会的成功,让他的心情很是不错,

    “不过嘛,,”

    说到这里,纳兰澈却是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有些严肃了起來,

    众位大臣知道,这纳兰澈是有事情要J代了,立马就安静了下來,不敢继续说话,

    纳兰澈慢悠悠的将这下面的大臣扫看了一眼,

    “这乃是我皇家的宴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知道的,所以,”

    说到这里,纳兰澈的声音却是戛然而止了,

    话沒有挑明了说,但是那意味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就是要这下面的人,将那嘴巴给管理的严实一点,不要随随便便的就说了出去,

    众大臣的心里一紧,自然是明白纳兰澈说这话的意思的,

    “臣等谨遵陛下吩咐,”

    大臣们一个个都表示,自己会听从皇帝的话,绝对不会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的,

    可是嘛,这嘴巴,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管住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