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本來就安静的大臣,在纳兰澈來了之后,更是不敢随意的说话,一个个都正襟危坐,力保在纳兰澈面前能够好好的表现,

    纳兰澈虽然对于这现象很是满意,毕竟,这可是因为他的地位,众位大臣才会这般的害怕的,

    可是这般的严谨的晚宴,又不是他想要看见的,

    “众ai卿还是随意些好,今日,权当朕不在就好,”

    为了T现自己的友好,纳兰澈笑着扬扬手,示意下面的人不要太过于拘束,

    这话虽然是这么说了吧,但是既然做了人家的大臣,那肯定是以君王为中心的,

    在皇帝的面前,总归是有那么一点拘束的,自然不会因为纳兰澈的一句话,就完全的放开來了,

    纳兰澈也不强求,直接宣布晚宴开始,

    那湖中间的大舞台上,鱼贯走入了一群舞nv,开始表演,

    随着时间的过去,本來很是拘束的大臣,倒也是慢慢的放开了心來,

    也是开始悉悉索索的开始说话了,而季柯本來就是不喜欢说话的,加上坐的地方离纳兰澈比较近,所以更是不想说话,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看戏,

    虽然这戏文对她的吸引力不大,但是到底是比发呆要好的多不是,

    “柯儿,要不要出去走走,”

    纳兰月痕坐在季柯的身边,见 季總惻实是有些无聊了,于是将脑袋凑了过去,小声的说话,生怕又被那沐晨给听了去,

    对于沐晨,他真的是讨厌的不行了,

    “不想,”

    下午两人不欢而散,季柯虽然相通了,但是这心里还是有点不舒F的,不怎么想要搭理纳兰月痕,

    “柯儿,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可别气坏了身子啊,”

    纳兰月痕又将之前的赖P给捡了起來,这桌子下的手,却是悄悄的伸到了季柯的那边,牵起了季柯的手,轻轻的晃了晃,

    见季柯沒有甩开他,心下大喜,赶紧继续加把劲,想要让季柯消气,

    “哼,”

    季柯虽然沒有甩开纳兰月痕的手,但是也沒有看纳兰月痕,注意力还是在那戏台上,

    对于这东西,她着实是沒有多大的兴趣的,

    但是这纳兰月痕此时在耍赖,她怕看了,一蟼愑就又心软了,

    这纳兰月痕此时还沒有看清楚事情的真相,纳兰澈早就已经不是他们之前认识的那个纳兰澈了,可是这纳兰月痕还是不肯认清楚事实,最后,吃亏的还是会是自己,

    季柯这是担心,可是有些话,又不是直接说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啊,

    “柯儿~”

    纳兰月痕又是轻轻的甩了甩季柯的手,根本就不在意面子的问題,

    两人的动作虽然不大,但是这沐晨就在旁边坐着,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心里那个恨啊,恨不得直接上前一把就抓起纳兰月痕给远远的丢开,让他坐到季柯的身边去,

    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忍住忍住,”

    沐晨不停的在心里告诫自己,即使心里已经恨得不行了,这脸上的笑容却是从來都沒有断过的,

    “陛下,这戏曲真是不错,比我在阡陌国看到的可是鏡彩了不少呢,”

    浅星黛坐在纳兰澈的身边,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另一边季柯与纳兰月痕的动静,说不气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她可是看上了纳兰月痕的,

    “公主喜欢就好啊,”

    纳兰澈的注意力也是假意是在看戏的,但是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在沐晨与浅星黛的身上的,

    虽然浅星黛与沐晨掩饰的很好,但是纳兰澈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的,

    若是说这浅星黛对纳兰月痕沒有什么意思的话,说出去,怕是连阿猫阿狗都不会相信的,

    至于那沐晨,纳兰澈之前一直看不透这人专门來赤炎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但是今日,却也是看出了一点什么的,

    之前他沒有來这花园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可也是一点不差的传到了他的耳中的,若是沒有猜错的话,这沐晨是对季柯有意思的,

    可是季柯这nv人,根本就沒有想象中那本简单,

    虽然之前季柯已经显示了很多他的实力,但是隐隐有个感觉在告诉纳兰澈,这还不是季柯的全部实力,

    季柯肯定还是有所隐藏的,

    这般强大的一个nv人,纳兰澈可是暂时不敢动的,

    赤炎国的人,都知道,这季柯是他皇叔的nv人,若是真的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那可是让两个实力非常强大的人,走到了一起,

    两个人都是纳兰澈很是忌讳的人,所以说实话的话,他是不想看到纳兰月痕与季柯在一起的,

    可是这也不代表,季柯就是这沐晨能够肖想的人,

    这季柯背后的实力,他可是也很看重的呢,

    对于这沐晨的不识相,纳兰澈心里可是不屑的很的,

    “公主殿下殿下可是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朕直接吩咐一句,让你带回阡陌国就是,”

    纳兰澈笑眯眯的跟浅星黛说着话,现在要做的,就是跟这浅星黛的关系拉好,让这沐国与阡陌国的合作破裂才行,

    但是光是示好也是不够的,可是得做点什么事情才行,

    “那怎么好意思呢,”浅星黛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很是有礼貌的推妥,

    “公主殿下不必跟朕客气,”

    纳兰澈挥了挥手,很是大气的说,

    现在这赤炎国都是他的,更何况是J个舞姬而已,

    “那星黛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浅星黛见这实在是推妥不去,也不好一直拒绝,博了纳兰澈的面子就不好了,随便的点了J个舞姬,算是了事了,

    这边的两人是看那戏曲看的其乐融融的,但是另一边的沐晨就算不得心情是有都多么的好了,

    他一方面是不想看到这季柯与纳兰月痕亲密,一方面却是有些恼怒这浅星黛沒有大局观念,都这么久了,还沒有将他们的计划实施起來,

    “咳咳,”

    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想要引起浅星黛的注意,

    这浅星黛是看过來了,可是同时的,纳兰澈也是看了过來,

    “沐晨殿下可是身子有些不舒F,最近这天气是有些寒冷了,可是得好好的注意才是,來人那,宣御医 ,”

    纳兰澈不喜欢沐晨是一个事实,但是这么多人在呢,他可是好好的显示一番友好才是,

    “不用麻烦了,这种场合,何必要宣御医來破坏这热闹呢,刚刚不过是喝酒的时候呛到了一番罢了,陛下还请不要担心,”

    沐晨滇濁醒浅星黛做该做的事情,自然是不会让那御医來,破坏了他的计划,可是就不好了,

    浅星黛自然是知道了沐晨此番的用意,可是虽然面子上是跟那沐晨合作了,但是不代表,这什么事情,都要听从沐晨的安排的,

    她浅星黛可不是那能够让人随意使唤主,自己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一番计较的,

    “这赤炎国,果真是人才辈出呢,光是那小小的舞姬,都是不凡的,”

    浅星黛开口转移了纳兰澈的注意,开始将话題往自己的目的上面引,

    “那可不是,这赤炎国可是青年才俊辈出呢,你看那是丞相的儿子,今年虽然刚刚二十,却是凭借着自己的才华,已然官拜一品了,还有那是”

    纳兰澈知道这浅星黛此行的目的就是和亲,也是直接给他介绍起青年才俊了起來,

    若是能够入了浅星黛的眼,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虽然知道这浅星黛的目的是纳兰月痕,可是只要这浅星黛不直接说明,他可是乐的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毕竟,若是这浅星黛直说了,那就代表,这事情,有些棘手了,

    所以在这浅星黛还沒有直说之前,他得想办法让这浅星黛改变主意才是,即使,要使用一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那也是在所不惜的,

    “陛下,,”

    浅星黛很是害琇的喊了一声,低下头,难为情起來,不敢在说话了,

    “哈哈,公主可是别见怪的好,朕这是ai才心切啊,”

    纳兰澈也知道,这事情,若是B的急了,对谁都是沒有好处的,也是见好就收,不在继续在介绍这赤炎国的年轻男子了,

    “星黛在阡陌国的时候,早就已经听闻这赤炎国的逍遥王爷,乃是一个惊采绝艳的人,今日一见,果然跟传言的沒有任何不同呢,”

    浅星黛低头沒说话了半晌,却是开口害琇滇濁起了这纳兰月痕的意思,

    声音不大,语气害琇带怯,

    本來一个未出阁的nv子这般直接滇澲论一个男子,是要不得的,可是经由这浅星黛的语气说出來,让人听了,到是觉得沒什么了,

    纳兰澈可是不这般想的,从这浅星黛的话就能够看出來,这人是纳兰月痕还沒有死心的,

    也不知道,这看上纳兰月痕的,到底是这公主自己的意思,还是那阡陌国的国主的意思,

    毕竟,这若是浅星黛的意思,那事情就会好办的很多了,

    但是若是那阡陌国的国主,有意将浅星黛嫁给纳兰月痕的话,这事情,可是复杂了不是一点半点的啊,

    纳兰澈忍不住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事情,可真的是不好处理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