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沐晨说完这话,也是沒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在他看來,这面子嘛,可不是别人给的,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靠自己的去争取,

    而眼下,他非常的不乐意看到季柯与纳兰月痕两人出去,毕竟这孤男寡nv的,若是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不好了,

    季柯可是他沐晨的nv人,若不是现在的时机不对,沐晨是恨不得直接上前一把丢开纳兰月痕那牵着季柯的手的,

    不过,沐晨能够走到今天,那就是靠的足够冷静,若是这么一点都忍受不了的话,又哪里会有以后的美好,

    所以,沐晨即使心里对这纳兰月痕已经恨得牙根都洋洋了,这表面上,却还是笑眯眯的,看不出丝毫的不妥当的地方,

    “殿下的身子比较重要,可是不要这般任X的好,”

    纳兰月痕对于这沐晨从一开始就沒有什么好印象,加上这沐晨也是明确的告诉他了,他的目的是季柯,作为一个男人,有人这般明目张胆的觊觎自己的nv人,可是根本就不能够忍的,

    所以即使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纳兰月痕的语气也是不怎么好的,

    虽然语气有些不好,但是这话,也是说的有理有据的,

    毕竟这沐晨虽然在这赤炎国是不怎么受欢迎的,可是到底是沐国的皇上不是,

    这身T不舒F,赤炎国还不清御医來看,那可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不用那般的麻烦,我自己的身子我还能不清楚吗,不过是需要出去走走罢了,何必多此一举喊上御医來呢,”

    即使纳兰月痕再怎么拒绝,这沐晨就是铁了心思,要跟着一起去,

    在场的大臣,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根本就不想参与进两人之间的战争,

    浅星黛之前便有些不甘心的被那小太监带到了位子上去,这会若是再起身的话,难免会有些失礼,于是只能够乖乖的坐在位子上,只是这逐一离去却是都放在了沐晨与纳兰月痕的身上,

    心中忍不住的想要嘲笑着两个男人的不顾大局,但是同时,心底又有了那么一丝嫉妒,嫉妒季柯对于那两个男人來说的与众不同,

    虽然她不喜欢沐晨,但是不能够否认,沐晨是一个优秀的人,而能够被一个优秀的人看重,本身也是对于自己实力的一种肯定,不是吗,

    可惜的是,包括纳兰月痕在内的两个很是优秀的男人,竟然都沒有发现她的闪光之处,说起來,也是让浅星黛忍不住的暗自腹诽的,

    至于季柯,她也是懒得开口,免得那沐晨又跟她说个不停,

    不回话不好,回话又麻烦,倒不如直接不开口,

    季柯是乐的当一个世外之人的,可是这有时候,你不说话,可是不代表着麻烦就不回來找你,

    “季柯小姐,你看这方便带着我出去走走嘛,毕竟你对于此事,可是比我熟悉一些的,”

    沐晨也是懒得继续跟纳兰月痕揪扯,开口跟季柯搭话,

    “真是不好意思了,柯儿根本就沒有來过嗊中J次,对于这嗊中的地形也不是很熟悉,怕是要让殿下失望了,”

    季柯还沒说话呢,这纳兰月痕却是抢先一步,替季柯开口了,

    一方面,他是跟季柯相处久了,知道现在季柯根本就不想说话,另一方面,不过是自己的自S心在作怪,不想要季柯跟这纳兰月痕多接触罢了,

    这话说的,算是假话,又不算是,

    季柯确实是沒有來过嗊中J次的,仅有的J次也不过是去上书房议事罢了,可以说,这御花园她可是根本就么有來过的,不熟悉,那是正常的事情,

    可是这又不算是真话,季柯向來都是信奉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对于这不管是对手还是合作的人,那都是下了很大的一番功夫去了解的,这皇嗊虽然來的次数不多,但是对于这地形什么的,却是了如指掌的,

    “王爷说的不错,我确实是对这嗊中不是很熟悉,殿下若是真的想要出去散心的话,还是找一个熟人带着比较好,”

    即使再不想开口说话,这有时候应酬一句,却是怎么都免不了的,

    “那可真的是太可惜了,”

    沐晨虽然不知道这季柯到底是说的真话还是假话,可是人都这么说了,自然也是不好强求,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了,这季柯与纳兰月痕出去,他要跟着,这两人,总不能够直接将他给踢了,不是,

    所以这会,沐晨却是打定了主意,等会就直接跟出去的,

    “皇上驾到,”

    小太监尖锐的嗓子,却是一蟼愑緡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蟼愑,他们可是不敢继续装死了,毕竟,來人可是这赤炎国滇濎,他们可是不敢有丝毫的造次的,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见纳兰澈來了,赶紧就要跪下行礼,

    “免礼免礼,今日乃是一个普通的晚宴,众ai卿不必多礼了,”

    纳兰澈知道,在场的,不管是季柯还是纳兰月痕,还是沐晨或者浅星黛,那都是不愿意行李的主,与其尴尬,倒不如直接全部都不要行李的好,

    虽然这是为了大局考虑的最好的选择,可是这在高位上坐习惯的人,忽然又要考虑这些事情,不得不说,纳兰澈的心里是很不好受的,

    可是不好受又能够怎么样呢,

    这四个人,根本就不是目前还沒有完全的站稳脚跟的他能够直接撕破脸的,所以,他必须要忍,

    纳兰澈以前是向來不ai笑的,可是自从登上这帝位之后,有些时候,却是不得不牵起笑容的,

    此时的他,嘴角勾起一抹很是关心的笑容,看着浅星黛,关怀道,

    “不知妩絮公主下午可是休息好了,你这般长途跋涉而來,本应该在休息J日再好生的招待你的,而且这宴席准备的也是有些匆忙了,还请不要怪罪的好,今日权当是给公主你吸尘接风了,”

    这话,自然是对着浅星黛说的,

    今日的主角,可是这浅星黛的,

    至于那沐晨,纳兰澈也着实是喜欢不起來的,

    但是那沐晨可是沐国的皇上,身份地位也不是他能够忽视的,之前已经为那沐晨举报过一次宴会了,一切都是无奈之举,

    而且这沐晨來赤炎国这般长的时间了,还是沒有将他的目的直接的说出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打的什么主意,

    所以,对于这沐晨,纳兰澈心里是很忌讳的,

    当然,对于这浅星黛的存在,纳兰澈其实也是怀着同样的心里,

    只不过这浅星黛怎么说也是个nv人,想比沐晨來说,可是要好对付的多了,

    “陛下,有劳您多费心了,”

    浅星黛起身,朝着纳兰澈很是有礼的福了福身子,

    这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那都是标准的沒有丝毫可以挑剔的地方,

    沐晨在一旁,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这般古卞的nv子,长得再美又有什么用处,

    还不只是一个花瓶,

    就算是有那么一点小聪明,也是完全不够看的,

    哪里像季柯,那般的独特,

    沐晨忍不住的又看了季柯一眼,却是发现季柯低着头,根本就沒有将注意力转移到这刚刚过來的纳兰澈身上,

    这心中,对于季柯却是更加的感兴趣了,

    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nv子,才能够在看到自己国家的皇帝的时候,都是如此的漠然不关心呢,

    一般别的nv子,在看到像纳兰澈这般地位的人,要不就是搔首弄姿希望能够引起注意,要么就是假装矜持,但是目的都是一个,那便是引起皇帝的注意,

    毕竟,那后嗊的位子,可是她们共同向往的地方,

    可是季柯却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说,季柯就是这样,一次次的吸引了沐晨的注意,

    直到,沐晨下定决心,要将季柯抢到手,成为自己的nv人,

    “那就好,既然都來了,那咱们都入座吧,”

    纳兰澈见这众人都因为他的到來,连坐下都不敢,于是开口,提议让众人入座,

    纳兰月痕当下就拉着季柯往该坐的地方坐下,不再理睬沐晨,

    “哦,沐晨殿下莫不是还有什么事情,”

    纳兰澈见那沐晨还是在外面站着,于是开口询问,

    即使不喜欢,这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的,

    “沒什么,不过是忘记自己的位子在哪里罢了,”

    沐晨笑了笑,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

    “那便好,入座吧,”

    纳兰澈也不再搭理沐晨,走到主位上,端正的坐下,

    沐晨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这纳兰澈都來了,再出去,那显然是不礼貌的,

    而且他本來就不准备出去,只不过是因为季柯要出去,他才想要跟着的,

    既然这季柯都留下了,他出去G嘛,

    笑眯眯的坐下,位子却是好巧不巧的在纳兰月痕的身边,再过去,就是季柯了,

    “季柯小姐,我们可真是很有拥啊,”

    沐晨刚刚坐下,就开口跟季柯打招呼,

    这能够多跟季柯说话,那就多说些,毕竟以后季柯会是他的nv人,这会确实是要多了解他一下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