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季柯即使心里再怎么不愿意,这该去的时候,到底是不能够继续拖延了,

    跟着季威一起,分别坐上两辆马车,前前后后的就进了嗊去,

    今日的晚宴可以说是热闹非凡的,但凡是有点地位的大臣,都受到了邀请,

    当然,在他们的眼中,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晚宴,若是能够好好的利用这个机会,让陛下或者什么高官大臣的儿子看上自己家的nv人,促成了一段姻缘,那可真的是一件不能够再好的事情了,

    所以,在他们的眼中,这不过就是一个大型的相亲宴会罢了,

    这也是季柯不喜欢参加这类聚会的原因之一,

    毕竟,季柯的婚姻,可是完全都由她自己决定的,季威也是根本不敢帮季柯决定这些大事情的,

    若是不参加这类型的晚宴,那自然是可以直接置身事外了,

    但若是已经参与了这宴会,那免不得就会被人给打扰,

    季柯又向來不喜欢这些可以避免的麻烦,所以这一开始是能够不参加就不参加的,

    后來季柯与纳兰月痕定亲之后,那些人自然是不敢继续将主意打到季柯的身上,可是到底还是麻烦不是,

    “主子,到了皇嗊门口了,烦请下來换撵车,”

    在这皇嗊中,能够乘坐撵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殊荣,

    放眼望去,大部分人都还是只能够走路的,只有那么了了的J个人,有身份能够在这皇嗊中乘坐撵车,

    季總愒然是有这身份的,

    不过在外人眼中,季柯不过是沾了季威的光罢了,

    只有季威知道,其实说不准,这还是他沾了季柯的光呢,

    毕竟这些年來,若是真的说起來的话,他还真的是沒有多大的贡献的,

    就算是曾经帮助过纳兰澈一些忙,那也不过是在季柯的指点下去做的罢了,

    所以,对于这个nv儿,他可是心怀敬畏的,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前世做了什么,今生才会生出这么一个nv儿來,

    虽然他对于季柯滇潿度,若是说出去的话,怕是会有些丢了他的脸面的,但是正是因为季柯的存在,才会有了他现在的地位不是,

    说到底,他还是要感激季柯的,

    有些复杂的季威,此时坐在车撵中,却是忽然的有些感慨了起來,

    季柯可是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的,

    这嗊中,若不是真的有要紧的事情的话,她轻易也是不会进來的,

    她跟别人不一样,这普通的人,怕是连进一次皇嗊都不容易,并且将进入皇嗊看作是自己的殊荣,

    但是季柯却是不然,这皇位于她,根本就沒有丝毫滇澵殊的意义,

    在现代长大的她,可是根本就沒有那所谓的皇权至上的概念的,

    人生而平等,所谓的不平等,不过是自己的不付出努力罢了,

    所以,能够有今日,也都是她季柯,自己换來的,

    她不靠别人,所以在别人面前,自然是特别的有底气,

    晚宴乃是在花园举行的,为了迎接妩絮公主的到來,本來就很是繁华的御花园,此时更是用心的装点了一番,

    在那湖中间,却是临空搭建了一个巨大的舞台,长三丈宽两丈,很是气势磅礴,能够在短时间内就搭建起这么一个不凡的舞台,也是在另一个方面显示了赤炎国的国力的强大,

    舞台乃是建在水上的,只是在舞台的后面,有一条小小的走到通向舞台的后方,方便舞姬上台,

    至于在这个时代,到底是怎么在这湖上搭建这么一个舞台的,就是季柯,也是有些好奇的,

    毕竟,在现在,那是有那些科技作为支持,要建造这么一个舞台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在这古代,沒有起重机,沒有挖掘机,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

    不过季柯也知道,这古人的智慧是不能够小看的,所以也不过是简单的浩气罢了,并沒有去深究的心思,

    毕竟,这建造的再好,跟她有什么大的关系呢,

    若是她想要建造这么一个舞台,也不过只是需要花点钱财去请人來建造罢了,

    就像是在现代,她不至于因为想要有一栋自己的房子,就自己去学习建造,是同样的道理,

    湖中间是舞台,而在这湖边,自然就是一系列的摆桌,

    皇帝作为那帝位最为高的人,自然是被安排在了那视角最佳的位置,

    浅星黛沐晨因着是代表阡陌国与沐国來的,那自然是不能够怠慢的,也是将座位跟纳兰澈安排到了一起,

    至于季柯与纳兰月痕,那自然也是逃不妥跟纳兰澈坐在一起的命运的,

    作为臣下,季柯与季威自然是比纳兰澈要早到的,

    季威则是被安排在了稍微次一点的位子,于是便跟季柯辞行,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季柯看了看,她的位子乃是在纳兰澈稍微靠后一些的地方,倒也算不上多么的起眼的,

    能够躲一躲一些麻烦,那自然是要躲一躲的,

    “季柯小姐,你也來了,”

    听到这声音,若不是季柯的自制力很好怕是已经忍不住的翻白眼了,

    即使是勉强的止住了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可是这眉头,却还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的,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下午才在那郊外的半山腰遇见的沐晨,

    这会晚宴虽然还沒有开始,但是大臣们却是已经陆陆续续的到了的,

    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季總愒然也是不能够直接丝毫不给这沐晨的面子,

    “殿下,”

    只是微微的弯了弯膝盖,算是给沐晨见礼了,

    这沐晨虽然是沐国的皇帝,但是在这赤炎国的土地上,自然是不能够跟纳兰澈的称呼冲突的,所以便退一点,称为殿下,

    赤炎国的百姓,那自然是只会跪拜这赤炎国的皇帝,这沐晨,即使是沐国的皇帝,也是受不得这赤炎国高官的一拜的,

    加上这季柯可是连纳兰澈都不想跪拜的人,更别说是一个沐晨了,

    这会能够弯膝盖行李,已经算是很给沐晨的面子了,

    “柯儿,”

    纳兰月痕却是在这个时候到了,自然也是看到了沐晨在跟季柯说话,

    他清楚的知道,那沐晨对于季柯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思的,所以看到这一幕,哪里还能够忍的下去,

    即使今天是跟季柯闹了一点不开心,但是那不代表,他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季柯跟着别人走了,

    当下J步就走到了季柯的身边,一把就牵起了季柯的手,很是明白了宣誓了自己的主权,

    虽然这举动确实是有些孟L了,可是季柯与纳兰月痕却是已经定国亲了的,所以,这在场的也是不能够说什么的,

    再加上纳兰月痕的身份地位,更是沒有人敢多说什么了,

    “原來是纳兰王爷,多日不见,可是都安好,”

    沐晨也是不恼怒,毕竟,这季柯迟早都会是他的人,他又何必在这个时候着急,打C惊蛇了呢,

    所以这会,到是笑眯眯的跟纳兰月痕打起了招呼,

    “一切都安好,多谢殿下的关心了,”

    纳兰月痕可是不会给这沐晨丝毫的面子,很是沒好气的回答,

    这在场的人此时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招惹了这么两尊大佛,

    不管是沐晨,还是纳兰月痕都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人,

    本來很是热闹的晚宴,却是因为纳兰月痕与沐晨之间那紧张的气氛,一蟼愑安静了下來,

    安静的着实有些诡异,

    “妩絮公主到,”

    就在这个时候,太监那很是尖利的嗓子,却是打破了这沉默,

    “妩絮公主來了,”

    沐晨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而季柯也是暗中扯了扯纳兰月痕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在这个时候意气用事,

    纳兰月痕也是知道,此时不是直接翻脸的时候,当下也是缓和了下來,

    “既然公主來了,那咱们可是得入座了,”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一送下來,众人那悬着的心也是放了下來,

    只要这两人不掐起來,那可就是沒什么大事情了,

    毕竟,若是这两人真的掐起來了,他们还真的是不知道该帮谁呢,

    这纳兰月痕乃是赤炎国的王爷,若是帮了吧,免不得传出一些对于赤炎国不好的消息去,

    若是不帮的话,难免让那沐国的人,觉得他们赤炎国是怕了他们了,

    所以,这能够不争吵起來,那自然是最好的事情了,

    为了参加这个晚宴,浅星黛自然是细心的打扮了一番的,

    一身衣衫华丽,但是又不显得庸俗,

    脸上的妆容也是恰到好处,极限的艳丽,又不媚俗,可以看的出來,是下了很大的一番功夫去打扮的,

    反观季柯,虽然也是打扮了的,可是她到底是怕麻烦,所以选择的F饰妆容,都是再普通不过的,

    但是季柯本身的气质很是不一般,即使再这一群打扮不俗的nv子中,也是不会有丝毫的逊Se的,

    甚至因为她的与众不同,更是让人眼前一亮呢,

    浅星黛一來,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纳兰月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人,级像是那耀眼的星辰一般,无论去到哪里,她都能够第一眼看到他的光芒,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