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季柯本來就是心情不好,想着离晚上的晚宴还有段时间,于是便带着豹子,一起去京城附近的山上转转,

    权当是遛一遛豹子了,毕竟,作为一只豹子,可是不能够失去野X的,

    闲來无事的时候,季柯便会带着豹子去山上,让豹子自由 的活动一番,

    那山头距离季柯的住处并不是很远,快马也不过是一刻钟的事情,

    季柯便带着豹子,绕着沒人的小路,一路策马就到了那山头,

    “豹子,你自己去玩吧,”

    这山不是很高,半山腰的地方,还有一个凉亭,

    季柯沒事的时候便喜欢坐在那凉亭中,看着远处的风景,

    不甚高,但是也能够将整个京城都收于眼下,

    这视线,却是不由自主的往纳兰月痕的王府看去,

    纳兰月痕的王府离季府还是比较远的,一个在京城的西市,一个在东市,

    东市乃是皇亲国戚居住的地方,而西市,就是那些大臣的住处,

    纳兰月痕每日都会跨越大半个京城,专门到季府來找她,

    说是不感动,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非C木,孰能无情,

    季柯知道,这一次跟纳兰月痕置气,其实是有些不该的,

    毕竟这纳兰月痕对她的心思,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虽然问那个问題的时候纳兰月痕是有些迟疑了,可是现在仔细的想來,若是纳兰月痕会那般轻易的就妥协的话,怎么会是她看上的纳兰月痕呢,

    不过是因为这事情涉及到了她自己,她有些心乱罢了,

    事不关己,她便可以在一旁当一个路人,

    若是关己了,以前的季柯,也是能够做到淡然的看待的,

    可是纳兰月痕的事情,却是一个特列了,

    季柯不知道,将纳兰月痕看的如此的重要,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毕竟,这纳兰月痕已经成了她最大的一个弱点,若是被人抓住了这个弱点,她怕会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不得翻身,

    若是想要高于一切,便要做到沒有丝毫的弱点,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有了弱点了,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这已经是刀板上的事实了,根本就容不得她否认了,

    “哎,”季柯望着远处的云雾,忍不住滇澗了一口气,

    这跟之前她的设想,可是有了很大的差别的啊,

    毕竟,之前她便想着,若是帮助季威巩固了地位,便退居于后,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幸福的过完余生,

    可是因为纳兰月痕的出现,她的计划完全的出现了偏差,

    毕竟,只要纳兰月痕在的一天,她就做不到完全的无视纳兰月痕的选择,

    纳兰月痕放不下这整个赤炎国,而她,放不下纳兰月痕,

    所以,她只能够被动的也对这整个赤炎国的事情关心了起來,

    罢了罢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可是沒有丝毫的反悔的可能了,倒不如直接洒妥一些,看开一些才是,

    “咯吱,,”

    本來在这山林中,有鸟兽游走,弄出些声响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季柯的武功其高,自然是听出了这其中微弱的差别,

    “既然來了,何不出來一见,”

    季柯听出來,这气息是相当的熟悉的,应该是一个见过的人,可是这具T是谁,又是不敢确定的,

    毕竟,这一般的人,哪里会在这深山老林來呢,

    “季柯小姐真是好雅兴啊,竟然找到了这么一处好地方,”

    沐晨见自己被发现了,也不继续隐藏踪迹,大大方方的从树后走了出來,

    季柯向來都是沒有什么尊卑观念的,别说是这沐晨了,就算是此时赤炎国的皇帝纳兰澈站在了眼前,季柯也是断然不会下跪的,

    而有时候,又不得不给纳兰澈的面子,所以季柯基本不会在人前出现在纳兰澈的面前,

    毕竟,要让她下跪,可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这沐国的沐晨,那根本就不要指望季柯能够有多礼待了,

    “季柯小姐,似乎有些不想要看见我呢,”

    沐晨笑眯眯的在季柯的对面坐下,到也是不跟季柯摆那皇帝的架子,

    这是在赤炎国,而且季柯能够让他另眼相看的,就是因为季柯这X子,

    “陛下想多了,”

    季柯本來就话不多,更别说是这个沒有什么好印象的沐晨了,

    若不是才坐下沒多久,豹子还沒回來,她怕是根本就不想继续呆下去了,

    这本來的好风景,因为有了这么一个煞风景的人,她可是根本就沒有丝毫看风景的兴趣了,

    “是吗,那我看季柯小姐似乎有些不开心呢,”

    难得能够有机会跟季柯独自相处一下,沐晨可是不想就这么安静下去的,

    他坐在季柯的对面,眼睛却是一直都看着季柯的,

    丝毫沒有觉得这有什么失利的地方,季柯向來不喜欢出门,能够见上一次都是不容易的,

    这眼前的人,可是比那画像上的美了更多呢,

    他可是得把握机会,好好的看看,

    “陛下不觉得这样盯着一个nv子看,很是失礼吗,”

    虽然季柯乃是现代的人,对于这男nv之防沒有多大的注意,可是眼前这沐晨盯着她看,可是看的她很不舒F的,

    所以季柯才会拿出这來说事的,

    “季柯小姐这般的美人,乃是上天的恩赐,我能够有机会见到,自然是不敢放过这般的好机会的,”

    沐晨其实心里已经将季柯看成了自己nv人,所以这话说的也是有些口无遮拦了,

    “陛下还请自重,”

    豹子却是闻到了陌生人的气息,已经从那树林中回來了,J步就跑到了季柯的身边,

    警惕的盯着沐晨,若是沐晨有什么轻举妄动的话,豹子定然会不顾一切的咬上去的,

    它可是不管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只要敢伤害季柯,那便是它豹子最大的敌人,

    季柯见豹子回來了,也是懒得继续在这地方呆下去了,毕竟,有沐晨这么一个大大的灯泡在,这再美的风景也是瞬间都失去了颜Se,

    起身,向沐晨辞行,

    “陛下这处的风景很是不错,您慢慢欣赏吧,季柯有些事,便先回去了,”

    语气生Y,沒有丝毫的客气可言,

    说完,季柯便拍了拍豹子的头,示意豹子跟上,然后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沒有丝毫的留恋,

    沐晨张了张嘴,想要留下季柯,可是又想到了一些事情,最终是什么都沒有说,看着季柯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nv人,”

    虽然沐晨对季柯对他滇潿度恨得有些牙根洋洋的,可是不得不承认这X子,就是那么该死的吸引他的注意,

    这nv人,就是因为这份该死滇澵殊,才会让他如此的念念不忘,日思夜想,也要将季柯得到手,

    沐晨坐在凉亭内,看着那京城的景象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

    不管是季柯那nv人,还是这赤炎国滇濎下,他都要,

    ,,,,,,,,,,,,,,,,,,,,,,,,,,,,,,,,,,,,,,,,,,

    “主子,时候已经不早了,晚宴就要开始了,”

    季柯一回府,那丫鬟见时候不早了,不得不Y着头P來提醒季柯时间不早了,若是再不做准备的话,怕是会赶不上晚上的晚宴了,

    “嗯,去将衣裳拿來吧,”

    季柯也不会跟一个丫鬟为难,这一趟出去,确实是L费了不少的时间,若是不抓紧的话,怕还真的是有些赶不上了,

    虽然季柯对于这晚宴沒有兴趣,可是到底是不好直接博了纳兰澈的脸面,

    此时的纳兰澈都已经对她百般的猜忌了,若是这一次,她当着沐国和阡陌国的面都直接甩了他一脸的话,怕是纳兰澈要直接将她给拉近黑名单了,

    她季總愒然是不会怕这些的,

    可是为了纳兰月痕她却是不得不考虑这些的,

    想到纳兰月痕,季柯却是忍不住的又叹了一口气,

    这人啊,总归是这个样子的,

    有了牵挂,便怎么都放不开了,

    若是说不怀念之前那般的洒妥,那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想到纳兰月痕的存在,对于她來说,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那之前的怀念,都变得微不可及了,

    丫鬟领命,赶紧出去吩咐,这晚宴的规格可是不小,作为将军府的小姐,自然是要盛装出席的,

    光是那些衣裳首饰便要半天才能够拾掇好,自然是要抓紧时间的,

    季柯也是乖乖的坐着,任由那些丫鬟在她的身上拾掇,

    若是她自己來的 话,怕是随便穿一件衣F,头发简单的梳一梳就好了,

    可这关键,就是现在根本就不是她能够随意的时候,

    所以呀,她也是只能够认命的让那些丫鬟摆布了,

    那些繁琐的东西,让她自己來穿戴的话,她可是根本就找不到半分的头绪的,

    在匆忙中,这时间总归是过的很快的,

    晚宴,终于拉开了帷幕,

    等季總惏扮好,季威早就已经在大门口候着了,

    都是将军府的人,那自然是要一同前往嗊中的,

    马车一早就已经在门外候着了只等着主子们的一声令下,便会出发,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