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四章

    如果可以的话,纳兰澈根本就不想与季柯或者纳兰月痕为敌,毕竟这是两个很是强大的对手,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抗衡的,

    可是很多时候,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这两人已经越來越不将他放在眼中了,若是他还不做好准备的话,怕是有一天这帝位被夺取了,都沒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所以,为了他自己的以后,他不得不努力滇濁升自己的实力,顺般打压一下季柯与纳兰月痕的实力,

    只有这个样子,他才能够有自保的能力,

    “王叔,你们可是不要怪我,要怪,只能够怪你们自己了,”

    纳兰澈望着那关着的房门,似乎能够看到之前纳兰月痕离开的背影,喃喃的自语了一句,

    ,,,,,,,,,,,,,,,,,,,,,,,,,,,,,,,,,,,,,,,,,,,,

    “柯儿,晚上的事情,你可是准备好了,”

    纳兰月痕出了嗊,便直接往那季府去了,直接就去了季柯的院子,

    季柯无事的时候,就是喜欢闭着眼睛休息或者就是逗弄一下豹子,

    豹子因着季柯滇澵意训练,此时已然长成了一只成年的豹子,身形流畅,肌R线条很是明显,

    光是远远的望着,就散发出丛林之王的气息,

    这人见了,只会觉得这是从哪出深山老林里跑出來的丛林之王,哪里能够想到,这乃是季柯驯养的,

    豹子此时闭着眼睛躺在季柯的脚边,很是享受季柯的抚嫫,乖顺的像只猫咪一般,

    纳兰月痕一进來就是看到了这场景,J步走到季柯的身边,不动神Se的踹了踹豹子,示意这只豹子赶紧识相的走开,不要继续在这里当灯泡,

    可是豹子哪里是会被纳兰月痕威胁的人,

    对着纳兰月痕一顿呲牙咧嘴,根本就沒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沒什么要准备的,”

    季柯送了耸肩,这不过就是一个晚宴罢了,根本就让她提不起丝毫的兴趣,若不是答应了纳兰月痕的要求,要去接待那浅星黛,季柯可是根本就不会去参加这种宴会的,

    在她看來,这根本就是L费时间的,

    “那浅星黛此行的目的,,”

    纳兰月痕砸吧砸吧嘴,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提起那个明显怀着不好的意思的nv人,

    虽然知道,那nv人不会对他们两个的关系造成任何的威胁,可是纳兰月痕还是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些什么,

    “浅星黛,她不是看上你了嘛,”

    季柯眼睛都沒有抬一下,继续嫫着豹子的下巴,引得豹子发出一阵舒F的咕噜咕噜声,

    “她看上我那是她的事情,我可是对她一点意思都沒有的,”

    虽然这事情,季柯肯定是知道的,可是纳兰月痕还是开口解释了一下,

    那nv人,他可是连看到都嫌烦的,要让他娶了那浅星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生,他除了季柯,不会再去任何人,

    “是吗,”

    季柯不置可否,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是吗,手还是继续嫫着豹子,

    “当然是了,”

    纳兰月痕受不得季柯这不在意的样子,一把将季柯的手握住了,从豹子的身上拿开,放在了自己的X口,

    “你听,我的心,只会为了你加速跳动,别的人,在也牵不起我丝毫的变化,”

    有力 的嗅濜通过手掌将那跳动的频率清晰的传到了季柯的这里,

    跟纳兰月痕相处了这么久,自然是知道他的想法的,

    “我知道你不会对那个nv人动心,”

    这一点,季柯很是确定,

    “那你,,”

    纳兰月痕有些不解,季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是,,只有你娶了那个nv人,才能够为这赤炎国,挣來最大的利益呢,”

    季柯沉默了一会,却是决定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來,

    她清楚的知道,纳兰月痕的心里只有她一个nv人,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这赤炎国,在纳兰月痕的心中也是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她到也不是非要用自己去跟整个国家的利益去比较,只是,这到底是一个现实的事情不是吗,

    她清楚纳兰月痕心里不会有别人,但是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不会为了整个国家的利益,去娶了那浅星黛,

    “我,,”

    纳兰月痕一愣,沒想到季柯会i担心这个问題,

    本來是想直接的告诉季柯,他定然是不会娶浅星黛那个nv人的,可是这话,到了嘴边,他却是有些不知掉该怎么说了,

    因为,他也有些不确定了,

    他真的,能够完全的无视整个赤炎国的利益吗,

    这赤炎国乃是他的家,若是沒有赤炎国的安定,哪里來的他的安定呢,

    他是不是,真的能够在这件事情上完全的站稳脚跟呢,

    “你也迟疑了,不是,”

    季柯将自己的手从纳兰月痕的手中chou了出來,

    凭着对纳兰月痕的了解,她虽然早就已经猜想到了这个结果,可是现在看着纳兰月痕的迟疑,心中还是忍不住的一痛,

    她,是不是有些矫情的过了,

    可是,在这事情上,她又不能够完全的置身之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啊,

    “柯儿,你听我解释,”

    纳兰月痕也知道自己的迟疑伤了季柯的心,伸手就要去啦季柯的手想要解释一下,

    “不用解释了,我懂,”

    季柯摇了摇头,轻轻的一侧身子,躲过了纳兰月痕伸过來的手,

    “今晚还有晚宴,你还是先回去准备准备一下吧,”

    “柯儿,,”

    纳兰月痕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却是明显的感觉到了季柯此时的拒绝,

    怕是他在说什么,季柯也是听不进去的,

    “你先回去吧,晚上晚宴的时候再见,我有些乏了,想要休息休息,”

    季柯起身,走到了床边,妥了鞋子,看着纳兰月痕,赶人的意思,很是明显,

    “柯儿,,那我便先回去了,咱们晚上再见,”

    纳兰月痕想要继续解释,可是到底是什么都沒有说,有些丧气的低垂着头,出了门去,

    豹子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季柯此时的心情很是不好,讨好的蹭了蹭季柯的脚踝,还抬着大脑袋,眼巴巴的看着季柯,

    那S漉漉的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季柯,

    “你可是豹子,不是猫咪,别这么看我,”

    季柯有些好笑的拍了怕豹子的脑袋,心情却是因为豹子的这一番耍宝,好了不少,

    豹子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还是眼巴巴的盯着季柯,

    “得了得了,咱们也不要继续闷在屋子里了,出去走走吧,”

    季柯觉得这般的自怨自艾着实不是她季柯的风格,穿上鞋子,带着豹子就要出门,

    与其呆在这小房间,到不如出去走走,也好让豹子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

    “主子,您要出去吗,”

    才打开门,外面候着的丫鬟便开口询问了,

    “嗯,你们不用准备什么,我就是出去走走罢了,”

    季柯挥了挥手,示意那丫鬟不用上前來伺候,

    琴棋书画四大丫鬟此时都被季柯派出去办事了,所以这伺候的不是季柯的心腹,所以季柯也不想出门带着,

    那丫鬟应了一声,退到了一边,不敢上前了,

    豹子乖乖的跟在季柯身后,一同出了门去,

    ,,,,,,,,,,,,,,,,,,,,,,,,,,,,,,,,,,,,,,,,,,,,,,,,,,,,,,,

    “主子,他们通知,晚上去参加晚宴,”

    沐晨身边的侍卫在沐晨的门外,轻声的禀告,

    沐晨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从里面开了门,望着外面候着的侍卫,

    “可是有季柯的消息,”

    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季柯,自然是专门派了人去“关心”季柯的一举一动的,

    “刚刚季柯小姐带着一只豹子出了门去,”

    那侍卫是专门禀告消息的,自然是知道这些事情的,

    “可是带了下人,还是独身一人去的,”

    沐晨有些好奇,这晚上就要参加晚宴了,这会季柯怎么会出去呢,

    莫不是,又有了什么大事情,

    “季柯小姐是独身一人出门的,似乎是出门散心的,”

    侍卫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如实禀告给了沐晨,

    “哦,散心,那之前纳兰月痕是不是去了季府,”

    沐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对于这事情,有些感兴趣了,

    “是的,而且纳兰月痕离开的时候,脸Se不是很好,”

    跟在沐晨身边多年,侍卫当然知道,什么事沐晨此时想要听到的消息,

    “哦,那倒是怪不得季柯会要出去散心了,”

    这能够让季柯心情不好的,怕是只有纳兰月痕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不过,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了,

    季柯,将会是他沐晨的nv人,

    总有一天,他会将季柯夺过來,

    并让季柯对他死心塌地的,

    “去了哪里,”

    沐晨此时也是沒事,倒不如去见上季柯一次,

    “往南山去了,”

    侍卫恭敬的回禀,“主子,要备车吗,”

    “不用,去备一匹马就好,”

    这出门若是乘车的话,可是麻烦的很的,不如直接骑马,轻松快捷一些,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