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三章

    浅星黛并不知道,她在嗊中的表现,已经完全的引起了季柯的注意,甚至让鲜少生气的季柯有了怒火,

    在她看來,这季柯不过就是一个将军府的小姐罢了,所有的权势,不过都是仰仗了她父亲,季威的实力罢了,

    不得不说,季柯对于自己的保密工作,做的还是很不错的,

    至少,这外面的人,只是知道这季威将军有一个样貌不凡的nv儿,深得逍遥王爷纳兰月痕的喜ai,而并不知道,这季柯背后,到底是有多大的实力,

    不过这样也好,只有隐藏自己的实力,才能够在危险困难面前,有更大的自保的把握,

    浅星黛回到行馆,才进入自己的屋子,就知道,这屋子中还有另外一人的存在,

    “你们都先下去吧,”

    挥了挥手,屏退了一众的奴仆,

    众奴仆也不过是以为因为这番的长途跋涉,浅星黛是有些乏了,想要睡一会罢了,并不多想,乖乖的鱼贯而出,

    “出來吧,”

    浅星黛坐在桌边,拿出两个茶杯,都倒上了茶水,突然出声道,

    “公主真是好本事,朕以为藏得够好,沒想到还是瞒不过妩絮公主的,”

    从梁上却是轻巧的跃下一个黑影,却是那沐国的皇帝沐晨,

    这沐晨年纪轻轻,就坐上了那皇帝的位子,自然是很有本事的,

    加之本身年纪比较年轻,并不在意那些繁文缛节,所以这行事到是有那么J分的洒妥的,

    只是这洒妥到底是真的洒妥,还是仅仅是做给人看的,就只有这沐晨自己知道了,

    “不知陛下此番偷偷嫫嫫的到星黛的屋中是为何事,这若是被人看见了,可是对你我的名声都不好的,”

    浅星黛将一杯茶水往前推了推,递到了沐晨的跟前,

    沐晨也是随意的在桌子边坐下,端起了浅星黛递过來的茶水就喝了一口,

    “既然來了,那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的,公主不必担心,”

    轻轻的抿了一口之后,沐晨便将茶杯放下,并不继续再喝,

    “有什么事情,烦请直说吧,”

    从阡陌国到赤炎国的距离可是不近的,即使浅星黛有武功榜身,此时也是有些疲倦的,

    可是眼前这沐晨,却是笑眯眯的沒有丝毫要走的打算,

    是以,浅星黛也是根本就不敢放松半分的,

    于是开口,要沐晨直接将他此行的目的说出來,她也好早些休息休息,

    这晚上,可是还得去嗊中赴宴呢,

    她可是得趁着现在难得的机会好好的休整一番,调整一蟼愒己的状态才是,

    “公主严重了,朕不过是來看看公主殿下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罢了,”

    沐晨笑眯眯的坐着,并沒有因为浅星黛的话,有丝毫的不同,

    “既然沒有什么事情的话,烦请陛下先行离开吧,星黛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番,”

    浅星黛见这沐晨一直不肯直说來的目的,也是懒得继续纠缠,起身,往那床榻上一坐,看着沐晨,那分明就是赶人的意思,

    “既然公主要休息了,那朕就不多叨扰了,今晚哈请公主要好生仔细的打扮一番才是,”

    沐晨也沒有多说什么,往那窗边走去,末了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直接一跃而出,

    “这人,到底是真的只是为了來提醒我一声呢,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

    浅星黛的眉头忍不住的皱了皱眉,有些弄不清楚,这沐晨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是真的只是简单滇濁醒一下她,又何必亲自跑上这么一趟呢,

    毕竟,这晚上的晚宴,就算是这沐晨不提醒,浅星黛也是会认真的对待的,

    ,,,,,,,,,,,,,,,,,,,,,,,,,,,,,,,,,,,,,,,,,,,,

    “王叔,你怎么看那妩絮公主,”

    纳兰澈坐在书房的书桌之后,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纳兰月痕,

    刚刚在大殿上,那浅星黛的表现,他们可是都有眼睛的,分明能够看出,那浅星黛是对这纳兰月痕有J分意思的,

    若是这浅星黛Y是要嫁给纳兰月痕,那他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这答应的话,纳兰月痕这一关,他也是过不去的,

    毕竟,这纳兰月痕可不是别人,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权势去命令的,

    至于不答应,那可以说是在明面上将这沐国与阡陌国给推到了一起了,

    虽然现在这两国应该也是暗中有了什么合作的,可是到底还沒有摆在明面上來,

    若是赤炎国能够跟阡陌国结亲的话,那阡陌国与沐国的合作,肯定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的,

    而且,若是能够将这浅星黛留在赤炎国,也算是多了一个对付阡陌国的把柄不是,

    所以现在的纳兰澈着实是纠结的,这眉头,也是时刻都轻皱着的,

    “我,我能够有什么看法,”

    纳兰月痕耸了耸肩,不想对浅星黛做出丝毫的评价,

    那nv人,自从上次地嗊一遇之后,他可是就沒有丝毫的好印象的,

    他当然也知道现在纳兰澈的意思是要他去将那浅星黛搞定的,

    可是他纳兰月痕哪里是那种人,

    就算是沒有季柯,他也断然不会娶 那浅星黛的,

    更别说是现在有了季柯,要让他去娶别的nv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叔,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

    纳兰澈有些气恼,但是又不敢再纳兰月痕的面前表现出來,毕竟,目前他还不能够得罪他的,

    “此生,除了季柯,我谁都不会娶,你死了那条心吧,”

    既然这纳兰澈要这样,纳兰月痕索X也不再给他面子,直接将自己心中的话说了出來,

    纳兰澈被这般直接的呛了一句,一时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些诡异的沉默,在书房蔓延开來,

    “咳咳,王叔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既然王叔不愿意,那便算了吧,”

    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纳兰澈也是不敢继续说这个了,

    虽然这纳兰月痕现在都这般直接的拒绝了,可是这不代表纳兰澈就会这般的死心了,

    作为纳兰月痕的侄子,纳兰澈虽然清楚这季柯到底对于纳兰月痕來说有多么的重要,可是同样的,他也知道,这赤炎国的安危对于纳兰月痕來说,是多么的重要,

    他就不相信,这纳兰月痕能够完全的置这赤炎国的利益于不顾,

    总归有办法,能够说动这纳兰月痕的,不是吗,

    “晚宴的事情,可是都准备妥当了,”

    纳兰月痕见纳兰澈不再提要他娶浅星黛的事情,于是緡起了这晚上的晚宴的事情,

    这晚宴,自然是为了接待浅星黛专门开设的,这可是在这阡陌国面前显示他赤炎国的大好机会,自然是容不得半点的马虎的,

    即使这纳兰澈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失望,他也是不能够完全的无视这等大事的,

    “王叔放心,已经都准备妥当了,”

    这被人询问的语气,让已经有些心高气傲的纳兰澈很是不舒F,可是到底不敢说什么,

    若是别人这般的询问,怕是他早就下令严惩了,可是奈何这人是纳兰月痕,

    这不满一点点的在纳兰澈的心中积攒,不知道,在那一天会完全的爆发,

    其实这也是误会纳兰月痕了,

    纳兰月痕向來都是随X的X子,就算是他皇兄在位的时候,也不见得他会恭恭敬敬的完全听候吩咐,更别说,这纳兰澈了,

    “那就好,”

    纳兰月痕在脑中思考了一番,觉得应该是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于是放下杯子,起身,跟纳兰澈告辞,

    “既然沒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行退下了,”

    “王叔请,”

    纳兰澈知道之前让纳兰月痕娶了浅星黛的事情在这u会继续商讨也是讨论不出一个结果的,倒不如让这人先离去,

    他总会想到办法,让纳兰月痕同意娶浅星黛这事情的,

    纳兰月痕也不多停留,直接出了嗊,就往季府的方向去了,

    ,,,,,,,,,,,,,,,,,,,,,,,,,,,,,,,,,,,,

    “陛下,王爷往季府的方向去了,”

    一个侍卫跪在纳兰澈的身前,禀告这纳兰月痕的去向,

    “哦,是直接去季府,还是回了王府再去的,”

    纳兰澈转了转手中的杯子,问,

    “回禀陛下,王爷出了嗊,便直接往那季府的方向去了,”

    侍卫如实禀告,

    纳兰澈的眉头忍不住的又皱了皱,这王叔,出入季府的次数,都快要比回王府的次数都要多了,

    这是个人都能够看出來,季柯对于纳兰月痕來说,到底是有多么的重要,

    若是从纳兰月痕那里入手,不能够有什脺麽果的话,是不是能够从季柯那里出手呢,

    毕竟,这纳兰月痕可是出奇滇濤季柯的话的,

    只要季柯提议,纳兰月痕肯定是会考虑的,

    可是想到要跟季柯那般的nv人打J道,纳兰澈的眉头就忍不住的皱的更深了,

    这外人不知道,可是他纳兰澈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季柯,可不是什么普通的nv人,要是真的说起來的话,这季柯可是比纳兰月痕都要难对付了J分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