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浅星黛的眼睛一直时不时的看向纳兰月痕,可是纳兰月痕却是连正眼都不曾看过浅星黛一眼的,

    心里肯定是有不甘的,可是在这大殿之上,浅星黛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满意的,

    即使她贵为阡陌国的公主,也断然不可能在这赤炎国的大殿之上,无视权贵之力,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这赤炎国比阡陌国强大,却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这就要成为过去式了,

    这以后,到底谁才是这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可是还沒有定论呢,

    而她相信,只要这一次的计划能够成功,那阡陌国,断然能够比这赤炎国强大,

    所以,即使之前她曾扬言,只会嫁给武功比她高强之人,现在也是不得不违背了自己当初的誓言,

    毕竟,她的儿nvS事,跟这国家的大事情,相比较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再说,牺牲自己的婚姻,可是不一定代表,就不能够完成当初的希望不是,

    想到这里的浅星黛,忍不住的又看了一眼纳兰月痕,

    据她所知,这纳兰月痕的武功,可是不弱的,

    当日在地嗊,虽然沒有见识过这纳兰月痕的武功,但是这纳兰月痕的事迹可是不止在这赤炎国广为流传的,就是在那阡陌国,也是沒有一个人不知道纳兰月痕这个人的,

    本來浅星黛也以为这纳兰月痕不过是一个虚有其名的傀儡王爷罢了,可是在那地嗊一遇之后,她的所有的看法却是都发生了改变,

    这样一个男子,光是从气度來看,就是不凡的,

    身份地位武功才情,样样都是个中翘楚,

    除了纳兰月痕,浅星黛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有谁,还能够比这纳兰月痕更加适合当她的驸马,

    既然对这纳兰月痕都如此的了解,浅星黛自然是不会不知道这季柯的存在的,

    可是订婚了又如何,

    即使是他们两个已经成亲了,只要她浅星黛想要,这纳兰月痕还是得取了她,

    毕竟,她代表的可是整个国家的利益,

    浅星黛相信,在这纳兰月痕的心中,这整个赤炎国的地位,可是要比那季柯高了多去的,

    只要用整个赤炎国的利益去要挟,她不信,这纳兰月痕会不妥协,

    在场的众人也是注意到了这浅星黛的目光的,心下都是对这浅星黛此行和亲的目的有了一定的了解,

    可是他们也都是清楚,这季柯与纳兰月痕的关系的,

    不过,在这一众的大臣看來,就算是定亲了也无妨,

    毕竟,这男人嘛,三Q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他们都有些羡慕这纳兰月痕,毕竟能够坐拥季柯与浅星黛这般的两大美nv,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到的福气,

    在龙椅上的纳兰澈眉头却是有些微不可查的皱了皱,这妩絮公主,若是想要嫁给他,那大不了就是随便的安排一个后妃的位子就是,但是这若是看上的是纳兰月痕,那可是事情不好办了,

    作为一个在季柯与纳兰月痕帮助下才登上皇位的纳兰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季柯,对于纳兰月痕來说是多么的重要,

    要让纳兰月痕娶除了季柯之外的nv人,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妩絮公主长途跋涉,定然是辛苦了,不妨此时先回行馆好生休息,待晚宴的时候,再进入嗊中來好好的玩耍一番,”

    纳兰澈觉得现在要先将这浅星黛给安排了一下才是,既然这浅星黛在这个时候沒有将这此行的目的给直接的说明白了,那就是事情还有转机,

    “多谢陛下的关心,那星黛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浅星黛福了福身子,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仪,然后便从大殿中退了出去,

    她知道,这纳兰澈是想要跟大臣商议应对她的事情,她自然是不适合继续留下來的,

    待到了皇嗊门口,浅星黛却是喊住了一直在前面带路的小太监,

    “公公,不知这季柯小姐可是在府中,”浅星黛的嘴角勾起一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陛下吩咐了,这J日让季柯小姐带我在这皇城中好生的游玩一番,本嗊想着,这会先去认认路,”

    那被喊住的小太监一愣,沒有想到这妩絮公主竟然是这般的懂礼节,

    而且对他一个小小滇潾监,也是态度良好的,顿时,这心里就生出了J分的欢喜起來,

    “公主殿下,这季柯小姐应该是在府中的,不过哪里需要劳烦您亲自去呢,想必明日,季柯小姐就会去行馆寻公主殿下您的,”

    既然这妩絮公主代表的是阡陌国,在这赤炎国來做客,那断然是沒有妩絮公主亲自去找季柯的道理,

    小太监自以为聪明的回答,

    浅星黛也不恼怒,其实这季柯的住处,哪里需要问一个太监,不过就是装装样子罢了,毕竟,在这赤炎国,她可是要留下一个好名声的,

    而这嗊中的小太监小嗊nv,那消息可是传递的非常的快的,

    只要她做了一件妥当的事情,那想必,这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的,

    只有有了一个好的名声,对她日后的行事,才i会有更大的帮助,

    “真是有劳公公了,”

    眼角看了一眼身边的丫鬟,那丫鬟立马明白了浅星黛的意思,从袖口中拿出一颗小小的金锞子,塞到了那小太监的手中,

    “不敢动不敢动,公主殿下可是折煞奴才了,”

    那小太监哪里敢收,赶紧拒绝,

    这可是阡陌国的公主,若是他一个不小心得罪了,那可是脑袋都要搬家的大事情啊,

    “公公你就收下吧,这不过是我家公主的一点小小的心意,这日后进嗊,还得多多的劳烦公公呢,”

    那丫鬟既然能够从阡陌国跟着浅星黛一起來,那自然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将那金锞子塞到了小太监的手中,不准他不收,

    小太监见着实是推辞不过,只要将那金锞子收了起來,心里却是对这妩絮公主的印象又是好了J分,

    对待一个小小滇潾监都是如此的有礼,可真真不愧是那阡陌国的公主啊,

    “公主殿下严重了,这都是小的份内的事情,”

    那太监可是不敢居功的,毕竟,这可是堂堂的公主,而他做的,也不过是份内的事情罢了,

    做的好了,那是本分,做的不好了,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公主殿下请,”

    轿子早就已经在嗊门口停放妥当,小太监当下也不再多说,恭敬的请浅星黛进入轿子中,

    ,,,,,,,,,,,,,,,,,,,,,,,,,,,,,,,,,,,,,,,,,,,,,,

    “哦,这般说來,这浅星黛,是看上纳兰月痕了,”

    季總慀在书桌之后,手中拿着一只G净的mao笔,时不时的转着笔,虽然是问句,可是这语气却是分外的肯定的,

    跪在下首的黑衣男子此时紧张的一口大气都不敢喘X,他跟在季柯的身边多年,虽然此时季柯看上去沒有丝毫的不同,但是敏感的他却是知道,此时的季柯是生气的,

    虽然季柯生气不会迁怒,可是他作为一个下人,却是下意识的有些害怕了,

    “那人并沒有直说,是以属下也是不敢确定,”

    他乃是进來跟季柯禀告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的,本就知道这是一个辛苦的差事,可是他却是正好今日轮班,运气背起來,那可真的是挡都挡不住啊,

    他们最为季柯信任的人,自然知道,这季柯到底是多么的看重纳兰月痕的,

    而那浅星黛偏偏好死不死的看上了纳兰月痕,这不是沒事找事嘛,

    虽然这浅星黛还沒有直接的说出來,可是在这朝堂上的表现,分明就是这个意思的啊,

    他清楚的知道,若是这会他直说这浅星黛是看上了纳兰月痕的话,他怕是又要吃一番苦头了,

    虽然不会有什么X命之忧,但是他也不想白白的去受那般的折磨啊,

    所以这回话,也是不敢确定了,

    “那浅星黛可是回行馆了,”

    季柯也不为难那下人,毕竟,这事情可是跟这下人沒有丝毫的关系的,

    “是的,”

    那人如实禀告,多余的话,却是丝毫不说的,

    “这nv人,胆子倒是很大嘛,”

    季柯喃喃自语,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这浅星黛,竟然将主意都打到了她季柯的男人身上去了,那胆子,可真的是有些大的呢,

    她倒是要看看,这浅星黛,到底是有J分的本事,竟然能够胆子大到如此的地步,

    跪着的人忍不住的瑟缩了一下,季柯向來都是不怎么生气的,可是这一次,看來是真的生气了,

    他忍不住的为那大胆的浅星黛捏了一把冷汗,这世界上,惹得季柯真正生气的人,可是还沒有一个还活在这个世上,

    这浅星黛,若是知道了季柯到底是有多大的能力之后,会不会为今日的决定做出的决定而后悔呢,

    此时的浅星黛刚刚到了行馆,却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赶紧将公主的mao裘大衣拿來,”

    伺候浅星黛起居的丫鬟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赶紧吩咐下人将大衣拿來,给浅星黛披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