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因着季柯急着赶回去,所以两人倒是赶在了浅星黛之前,回到了京城,

    这一回去,自然是先回将军府整顿一番的,而当季柯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却是被吓人禀告,纳兰月痕已经在屋子里候着了,

    季總愒然知道,这人啊,是在等着她呢,

    “香儿,此番赶路你也是累了,你下去休息吧,不用跟着伺候了,”

    挥了挥手,示意香儿直接下去便是,这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个丫鬟能够知道的,

    “奴婢遵命,”

    香儿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异议的,再说这一路拼命的赶回來,也确实是累人的,于是便乖巧的应了一声是,退了下去,

    至于季柯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着急的赶回來,她作为一个丫鬟,根本就不想知道,也不能够知道,

    她能够在那险恶的嗊中生存下來,本着就是不是自己能够知道的事情,那根本就不会去搭上半点的关系,

    香儿退下之后,季柯才推开了房门,

    纳兰月痕笑眯眯的坐在桌子边,端着一杯茶,看着季柯,

    眼中暖暖的,都是想念,

    季柯的心里一软,这一次的事情,确实是她做的有些不对了,

    想必她一蟼愑将那跟着护着的人给甩了,让纳兰月痕也是担心了不少的吧,

    “柯儿,你怎么可以这般的任X,”

    纳兰月痕虽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季柯到底是有多少的本事,可是这无缘无故的失踪,还是会担心啊,

    虽然那传回來的消息是说季總愒己有意甩开的他们,可是到底,这沒人跟着护着,不在他的身边,他总归是会担心的,

    本來他想着季柯能够安全的回來,那就不跟季柯去计较这些了,

    只是这会看见了季柯,却是忍不住的要念叨两句的,

    毕竟,之前的他,可是担心了不少的时间的,

    “知道了知道,我下次再也不会如此了,”

    季柯深知是自己理亏,也不犟嘴,乖乖的应了一声,“那浅星黛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你们可是知道了,”

    继续纠结那个问題显然是不明智的,季柯赶紧转移话題,

    “只知道是打着和亲的主意來的,想必是实现跟那沐晨商量过了,不然怎么会这前前后后的就跟着來了,”

    纳兰月痕知道季柯会这么着急的赶回來,就是为了这事情,虽然明知季柯是在转移话題,还是乖乖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來,

    这跟之前手下告诉季柯的消息并沒有多大的差别,

    “那是跟谁求亲,”

    其实啊,这个问題才是季柯关心的重点呢,

    那浅星黛要和亲,那來便是,可是若是看上了她季柯的人,那可是别做白日大梦了,

    “这,,”纳兰月痕看着季柯那有些紧张的小脸,这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了,

    相处了这么久,若是连季柯的这点小心思都猜不透的话,他也不配跟季柯在一起了,

    “你倒是说啊,”

    季柯见纳兰月痕光是看着她笑,却是不回答问題,到也是被看的心里有J分别扭了起來,

    “ 这具T到底是看上了谁嘛,,”

    纳兰月痕却是卖起了关子,怎么都不肯直接说,

    “你到底是说是不说,,”

    季柯无语,倒是小脾气有些上來了,声音带了那么J分的恼怒,

    “别气别气,这到底看上了谁,我们还沒打听清楚呢,”

    纳兰月痕见季柯真的是有些气恼了,赶紧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來,这见好就收,若是过分了,怕是适得其反呢,

    季柯忽然就有些气恼自己,这事情,要是动点脑子,就知道,她都沒消息,这纳兰月痕知道具T消息的J率就是差不多的了,可是她偏偏还追着纳兰月痕问了这么半晌,着实是有些丢人的,

    有些恼怒的季柯,这转身就想离开纳兰月痕一些,免得自己的智商又给降低了,

    纳兰月痕等了这么多天,心中的人才回來,哪里会这般轻易的就让季柯离开,

    伸手轻轻一扯,就将季柯给拉到了怀中,坐到了他的腿上,

    将脸凑进了季柯的脸,闻着那从季柯身上传來的好闻的味道,纳兰月痕却是满足了,

    “柯儿,我想你,”

    虽然季柯只是短短的离开了沒有J日,但是纳兰月痕的思念,却是怎么都抑制不住的,

    他算是认了,这辈子,怕是都栽在了季柯的手中,

    不过,他不后悔,甚至有些庆幸,毕竟,能够让他遇到季柯,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更别说,季柯也是ai上了他了,

    若不是手上着实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处理,怕是,他早就跟着季柯一起走了,

    他现在啊,可是想着能够尽早的跟季柯完婚,好紧紧的跟在季柯的身边,半步都不离开,

    季柯也是知道,这人却是是担心她,想她了,乖乖的坐在纳兰月痕的怀中,也不挣扎,两人就这般的享受着难得的安静,

    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份难得的安静,他们两人都是极为珍惜的,

    “主子,”

    可是这沒一会儿,外面却是传來了下人的声音,

    季柯挣扎了一下,想要从纳兰月痕的怀中坐起來,可是纳兰月痕却是笑眯眯的,怎么都不放手,

    无奈的季柯,只能够放弃了挣扎,这若是在别的地方,为了她的名声,纳兰月痕肯定是不会这般做的,可是眼下是在季府,而这里又都是季柯亲自安排的人,自然是不用担心走漏什么消息的,

    所以,此时的纳兰月痕也是大胆的很,

    “进來吧,”

    既然挣扎不开,季柯也就认命,就那般坐在纳兰月痕的怀中,喊了那外面的人进來,

    纳兰月痕知道季柯的手下是有要事禀告,也不cha话,就是抱着季柯,无聊的玩弄着季柯的手中,

    那手下进來,自然是看见了季柯此时的状态,可是作为一个下人,他也是知道,什么事该看的,什么是不该看的,

    进屋之后,立马就低下了头,不敢再多看一眼,

    “什么事情,”

    季柯也是沒有丝毫的不自在,反正这纳兰月痕已经她的人了,这坐一会,怕什么,

    “妩絮公主,已经进入我赤炎国的地界了,”

    那跪在地上的人,将此次禀告的消息说了出來,

    之前季柯就已经吩咐了,等那浅星黛进入赤炎国了,定要第一时间來禀告,也好尽早的做好准备,

    “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季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眼下,既然这浅星黛已经进入赤炎国了,那确实是要尽早的做好准备了,

    “回禀主子,沒有别的要事,”

    “下去吧,”

    既然沒有什么事情了,季柯便让那人退下去了,

    等屋中沒有别人了,季柯握了握纳兰月痕的手,示意他认真点,

    “纳兰澈知道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吗,”

    这个问題很重要,毕竟,纳兰澈已经开始不相信他们了,若是这次的事情,还隐瞒的话,,

    “应该知道些什么,但是沒有告诉我们,”

    纳兰月痕跟纳兰澈相处了这么多年,这纳兰澈有意的隐瞒什么,他自然是看的出來的,

    只是这人已经是这皇位上的人了,要隐瞒什么,他也不好直接的拆穿了,不然,又是免不了给自己找些麻烦了,

    “”

    季總惻实是有些无语啊,这纳兰澈,莫不是以为,这赤炎国,光是凭他一个人就能够支撑的起來不是,

    若是沒有她和纳兰月痕,这纳兰澈哪里能够有今天的地位,

    而且这纳兰澈刚刚坐上那位子,可以说,还沒有完全的坐稳,不说这手下还有那不安分的丞相,就是那外敌沐国和阡陌国都还沒有搞定呢,

    莫不是,他现在以为,光凭他自己,就能够抵抗这阡陌国和沐国的联手不成,

    真是搞不清楚,这些人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想的,

    若是忌讳她和纳兰月痕的本事,那也请先动脑筋想清楚,若是这位子,他们两个看的上的话,当初哪里还会花费那么多的心思去帮助纳兰澈呢,

    “你觉得,这纳兰澈,是不是心里有些什么别的想法,”

    别怪季柯这么问,只是最近纳兰澈的行为,确实是向着这方面走的,

    “别多想了,想必在那位子上,他的压力也是有些大的,”

    不管怎么说,纳兰澈都是他纳兰月痕的侄子,虽然这会他的行为是有些不对劲,可是,这是他早就已经预见的,不是吗,

    眼下,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

    若是纳兰澈能够尽早的看清,那自然是最好的事情,

    若是一直看不清的话,他不介意当一个甩手掌柜,

    他倒是想看看,若是他与季柯都放手不管这赤炎国的事情,纳兰澈,是不是真的能够独自一个人,就撑起这赤炎国的一P天呢,

    若是可以的话,他自然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天的,

    毕竟,这赤炎国,乃是他的家,他也是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赤炎国被别的国家给吞并的,

    “你就一制儷袒着他把,”

    季柯无奈,这事情,她也是不好多说什么的,不然真的就成了那坏人了,

    眼下只求,纳兰澈能够早点看清,她与纳兰月痕却是是对这皇位,沒有丝毫的觊觎才是,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