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八章

    季柯难道能够离开了那皇城,自由自在的生活一段时间,带着一个陌生的香儿,倒也是有些乐不思蜀了,

    她到也是有些好奇,纳兰澈到底是用什么理由说F纳兰月痕不跟出來的,不过,眼下都已经出來了,那些事情自然是不需要她再去担心的,

    “香儿,你看我们拿着这么点钱,是继续南下去玩玩呢,还是找个地方给纳兰月痕给个信,送点钱來在走,”

    在这算不得多熟悉的丫鬟面前,季柯也是懒得继续板着一张脸,到是开起了玩笑來,

    以她的本事,要些钱财根本算不得什么难事,可是这丫鬟实在是太过于老实好玩的紧了,她倒是一势凁了玩乐的心思,不愿意显得那般的强势了,

    “这,,娘娘,奴婢也不知道啊,”

    香儿向來都是一个主子说什么就G什么的人,脑袋里根本就沒有那些弯弯绕绕,之前在嗊中,本也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丫鬟,主子吩咐什么区做就是,哪里需要动脑筋,

    这些都是主子才能够决定的事情,哪里是她一个丫鬟能够说道什么的,

    所以这回季柯提问,她倒是有些不知所错了,

    只能够苦着一张脸看着季柯,嘴巴珉的紧紧的,就是不开口,也着实是不知道开口该说些什么才好,

    “香儿你倒是说说看啊,”

    季柯看着这脸都皱的跟包子似的香儿,越是生出了逗弄的心思,

    她身边的人虽然看上去不是那般的怕她,相处也是不错,可是到底是因着她对于他们有恩,行蕚愜是忌讳些的,哪里会像这丫鬟一样,单纯的连一个谎话都不会说,

    “娘娘,,”

    香儿还是皱着一张秉子脸,哭戏洗的看着季柯,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來,

    “什么娘娘不娘娘的,”

    季柯撇了撇嘴,这身份不过是为了在嗊中行走方便罢了,她可是那自由自在的季柯,就算是将那皇位给她,她都是不屑的,哪里又会稀罕这娘娘的身份,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香儿自知说错了话,低头看着脚底,再也不敢抬头,更别说是回答季柯之前的问題了,

    这一直都是单方面的玩弄,也着实是有些沒意思的紧,

    季柯撇了撇嘴,决定放过这个小丫鬟一马,

    “行了行了,咱们去给那纳兰月痕捎个信,拿些钱财,再决定到底去哪里吧,”

    “奴婢知晓了,”

    香儿见季總愜算是不在为难她,抬起头,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很是开心的看着季柯,大声的应了一声是,

    季柯有一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般单纯的小丫鬟,到底是怎么在嗊中生存下來的,

    也着实是不容易的紧啊,

    不过留着这么呆萌的丫鬟在身边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这平日里,可是多了一个逗弄的对象了不是,

    总比一成不变的生活好的多了,看來,等这事情过去之后,她得向纳兰澈讨要一个人才是,

    两人也沒有继续纠结之前的问題,季柯便带着香儿往那最近的驿站走去,

    她这段时间也确实是有些任X了,为了将那些跟踪的人甩掉,废了一翻的功夫,却也是让她的自己人给跟丢了,现在,他们怕是着急的不行了,

    果不其然,季柯刚到驿站,她的手下便立马闻讯來了,

    只不过,季柯沒有示意,他们也是不敢直接现身的,

    季柯只是简单的将自己最近有些缺钱的想法去了一封信,告与了纳兰月痕,不过那只是表面上的罢了,

    那只是明面上寄出去的信,真正记载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的信,却是要J给那最为相信的自己人送回去的,

    “喵,,”

    季柯本在屋中喝茶,香儿恭恭敬的站在一旁伺候着,兢兢业业的站着,生怕季柯有什么吩咐的时候,她沒有听到,所以这两只耳朵都市竖的高高的,眼睛也是密切的关注着季柯的举动的,

    这突然出现的一声猫叫,却是将香儿给吓了一i跳,

    猫叫于普通人耳中听起來怕是沒有多大的差别,可是季柯却是知道,这是手下的人有事情要禀告,而不方便现身,

    “香儿,你快出去看看,到底是哪里來的野猫,在这里扰人休息,去将它赶了去,然后你便退下吧,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

    香儿之前神经一直都是高度的紧张的,这会季柯一说能够退下去之后,神经一蟼愑就放松了,瞬间感觉自己的眼睛都有些酸痛的睁不开了,

    但是她只是一个丫鬟,自然是不敢直接在这里打瞌睡的,努力的睁了睁眼睛,乖巧的应了是,然后才从屋中退了下去,

    心底,其实是有些感谢那只猫的,毕竟,因为那只猫,她才有了休息的机会,不是,

    带香儿从屋中退出去,季柯却是对着空气轻轻的说了一句,“出來吧,”

    这本來空无一人的屋子,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跪在了季柯的身前,

    若是这一幕被那沒见过什么世面的香儿小丫鬟给看到了,怕是会惊吓的叫出來吧,

    “什么事情,”

    季柯躺在那软榻上,眼睛微微眯着,很是闲适的说,

    这天大的事情,也是不能够阻止她休息的,

    所以,这事情,她是要听,但是是不是会立马采取行动,可就是看心情了,

    跪在地下的人向來是知道季柯的脾气的,再说了,这可是主子,主子ai怎么听消息,那是主子的事情,跟他可是沒有丝毫的关系的,

    “阡陌国的公主,正在启程往我赤炎国來,”

    跟在季柯身边多年,他当然知道,季柯喜欢听直白的消息,

    所以这一开始,就捡着最重要的,言简意赅的说明了情况,

    “什么,,”

    季柯惊得也是从软榻上坐了起來,“你说的那公主,可是浅星黛,,”

    “回禀主子,正是那妩絮公主,,浅星黛,”

    这來禀告消息,自然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打探的清楚了,这主子问什么,自然是都知道的,

    所以季柯一问,他便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那浅星黛刚刚回国沒多久,竟然又往这赤炎国來,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季總愳里念叨了J句,忽然就想到了之前來的,此时还在赤炎国境内的沐晨來,

    莫不是,这两人是有着什么计划不成,

    那沐晨看样子是來这赤炎国为了能够结亲,可是想要迎娶她季柯,就凭那沐晨,可是不够格的,之前传言这阡陌国和沐国在商议合作的事情,是不是跟这浅星黛的到來有什么关系,

    莫不是,还是打着那和亲的主意,

    “那浅星黛,可是带着和亲的意思來的,”

    季總惇又问那地上跪着的人,

    “回禀主子,从我们的人打探到的消息來看,确实是的,”

    这跪着的人虽然是在回答问題,可是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对季柯 的佩F又是上了一个境界,这光是从三言两语就猜到了事情的真实情况,果真不愧是他们那般佩F的主子,

    “纳兰月痕纳兰澈可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季柯皱眉,这浅星黛,若是想要嫁给那纳兰澈,看着时机可以的话,也也是不可以,

    就是不知道,那浅星黛,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已经知晓了,只是我们一直追查不到主子的下落,所以,,”

    这季柯若是想要甩人,那还真的别说,可是沒有人能够追到的,所以季柯倒也不会去怪罪,

    “那浅星黛,还有J日会进入赤炎国的地界,”

    季柯又问,既然这次的消息会延误,是她自己的原因,那她也不会去追究手下的办事不利,只是希望沒有延误滇潾多才是,

    “若是按照他们目前的速度的话,还有两日,便会进入我赤炎国的地界,”

    那跪着的人自然是季柯问什么,就乖乖的回答什么的,不敢有丝毫的遗漏,

    “通知纳兰月痕,我马上赶回去,”

    季柯深知,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有多么的重要,同时也是有些懊悔自己之前为什么突然的就生出的玩乐的心思,以至于消息延误了这么长的时间,好在,还沒到了完全不能够挽救的地步,

    眼下,自然是先赶回去,跟纳兰月痕一起商议一下对策才是,

    得做好了准备,可不能够坐以待毙,

    谁知道,这阡陌国和沐国到底是打了什么主意,

    若是Y要说这两个国家之间沒点什么的话,怕是根本就沒有人会相信的,毕竟,这前后跟着就往这赤炎国來,要是Y说是事先沒有商量过,那季柯可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既然说了要回去,自然是不会再耽搁,当下季柯便摇响了床边的铃铛,将香儿给唤了进來,

    “收拾一下,咱们立马回京城,”

    香儿虽然有些疑H,这白日才说了要继续玩一段时间再回去,怎么才过了一会就改了主意,可是这到底是主子的是,她也是不会去管的,乖乖的应了一声是,便去收拾东西了,

    这次是有急事赶回去,所以季柯也沒有淤路上多耽搁P刻,很快的,两人就赶回了京城,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