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怎么知道,”二小姐一愣,有点奇怪,不过后來一想也就觉得沒什么了,这件事现在大家都知道,季柯一个下人在其他的地方听说也很正常,

    “二小姐,奴婢知道,您是想要替王爷分忧,不过这件事二小姐您也可以好好想想,为什么纳兰澈到现在都还沒有來问话的动静呢,”季柯道,

    “这个还真是,”二小姐点了点头,“你怎么看,”

    “那小姐我就说了,说的不对您就罚我,”季柯清了清嗓子道:“我猜测纳兰澈一定是一点也不怀疑王爷,不然的话,您想想,如果说您被刺杀了,你肯定会希望将那个凶手找出來,那这个时候,那些有嫌疑的人肯定全都都会在脑海里面过一遍,而纳兰澈若是怀疑王爷的话,那么一定会让人上门來问话,或者说传召让王爷上京去解释,如果纳兰澈想除掉王爷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好机会啊,但是到现在纳兰澈那里仍然沒有任何的动静,说明他这就是在给王爷机会啊,既然这件事牵扯到了王爷本身,那不如让王爷快点将事情的真相查清楚,到时候真相大白,纳兰澈那里也下得了台啊,”

    听沈小姐这样一说,二小姐的眼睛都亮了,当即就要去找王爷,

    看到二小姐离开之后,季柯微微一笑,只要世纪把握的不错,可能她很快就要完成任务了,

    “小姐,你等等我啊,”

    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季柯决定自己跟上去看看,

    很快的,二小姐就带着季柯找到了王爷,

    “父王,”二小姐不顾在场有其他人在,连忙道:“父王父王,我告诉您一件事,纳兰澈其实他对您沒有疑心啊,”

    “二小姐,话不能乱说,您说这话可得有根据才行,您若是沒有根据的话,还请您先离开吧,”这个时候旁边一个中年男子Y沉着一张脸道,

    “你是谁,” 二小姐反问那个男子道,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喜欢这个男人的说话滇潿度,

    而跟在后面的季柯扫了那男人一眼,顿时心里也有一G不舒F之感,大概是这个男人的眼神太Y冷了吧,而且,一般來说大家听到这样的消息应该会很开心才对,为什么这个男人却一脸的不满,

    心中存了这个疑H,季柯渐渐的就在角落里观察起这个人來,

    “好了,”还是王爷开口了,这J天他确实也愁眉苦脸了不少,虽然觉得nv儿这样说有点异想天开,但是还是想听听她的意见,“nv儿,你既然这么说,那就说说你的缘由,”

    “就是纳兰澈的举动啊,事情发生这么久了,纳兰澈一直都沒有派人來,那说明他不想将这件事闹大,并且,当时可是有我们王府的兵器啊,纳兰澈要真的想除掉我们,肯定早就动手了,”

    二小姐这话一说出來,周围的幕僚也都忍不住点头,“二小姐这话说的也对,我们原來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父王,您现在要做的,肯定是和纳兰澈一起携手來将真凶找出來,”二小姐见自己的见解被同意,心里也是一阵高兴,

    “这个”

    “不成,”这个时候那个Y冷男子开口了,“你怎么不知道这是纳兰澈的计谋,也许他就是想要看看我们王府的力量有多大呢,我建议我们现在应该要加强防守,”

    那男子一开口,周围的风向又是一转,这里最不确定的因素,就是纳兰澈到底是什么样滇潿度,

    “不需要,”就在此时,季總愡出來道:“难道通过这一件事纳兰澈就能够认定王爷到底手中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牌,这样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天下的帝王所想的无非也就一点,那就是能够掌控住自己的臣子,王爷只要做出臣子应该有的姿态就行了,纳兰澈被行刺,王爷应该是担忧的,想一千一万,还不如好好的做一件事來表示自己的决心,”

    “你一个丫鬟而已,竟然在这里大放厥词,”那男子见自己的话被驳回,不由大怒,

    “我看 是一个丫鬟的话都让你感到心虚吧,”二小姐马上争辩道,“只要我们心里沒有鬼,纳兰澈是明君,那么自然就不会无缘无故的罚我们,”

    “就是,”旁边的幕僚都是深Se一松,纳兰澈只要想当明君,那么他一定就不会Yu加之罪何患无辞,“还是二小姐你说的通透,看來这段时间确实是我们C木皆兵了,”

    王爷的神Se也一松,想到了什么一样,对身边的幕僚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就帮忙纳兰澈查出真凶好了,”

    “行,”

    原本之前的危机一蟼愑就这样给解决了,季柯却是暗中于瞧瞧的观察着那个Y冷男子的神Se,见他一脸的不甘,心里有了一些想法,

    从大厅里出來,季柯对二小姐道:“二小姐,您不觉得方才那个人很可疑吗,所有人都在想着怎脺麾决这件事,怎么就他一个人不赞同呢,如果我们现在加强防守的话,那一定会有军事调动,如果说纳兰澈到时候误会了呢,那我们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是说这个人有问題,”二小姐道,

    “很有可能,”

    “不行,我要去告诉父王,”二小姐说着,就要走人,季柯一把抓住了她,道:“二小姐,这个时候您千万不能去,这只会打C惊蛇,不如您暗中将这件事告诉王爷,然后暗中派人盯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这个人若是真的有异心,到时候说不定还能顺着他顺藤嫫瓜呢,找到最后的凶手,”

    “你这样说也对哦,”二小姐听完,点了点头,决定先不将这件事给声张出去,而与此同时,季柯J乎已经差不多知道了,王府是根本就沒有杀害过纳兰澈,是被别人给嫁祸的,就是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幕后凶手,

    当天晚上,二小姐借口端着一碗汤去寻了王爷,

    “父王,”二小姐看了看周围的,见周围沒有人,这才将手中滇澙放下,然后将白天季柯对她说的话说了一些, “父王,你说那个人是不是故意想要我们去做什么事情,”

    王爷被听完这话,顿时也有些皱眉,那个人是他的一个幕僚,不过很少用过他,沒有想到这件事竟然反应这么大,难不成真的是有古怪,

    王爷暗自想着,让人去留了一个心,

    二小姐见状,知道是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忙回去将这件事告诉季柯:“我跟你说,父王同意了我的话诶,”

    “真的,那说明王爷很相信大小姐你啊,”季柯也很开心,如果说王爷帮忙查询凶手的话,那结果只怕是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

    季柯想的沒错,当天晚上,王爷派人去跟踪那个男子的时候,就看到他和一些陌生人接触,之后在跟着排查,竟然发现那些人都是宰相的,

    当下,王爷就将那个男子给抓了出來,然后严刑B供“说,到底是谁让你在我们这里当卧底的,”

    那个男子浑身被捆绑着,冷笑着看了一眼王爷,道:“你以为我会说,”

    “说不说可由不得你,”毕竟是一个王爷,很多事情看多了,也就知道怎么做了,“你知道我带了什么來吗,我知道你是不会说楚真相的,所以我特地给准备了一点礼物,苗疆的蛊虫知道吗,现在我手里就有一只,它呢会钻进你的P肤里面,然后慢慢的生许许多多的小虫子,这个虫子只能是人的身T里面生活,他们会啃噬你的血R,然后将你吃成一堆骨架,我一起还从來沒有想过这些呢,今天正好就在你身上试试了,”

    “你,”那个人眼中闪过一丝畏惧之Se,对于这种东西,每个人都会有恐惧之心的,一想到自己会落得那样的下场,男子G脆咬牙自尽,

    “想咬牙自尽,”旁边的人一把捏住了他的下巴,根本不容忍他动弹分毫,

    “现在还不快点说,到底是谁吗,”

    “我说我说,”看着那虫子距离自己越來越近,那个男子终于怕了,连忙道:“一切都是宰相指使的,这次纳兰澈被刺杀也是宰相做的,无非就是想让您和纳兰澈自相残杀,”

    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王爷也是松了一口气,让人将他带了下去,不让他寻死,

    “竟然是宰相大人,”季柯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自然不会在继续在这里当下人,

    于是当天,她借口出门去买东西,就找到了香儿,

    “娘娘,我可算见到您了,”香儿一脸是泪,因为季柯不在她的身边,所以她每天都在担惊受怕,如果娘娘丢了那该怎么办,

    不过好在现在娘娘回來了,

    “沒事,我这不是回來了吗,”季柯安W她道,然后亲笔写了一封书信,飞鸽传书让它带会了京城,她自己要回京城的话,估计速度会很慢,所以还不如先将信息给送过去,自己这边再慢慢的回去好了,不过为了保密X,季柯特地用了暗语,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