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

    在古代这样的时代里,nv子和货物一样,完全可以买卖,如果不是她正好是高官的nv儿,说不定她也要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过呢,好在现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这件事,不然的话这个可怜的nv人就要被卖了,

    “你是谁,”那个男子见竟然有人敢來阻拦他的好事,不由的等着季柯道,不过一件季可长的也十分的漂亮,心里一动,笑嘻嘻的道:“怎么,这位姑娘,难道你要代替这个人道我府上來给我做小妾,”

    这话说完,旁边的人就都笑了起來,当然,这些人里面只是那个男人的手下,并不包括周围的群众,

    “你算什么东西,”季柯冷笑道:“你现在目无王法,难道就不怕外面的人直接将你给逮捕吗,”

    “我说了,也不怕,”那男子继续叫嚣道,

    “是吗,”季柯冷笑道,其实在刚才的时候,她就已经叫着自己滇濝身丫鬟去将巡捕叫來了,既然沒有人來治治这个人,那么她就好好的來教训教训他,

    果然,很快的,就有一群巡捕从远处走了过來,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领头的巡捕道,其实对于这里的事情,他也差不多是知道是什么事情的,但是对于这个人他是真的得罪不起,所以一直以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够得过且过的就当做沒看到,这样也相安无事了许久,但是他沒有想到这位大少爷今天竟然会撞到这位季大小姐的手上啊,

    这位季大小姐是谁啊,可皇上的关系都是非同寻常的,你在她的面前做了这些事情,又怎么可能能够就这样轻易的蒙混过去,不过呢,那个巡捕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还是松了口气的,为什么,

    因为这个巡捕之前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因为上面的上司一直压制着这件事,不让任何的人都知道,所以呢,他就算是心里发怒,也还是只能是忍着,所以他也一直被人骂着,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他正好将这件事给彻底的解决掉去,

    是的,相对两者來说,季大小姐可不是谁都能够得罪的起的,就算是他上面的大人來说,他也可以理制凐壮的说这件事只能这么办了,现在整个赤炎国,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这位季大小姐了,一旦得罪了这位,不仅仅是皇上,就连逍遥王爷都要找你來算账,除非你不想活了,说着说你不想当官了,否则的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人吧,

    所以,在听到那个丫鬟的话的时候,巡捕二话不说,就带着J个兄弟连忙往这里來了,现在在这里说话,也完全只是表示好像自己之前一点也不知情一样,

    季柯看到人來了,对他们道:“这个人当街行凶,还B迫良家nv人为奴,你么打算怎么处理,”

    一听到季柯这样说,那个巡捕二话不说回道:“自然是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不用你管给任何人的面子,这个人只要你一句话,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出力他,

    也是,现在季柯和纳兰月痕的关系两个人是天下皆知了,不少人都在看他们两个最后会如何,而且季柯本來的身份也就高贵,那个男子虽然是街头一霸,但是遇到了真正的贵人,还不是只能是当一个缩头的乌G,更何况,那个男子的身份地位也不怎么高,从前是沒有人懒得去管他,而现在他自己撞到了枪口上,那可就真的什么话都沒的说了,

    “那很好,你们就将这个人带走吧,”季柯冷冷的道,对于这样的渣男,她向來是留任何的情面的,她也知道,今天这样的人之所以还在街头行凶,那最主要的原因还就是上面又热在包庇他,她就要看看,到底是哪些人竟然这么的大胆,

    如果说一个国家,到处都是这样的人,那这个国家的君主和官员到底还有什么威严可以讲,她也并不是C心这样的事情,而是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真的是有些无理取闹,明明这个男子并不是什么难以的最的人,可是其中的官员就是因为那J个钱,却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无视这他的做法,这可是在京城滇濎子脚下,竟然也还有这样的事情,那外面岂不是更多,

    正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对于这样的事情,她觉得自己既然能管,那么就要好好的管理管理才行,这可不是一般的现象,

    可偏偏那个男子对于季柯的來历还病不知道,听到她叫人将自己抓起來,不但不紧张,反而还笑嘻嘻的走到季柯的面前,想伸手去嫫一下她的脸蛋,“哎呀姑娘,你长的可真是漂亮,不过朴连友如何,你以为你说的这些哈能够吓唬的了我,我告诉你,就算我现在去道官F去,那也还是会安全的出來的,我有不是沒进去过,你说我被带走了多少次了,可是到现在我不还是好好的吗,我看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还是好好的跟着我回家,去当我的小妾吧,,不过凭着你这个样貌,当小妾还可惜了,但是我家里已经有了正Q子,不如你就当我的侧室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宠ai你一辈子的,”

    “真是不知道死活,”季柯还沒有生气呢,旁边的小丫鬟倒是忍不住开口了,“现在的皇上后嗊里都还沒有人,你却比皇上的后嗊的nv人还要多,真是不要脸,还在大街上强抢民nv,你这种人就应该打死了事,”

    “你说什么,”那男子沒有想要一个小丫鬟而已,竟然也來说他,顿时就要让人來打她,不过可惜当那些个打手要动手的时候,却被一边的巡捕拦住了,

    “连nv人都要打,你这个人还有沒有风度,”这是有人站出來道,

    “你又是谁,敢來管我的闲事,”那个华F男子见是一个陌生的人站了出來,不由挑眉问道,

    “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这个样子罢了,”那个站出來的男子道,“就算你是什么大官的儿子,但是也不能这么沒有王法吧,”

    “哪里來的酸秀才,”华F男子皱着沒推道,“你要是在再啰嗦我就连你***,”

    这个时候季柯才注意到这个男子是一身秀才的打扮,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在想古代的人怎么脸一个见义勇为的人都沒有了,沒有想到现在就真的出现了,而且还是一个手无缚J之力的书生,

    不过话说回來也是,古代最热血的估计也就是这些秀才了,因为每天对着书,也不去管外界的事情了,所以人也比较单纯,而受到古代贤者的熏陶,对于这种的事情看不下去也实在正常,

    真是勇气可嘉啊,

    这个时候站在中间的秀才又在说话了,“我劝你还是不要”

    话还沒说完,直接就被那J个家丁给举起來扔到了人群的外面,

    “不知道哪里來的穷酸书生,还学人家英雄救美,真是不知所谓,”

    “”

    季柯有些无语了,现在真的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叫那打人男子的人也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对书生都这么的粗鲁,在古代,秀才还是有些地位的,虽然不高,但是有很多人并不愿意去招惹秀才,因为什么,秀才的武器就是笔啊,你这个人要是做了一点不对的事情,那些秀才就可以聚集在一起,然后讨论一下,接着写一本书之类的,就能将你的事情全部写下來,这下你可就真的出名了,

    这还只是第一点,第二点,秀才如果考上了,那就是要做官的,如果说做官到地方上那就算了,但是要是留在朝中做了言官然后将你的事迹拿上來一说呵呵,你到时候不死也妥一层P,

    当然,有更多的人,都会在大官的府邸当幕僚,这样的话那也还是很值得注意的,

    不过这些季柯知道这个那打人男子是沒有想到了的,就凭着他,还真是不季柯瞧不起他,

    在将那个秀才给扔了之后,那J个人又要继续打人,

    季柯想了想,自己好歹也是宰相的nv儿,拼爹的话,自己的老爹应该要比这位那打人男子的老爹的地位要大吧,

    也就是说,自己就算是惹事了,这位那打人男子也不一定能将自己怎么样,

    行,那就管一管吧,省的嚣张的她都快看不下去了,

    “住手,”季柯大吼一声,

    那打人的J个人一听,又有人來管闲事了,擦着手就要上,结果看到是一个小姑娘,不由一愣,“这哪里來的小nv娃娃,还学人家多管闲事,”

    “哼,”季柯冷笑一声,“我劝你们现在还是不要继续为虎作伥的好,不然等下打的你们满地找牙,”对于自己的功夫,季柯还是很有信心的,

    “小孩子说什么大话,我倒要看看你怎脺鳙我们打的满地找牙,”一个男子笑嘻嘻的走到了季柯的面前,就要对她动手,结果季柯灵活的往他的背后一钻,然后将他的手臂往后一拉,一个过肩摔就将他给摔倒在地,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