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怎么看,”纳兰月痕一开始还沒有想到沐晨竟然來找自己是为了这件事,他那么的喜欢季柯,怎么可能会选择放弃J季柯,

    “难道你就不愿意为了天下的百姓而着想,我这一路走來,可是听到不少的人都是在称赞你的啊,难道你就要让他们失望吗,”沐晨笑道,当然这些都只是他编造的而已,不过在这一路上走过來,有不少百姓对于纳兰月痕的评价也都挺高的,当然,出现最多的也都还是纳兰月痕和季可的事情,

    “那又如何,”纳兰月痕冷哼一声道,“就算是我们赤炎国刚刚内斗结束,那也不至于会怕了别人,”

    “那如果我们国家其他的国家联姻呢,‘”沐晨道,“你也知道现在的国家,可不只有我们两个的国家,还有其他的国家也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呢,如果我们沐国要和其他的国家联手的话,到时候你们只有一个赤炎国又能招架的住吗,”

    沐晨说的话完全是实话,现在的这J个月国家,不都是想着各种的法子來增加自己的国土,而若是沐国现在要和他们联手的话,那一定会得到一些人的响应,

    “难道你们会联手,我们就不会联手吗,”纳兰月痕反问道,既然沐国能够和其他的国家联手,那么他完全也可以联合其他的国家,无非就是多少的利益分割的问題,如果到时候真的要打起來的话,相信他们赤炎国也并不会比其他的国家差多少的,

    沐晨承认,纳兰月痕说的十分的有道理,不过呢,在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些不爽,到底是情敌啊,

    “那你可曾想到过你的皇兄,他现在是一国之君了,自然什么事情都是要为百姓考虑的,从前季柯也已经知道了,觉得纳兰澈他才是真正适合当皇帝的人,你说这样的一个好皇帝,在面对这样的选择的时候,是会选择你们的ai情呢,还是选择这个天下的百姓,”

    其实这个才是沐晨真正的筹M,对于之前,他想了非常多的可能,但是最大的希望还是寄托于了纳兰澈的身上,他也知道,纳兰月痕和季柯的感情确实不错,可是现在不是两个人正在闹矛盾吗,那么就代表着他是还有机会的,面对这样好的一个机会,他又怎么能错过,

    季柯对于他來说,或者对于他们來说,都属于一个非常特别的nv人,无论是从才情之上,还是从人格方面,都是属于大家心中的nv神,对于这样的nv人,只要是任何的一个有能力的男子,都是非常想要得到他的,

    “沒有想到啊,你竟然会为了她而想出这么多的事情來,”纳兰月痕看着他道,“不过可惜,你太小瞧我了,也太小瞧纳兰澈了,你觉得纳兰澈这个人会因为你的威胁而妥协吗,既然是身为一个帝王,那么就会有他的骄傲,他绝对不会因为这样的威胁,就轻易的放弃了自己的尊严,沐晨,这一次你失算了,”

    “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沐晨点点头道,“不过那也的看他纳兰澈有沒有这个实力,”

    如果说纳兰澈沒有这个实力的话,那么就算是现在,也是沒有办法的,所以到时候还是要纳兰月痕同意他们的事情才行,

    “原來你是拿这个來说事啊,”纳兰月痕算是明白,“不过很可惜,纳兰澈并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你说的那种我看永远也不会存在,我们赤炎国又不是沒人,”

    这下沐晨有些语塞了,也是,纳兰三兄弟,一个比一个厉害,现在纳兰澈当了皇帝不久,也根本就不能捏住他们的命脉,

    “难道你就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沐晨还是有些不死心,他之前可是准备了很久才來到赤炎国的,而现在都还沒有见到季柯的人,就要倒在这里了吗,

    不行,他绝对不能这样,这样下去的话,那他岂不是永远也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人了,

    一想到季柯,沐晨的心则全部都是S动的,那样的nv人,那样的nv人又怎么能够轻易随随便便的就让给别人呢,只要他有着一丝丝的机会,那么他也要极力的去争取,

    “考虑什么,”纳兰月痕冷笑,对于沐晨的想法,他的心里是知道的,但是他自己对于季可的感情又何尝不是ai的深刻,如果不喜欢她,那么就不会为她做之前的那些事情,如果不喜欢她 ,那也不会宁愿冒着鄙被她误会的危险而去将她弟弟给推下去,这些都是为了她啊,他的ai又不比别人少多少,

    最关键的是,季柯对他也并不是沒有感情的,这么长的时间相处下來,他相信,就算是好因为这些误会,季柯也最终还是会原谅他,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心理,所以在那件事发生了之后,季柯也听了他的解释,而且她还相信了他,所以从这件事上看來,季柯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也是抱有希望的,

    想到季柯,纳兰月痕的心里不由的一暖,他也有一天沒有见到她了,不知道季柯现在在G嘛,

    “你说的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我劝你还是快点死了这条心吧,管家,送客,”纳兰月痕面无表情的道,

    沐晨脸上有微微的不悦,“我毕竟是客人,难道你都不愿意留我这个客人住上J天吗,难道这就是你们赤炎国的待客的道理,”

    面对沐晨这样的话,纳兰月痕并沒有丝毫的生气,“你的意思是想要在我府上住上J天,呵呵,先不说你的身上有沒有钱,再是其他的一点,我就想问一下你自己,如果说你是这个府上的主人,你愿意一个非常危险的人住在你的身边吗,”

    “你何必这么的沒自信恩,”沐晨微微一笑道:“就算这个敌人再厉害,你既然是英雄是男子汉,那就不应该害怕才对,你要是这样的拒绝,我想我应该要对你改观了,”

    沐晨这样的话是故意的,为的就是纳兰月痕生气,如果说纳兰月痕生气了,那就说明纳兰月痕这个人也还是有弱点的,但是如果说纳兰月痕这个人沒有生气的话,那说明这个人的城府比较深,

    谁知道纳兰月痕脸上并沒有丝毫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來丝毫的喜怒哀乐人,“我想你应该不会是这么穷的人吧,既然你是皇室之中的人,那肯定在我们赤炎国也还是有自己的住处的,你又何必一定要住在我的府上呢,当然,也并不是说你为了这些就能想让我妥协,我只是觉得,如果你非要在我府上住下來的话也不是不行,不过呢,有一点,我都提前告诉你,那就是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并且你之前还对我表示出了非常大的敌意,所以我有可能会派人來时时刻刻的监视着你,难道说你愿意时时刻刻的被人这样监视着你,如果说你愿意这样的话,那行啊,我欢迎你在的府上住下來,”

    纳兰月痕说的是实话,而沐晨也非常的相信纳兰月痕的话是实话,不过他只是么有想到,纳兰月痕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将这些话给说出口來,如果说一个人心有城府的话,这些事情完全可以在暗中进行,神知道到时候不用告诉他都沒有关系,然而,纳兰月痕却这样做了,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沐晨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对于之前纳兰月痕的笃定都有些不存在了,这件事本來一开始说,应该是他处于上风才对,为什么到了现在,自己反而好像是在这个人的手里吃了亏一样,难道说纳兰月痕这个人,之前一直都是自己笑瞧了他,

    “如何,你想好了吗,”纳兰月痕淡淡的道,他也见到了沐晨的迟疑,心里闪过的是一丝高兴之Se,他知道沐晨这个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所以呢他就G脆将所有的事情都放到台面上來讲,并不说这些话就一定要G嘛,如果沐晨真的住了进來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就真的会派人时时刻刻的都在监视着他,所以就算是沐晨住了进來,他也相信沐晨住不了J天,就会被抬走的,

    沉Y了一会儿,沐晨很快就给出了答案,“看來还是我小瞧你了,我原本以为这次來会妥协的是你,不过沒有想到,你比我所知道的还要难对付,行了,今天是我打扰你了,回头呢我会让人将赔礼送上门來的,”

    “不用了,”纳兰月痕拒绝道,“我不需要什么赔礼,我只要你快点离开我们赤炎国就行了,”因为知道沐晨对自己喜欢的人也是有意思的,所以纳兰月痕是恨不得这个时候沐晨就快点离开赤炎国,毕竟自己喜欢的人可也是在这里,沐晨这个人的心眼这么多,在自己这里吃了闭门跟之后,说不定会循着机会去找自己喜欢的人,现在季柯正和自己关系有些僵Y,如果让这个时候沐晨剑锋cha进,cha进了两个人之间的话,那他也实在是太亏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