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百四十章

    所以季柯此时倒是很理解纳兰月痕的心思,毕竟,当初付出了那么多,却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变了这么多,怎么也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此时确实是重要的很,所以朕才会这般着急的将你们召回來,”纳兰澈虽然也是看出了季柯与纳兰月痕此时是有些不愿意回答的,可是眼下这么重要的事情,除了能跟他们两个商议,纳兰澈也是不知道该找谁了,所以,也不过是将这归结于两人赶路太过于辛苦罢了,“不知季柯小姐可是有什么主意不,”

    这两人不愿意开口,那他就自己主动的开口去指引这两个人说话不就行了,

    总不能,他都问的这般的清楚的话,这季柯与纳兰月痕也不能够将他给直接的忽视了去,

    “主意,我目前可是沒有收到什么确切的消息的,所以哪里來的什么主意啊,”

    季柯倒也是说的实话,毕竟,那阡陌国与沐国可是将这次的合作捂得紧紧的,就是泄露出來了这么点点的消息,也是费劲千辛万苦的,

    虽然这事情,可以说已经是定版的了,可是在这纳兰澈的面前,季柯也是不敢直接说满话的,

    毕竟,这纳兰澈对他们生出了防备的心思,可是被指望他们还会继续掏嗅澩肺的对待了,

    “这事情,不管是真的假的,咱们都必须得防着点,做好万全的准备,以不变应万变才是,”

    虽然阡陌国与沐国还沒有放出,可是纳兰澈相信他的消息來源,而且这季柯与纳兰月痕显然也是知道了的,那么,这消息是假的可能X就是非常的小的,

    就算是退一步说,这消息真的是假的,他们做好准备,也终归是不会有错的,

    做好万全的准备,应对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才是那最明智的办法,

    毕竟,若是沐国与阡陌国真的合作,而他们沒有丝毫的准备的话,怕是真的会吃上一个大大的亏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假,可是咱们到底该怎么做准备呢,”

    季柯撇了撇嘴,此时她是根本就懒得在这问題上动脑筋的,

    本來,她火急火燎的赶回來,就是想着看看这纳兰澈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消息,分享出來,好让他们一起想想这应对的办法才是,

    可是显然,这纳兰澈是沒有丝毫要将他知道的消息完全的告诉他们的意思,

    只是模棱两可的将一个大概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却是不说更多,甚至在开口之前还将他们给晾着好一会,

    此时的季柯,对纳兰澈可是不满意到了一个程度了,

    这会要她说话,她也是懒得说什么了,

    至于这想应对的政策,既然这纳兰澈都不着急,她着急个什么劲呢,

    端起桌上有些凉了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便不再开口,

    “王叔与季柯小姐想必是这么着急的赶回來,有些累了吧,也怪朕太过于欠缺考虑了,不如今日王叔与季柯小姐便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休息,明日,我们再來商议对策,”

    纳兰澈也是知道,这两人今日似乎是心情不太好,这都不开口,还怎么商议对策,

    倒不如直接让这两人先行回去了,等明日再看,是不是能够商议出什么來,

    “那我们便告辞了,”

    纳兰月痕本就不愿意久呆,听了这话,便放下茶杯站起身子,简单的行了一个礼,就离开了,

    既然纳兰月痕都离开了,季柯也是起身,向纳兰澈辞行,

    此时的纳兰月痕早就已经J步就出了门去,丝毫沒有等季柯的意思,

    “季柯小姐,这在外面,可是遇见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怎么看王叔,似乎不是很开心呢,”

    纳兰澈却是开口留了季柯一下,这纳兰月痕的心情看來很是恶劣,竟然都沒有等季柯,

    季柯有些奇怪的看了纳兰澈一眼,这人,难道连自己惹了纳兰月痕生气都不知道,

    还是装傻,

    “沒有什么,怕是赶路太累了,有些提不起鏡神罢了,”

    不管是什么,季柯此时也是不想继续在这里呆着了,

    “若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便退下了,”

    其实在这皇帝的面前,根本就沒人敢自称我的,可是若是让季柯称自己是奴才的话,这纳兰澈可是根本就沒有那个面子的,

    她季柯,可不会是任何人的奴才,即使这人是这赤炎国的皇帝,也不行,

    纳兰澈虽然心里有些不舒F,毕竟在这位置坐久了,都是别人恭维他的,哪里有人敢这般对他,

    可是到底这两人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招惹的起的,随意只能够挥挥手,示意季柯可以离去了,

    季總愒然是头也不回的走了,这出了门去,抬头看了看,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纳兰月痕的身影,

    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勾起了笑容,

    这人啊,不管是多么的不开心,肯定是都不会将她给丢下的,

    这不,即使是不高兴,不想继续在这嗊里久留,还是耐着X子,在那里等着她,不是,

    纳兰月痕也是看到了季柯出來了,往前走了J步,牵起季柯的手便往外走,

    平时话多的他,此时却是一句话都不想说,足以见,此时纳兰月痕的心情是多么的差了,

    “别生气了,这气坏的可是自己的身子,”

    季柯见这人还是这般的生气,有些看不下去了,毕竟,这生气的,只能够气坏自己的身子,有些人可是连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呢,

    “我沒生气,”

    纳兰月痕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撇了撇嘴,很是不爽的回答,

    这是个人都能够看出來是生气了,还Y是说自己沒气,

    “还说沒气,这嘴巴,都要能够挂一个水壶了,”

    季柯失笑,这人,还真的是孩子气的可以了,

    若是别人知道,那外界传言的风度翩翩的纳兰王爷,在她的面前,却是这般的孩子气,是不是会大跌眼镜呢,

    “走吧走吧,在这里也沒啥好说的,”

    纳兰月痕撇了撇嘴,此时心情很是不爽,但是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毕竟,这皇嗊,可以说是纳兰澈的地方,若是一个不下心说了什么,传到了纳兰澈的耳中,又是继续引起了他的猜忌就不好了,

    虽然他是不怕,可是这一直被人给怀疑推拒,也是不怎么好的,

    毕竟,纳兰澈是他的侄子啊,

    季柯见此时的纳兰月痕着实是心情不好,也不多说什么,两人火速的出嗊,回了季府后院,

    这后院,男子本应该是不能够随意的出入的,可是这里的人都知道纳兰月痕跟季柯的关系,倒也沒有人阻拦,更别说在,这次还是跟着季柯一起來的,

    而且,这后院的人都是十一亲自安排的,都是能够信任的过的,也不会将自己看到滇濤到的随意外传,

    可以说,这里,乃是一个真正的能够好好说话的地方,

    就算是这将军府的主人,季威想要安cha一些人进來,也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季威今日并不在府中,所以倒也省去了季柯的一番麻烦,

    不然免不得还要跟那季威解释好一番,才能够妥身的,

    纳兰月痕已然在这里混的很是熟稔,对这里的摆放什么都是了如指掌,进了屋子就往平日里季柯喜欢躺着的软榻上一躺,闭上眼睛,假寐起來,

    这般紧急的赶回來,本來身子就是累的,在那皇嗊中还被那般对待,此时的纳兰月痕可以说是身心皆疲的,

    从上次纳兰月痕出事之后,季柯也是对这纳兰月痕关怀案至的,虽然话不多,但是到底是吧这人放在了心里的,

    搬了一张凳子,坐到了软榻边上,可是这还沒坐稳,便被纳兰月痕扯了一把,直接给扯到了那软榻上去了,

    紧紧的将季柯抱在怀里,纳兰月痕的心情,才是恢复了些许,

    “柯儿,你说这人心,为什么总是变得那么快呢,”

    虽然是喊了季柯一声,但是季柯却是听出來,这不过是他有些下意识的呢喃罢了,

    根本不是询问,不过是自己的感慨罢了,

    “别往心里去了,其实这结果,你当初也是预见了,不是吗,”

    在这个位置这么多年了,不可能季柯清楚这个道理,而纳兰月痕却是不清楚的,

    他的亲哥哥,先皇,都可以因为坐上了那个位子之后,便对他不信任起來,更别说是现在的纳兰澈了,

    纳兰澈到底是纳兰月痕的侄子,这还沒有先皇亲近了,会生出嫌隙,也是注定的事情,

    “预见是预见了,可是哪里曾想到,这一天会來的这么快呢,”

    纳兰月痕身为这赤炎国的王爷,自然是不会单纯的以为人心是不会变得,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只是沒有想到会來的这么快,

    毕竟,这纳兰澈可是才坐上那皇位沒有多久呢,

    “开心点,这人心,本來就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

    季柯也是有些感慨的,毕竟,她也沒有想到,这纳兰澈的心,会那么快的就对他们生出嫌隙,

    看來,他们的实力,却是是让纳兰澈忌惮的了,

    ,,,,,,,,,,,,,,,,,,,,,,,,

    新的一年~

    大家都要加油哟~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