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既然两人决定要回那京城去了,自然是尽早动身比较好,

    毕竟,目前阡陌国与沐国还只是在一个商讨的过程中,若是再继续拖延下去的话,说不定真的就让那两个国家达成了合作了呢,

    若是沐国与阡陌国真的合作的话,对于赤炎国來说,可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所以现在,不止是季柯与纳兰月痕担心,就是远在京城的纳兰澈,此时怕也是担心的不行的了,

    若是纳兰澈真的知道些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的话,自然是尽早的回去一起好好的商议到底该怎么办才是,

    “柯儿,咱们什么时候启程,”

    纳兰月痕自然是知道这事情的重要X的,可是这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就要这么快的回去,还真的是有些舍不得现在这自在的日子的,

    若是可以的话,他倒是宁愿一辈子都自由自在的,不回那满是束缚的京城的,

    可是到底,他是不能够放任这赤炎国陷入水深火热中不管的,所以,他只能够回去,

    他,得守住这赤炎国,乃至整个天下的安定,

    战争,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明日一早就动身,”

    季柯其实是想今天就直接走的,可是那地嗊的事情,还有一些需要J代的,若是就这么急匆匆的走了,怕是会将一个大麻烦给留在这里了,

    “王爷,季柯小姐,那奴才就先退下了,”

    太监见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是不继续在这屋子里呆着,起身行李辞去,

    那太监的离去,对季柯与纳兰月痕是沒有丝毫的影响的,

    季柯望着明显有些不开心的纳兰月痕,也是知道,他是喜欢这自在的生活的,可是到底,这大事当前,不能够任X,

    一切,都必须以大局为重,

    毕竟,如果沒有了这天下的安定,又哪里來他们的安定呢,

    “柯儿,若是,这天下,从來,也一定不会有战争该多好啊,”

    纳兰月痕喃喃的念叨着,战争,是那最残酷的东西,他不想看到,可是,这天下,偏偏就是有那么多人,Y是要去破坏这份安定,

    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会管那些普通老百姓的死活,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若是这天下沒有了那普通的老百姓,光是剩下那些所谓的高官,那又怎么能够T现他们滇澵殊呢,

    “我也希望沒有战争,可是这事情,有时候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毕竟,这人心,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

    季柯也是感慨,可是这就是不会改变的事实,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人呀,有时候就是不知足,在得到一些东西之后,就会去期待更加好的东西,如此循环下去,根本就沒有一个完结的时候,

    就算是此次沐国与阡陌国真的合作成功了,甚至,是真的将赤炎国给强占了去,这战争,恐怕也是不会停止的,毕竟,等得到了赤炎之后,他们怕是会觊觎这整个天下了,

    到时候,战争,肯定是避免不了的事情了,

    若是想要制止战争的话,此时阻止阡陌国与沐国合作,才是那最好的机会,

    只要他们此次合作不成功,最好是弄出些什么事情,让两个国家完全的决裂,才是那最好的方法,

    目前这三分天下,算是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季柯不想去破坏,也不想这平衡,被别人给破坏了去,

    季柯当日便将那该J代的事情J代了下去,并将琴留在了此处,主持大局,

    虽然琴的能力跟十一相比是差了些许,可是到底是跟在季柯身边那般久的人,自然也是有一定的能力的,季柯也相信她的能力,所以才会将她留下來主事,

    目前那浅星黛还在地嗊之中,到底会不会再生出什么事端,季柯也是不知道的,所以只能够将她能够信任的琴留在这里,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有个能够主事的人在这里支持大局才是,

    若是沒有出什么事情,那浅星黛安心的出來了,那还得派人护送她安全的回到阡陌国才是,

    这人,是万万不能够在这赤炎国少了一根的头发的,

    将这处的事情都安排好之后,季柯便与纳兰月痕带着那太监一同回去了京城,

    自然,这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觐见纳兰澈的,

    ,,,,,,,,,,,,,,

    御书房,

    纳兰澈坐在主位之上,季柯与纳兰月痕分别坐在其左右下首第一个位置,

    此时屋子中已经连一个伺候滇潾监都沒有了,只有他们三人在此,

    纳兰月痕整个人很是随意的坐在那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杯茶,时不时的抿上一口,神态很是轻松惬意,

    纳兰澈此时虽然是一向的面无表情,但是如果仔细的看的话,还是能够发现他的眉间有些许皱纹,想必是最近皱眉实在是多了,可以看出此时的心情是有些焦虑的,

    至于季柯,此处虽然是皇嗊,可是到底她不是那种尊卑观念强的人,根本就沒有丝毫的不适,很是随意的坐着,他们不开口的话,她也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意思,

    纳兰澈虽然也是不想第一个开口的,可是眼下的情况,他可以说是那最着急的人,毕竟,身处在那样一个位子,他不得不比别人更加的多了那么J分的责任心,

    “王叔,想必你也是知道,此次我召你回來的目的了吧,”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纳兰澈先开口了,

    这事情根本就是拖不得的,若是一拖再拖,怕是会生出什么变故來,

    “嗯,什么,”

    纳兰月痕这在外面玩的好好的,忽然被召回來,本來心里就有些不爽,本以为这回來之后,纳兰澈就会跟他坦诚不公的将事情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们的,可是偏偏,不知道这纳兰澈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竟然将他们晾在了这里半天,才开口说话,

    他虽然看上去沒有什么不满意的,可是这心里的不乐意却是大了去了,

    所以这会纳兰澈开口了,他却是装疯卖傻,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纳兰澈嫫了嫫鼻子,有些悻悻然,虽然知道这王叔肯定是知道了消息知道了事情的紧急,才会这么快的赶回來的,但是这会他Y是要说自己不知道,纳兰澈也是沒有办法的,

    至于直接翻脸,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的地位,若是沒有纳兰月痕的帮助的话,根本就不会是他的,

    所以,对于纳兰月痕,纳兰澈是满心的感恩的,

    而且,这赤炎国,若是沒有了纳兰月痕的帮助的话,他的帝位,怕是也不会做的多么的安稳的,

    纳兰澈清楚的知道,纳兰月痕对于他,对于整个赤炎国來说是多么的重要的,

    所以,这对纳兰月痕翻脸,就算是他现在是这赤炎国的皇帝,也是不敢的,

    “王叔,这,,”

    纳兰澈想了想,着实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若是直接说这王叔是在跟他开玩笑的话,也是不妥当的,罢了罢了,就当王叔是真的不知道好了,

    “这阡陌国最近在于沐国洽谈那合作的事情,若是真的让这两个国家达成合作的话,对我赤炎來说,怕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简单明了的将这最关键的事情讲了一遍,这纳兰月痕Y是要装作不知道,那现在他就來亲口高岁他这个消息好了,

    “哦,是吗,”

    纳兰月痕懒洋洋的应了一句,显然,这事情对于他的吸引力不是很大的,还是悠哉悠哉的喝茶并沒有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而产生丝毫的变化,

    “季柯小姐,你看这,,”

    纳兰澈也是拿纳兰月痕沒有丝毫的办法的,于是将目光转向了一直沒有说话的季柯,

    他也是清楚,这季柯对于王叔來说是有多么的重要的,若是这季柯开口了,纳兰月痕肯定是不会置身事外的,

    “嗯,此事却是是比较重要,”

    季柯对于这之前纳兰澈晾着他们滇潿度也是有些不满意的,毕竟,这皇位,若是沒有他们的帮助,根本就不会是这那纳兰澈的,可是现在,这纳兰澈显然,对他们,似乎是有了那么J分的防备之心,沒有之前那般的信任了,

    虽然早就在很早之前就已经预知到了这种结果,可是季柯也不曾想到,会发生的这般的快,

    毕竟,这纳兰澈,可是还沒有坐上这帝位多长时间呢,

    难道这人,真的在绝对的权利面前,就是那般的坚守不住自己的心吗,

    这纳兰澈也不想想,若是他们想要这帝位的话,哪里会有他纳兰澈的什么事情,

    毕竟,这纳兰月痕可也是有着皇家的血统的,而且纳兰月痕本身的能力就很出众,若是他有心想要这帝位,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初需要他们帮助的时候,这纳兰澈可是有什么消息都会直接跟他们说的,让他们出主意的,

    可是现在,这纳兰澈有了自己的势力,却是一蟼愑对他们生出了防备的心思,

    这搁在谁的身上,都会有些不舒F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