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主子,皇上的身边的大太监,來了,”

    十三与十一走后的第二日,季柯本在小睡,却是被琴给喊了起來,告知那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來了,

    虽然季柯很是不在意那皇帝的身份,也沒有什么尊卑的观念,可是到底还是要给纳兰澈J分面子的,慢悠悠的从榻上起身,穿上鞋子,走到了桌子旁坐下,示意琴去将那太监给请进來,

    即使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也是不够格让她季柯亲自出门去迎接的,

    毕竟,这纳兰澈能够坐上那位子,季柯可是也做了不少的努力的,

    倒也不是说季柯居功自傲,只不过,季柯的X子本就是这样子的,若是纳兰澈真的要以此做文章的话,只能够说明,这纳兰澈根本就不适合那个位子罢了,

    既然能够让纳兰澈坐上那位子,季柯也自然是有能力毁了这一切的,

    “季小姐,好久不见,陛下让奴才我好的问问季小姐最近身子可是不错,奴才我还得回去向陛下J差呢,”

    虽然说是大太监,可是年纪却也是不大的,他从小就跟在纳兰澈的身边,自然也是清楚这季柯的身份的,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不满,甚至还自觉的放低了自己的身份,

    其实作为一个太监,哪里來的什么高贵的身份,这一切,不过是都仗着皇帝的面子罢了,

    这纳兰澈对于季柯都是有J分忌惮的,他一个小太监,哪里还敢摆什么架子,

    “柯儿,,”

    纳兰月痕也是听说了那太监的到來,这会也是赶來了,

    “王爷,”

    那太监乖乖的跟纳兰月痕行李,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怎么派你來了,到底是什么事情,”

    这太监纳兰月痕自然是认识的,毕竟跟在纳兰澈身边那么多年了,所以,纳兰月痕也是好奇,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纳兰澈才会让这个他最为亲信滇潾监亲自來报信,

    “王爷,陛下让奴才來将您二位请回去,有大事相商,”

    那太监此行的目的就是将季柯与纳兰月痕给请回去的,这会纳兰月痕都直接问了,哪里敢隐瞒,赶紧将此行的目的给说了出來,

    “哦,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这么着急的召我们回去,”

    纳兰月痕在桌子边坐下,随意的倒了一杯茶水,边和边问,

    “这,,”

    那太监有些迟疑的看着站在一旁的琴,这事情可不是小事,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知道的,这有外人在,他可是不敢说的,

    当初陛下可是前J代完J代,这事情,可是只能够告诉季小姐与纳兰王爷的,

    “自己人,你直说便是,”

    纳兰月痕不在意的挥挥手,让那太监直说就是,

    这琴是季柯身边的丫鬟,自然是信得过的人,

    “王爷,您就别为难奴才了,”

    那太监哪里敢违背纳兰澈的命令,一脸苦相的看着纳兰月痕,很是为难,

    “琴,你先下去吧,”

    季柯见这太监也着实为难的很,到也不想继续为难这太监了,直接挥手让琴先退下,

    琴在季柯的示意下,福了福身子身子,退了出去,顺般将门给轻轻的带上,

    大太监很是感激的看了季柯一眼,毕竟,这次,若是季柯不开口的话,他也着实是为难的很的,

    “说吧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这人出去还是进來,纳兰月痕可是根本不在意的,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这大太监亲在來将他们给请回去的,

    “陛下之让我说J个字,说是说了,王爷与季小姐自然会明白的,”

    那太监见纳兰月痕问,赶紧开口,

    “什么字,”

    纳兰月痕还沒等那太监说完,便有些着急的开口了,

    这话说一半,可是让人难受的不行了,

    “王爷您让奴才将话说完呀,”

    大太监有些Yu哭无泪的看着纳兰月痕,这根本就不是他不说好不好,是纳兰王爷说话太快了,根本还沒來记得说话,就被打断了,

    “哦哦,你赶紧说,”

    纳兰月痕撇了撇嘴,表示有些无语,

    他不就是说的快了那么一点嘛,有必要那么委屈的看着他吗,倒是弄的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陛下只是让奴才说“沐国阡陌国”这五个字,其他的,奴才却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那大太监将纳兰澈的话带到了,但是这其中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他却是不知道的,

    他也知道,作为一个太监,什么事该知道的,什么事不该知道的,所以对于这到底指代的是什么,他根本就不好奇的,

    这么多年滇潾监当下來,这道理,可是清楚的很的,

    “莫不是,他也知道了那事情,”

    季柯倒是有些对纳兰澈佩F了J分的,这纳兰澈才登记沒多久,根基还不深,但是这消息的渠道,却是让人刮目相看的,

    这沐国和阡陌国在谈合作的事情,肯定是保密万分的,就是季柯他们,也不过是昨日才知道的,可是今日,这纳兰澈就派人來请他们回去了,那么显然,知道消息的时间,应该是跟他们知晓的时间差不多的,

    莫不是,那先皇,已经将那别国的暗中安cha的势力,都告诉了纳兰澈,所以他才能够这么快的得到消息,

    “应该是的,那这消息看來时不会有假的了,”

    纳兰月痕自然知道季柯说的那事情指的是什么了,不过他知道,这作为一个帝王,对于别国的消息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的,本以为他掌握别国的势力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却是沒想到这么快就已经掌握了,他倒是有些小瞧了他那个侄子了呢,

    “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既然这纳兰澈都喊他们回去了,季柯与纳兰月痕两人自然是不能够继续呆在这里的,本來还准备南下查些事情的,这会,却是有了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这么着急G什么,这回去了,不也是沒有确切的消息吗,”

    纳兰月痕最近都在思考到底怎么蒸一蒸浅星黛,再说了,这在外面开始比在京城自由的多了,他倒是有J分不想回去的,

    这京城里,可是远比这里束缚的多了,

    “王爷,您就别为难奴才了,”

    太监简直就要哭出來了,这要是不能够将两人给请回去的话,他可是根本就J不了差的啊,

    “咱们还是回去的好,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消息呢,”

    季柯却是不同意的,

    这纳兰澈既然能够这么快的得到消息,保不准就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消息,虽然这纳兰澈不一定会告诉他们,但是这也是不确定的事情,不是吗,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搞清楚,那阡陌国到底与沐国打算怎么合作才是,可不是闹小脾气的时候,

    虽然对于这赤炎国沒有多大的归属感,但是到底是她生活了那么长时间的地方,若是这里被战争给占领了,她可是也根本就不能够独善其身的,

    就如同当初不她会帮助季威一般,其实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安定罢了,

    这都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所以啊,若是能够多知道点消息,就代表能够更有把握将这次的战争扼杀在摇篮中才是,

    “多谢季小姐,”

    太监感动的简直要哭了,这季柯小姐还真是大好人,都连着憋她解了两次的难了,

    这纳兰王爷若是真的说不走,他也是根本就沒有办法的,

    若是这纳兰月痕真的不走的话,就是陛下亲自來了,怕是也沒有办法的,

    可是他们赤炎国的人都知道,这纳兰王爷的克星,就是那季威大将军府的季柯季小姐,只要季柯小姐开口了,那纳兰王爷,肯定是会拼尽全力去做的,更别说,只是简单的回京城了,

    “真的要回去吗,”

    纳兰月痕有点委屈的看着季柯,这才出來沒J日,好不容易有了那么J日的清净日子,这就要回去了,

    他可是真的有些舍不得这快活的日子了,

    虽然他是这逍遥王爷,可是在那京城,到底还有有些束缚的,哪里会有这么逍遥自在呀,

    季柯虽然沒有说话,但是那严肃的表情,却是清楚的表示,非去不可的,

    纳兰月痕的脸一蟼愑就拉了下來,一副很是不开心的样子,

    季柯有些无奈,可是这事情,真的是由不得纳兰月痕继续耍小X子的,回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好吧好吧,回去就回去,”

    最后败下阵來的,自然只能够是纳兰月痕的,

    季柯只要一不说话,纳兰月痕就知道,季柯的决定是不会再改变的,于是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季柯,

    “公公是先回去呢,还是与我们两人一同回去,”

    季柯望了望在一旁滇潾监,开口询问,

    这若是他要先赶回去禀告的话,也是可以的,

    “陛下吩咐奴才跟王爷与季柯小姐一同回去,”

    那太监恭恭敬敬的回答,当初陛下就已经吩咐过了,若是不能够将王爷与季柯小姐请回去的话,他也是不要回去了的,

    而且,还吩咐,若是请回去的话,就要跟这王爷与季柯小姐一同回去,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