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季柯对于这浅星黛的印象很是不好,若她不是那阡陌国的公主,她哪里需要在这里这般的应对,

    她虽然能力强大,但是她还不至于自负到能够跟一个强国媲美,毕竟,单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是怎么都不可能跟一个国家的力量去抗衡的,

    也许,她能够通过一些事情來左右那个国家的大事的走向,但是想要完全的摧毁一个国家,却无异于是天方夜谭的,

    所以,此时为了不给自己与纳兰月痕的以后留下一个大麻烦,这该装的样子还是得装的,

    “纳兰王爷,既然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继续卖关子了,我可是直说了,”

    浅星黛等了半天,就是为了纳兰月痕的一句话,虽然那算不得是承诺,可是从那话里來看,也是能够猜测到纳兰月痕的J分底线的,

    只有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底线在哪里,才能够更好滇濁出一个对于阡陌国來说利益最大化的要求,

    “公主直说便是,”

    纳兰月痕此时的心情很是不好,这浅星黛又一直拖拖拉拉的,让他的心情更是糟糕了J分,

    “我要王爷,不要告与赤炎国的皇帝,我來过之事,”

    浅星黛这般纠缠下去,却是只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倒是让季柯大大的跌破了眼镜,

    这人,莫不是此时的脑回路不太正常不是,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來,

    她本來以为这浅星黛肯定会借助这一次的机会,好好滇濁出一个大大的要求,让纳兰月痕甚至整个赤炎国i都要吃一个小小的亏才会罢休的,

    哪里曾想到,这浅星黛既然提出了这么一个无关痛洋的要求,

    “妩絮公主,莫不是你真以为我赤炎国无人不成,”纳兰月痕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望着那浅星黛,

    “纳兰王爷误会了,妩絮可不是这个意思呢,”浅星黛早就想到纳兰月痕会这般说了,赶紧将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來,

    “这赤炎国的国力到底是有多强大,我妩絮自然是清楚的,当然,我也知道,皇帝陛下肯定早就已经知道了妩絮贸然进入这赤炎国了,不过皇帝陛下既然沒有将此时伸张出去,想必是有自己的一番打算的,而我这般请求于王爷您,不过是想着这次既然是妩絮我失礼在先,烦请王爷让我回哪阡陌国,我自会带着礼物,重新正是的登门道歉,”

    这一番说辞,倒是准备的不错,有理有据的,

    若是他们不同意的话,倒是显得他们有些不近人情了,

    但是这浅星黛的行踪,却是在他们发现以后,便已经告与纳兰澈知晓的了,

    不过,到了这会,这浅星黛亲口提出类,倒是有J分诡异的,

    季柯皱着眉头,思考着这浅星黛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对了,

    莫不是那般,

    季柯越想越是对头,赶紧看了一眼纳兰月痕,想要让他将这个要求应承下來,

    却是正好对上了纳兰月痕看过來的眼光,两人相视一笑,却是清楚的知道了对方到底是想的什么,

    “既然公主都这般说了,若是不答应的话,倒是显得我们有些强词夺理了,”

    纳兰月痕此时的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公主要本王不说,那本王不说便是了,”

    “多谢王爷成全,”

    浅星黛低低的福了一下身子,算是对纳兰月痕的感谢,

    虽然她很是不愿意低头,可是这为了大局着想,该有的礼节还是得注意的,

    “既然公主的要求我们都答应做到了,那烦请公主助我们妥困,”

    纳兰月痕对于这地嗊可是印象不是很好,此时见两人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便开口,让那浅星黛做到之前答应他们做到的事情,

    “自然是的,”

    浅星黛的目的达成,心情也是不错,此时只想着将季柯与纳兰月痕两人救出,然后才好抓紧机会,去找她此行的目的才是,

    经过一番努力之后,季柯与纳兰月痕两人却是从那万蛇的包围中出來了,

    “多谢公主搭救,本王答应公主的事情自然是会做到的,今日就此告辞了,”

    纳兰月痕“妥困”之后,牵起季柯的手,跟浅星黛随意的道别,便离开了,

    这地方,他可是根本就不想继续呆下去的,现在既然能够走了,那可是一刻都不愿意停留的,

    季柯虽然觉得这有些不妥当,但是到底也是沒有说什么的,

    既然纳兰月痕不愿意久留,那他们走了便是,

    浅星黛是巴不得这两人走了,她好办事情的,这会自然是不会挽留的,只是假意的说了那么两句客套话,便带着众手下,领先头也不回的走了,

    季柯有些无奈的看着纳兰月痕,这人的小脾气上來,还真的是怎么拦都拦不住啊,

    纳兰月痕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要继续跟那浅星黛多说些什么的话,他也是连开口都懒得开的,

    这会既然他们已经拿到了那么重要的东西,只是为了避免麻烦,才会在那浅星黛的面前演上这么一出戏的,现在已经完成了,那自然是不需要继续去看那浅星黛的脸Se行事了,

    “咱们出去吧,这里面,看來也是沒什么好东西了,”

    纳兰月痕讨好的拉着季柯的手甩了甩,表示这下面呆着沒意思,倒不如直接出去的好,

    季柯轻轻的摇了摇头,这纳兰月痕在她的面前,有时候X子还真的是跟一个孩子沒有多大的差别呢,

    “走吧走吧,”

    既然继续留下也沒有什么好处,那确实不如直接就走了,也好节约点时间,

    毕竟,那虎符虽然是到了他们的手中,可是到底该怎么使用,也还沒有一个完好的计策呢,

    若是直接那般明目张胆的拿着虎符去找那镇西军,显然是不可行的,那么久得想办法,接触那目前镇西军的领头人物,

    若是那人还能够认这虎符,那自然是在好不过的,

    不过,这事情可是真的说不准的,毕竟,在那么大的权利面前,难保不会有些人早就已经生出了背叛的心思,

    所以,一切都只能够在暗中悄悄的进行,

    能行最好,不行也好另想他法的,

    两人既然意见达成了一致,便也不再多停留,直接便从这地嗊中出去了,

    十三等人却是一直轮流在那地嗊的门口守着的,季柯他们出來的这会,正好是十三在那里等着,

    远远的,十三便看到了季柯他们的身影,赶紧J步就跑了过來,

    “主子,你可算是出來了,”

    “怎么,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季柯有些疑H,她与纳兰月痕进入这地嗊的时间,应该算不得好久的,怎么这十三看到她这么的激动,

    莫不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不成,

    “沒什么大事,”

    众人中比较冷静的十一,此时也是收到了季柯回來的消息,赶來了,

    十三很多时候做事有些冲动,所以这会,十一便接过了十三的话头,跟季柯将这最近的发生的事情都条理清楚的讲了一步,

    原來,是季柯与纳兰月痕进入这地嗊沒有多久,他们之前派入地嗊的人就已经出來了,只是他们全部都失去了那浅星黛的行踪,是以又在那地嗊中搜寻了好久,只是苦于沒有结果,所以便出來请罪了,

    但是那时季柯已经进入地嗊了,所以他们也是联系不上,季總愒然是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了,

    至于十三会这般的担心,不过是因为之前这地嗊有过一番震动,他过于担心季柯的安危罢了,

    “其余的江湖人士,可是有出來的,”

    这些都算不得什么大事情,季柯却是又想到了之前那突然出现的江湖人,这进入地嗊的人,可是不少的,光是已知的势力就是有那么J支,更别说那些不知道的,

    那江湖上的人,虽然看上去只不过一群无主之人,但是这背后到底是忠于谁的,可是只有他们自己会知道了,

    “零零散散的出來了一些人,但是还有大部分的人,还继续呆在这地嗊中的,”

    最近这地嗊的门口可是派人严加看守的,所以到底出來了多少人,十一也是一清二楚的,

    “主子,还有一件要事要禀告,”

    十一其实一开始就想告知季柯这件事情的,可是因为要先将季柯的疑H给解了,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才说,

    “什么事情,”

    季柯有些不解,

    这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十一变得如此谨慎,

    “主子,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回去之后,奴才再告与您知道吧,”

    十一环顾四周,虽然这周围看上去冷冷清清沒有什么人,可是这周围可是房屋不少的,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正躲着偷听呢,行事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季柯皱眉,这事情,看來是不简单,不然十一也不会如此了,

    “走,我们回去再说,”

    挥了挥手,招呼了十一十三一声,季柯便起身,往之前他们买下的那屋子走去,

    这一路走的很急,是以沒多久便到了之前的屋子,

    入屋坐定,季柯便开口让十一将之前沒有说完的话说完了,

    纳兰月痕一直都是跟着季柯的,虽然不说话,可也是打起注意力,倒是要听听,这十一所谓的大事,到底是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