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若是不喜欢,怎么带在这蛇中间呢,想必是想要好好的观察观察你喜ai之物,才是吧,”

    浅星黛见纳兰月痕与季柯是被困在了这蛇坑中,而不是进入了她的目的地,心情可是放松了不少的,倒是与纳兰月痕开起了玩笑,

    “哎呀,妩絮公主可是真ai开玩笑,我这哪里是喜欢啊,”

    纳兰月痕愁眉苦脸的看着浅星黛,周围的蛇在一旁游走,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敢游近分毫,只敢在一旁打转,

    若是普通人,怕是看到这场景,就已经吓得昏迷了,

    但是在场的人,可沒有一个是简单的,就算是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蛇,也是能够面不改Se的,

    这场面,是季柯与纳兰月痕特意做给别人看的,自然心里是不会害怕的,

    至于那浅星黛,在看到纳兰月痕与季柯受困于此,开心还來不及,又哪里会害怕呢,

    这会,若不是碍着面子,就算是大笑三声,也不足以表达她此时心情的喜悦的,

    “哎,既然纳兰王爷这般的喜欢这些可ai的小东西,那妩絮就不打扰王爷的雅兴了,这就告退了,”

    浅星黛冲着纳兰月痕挥挥手,做出一副要走的模样,可是脚下却是沒有动上分毫的,

    “公主啊,咱们都是明白人,也就别绕來绕去的了,咱们直接说明白话吧,”

    纳兰月痕哪里不知道这浅星黛打的什么主意,

    若是沒有遇见他与季柯,那他们就是出了什么事都是与她浅星黛无关的,可是这会既然遇见了,若是不出手的话,她怕是也走不出这赤炎国的地界的,

    但是这般白白的搭救,也是不可能的,定然是少不得要讨要些好处的,

    至于这好处嘛,看那样子就是要纳兰月痕自己提出來的,

    这两人既然要作戏,那自然是要做的真一点的,于是这会,纳兰月痕也就开始跟浅星黛J涉起來了,

    “哦,王爷这话说的,我妩絮可是什么都沒说呢啊,”

    浅星黛这心里,却是已经在计较起來到底该怎么好好的敲诈纳兰月痕一顿了,可是这嘴上,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 什么主意的,

    “这话都已经说的这般的清楚了,只要妩絮公主肯出手相救,这好处,只要不过分,我们都能够答应,”

    纳兰月痕继续笑着看浅星黛,并不因为浅星黛的不合作而生气,

    虽然这都是既定的事实,可是这纳兰月痕直接说出來,浅星黛还是有那么J分的尴尬的,

    脸上的笑意稍微的收敛了J分,但是转念一想,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自然是不能够就这么放过的,

    面子什么的,在真正的利益面前,可是根本就站不住脚跟的,

    “王爷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妩絮我也就不好意思在拒绝了,”

    这好处是占了,但是能够不落下的面子,自然也是不能够拉下的,

    “公主不知,喜欢些什么呢,本王虽然不甚有钱,但是拿得出手的宝贝还是有那么J件的,若是公主喜欢的话,到可以跟我回去,一道看看,看中什么只管拿去就好,”

    纳兰月痕虽然知道这次肯定是要吃点小小的亏的,但是跟能够欺骗住这妩絮公主的眼睛來比,又是算不得什么了,

    “王爷说笑了,我阡陌国虽然比不上这赤炎国那般强大,可是该见识的我还是都见识过了,而且,既然是王爷的宝贝,那自然是王爷十分喜ai的了,我妩絮怎么好意思横刀夺ai呢,”

    浅星黛言笑晏晏的回应,并不因为纳兰月痕这会滇濁议而觉得有什么挂不住面子,

    “看來,本王那些东西,妩絮公主是看不上的了,也难怪,毕竟,这阡陌国,可也是当今的霸主之一呢,”

    纳兰月痕笑眯眯的回了一句,虽然是在夸奖这阡陌国,可是听到了浅星黛的耳中,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这世人都知道,当今,乃是赤炎国一家独大,

    若是这句话从别的人口中说出來,那倒还真的是有J分称赞的味道在,可是从这纳兰月痕的口中说出來,浅星黛却是听着怎么都不是一个味道了,

    毕竟,这纳兰月痕可是赤炎国堂堂的王爷,这话说出來,怎么听怎么别捏,

    浅星黛当下继续在这个问題上纠结也是沒有丝毫的用处的,眼下,可是得好好的想想怎么从这纳兰月痕的身上讨要一些好处才是,可是不能够白白的就L费了这么一个好的机会,

    往前走了J步,低头看了看那坑中的蛇堆,

    “纳兰王爷,这么多蛇,我一个nv流之辈,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帮才好呢,你看,这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季柯在一旁沒说话,可是听到这里也是忍不住的嘴角chou了chou,这人,说起话來,还真是够可以的,

    她浅星黛虽然是nv流之辈,可是这身后不是跟着那么J个身强T壮的汉子呢吗,

    也就她能够说这话丝毫不脸红了,脸P也是够厚的可以,

    这皇室中人,是不是都这般的厚脸P呢,

    边想着,季柯便忍不住的将视线调整到了纳兰月痕的脸上,想要看看纳兰月痕的脸P是不是也似那浅星黛一般的厚,

    若是在自己喜欢的nv人这般的眼神注意下还能够不为所动的话,那可真的就是柳下惠了,

    显然的,纳兰月痕不是柳下惠,而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柯儿,我这脸上是生出了花朵吗,怎么这般盯着我看,”

    忍不住的就伸手嫫了嫫自己的脸,却是沒察觉出丝毫的异样 ,

    “沒有花儿,我就是看看,你的脸P是不是厚了点,不够N呢,”

    季柯揶揄的看着纳兰月痕,有些好笑他那动作,

    “噗,,”

    纳兰月痕忍不住的嗤笑了一声,一把抓起季柯的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搁,上上下下的移动了好J回,

    “你自己看看,哪里厚了,N着呢,”

    孩子气的话,却是让季柯都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浅星黛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很是不舒F,可是她将一切的原因都归结到了这季柯是在隐S她的事情上去了,

    这明眼的人,一看就知道,那季柯虽然说的是纳兰月痕,可是实际指的却是她浅星黛,

    “哼,”

    忍不住的就冷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

    在场的人哪个不是有武功榜身,这浅星黛的一声冷哼虽然说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但是在场的人,那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浅星黛的那些手下,此时恨不得自己不存在呢,再说了,这浅星黛不管做出什么事情,那都是他们的主子,他们都是不会说什么的,

    此时也不过是连呼吸都控制住了J分,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响动,

    眼下,可都是主子们之间的事情,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够掺和的,自然是能够伪装J分就J分的,

    但是眼下,这里又不是只有那群手下,就是他们不说,可是不代表别的人也不会说什么的,

    “咦,公主这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嘛,怎么会这般的,,”

    季柯难得的开口了,却是对这浅星黛有着莫名的敌意,

    虽然,到目前为止,这浅星黛还沒有对他们做出什么实质X的伤害,但是这以后的事情,可是说不准的,

    这要眼前这人的身份是那阡陌国的公主,那么两人之间,注定不会是朋友的,

    “我哪里会有什么不满意的了,只是怕委屈了季小姐与纳兰王爷了呢,呆在这么个地方,想必季小姐也是着实害怕的紧吧,这么半晌,都不见你说话呢,而且,还紧紧的抓着王爷的,,”

    话,沒有说完,但是这意思,众人却是都明白的,

    无非就是指责季柯胆小怕事,这么半天被吓得根本就不会说话,加之这般大庭广众之下跟男人牵扯不清,有些不守F道罢了,

    可是季柯这么半晌不说话哪里是什么害怕呀,

    这局面,可都是季柯一手造成的,她心里可是都有数着呢,哪里会有害怕这东西,

    不说话,不过是懒得跟这心机重的人说话,L费时间罢了,

    至于这守不守F道的问題,可是跟这浅星黛沒有丝毫关系的,

    季柯本想继续开口呛那浅星黛J句的,可是想想,若是自己开口了,那还真的是要继续牵扯不清了,

    倒不如直接不开口,还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毕竟,这被狗咬了一口,总不能自己又咬回去不是,

    那得多脏啊,

    季柯能够忍,可是不代表纳兰月痕能够忍的,

    纳兰月痕向來是最在意季柯的,若是这浅星黛说的是他纳兰月痕,那他不过是笑笑也就过去了,可是眼下,她说的可是他的柯儿,

    这事情若是忍下去了,他哪里还有脸面继续呆在季柯的身边,

    连自己的nv人都保护不了,那他还在这里L费时间G什么,

    “妩絮公主,这饭能够乱吃,话可是不能够乱说的,”

    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纳兰月痕一本正经的看着那浅星黛,一字一顿的道,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