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这挑拨离间的事情,想來那阡陌国也是很愿意去做的,

    之前纳兰澈虽然是十分的相信纳兰月痕的,但是此时他已然是身处那帝位的人了,这疑心,自然是不会比普通人要重上不少的,保不齐这浅星黛一挑拨,便对纳兰月痕万般的怀疑的,

    纳兰月痕自然是不会惧怕这些的,可是到底那也是一个大大的麻烦,

    而且,若是纳兰澈知道了这虎符的存在,保不准就会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到时候,可是给他自己找了一个大大的麻烦的,

    “那浅星黛,怕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主,”

    季柯皱了皱眉,既然这浅星黛能够神不知过不觉的潜入赤炎国,那自然是有J分的本事的,应该不是那般好糊弄的主,

    若是让她知道,这虎符落到了他们的手中,怕是不会那般轻易的善罢甘休的,

    她自然是不怕那浅星黛使出什么鬼主意的,可是到底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不是吗,

    若是能够不惹上这么一个大大的麻烦在,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眼下,可是得好好的想想办法才是,

    “那浅星黛,若是沒有得到这虎符,怕是不会那般轻易的善罢甘休的,而且,我们万万不能够让她知道,这虎符在我们的手上,”

    季柯本來皱着眉头,正思索着应对的方法,这纳兰月痕一开口,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咱们是不能够让那浅星黛知道这虎符在我们手中的,若是我们让这虎符,到了别人的手中呢,”

    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季柯越想,越是觉得这主意不错,

    “到别人的手中,那是万万不行的,除了你,我可是谁都不信的,”纳兰月痕听季柯这般一说,第一反应就是不赞同,毕竟,这虎符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哪里能够这般轻易的就J给别人,

    但是看着季柯的笑容,纳兰月痕却是知道,这事情,怕是沒有这么简单的,

    季柯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自然是不会犯下这么大的一个错误的,

    这虎符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保不齐本來是能够信任的人,在得到这虎符之后,就生出了什么S心,所以,这虎符,是断然不能够落入别的人手中的,

    那么季柯这将虎符J给别人的意思,,

    “你是说,咱们弄出一个被别人给夺走的假象,”

    纳兰月痕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來,虽然是问句,但是语气却是肯定的,

    “正是,”

    季柯的笑容忍不住的扯得更大了,果然,跟聪明人J流,就是轻松的多了,

    “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之前那浅星黛让我们先行动那棋子,甚至还退出去了不少的距离,怕是根本就是想要陷害我们來的,可是不曾我们的运气这般的好,竟然真的进來了,”

    纳兰月痕看着季柯那笑眯眯的模样,心中的ai意却是更浓,

    这般nv子,竟然是属于他纳兰月痕的,他可真是前世修來的F气,今生,才能够与季柯相识,

    “对,咱们要做的,就是让那浅星黛以为我们真的是受困于别的地方,而根本就沒有进过这里來,”

    季柯点了点头,对于纳兰月痕的说法,自然是赞同的,

    “这般的想法,却是是不错的,但是咱们得先想办法出去,然后才好想办法混淆那浅星黛的试听,”

    那主意确实是很不错,可是实施起來,也确实是有J分的难度的,

    “不如,我们直接将这里毁了去,然后找个危险的地方,装作一副受困的模样,然后弄出些声响,引得那浅星黛來救我们,”

    纳兰月痕也知道这事情不好办,但是总归得先将事情给计划好,于是便提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至于毁了这地方,其实也不过是不想这镇西大将军的尸身,再次受到S扰,不得安定,

    他能够做的,自然是会尽力的去做,但是那浅星黛会不会不死心的继续來这里,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事情了,总之,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不是吗,

    “就这么办,”

    季總愋细的思索了一下纳兰月痕滇濁议的可行X,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还不错,能够值得一试,

    “那咱们还是先看看,这里面还藏着什么东西沒有,”

    两人既然已经决定了处理的方式,那自然就是先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遗落了沒有才是,

    毕竟,这虎符都在这里,保不齐还有什么别的东西,

    若是落入了别人的手中,可是不好了,

    两人又仔细的在那里找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的,看样子,确实是沒有什么别的了,

    “既然沒有什么东西,咱们还是将那棺盖重新盖上吧,”

    季柯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该有的道德还是有那么一点的,

    虽然本身翻人家的棺木就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这到底是迫不得已的,不是吗,

    若是不看的话,且不是让那虎符白白的落入了对手的手中,给自己找了一个大大的麻烦吗,

    季柯向來是不会自诩为什么好人的,行事向來都是按照自己的原则來的,

    “好咧,”

    纳兰月痕也是正有此意,见季柯先提出來了,对于季柯的喜ai又是多了J分,

    两人的观念向來是相差不多的,这也是他会喜欢上季柯的重要原因之一,

    毕竟,能够找一个跟自己想法不谋而合的人,可是不容易的,

    那棺盖的分量很是不轻,饶是纳兰月痕,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棺盖重新盖了上去,

    随手推了推那棺盖,却是发现那棺盖又紧密的契合了起來,根本就是推不动分毫的,

    “这棺木,也着实诡异的紧,”

    季柯在一旁也是看到了纳兰月痕的一系列动作的,忍不住的啧啧称奇,

    这镇西将军虽然占了别人的地方,但是不得不说,还真的是挑了一个好地方,若不是这次巧合发现了这么一个地方,谁也不会知道,当年赫赫有名的镇西将军会在此处长眠的,

    “正好,免得等会我们毁去这地方的时候,还惊扰了他,”

    纳兰月痕虽然也是奇怪,但是仔细一想,这奇怪的也是恰到了好处,

    这棺木,能够护的那镇西大将军的尸身周全,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两人将那棺木处理好,便不再理会,仔细的找寻那出去的道路,等出去了之后,再一举将这个空间毁了才是,

    “咱们回之前我们掉下來的那处看看去,”

    两人对于这出去的路,也是不解的,只能够提议去之前掉下來的那处看看才是,

    待两人将那之前掉下來的地方仔细的看了半晌,也是找不出什么不同的,

    而且加上这光线不是很充足,找起來,还真是吃力的不行,就算是真的有什么线索,怕也会因为这光线的不足而错过了,

    两人此时站的地方离那棺木也是有了一段的距离,往那棺木看去,却是觉得那棺木正在放光,

    因着之前放了一根蜡烛在那棺木之上,此时正发出光亮,加之那棺木本身乃是玉石所做,此时从远处看,到还真的是有些棺木在放光的错觉,

    “柯儿,这光亮不足,找起來着实是太过于困难了,那照明球,你可是还有些剩余的,”

    纳兰月痕觉得一直在这暗淡的光线下找也不是一个办法,开口询问季柯是不是还有之前的照明球,若是有的话,找起來可是要方便不少的,

    “我看看,”

    季柯也沒有仔细的数过到底带了多少的照明球,此时纳兰月痕问,也是不知道的,忙打开包袱,找了起來,

    “还剩下一个,”

    仔仔细细的找了一圈,发现还剩下唯一的一个照明球,若是这会用了,等会遇见什么事情,可是再也沒有了,

    “用不用,”

    “用了吧,等从这里出去之后,咱们就直接从这地嗊出去,”

    纳兰月痕觉得还是用了比较好,毕竟,他们得抓紧时间从这里出去,然后制造假象才是,

    季柯也沒有反驳,既然都说了要用,直接便就着蜡烛就将那照明球给点亮了,

    然后随意的往地上一扔,瞬时,整个空间都被照亮了,

    虽然之前借着蜡烛的光亮已经将周围墙壁上的壁画看了一圈,可是此时完全照亮的时候,再看那壁画,却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的感受,

    这壁画上也画了当年镇西将军征战四方的事情,这会看來,着实是气势磅礴的,

    镇西大将军,倒也着实是一个英雄人物的,

    只是到底是太过于贪心了,想要这天下,最后却是将自己的一辈子给搭了进去,

    若是当年不是那般的想不开Y是要分一杯羹的话,此时怕还在世,说不定,也已经子孙满堂幸福满满了,

    可是这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后悔Y可以吃,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根本就沒有更改的可能了,

    只是不知道,这镇西大将军,是不是在临死之前,也曾后悔过呢,

    不过,他是不是曾经后悔,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的他,长眠于此,便已经说明,他乃是一个失败者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