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章

    要将那棺盖打开,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饶是纳兰月痕,也是用了半晌的功夫,才勉强将那铲子从那棺盖的一头,移动到了棺盖的另一端,

    两人也是不敢贸然的将那棺盖就这般打开,纳兰月痕将那铲子又从后往前重新拉了一段,将那弄的松了不少,

    “我要打开了,你小心些,”

    沒有人知道这棺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一些比较好,

    “你也小心一些才是,”

    季總愒然知道是要小心的,手中的软剑横在X前,若是有什么异变,定然会第一时间攻击出去的,

    “咯吱,,”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咯吱声,那耗费了季柯与纳兰月痕好半天功夫的棺木,总算是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安静,近乎诡异的安静,

    在打开这棺木之后,竟然沒有丝毫的变化,

    季柯有些迟疑的看了纳兰月痕一眼,也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迟疑与不解,

    “这镇西将军,莫不是对这地嗊的安全太过于放心了,竟然什么机关都沒弄,”

    纳兰月痕砸吧了嘴,表示很是不理解这镇西将军的思维方式,

    “也许吧,我们先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季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也是想不清楚的,毕竟,这人心可是好比那海底的针一般,跟本就不是他们能够猜透的,

    那棺盖只是被撇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并沒有直接的完全的搬开,所以,这两人也是不知道到底里面是有什么的,

    “好咧,”

    纳兰月痕应了一声,然后便对着那棺盖猛地拍出一掌,然后整个身子借力往后退了好J步,直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才停下,

    那棺盖随着纳兰月痕的这一掌,倒也沒有飞出多远,只是将将从那棺木上完全的移开,就落在了一旁,足以见这密封的到底是有多么的紧,

    两人又是安静的等待了一会,见还是沒有什么变故发生,这才又凑到了那棺木的跟前,往里面看去,

    这一看,两人却是有些傻眼了,

    “这,,那镇西将军,是死了多久了,你可知道,”

    季柯望着棺木中那看上去只是沉睡的男子,半晌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男子的容貌俊朗,一身H袍加身,双手安静的在X前握着,完全就是一副沉睡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死人,一个死了不少年岁的人,

    而且,这一般來说,就算是棺木密封的再好,这日子久了,也肯定是会有些腐烂甚至味道的,可是眼下可不,这棺木,在打开之后非但沒有什么难闻的味道,甚至还有那么一阵淡淡的清香,

    这一切的一切,都跟季柯的认真有很大的差别,

    “却是是镇西将军无误,我见过他的画像,只是,,这人应该是已经死亡十数年了,断然不可能还这般的,,”

    纳兰月痕也是愣愣的看着那棺木中的男子,研究了半晌,确定这就是当年名震四方的镇西大将军,

    十数年过去了,沒道理,这已死之人,竟然还这般的,,

    这会,纳兰月痕到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这般的新鲜,”

    季柯撇了撇嘴,却是觉得只有新鲜这个词能够好好的形容,

    毕竟,这尸身能够保存的这般的好,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前世的季柯也不是沒有听说过那些尸身保存千年不腐不烂的事情,但是一般來说,那都是在极其特殊的环境下才会形成的现象,而且一个保存不当,就会完全的化为灰烬,

    可是眼下,他们已经将那棺木给打开了,这尸身却还是沒有丝毫的变化,那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可不是就是新鲜,这已经死了十数年的人,断然沒有尸身还保存的如此完好的道理,”

    即使再怎么不相信,可是这事实就是摆在了两人的面前,由不得他们信或者不信的,

    “这人到也真是,就算是死了,还不忘那做皇帝的梦,”

    那尸身上穿的不是别的,正是那皇帝才可以穿的龙袍,

    五爪金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往身上穿的,

    可是这人,却是就算是死,也是要将这龙袍穿在身上的,由此可见, 这人对那帝位的怨念到底是有多么的深,

    “那么多人为了那帝位争得是头破血流,可真真是想不开,”

    纳兰月痕撇了撇嘴,表示不能够理解这些人的思维,这自由自在的生活哪里不好了,为什么要那般的想不开,将自己推到那般忙碌纠结的位子去,

    那皇位,就算是拱手送给他,他也是不要的,

    季柯失笑,却是,有太多的人只是看到了那皇位代表的光鲜与亮丽,却是不知道那背后到底代表的是多大的责任与重任,

    坐上那个位子,可是就代表要一个人撑起这整个国家的啊,

    “他们可真是一条路上不回头啊,”

    忍不住的感慨一句,这镇西将军,本也是能够安定的过完余生的,可是偏偏,对那帝位有了不该有的想法,最后落得一个身败的下场,只能够小心翼翼的藏在暗处,不敢见天日,

    不知道这镇西将军,在将死之时,是不是为他当年的决定后悔过了呢,

    “不管他们,我们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那浅星黛不顾危险秘密的潜入我赤炎,”

    纳兰月痕表示不想在继续讨论这个问題了,毕竟,他可是深切的认识到,那皇位,到底造成了多少血流成河,

    而那,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看见的,

    两人当下便停止刚刚那关于帝位的问題,季柯也是清楚的,纳兰月痕虽然不说,但是也是根本就不愿意见到那兄弟手足自相残杀的事情的,

    可是身处在那么一个位子上,即使在不愿意,这事情还是见过了不少的,

    不说,不代表他不在意,

    两人仔仔细细的将那棺木看了一遍,却是沒有看出什么不同的,

    这到底是一个死了很久的人,两人自然是不愿意用手去触碰的,可是眼下,这光是看的话,还真的是看不出什么不同來,

    “柯儿,你看他的袖子,似乎有些鼓鼓囊囊的,里面应该藏着什么,”

    來來回回的看了好J圈,纳兰月痕这才看到那人的袖子中,好像藏着什么一般,

    季柯也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袖子上,这仔细的一看,似乎还真的是有什么藏着一般,

    那人本是将双手J握在X前的,袖子很大,将身侧都给护住了,若是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是看不出什么來的,

    “我來拿吧,”

    纳兰月痕看了看季柯,觉得这活计,怎么也不能够让柯儿來G,于是伸出手,就要往那棺木中神去,

    “慢着”

    季柯赶紧拦下了纳兰月痕的手,这人死了这么多年,还尸身不腐烂,季柯怎么看都觉得有些诡异的,想必应该是在尸T上做了什么处理,若是这般直接的动手,若是沾染上些什么,就不好了,

    想了想,季柯弯腰又将之前那用來开棺木的铲子给捡了起來,

    “用这个吧,”

    将铲子递给了纳兰月痕,示意他用铲子來拿,

    倒也不是她不想弄,只是想也知道纳兰月痕是不会让她动手的,为了不L费时间,到不如直接一开始就将这事情甩给纳兰月痕去做才是,

    “遵命,”

    纳兰月痕笑眯眯的从季柯的手中拿过了铲子,对于季柯的主动行为很是满意,

    这有了铲子,自然是方便了许多的,

    只是这尸身好歹是当年为了赤炎国做了不少贡献的人的,是以纳兰月痕也不想就这般毁坏了去,动作自然是小心再小心的,

    铲子小心翼翼的伸进去,到了那袖口,小心的将那袖子挑开了些,露出了那藏在袖子中的东西,

    一只黑Se的老虎模子,出现在了那下方,

    “是虎符,”

    季柯忍不住的出声,这东西,可是不简单的,

    纳兰月痕的眼睛也是紧紧的盯在那老虎模子上,可是却不作声,小心的将铲子挪动到了那老虎之下,慢慢的,当整个模子都在铲子中后,便一鼓作气的将那铲子给提了起來,

    将那铲子凑到了跟前,仔仔细细的观察起來,

    季柯也是凑近了看,却是在上面看到了一小行字,

    “镇西军听令”

    这小小的五个字刻在那老虎模子上,清清楚楚的,而在那老虎模子的底下,还有一个印章,上面刻着“真龙天子”四个字,

    “这是真的虎符吗,怎么这下面,还有真龙天子四字,”

    虎符季總愒然是见过的,那季威也是将军,手中也是握着兵权的,而那所有的士兵,都是听令于这虎符的,

    季柯也是见过季威的那枚虎符,样子倒是与现在这无异,但是季威那枚的下面,可是沒有“真龙天子”这四个字的,

    “确实是真的,下面那四个字,怕是这镇西将军自己刻上去的,”

    纳兰月痕身为这皇家之人,自然是知道如何辨别虎符的真假的,眼前的这虎符不假,至于这上面的字,怕是那镇西将军还是做着那当皇帝的梦,是以才会刻上这J个字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