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看來是的,应该是沒有人进來过,”

    果然,这季柯以转移话題,纳兰月痕也是不继续纠缠那能不能够养活面首的问題了,

    “那咱们的猜测,那可是十有**是真的了,”

    这会季柯也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果然,这不管是哪个朝代,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就算是别人已经入土为安了,那也是免不得要S扰一番,将有利的东西占为己有的,

    前世的季柯,沒事可是看了不少的历史的,这国土就那么大,好的风水宝地就那么点地方,若是被被人给占了,那些有钱有势的,可是也会直接将人家的地方给占了,可是根本不会管你是不是已经入土为安了,

    在他们看來,这只要对自己有利的,那就是属于他们的,别人都是沒份的,

    其实他们也不想想,既然他们会这么做,那后人呢,

    这世道,本就是因果轮回的,自己做了坏事,就算是当时沒有报应,这以后,总归是会有的,

    就比如说眼前的这个镇西将军吧,他抢占了别人的地方,这会,不是照样被他们给打扰了,

    而且,他们还不是这唯一的一批呢,

    就算是现在的她与纳兰月痕能够用威慑将那进來的人给赶出去,可是等他们走了以后呢,

    这天高皇帝远的,等他们走了,可是根本就约束不住那些江湖人的,

    到时候,这地嗊肯定会被更多的人关顾,

    这死后都不得安宁,也不知道,那镇西将军,是不是会为了当年他的决定后悔呢,

    “咱俩合力试试,我还就不信,不能够将这棺盖给弄开了,”

    纳兰月痕此时对于镇西将军也是沒有了丝毫的好感,是以,对于这撬开棺木,也就沒有了丝毫的不好意思了,

    至于这棺盖可以用机关什么的打开,纳兰月痕可是不信的,

    毕竟,这可是沒人会想要自己的棺材还被打开的,一般棺材都是完全的密封的,根本就不存在那机关的一说,

    “嗯,你站在这里,我往那里站,等会数到三,一起用力,”

    季柯点了点头,伸手将那蜡烛倾了倾,往那棺盖上滴了J滴烛油,然后乘着那烛油还沒有凝固的时候将蜡烛摆了上去,

    蜡烛,此时便稳稳当当的立在了那棺盖之上,

    这个样子,他们既有了亮光,而季柯,也能够腾出手來,跟纳兰月痕一同推那棺盖,

    一般的棺材封闭之后,想要打开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这即使是武艺在身,也不是一人之力能够做到的,

    就算是合她与纳兰月痕两人之力,季柯也是沒有多大的把握的,

    但是,这总归得尝试尝试,不是吗,

    往纳兰月痕的身侧两步的地方站定,季柯也将双手摆放到了那棺盖之上,

    “我数到三,咱们在一起用力,”

    “好的,”

    纳兰月痕点头,表示自己听清楚了,

    “一,,”

    “二,,”

    “三,,用力,”

    将全身的功力都聚集到了双手之上,在喊了那“三”之后,两人再猛地往前一推,

    “吱呀,,”

    一声很是轻微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却是让季柯两人都听的一清二楚的,

    那棺盖,只是微微的移动了些许,无论两人再怎么用力,却是都纹丝不动了,

    无奈的两人只能够就此停手,季柯又从包裹中拿出了一支蜡烛,点燃递给了纳兰月痕,

    这棺盖,看上去虽然沒有什么变化,可是之前那一声响动,两人却是都听见了的,自然是不会有假的,

    凑到棺盖那里仔细的瞧了半晌,也不过是看出那棺盖稍微的往旁边移动了一点点距离罢了,

    若是不细瞧的话,还真的是什么都看不出來,

    “这可怎么办是好,”

    纳兰月痕也是有些傻眼,这两人都用了这么大的力气了,还是推不开,可怎么办才好,

    这要是有趁手的工具,打开到也不是难事,可是偏偏,眼下两人可是什么都沒有的,光是用手,想要打开,看來是沒有希望的了,

    不对,

    他沒有,可是不代表季柯也沒有啊,

    季柯带的那个包袱,他虽然沒有看过,但是从里面,可是挖出了不少的好东西呢,说不定就有什么是他们能够用的上的,

    “柯儿,将那包裹给我,”

    纳兰月痕双眼放光的盯着季柯随意跨在身上的包裹,

    之前本來一直都是纳兰月痕在拿着的,可是刚刚他要推这棺盖,季柯便接了过去,

    “给你,”

    季柯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将那包裹从身上解下,递给了纳兰月痕,

    这包裹里大部分都是一些她吩咐十三准备的照明用具,毕竟这下面可是沒有光的,自然是要多多的准备一些光源才是,

    “你看这个,”

    纳兰月痕将那包裹的东西都倒在了那棺盖之上,翻翻找找了一会,忽然举起一样东西,兴奋的看着季柯,

    季柯纳兰月痕的手上看去,却是看见了一个很是小巧的铲子,

    那铲子,看上去虽然平凡无奇,却是用那陨铁做的,坚Y无比,轻易不会折断,

    当初,季柯本來是不准备带的,可是十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给放了进去,这会,却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大得忙了,

    有了这东西,他们在推那棺盖的时候,就不会因为沒有着力点的关系,而无可奈何了,

    “你这铲子,经事不,”

    虽然知道这季柯带來的东西肯定都是不会像看上去那般的简单,但是纳兰月痕还是开口随意的问了一句,

    毕竟,这有了底气,下手才有力度,不会一个小心将这唯一的工具给折损了,

    “肯定沒问題,”

    季柯对于这个,可是有万分的把握的,

    这次品,十三断然是不会放进她季柯的包裹中的,

    “那可就好办多了,”

    纳兰月痕得了这一趁手的工具,那底气可是足了一分半分的,扬了扬手中的铲子,颇有些得意,

    有了这东西,看着棺盖还能怎么拧巴,

    将那铲子的锋利处对着那棺盖的缝隙摩擦了半晌,才勉强的cha稳了,

    纳兰月痕放开了那抓着铲柄的手,很是摩拳擦掌了一番,做出一副武夫的样子,准备了一会,

    “看着薄”

    对着季總愒信的一笑,才复又用手抓住了那铲子的把柄,双手用力往下一按,那铲子,竟然真的又那棺里进了J分,

    “尽量慢一些,”

    季柯生怕那棺材里会冒出什么危险的东西,出声提醒纳兰月痕,

    手里,却是将一直放在腰间的软剑拔了出來,双目紧紧的盯着那铲子与棺材的连接处,若是真的有什么东西出來的话,季柯的剑,定然会第一时间赶到,保护纳兰月痕的安危,

    “嗯,”

    纳兰月痕也知道,这棺材中,怕是不是那么简单的,此时也是收起了玩笑的心思,严肃认真的盯着手中的铲子,慢慢的用力,

    那铲子,乃是玄铁所铸,其韧XY度极佳,即使再如此大的压力之下,也是沒有显露出丝毫的不敌之Se,在纳兰月痕的手中,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往那棺材中伸去,

    等到铲子将近半个身子都已经淹沒在那棺盖的缝隙之中后,纳兰月痕停了手,看了季柯一眼,

    烛火不甚明亮,但是季柯那关注的样子,纳兰月痕却是能够看的一清二楚的,

    这季柯为什么会这般的认真,纳兰月痕自然是知道的,

    就像是他担心季柯一般,季柯也是担心他的安全的,不然之前也不会将他困在那院子中,那么长的时间了,

    即使是这幽暗的灯光,也丝毫不能够让季柯的容貌有半分的受损,想想这般美妙的一个人儿,却是属于他纳兰月痕的了,纳兰月痕忍不住就又扯开了一个笑容,

    “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认真些,”

    在这个时候,自然是要关注于那棺盖的,季柯见纳兰月痕冲着她笑,忍不住的开口说了两句提醒纳兰月痕,

    “知道,我知道,”

    纳兰月痕可是不管,仍旧朝着纳兰月痕丢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这才转又将注意力放到了身前的那小铲子身上,

    这会,已经沒有继续往里伸的必要了,

    纳兰月痕伸手握住那铲子的把柄,开始用力慢慢的让那铲子侧向移动,

    这事情,可是比之前的难度到了不是一星半点的,

    之前是用力将这铲子往里面捅就好,可是现在却是要侧向的移动,这施力肯定是沒有之前方便的,就算是纳兰月痕是了全身的力气,半晌也是只让那铲子移动了一点点的距离的,

    “你休息一下,我來吧,”

    季總愒然也是嗅澺纳兰月痕,见他这般的辛苦,开口想要自己來,

    “沒事,我來就好,”

    开玩笑,

    这般的粗活,纳兰月痕怎么会舍得季柯來做,

    “我,,哪里有那么孱弱,”

    季柯有些无语,她又不是那娇滴滴的大家闺秀,手无缚J之力,她好歹也是身怀不凡的武功的,这事情,对于她來说,可是根本就沒有丝毫的难度的,

    “不用不用,我來就好,”

    纳兰月痕哪里肯让季柯G这活计,满口的否决了季柯滇濁议,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