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这地嗊的规模这般的宏大,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人能够建造出來的,

    能够建造出这地嗊的工匠,那肯定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要找到这些工匠,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别说,建造这地方的材质也是着实不简单的,

    光是之前他们见到的那一P玉石林,就不知道要多少的钱财了,

    更别说,眼前这个棺材的材料的,

    这光是上面的一颗宝石,流落出去,都是会引得万人争相观看的,更别说这上面可是有十J颗之多了,

    既然这地嗊都用了这么大的功夫看來建造,难不成这镇西将军在这最后建造棺椁的时候,手头紧了,所以才请了一个相对比较次的工匠,才弄出了这有划痕的棺材不成,

    光是想想,都觉得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这越想,就越迷糊,完全有种把自己都给绕进去的感觉了,

    “柯儿,你说是不是我们想多了,这下面,其实根本就沒有什么人下來过,”

    不止是季柯想不通,就算是这纳兰月痕也是有些不解的,按照他们知道的消息來看,这浅星黛一行人显然是对于这地嗊有一定的了解的,不然,他们也不会能够那般快速的就找到这地嗊的入口,

    毕竟,季柯的人可是找了好久都沒有丝毫的头绪的,

    他们确实是第一批进入这里的人,沒道理,他们都才到了这门口,别的人就已经直接进來了呀,

    “我也是不敢断言的,”

    季柯光是凭借这个,哪里能够知道那么多的呢,

    “当年这地方的动静若是真的那般大的话,你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沒听到,”

    这一点,是季柯怎么也想不通的,

    要建造这么大的一个规模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工的,

    而且,这动静肯定是不会小的,但是这外面的镇上的人对于这里的了解也是根本就沒有的,只是说多年前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的动静,不过那也不过是传言罢了,就算是镇民们,也是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存在那么多的疑点,让季柯如同坠入在迷雾中一般,根本就看不清前进的方向,

    或者说,这地嗊,其实根本就不是那镇西将军建造的,

    季柯忽然被自己这大胆的想法给吓了一跳,但是这越想,似乎也越觉得也就这个能够解释的清楚这么多的疑点,

    “你说,,这地嗊,会不会是一开始就存在的,”

    忍不住的就说了出來,让纳兰月痕一同思考,

    “你是说,这地方,其实是别人的,那镇西将军,不过是鸠占鹊巢罢了,”

    只是季柯的一句简单的话,纳兰月痕一蟼愑就想到了点子上,

    “若是这般想來,也就能够解释当年为什么沒有弄出多大的动静了,”

    纳兰月痕想到这里,忍不住的用力拍了一蟼愒己的大腿,

    若是按照这个思路來,之前很多的谜团,倒是一蟼愑就被解释的清清楚楚了,

    “对,或者我们可以更大胆的猜测,其实眼前的这棺椁,都不是那镇西将军的,”

    季柯与纳兰月痕的默契向來是极好,这一点,季柯很是喜欢,

    不然若是对一个根本就沒有默契的人,这光是说清楚就得解释半天,那可是根本沒有丝毫的乐趣可言了,

    “若是真的话,这镇西将军,也着实是不要脸的紧,”

    纳兰月痕光是想想,就忍不住的咂舌,

    这镇西将军若是真的如同他们猜测的那般,强占了别人的地盘当作自己的墓地,那可真真是对于当年的威名损耗不小的,

    毕竟,这镇西将军虽然当年被判定为叛军乱党,但是当年平定西北的那声名还是不小的,

    即使是他兵败之后,也是有很多百姓S底下不停的传唱他当年的英勇事迹的,

    但是这掘人坟墓,占为己有的事情,说出去,可是不就那么光彩了,

    “这人心,可不是我们简简单单就能够猜透的,”

    季柯虽然觉得这事情有些会澠,可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这很多人可是能够做出不少匪夷所思的事情的,

    “对也不对,”

    纳兰月痕笑眯眯的看着季柯,显然这话里有话,

    “嗯,哪里不对,这人心,本來就不是那般简单就能够看透的,不然,这世界上哪里來那么多的Y谋轨迹,”

    季柯这会倒是有些不明白纳兰月痕指的是什么,只是看着他的笑容,季總愜觉得心里有些奇怪的,

    “我们柯儿,可是能够完全的看透我的,在你面前啊,我可是比一块纱布还要透明呢,”

    嘴角的笑容一蟼愑扯大,纳兰月痕很是开心的看着季柯,

    虽然这人心难测,但是他对季柯的一颗真心,却是从來都不会改变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凭嘴,”

    季柯有些无可奈何,这人要开起玩笑來,还真的是不分场合的,

    “我哪里凭嘴了,我说的可都是事实啊,”

    纳兰月痕不依,扯了扯季柯的手臂,Y是要她现在将话说个清楚,

    “别闹别闹,我们还是先看看这棺材才是,那浅星黛费劲了那么多的心思要往这里來,肯定是想得到什么,不管那是什么东西,我们可是都不能让那浅星黛拿了去,免得以后给自己找个大大的麻烦,”

    季柯伸手撩了撩落下的发丝,很是认真的说道,

    “那是自然,就算是那东西我们得不到,毁了去,也定然不能让那浅星黛带回阡陌国,”

    这既然说起正事,纳兰月痕也是收敛起了脸上的玩笑之意,很是严肃的说,

    那东西不管是什么,无论是对赤炎国有威胁,还是对那阡陌国有帮助,都是不能够让那浅星黛带回阡陌国的,

    毕竟,这为敌人增加助力,就是变相的让自己的国家更加的危险了J分,

    “嗯,”季柯点了点头,纳兰月痕的想法自然是跟她不谋而合的,

    这好东西,若是自己不能够得到,那还不如直接毁了去,免得给自己以后找了一个大大的麻烦,

    两人又将注意力放回了那身后的棺材上,那棺材,在烛火的照耀下,周身的宝石熠熠生辉,一看就不平凡的很,

    这东西,即便是个棺材,那弄出去了,也定然是能够引起腥风血雨的,

    但是季柯虽然行事不拘一节,但是这不代表她沒有一点道德底线,这般直接将人的棺材都拿出去卖了的事情,季柯可是G不出來的,

    这会会想到开棺,也不过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引得那浅星黛不顾危险,放下了自己堂堂阡陌国公主的身份 ,偷偷的潜入赤炎国罢了,

    若是好东西,能够对他们派上用场,那自然是不用多说,占为己有的,

    “咱们打开看看,”

    纳兰月痕看了看季柯,神Se很是肯定的道,

    季柯也是有这个意思,哪里会反对,

    “你且站远一些,我來讲这打开,”

    纳兰月痕很是不舍的松开了那一直牵着 的手,那柔软的触感一蟼愑消失了,他还颇有些不舍的,

    “你小心些,”

    季柯往后退了一小步,再远,却是也不肯的了,

    这距离,若是那里面有什么危险,她也好出手相助,

    “收到,”

    纳兰月痕笑眯眯的看着季柯,这柯儿的关心,他自然是要好好的收好的,

    将双手轻轻的摆放在那棺盖之上,纳兰月痕本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那肤Se本就白皙,这放到了那茭白的玉石之上,倒是有些J相辉映,着实好看的紧,

    全身的气力往那双手上汇聚,然后猛然的往前一推,

    棺盖却是纹丝不动,就是连那最轻微的一丝晃动都不曾有的,

    纳兰月痕不信,又是加了J分力道,往前推动,可是那棺盖,就像是一座巍然挺立的高山一般,怎么都不动,

    “王爷这是肚子饿了,沒有力气了吗,”

    季柯上前两步,将手搭在了那棺盖之上,微微使力,那棺盖也是沒有丝毫的动静的,

    这说的话,不过是开开纳兰月痕的玩笑罢了,

    这人之前可是一直都开她的玩笑的,难得抓住机会,挖苦一下他,也是不错,

    “可不是嘛,这某人说是要把我当面首养,可是却连顿饱饭都沒给我吃呢,”

    纳兰月痕斜斜的看了季柯一眼,语气颇是埋怨,

    “我哪里沒给你饱饭吃了,你堂堂一个王爷,难不成还会饿肚子不成,”

    季柯对于这纳兰月痕赖P的程度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的,这会听了也沒有丝毫的不自然,一蟼愑就反驳了一句回去,

    “看看看,你竟然还不承认,”

    纳兰月痕做委屈状,眼巴巴的瞅着季柯,

    季柯本來想认真的做事的,可是奈何这纳兰月痕一直在旁边打混,弄的她也是不住的开起了玩笑,

    她知道,若是继续说着这个话題的话,纳兰月痕怕是会更得寸进尺了,

    “这棺盖,倒是密封的很紧啊,看來确实是近期沒有人进來过呢,”

    赶紧转移了话題,才是王道啊,

    继续纠结这到底有沒有让面首吃饱饭的问題,显然是很不明智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