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季柯这话虽然是为了安W纳兰月痕才说的,可是这也确实是她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帝王之位,看上去是吸引力很大,可是对于季柯來说,却是根本沒有丝毫的吸引力的,

    毕竟,这一世,她想的,只是能够安安稳稳的开心的活下去就好了,

    当皇帝的诱H是很大,那巨大的权利,很容易让人迷失了自己的本心,

    可是这巨大的权利对应的,你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若是坐上了那位子,代表的是每天都要为这为那C劳个不停,

    那样的日子,光是想想,季柯都觉得难受的紧,更别说是自己去坐那个位子了,

    至于纳兰月痕,他若是真的对那帝王之位有觊觎之心的话,大可以在之前那夺嫡中自己上位,那也是轻轻松松的,可是显然的,他也是自由惯了,根本就不想被那位子给束缚住,所以,他也是对于帝位敬而远之的,

    他们两个对于帝王之位沒有任何的兴趣,所以,对于这帝王也是不会有丝毫的威胁的,

    即使,帝王不信任他们,那也无妨,他们要做的,只不过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只要那帝王不主动的來找季柯的麻烦,季柯是巴不得能够离多远就离多远的,

    纳兰月痕之前也不过是一时的感慨罢了,他到底是一个洒妥的人,平日里根本就不会想这么多的,今日,不过是看了这墙壁上的壁画,有感而发罢了,

    这帝王的心,他可是真的猜不透的,也不准备L费自己的心力去猜,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就是一时的感慨罢了,不碍事的,”

    想通了的纳兰月痕也不继续纠结那些烦心事,笑眯眯的看着季柯,“如果我不是这逍遥王爷了,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嘛,”

    这语气,颇有些撒娇,但是也颔着期待,

    季柯向來是不喜欢表达自己的心意的,所以,纳兰月痕其实也根本就沒抱着多大的希望季柯会回答,

    “我可不养吃白饭的人,”

    季柯将手中的蜡烛举到两人的中间,让那烛火,将纳兰月痕的脸照亮,

    纳兰月痕本就生的英俊,即使在这幽暗的烛火下,也是显得俊朗无双,真真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

    “不过嘛,看你这脸长得还算英俊的份上,我倒是不介意养一个面首的,”

    这边说着,还微微用力挣开了纳兰月痕一直拽着的手,很是轻薄的抚上了纳兰月痕的脸,

    纳兰月痕本來是根本就沒指望季柯会回答的,可是这会,季柯不但是回答了,还这般的“轻薄”于他,

    “你可是占了我的便宜了,要负责,”

    嘴角的笑容,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了,索X也不再掩饰,大大的扯开了笑脸,看着季柯,眼睛在烛火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负责负责,这般的美人,我自然是要负责的,”

    季柯此时的心情也是不错,微笑着和纳兰月痕开着玩笑,戏称他为美人,

    “这可是你说的,”

    纳兰月痕一把就抓住了季柯之前挣开的手,这手既然牵着了,那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松手了,

    “别闹了,咱们还是先G正事要紧呢,”

    季柯对于他这有些许孩子气的行为,也是无奈,

    好在,这纳兰月痕到底是什么X子,她是一清二楚的,倒也沒有什么好诧异的,

    “好好好,这中间的棺木,应该就是那镇西大将军的吧,”

    纳兰月痕赶紧整理了表情,装作一副很是严肃的样子看着季柯,只是那眼神里的暖意,却是怎么也骗不了人的,

    “别闹别闹了,咱们过去看看再说,”

    着实是心境很是强大的季柯,被纳兰月痕那眼神一直盯着看也是有些不自在的,

    到不是不舒F,若是真的说起來的话,那倒像是,,害琇,

    季柯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头,害琇个什么啊,她都年纪那么大了,还害琇个什么劲 啊,

    “怎么了,摇头G嘛,”

    纳兰月痕在一旁看到季柯摇头,有些不解,这好好的,怎么忽然摇头了呢,难不成又想到了什么,

    “沒事沒事,咱们上前去看看,”

    季柯哪里会说之前竟然觉得有些害琇了,那说出來,还不得让这纳兰月痕记一辈子了,

    也不再多解释什么,拉着纳兰月痕的手就往前走,

    那棺木安安静静的 躺在屋子的正中间,显得有些孤鹜,

    这走进了看,季柯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吃惊了,

    之前离得远了看的不甚清楚,这会到了眼前,却是还忍不住为那镇西将军的大手笔咂舌,

    本以为这棺木也不过就是玉石镶金罢了,可是那棺木上面,却是镶嵌了一颗颗J蛋大小的宝石,

    那宝石足有J蛋大小,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着莹莹的光芒,着实是吸引人的眼球,

    光泽奇佳,宝石的整T也是雕刻的圆润无比,光是这一颗拿出去,怕是都要引得世人哄抢抬价,更别说,这光是棺木的表面,只是大概的扫了一眼,都是十J个之多了,

    “这镇西将军,当年难不成是个贪官,可是有关于他贪污粮饷的消息传出來,”

    季柯忍不住的歪头看了看纳兰月痕,这镇西将军出事的时候,她还太小,刚刚重生沒多久,根本就还沒有站稳脚跟,建立自己的势力,光是那季威的事情,就让她有些焦头烂额了,又哪里能够调查这镇西将军的事情,

    但是纳兰月痕却是不一样,他到底是生在皇家,知道的,肯定是比她要多的,

    纳兰月痕仔细的想了想,这事情,毕竟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若是不仔细的想的话,还真的是不确定的,

    在记忆中搜寻了好久,当年,确实是沒有听说过这事情的,

    “沒有,这事情,我也沒听过,”

    “那这镇西将军的钱财到底是哪里來的呢,若是光凭他自己一个人,想要挣下这么大的一份财富,可是根本不可能的,”

    季柯皱了皱眉,有些不解了,

    “柯儿,你來看着棺材,似乎被打开过,”

    纳兰月痕惊奇的声音忽然传來,打乱了季柯的思绪,

    “什么,”季柯惊奇,赶紧凑过去看,难不成,这已经有人比他们先一步进入这地嗊了不成,

    “你看这里,”

    纳兰月痕指着那棺木侧面,本來应该完美密封的棺椁,在那里,却是出现了一道小小的划痕,

    似乎是在翘起这棺椁是不小心留下的,

    那划痕很是小,若是不细瞧的话,根本就看不出來,

    “这,,什么人比我们先一步到了这里不成,”

    季柯的眉头忍不住的又皱了皱,照理说,这最先进入地嗊的乃是那浅星黛一行人,可是她们,却是在季柯他们之后的,毕竟,他们还沒有找到这进入这处地方的方法,

    那到底还有谁,能够抢先在浅星黛他们之前进入这里呢,

    那进來之后,他们又去了哪里,

    “小心些,”

    纳兰月痕也是担心那进來的人到底在哪里,又是 下意识的将季柯揽了揽,保护在身后,

    “可别小瞧了我,我能够保护好自己的,”

    季柯虽然知道纳兰月痕这是担心她才会这般的,可是眼下这地方,可是说不定就会从什么地方冒出一些危险來的,

    就像是纳兰月痕担心她的安危一般,她同样也是担心纳兰月痕的安全的,

    若是用纳兰月痕的危险來换取她的安全的话,那她宁愿与纳兰月痕一同站在那危险之中,一起面对所有未知的可能,

    再说了,若是说这武功的话,她跟纳兰月痕相比,也是不差的,所以说,这让她站在纳兰月痕的身后,她是怎么都不愿意的,

    “我知道,我的柯儿,那可是厉害的紧,”

    纳兰月痕虽然嘴上这般说了,可是身子却是沒有移动半分的,还是紧紧的将季柯护在身后,

    这知道季柯厉害是一回事,但是这保护自己的nv人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可不会因为知道季柯的厉害,就直接不管不顾季柯的安全了,

    季柯的安全,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

    季柯知道再怎么劝说,纳兰月痕都是不会退步的,

    说起來,这纳兰月痕虽然很多时候都有些沒脸沒P,甚至是无赖的,看上去好说话的很,

    可是在涉及到原则的问題上,却是根本就沒有人能够撼动分毫的,

    就算是她季柯也不行,

    其实,季柯猜的沒有错,

    纳兰月痕确实是一个在不涉及原则问題上很是随意的人,

    对于原则问題,纳兰月痕向來都是坚持的很的,

    而现在,季柯就是纳兰月痕的原则了,

    一切涉及到季柯的问題,纳兰月痕都会拿出万分的鏡力,认真的对待,无论谁说,都是不会更改的,

    既然劝说不动,季柯也懒得继续再劝,两人又是将周围仔细的检查了一圈,可是还是沒有找到别的人进來的痕迹,

    可是若是说沒有人的话,这棺椁上的划痕,又该怎脺麾释呢,

    难不成,还能够这般不小心的被那工匠给蹭到了的不成,

    ,,,,,,,,,,,,

    小年快乐~~~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