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六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就在季柯与纳兰月痕觉得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的时候,异象,却是突然生出了,

    整个天地忽然一阵的晃动,季柯的脚下,却是忽然的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通道,根本就沒有给季柯丝毫的反应时间,季柯整个人便往下落去,

    纳兰月痕一直都是紧紧的握住季柯的手的,而那突然出现的通道又是范围比较大,所以,纳兰月痕也是根本就沒來记得拉扯季柯一把,便跟着一起,掉了下去,

    听到动静赶回來的浅星黛,看到的,只是空荡荡一个房间,里面别说是季柯和纳兰月痕了,就是连那棋台,也一并失去了踪迹,

    “怎么回事,”

    浅星黛带着手下,來來回回将那处仔细的检查了半晌,还是一无所获,似乎,之前出现的两人和那棋台,都不过是他们的幻觉吧了,

    “公主,这里,怕是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机关,”

    军师上前,皱着眉头,这事情,他也是根本就猜不透的,

    “废话,这里有机关,有眼睛的都能够看出來,问題是那机关在哪里,到底怎么打开,”

    浅星黛失去了季柯与纳兰月痕的踪迹,可是沒有半点的好脾气的,这人,可以说是完全的撞到了枪口上了,

    这人虽然被称为军师,可是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出主意的人罢了,到底是靠着这妩絮公主才有饭吃的,所以即使被呛了一鼻子的灰,也是不敢有任何的不满的,唯唯诺诺的往后退了退,不敢继续开口说话,

    “快给我找,”

    浅星黛的声音此时明显是压制了些怒火的,这事情,可是跟她遇见的不一样,

    她本來以为,那季柯与纳兰月痕吃些亏,甚至由此丧命,她都是不会管上分毫的,可是现在呢,

    那关键的棋台竟然也不见了,她怎么能够不担心,

    若是沒有那棋台,他们怎么能够继续找到进去的路,

    而且,若是之前季柯那是真的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真的进入了下一层的话,是不是说,那东西最后会落入季柯的手中呢,

    那可不行,

    她耗尽了千辛万苦,悄悄的潜进了这赤炎国的地界,就是为了那东西,

    若是这会,全部落入了季柯的手中的话,她不是白白的耗费了这么多的心力吗,

    虽然这地方已经被他们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好J遍了也沒找到什么东西,可是既然这浅星黛吩咐了,他们自然也是不能够说什么反驳的话的,认命的又四散开來去找线索了,

    且不说这边他们在那里仔细的寻找,季柯此时,却是已经到了另一个空间了,

    之前他们两人顺着那往下的通道,并沒有掉下多久,很快就已经着落了,

    “柯儿你沒受伤吧,”

    这才从地上爬起來,纳兰月痕第一时间就是抓过季總愋细的检查起來,

    “沒事沒事,我沒事,你呢,”

    火把还在那上面,所以这会,倒是沒有能够照明的火把了,季柯在包裹里嫫嫫索索半天,又找出了一根小小的蜡烛,

    蜡烛也只有大拇指粗细,一根筷子长短,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燃了那蜡烛,

    “这东西,不经烧吧,”

    烛光亮起,纳兰月痕也是看清了季柯手中的东西,有些奇怪的开口,这蜡烛,他自然是认识的,只是这东西很是不经烧,照理说,是不能够胜任这长时间照明的工作的,

    “这东西我重新鏡炼过,比普通的经烧多了,不用担心,”

    季柯挥了挥手中的蜡烛,这东西不紧经烧多了,而且这防风的能力也是好了很多的,

    “这倒是不错,”

    纳兰月痕感慨了一句,再次确认了季柯的身T沒有受什么伤,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周围的环境上去,

    烛火的光亮不大,但也能够勉强的看到周围的环境,

    这房间很是大,季柯与纳兰月痕站在中间,显得格外的渺小,而且,前方,似乎还有很大的空间,两人都看不清前方到底有什么,

    四周的墙壁,似乎刻画了什么东西,这是这距离的远了,加上烛火也不是很亮,是以季柯两人也是看不清楚的,

    “咱们往边上去看看,”

    季柯扯了扯纳兰月痕的手,这进入地嗊这么久了,纳兰月痕基本就沒有放开过抓着她的手,所以,这要往前,也只能够轻轻的晃晃手,

    “嗯,小心一些,”

    纳兰月痕往前一步,将季柯的身子护在了身后,当先往那墙壁走去,想要看看,那上面到底刻画了什么,

    季柯知道,纳兰月痕这是为了保护她,心里也是一阵的温暖,跟着一起往前,

    这些都是纳兰月痕下意识的动作,从这些,也完全能够看出,纳兰月痕完全将季柯的安危放在了第一位的,

    两人凑到了墙边,盯着那墙上的东西,半晌都沒有言语,

    “这似乎,是一个故事,”

    季柯皱了皱,看着墙壁上的人物雕刻画,

    “咱们顺着墙走一圈,仔细的看看再说,”

    纳兰月痕的眉头也是皱起的,这光是看了这么一小处的墙壁,倒是有些糊涂的,根本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來,

    季柯沒有说什么,将手中的蜡烛又举了举,照亮了墙壁,跟纳兰月痕两人,牵着手,顺着墙壁走,

    这越看,却是越心惊,

    “你看中间,”

    季柯正在思考的时候,却是手被纳兰月痕拽了一下,赶紧往纳兰月痕所示的方向看去,

    原來,这会两人已经走到了之前他们下來所处的另一半了,在之前的地方因为烛火的原因,看不清楚的地方,这会却是看清楚了,

    在那正中的地方,此时停着一个大大的棺木,

    玉石所筑,边框上还镶嵌着金框,着实是大手笔的,

    “这是某人的墓葬,怪不得,这规模这般的大,”

    “咱们先将这墙壁上的看完,再说,”

    “也是,”

    两人顺着整个房间的墙壁,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之前发现棺木的地方,

    看着中间的棺木,两人一时半会都沒有找到言语,这心里着实是有些复杂的,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

    “咳咳,”

    纳兰月痕首先咳嗽的一声,毕竟,这事情,算是也跟他有那么一点关系的,

    “咳嗽什么,不舒F吗,”

    季柯哪里不知道这纳兰月痕是有些尴尬,可是也不管,这会倒是揶揄起纳兰月痕來了,

    “哪里哪里,沒有的事情,”

    纳兰月痕尴尬的笑了笑,“这事情,我可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季柯笑了笑,也是相信纳兰月痕的话,

    “你也听说过那镇西将军吧,,”

    纳兰月痕想了想,还是决定开口跟季柯解释解释才是,

    “我知道,当年评定西北威名赫赫的大将军,最后却是因为谋反失败带着人马逃走了,”

    季總愒然是知道这人的,当年季威想要造反,就是想借着那镇西将军的势,可是最后被季柯给劝下了,而那镇西将军,却是惨白,最后带着人马逃窜,至于去了哪里,却是沒人知道的,

    “是啊,想不到,他最后长眠的地方,会在这里,”

    纳兰月痕也是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句,当年那般的人物,最后还不是落了一个变成一抔H土的结果,

    “这画壁上说,这江山,本來是有那镇西将军一半的,可是真的,”

    季柯笑眯眯的看着纳兰月痕,这壁画上画的不是别的,正是说这江山,本來也是有那镇西将军一半的,可是先帝,也就是纳兰月痕的哥哥,却是施了计谋,将整个江山都占为己有了,所以才会有了后來谋反的事情,

    “这我也沒有听我皇兄说过,”

    纳兰月痕送了耸肩,抿了抿嘴,表示这事情,跟他是沒有丝毫的关系的,

    当年皇兄登基,虽然他也是出了力气的,可是这皇兄是不是跟那镇西将军S下有沒有什么协议,他却是真的不知道的,

    “我觉得还是有J分的可信的,之前我不是派人回去跟先皇禀告过这事情嘛,他,似乎是知道些什么的,”

    季柯想起之前派十三回去的事情,虽然那次,是因为那黑衣老头跟皇帝长得有J分想像,季柯才会派人回去查看的,结果显然是那先皇,是知道些什么的,

    结合这里的壁画,似乎,一切都是能够说的通的,

    “也许吧,皇兄,,,似乎很多事情都沒有告诉我,”

    纳兰月痕的嘴滣紧抿,想到了他的皇兄,却是有些心情不佳了,

    毕竟,他与皇兄,当初也曾经沒有什么秘密的,

    可是现在看來,他似乎是想的多了,

    这身为帝王,有些秘密,他也是能够理解的,可是自从之前皇位之争來看,他的皇兄,却是早就已经不相信他的了,

    帝王之心,果然是深不可测的,

    他的皇兄都这样了,那纳兰澈呢,

    是不是,也会因为坐上了这皇帝的位置,他们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呢,

    “别想多了,这帝王想什么,与我们又有何关,我们对那帝位沒有丝毫的觊觎,他还能拿我们怎么样不成,”

    季柯见纳兰月痕周身的气压都有些低了,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的,开口安W,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